不管是 Thomas Heatherwick 那張搖搖晃晃充滿樂趣的《Spun Chair》、Konstantin Grcic 把三角幾何直接鑄成座面結構的《Chair One》、Jasper Morrison 俐落又輕盈的《Air-Chair》,這些長青不敗椅款之所以經典,除了有大師們不同凡響的視覺美學,不斷為產品進化的工業科技也是一大關鍵,而它們的幕後推手,就是已有近半世紀歷史的義大利家具品牌 Magis!
 
今年義大利設計日(Italian Design Day)舉辦「Ciao Maestro 台義設計現場連線」講座,由 MOT Select/北歐櫥窗總監高鄭欽主持,邀請到 Magis 現任 CEO Alberto Perazza 與大家分享他對於疫情後義大利設計產業的觀察、永續發展的見解,甚至還透露 Magis 如何與設計師們合作,以及最新的家具設計!
以「家」為中心的新生活:疫情後的差異與義大利設計領域現狀
 
Q:眾所周知,Magis 與許多設計師合作過。在疫情後,您的工作模式有什麼不同嗎?
 
Covid-19 影響我們生活、工作和設計,例如在家工作模式的出現,意味著我們必須思考這對居家與辦公空間設計的意義。如今以「家」為中心的新生活方式正在興起,辦公室也變得非常重要,我相信戶外空間設計正獲得更多關注。
 
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問題,是缺乏原物料、成本大幅增加、能源消耗增加以及生產延誤。且因為俄烏戰爭的影響,看來將會更加嚴重。即使如此,疫情還是對我們有正面影響,它使我們看事情的方式有所改變,帶給我們不同以往的時間感。
 
Q:對您個人而言,您是否因疫情而失去了什麼?您的心情是?
 
疫情對幾乎所有企業都產生影響,我們公司也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水準。幸好有科技輔助,Zoom 和線上會議都幫了大忙,讓事情加速進行,疫情一直是數位變革的加速器。(順帶一提,數位推動與我們對永續的追求是齊頭並進,這非常棒。)
 
我更願意相信,疫情期間我們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雖然我們確實因此有所損失,因為我認為創造力無法以數位化培養,「設計」是一個需要親身體驗的產業,一把椅子或一個家具在進入市場前,需要被觀看、測試、試坐、觸摸……,這些在數位世界裡無法達成,我們仍然需要與人接觸,幸好現在漸漸恢復了。而我們需要重新思考虛實之間的平衡。遠端工作和線上會議的模式看來會持續下去,儘管沒有疫情高峰時期的迫切性,但能夠與大家坐下來、在產品前分享想法是件很棒的事。

 Magis 現任 CEO Alberto Perazza。(Photo Credit:Magis)
 
Q:疫情過後,義大利設計產業的現狀如何?有哪些不同?
 
經歷了最初困難時期後,現在義大利設計產業已經快速調整步伐。品牌熟悉了如何以數位發表展示新設計,我想未來也會繼續採用這樣的模式。那些擁有堅定價值觀的公司,未來將會做得更好、更成功,管理階層公開透明的公司也是如此。
 
住宅市場的需求一直是強勁的,不幸的是,交易市場受到相當大的打擊,現在尚未回到疫情前的水準,主要是因為我們減少了旅行;居家辦公也持續盛行,公司甚至需要想出一個好理由,讓員工願意回到辦公室。另一方面,我們原先擔心在家工作的生產力會下降,但對於某些地區而言,反而出現了正向積極的成效。
 
Q:您認為所謂的義大利精神是什麼?什麼可以使義大利設計邁入下一個世紀?
 
我想這跟與義大利的歷史有強烈連結。義大利的商業模式是由許多中小型公司所組成,因此我們非常依賴小型供應商。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生態系統,義大利設計產業也許不僅是產業,更是一個網絡、關係的供應鏈。這個生態系統能完成許多事,也是義大利設計成功的重要原因,是國際知名設計師尋找合作契機的沃土。這麼特殊的生態系統需要保護與培育。

義大利設計能邁向下一世紀,是因為我們知道「品質」很重要,大師們傳承下來的文化深深影響我們;有遠見企業家們的勇氣與決心,打造出經典傑作、設計標竿,也定義人們的生活質量。儘管如此仍須步步為營,因為我們持續面臨的挑戰,不僅是來自不同國家的競爭,自身更需與時俱進。


Jasper Morrison 所設計的《Air-Chair》製造過程。(Photo Credit:Magis)
 
從《Air-Chair》到採用再生塑料,Magis 在永續的長期實踐
 
Q:請以設計的角度分享您「永續」的看法。
 
當我們討論永續時,意味著必須關注不同面向,例如經濟、社會和環境,他們彼此之間息息相關,設計是最能達到永續的方式,設計和建築都十分重要,它們使世界成為更適於生活、更為永續、更有彈性的空間。
 
有趣的是,人們對於「如何使用材料」的理解正在變化。現在消費者更有興趣學習與了解「製作」這件事,例如消費者會想知道購買的東西是否符合永續。這代表我們必須更關注在這些方面,這也意味著消費者可能減少消費,或更注意消費時的資訊。
 
「設計」是製造事物的起點,一切都始於設計產品和服務,在實踐永續過程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我們必須透明而清楚的說明,產品是如何製造出來的,我認為這些努力都會得到回饋,必須視永續為積極的挑戰或機會,而不是限制或威脅。
 
Q:我們知道 Magis 擁有強大的新製造技術,Magis 對永續未來的看法是什麼?
 
其實 Magis 一直擁抱永續發展,可以說從品牌建立之初就是如此。這並非近期才開始關注的議題,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們的產品經得起時間考驗,而「耐用」正是永續的第一個關鍵。
 
舉個例子,比如我們的《Air-Chair》就具有永續理念,它是 2000 年 Jasper Morrison 的設計,以塑膠和玻璃纖維製成,我們在思考製造時希望減輕重量,因此選擇減少用料,若你把《Air-Chair》椅腳拿出來看,會發現裡面是空心的。這意味生產週期更短、消耗能源減少且可以永續使用,而我們在 2000 年就已經這麼做了!


《Air-Chair》是全世界第一張採用氣體輔助射出成型的椅子,使製程節省更多原料,成品質量更輕、堅固耐用。(Photo Credit:Magis)
《Air-Chair》線條簡單俐落。(Photo Credit:Magis)
 
我們還有些椅款是以組件運送,讓消費者自行組裝;有些產品則是在生命週期結束時,因組件容易拆卸能減輕地球負擔。我們也使用再生塑料、有機塑料製作新產品,讓產品從傳統塑料轉為「永續塑料」;而我們使用的木材,無論來源或加工方式也都符合永續。

 深澤直人所設計的《Deja Vu Stool》將構建拆解,消費者可自行組裝。(Photo Credit:Magis)
 
我們一直非常關注環境和永續議題。幸運的是, Magis 位於義大利東北部,因而能取得許多材料來製造。身為設計的一份子,我們以做出有益環境的事而驕傲、以身為義大利設計感到自豪,我們樂意為生活的土地做出貢獻。Magis 的設計很大程度上是由技術所驅動,我們許多產品,都是渴望嘗試新技術和新材料而開始,因此我們非常注意所使用的科技,以及這項科技是否是永續的。
 
Q:你認為設計師或人們是否對永續有所誤解?請分享您的觀察。
 
最近我的確有發現人們對材料的誤解,對於什麼對環境是好、是壞,太輕易立下判斷。現在似乎大家都反對使用塑料,然而我們真的肯定塑料該被禁止嗎?我不這麼認為。
 
許多環境問題來自於無法分解的塑料,太多單一用途的塑膠,最終進入垃圾掩埋場和海洋,這才是真正問題所在。我們看待事情的角度需要更全面,思考環境是必然的,但必須提高到全球的格局來看。順帶一提,碳足跡當然很重要,但事實上也有許多是「漂綠」(註1)品牌。
 
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也是我常自問的事:「什麼方式對環境有益?」是用塑料做椅子嗎?但如果它可以長久使用呢?或是砍伐樹木,用木頭製造家具?這是開放的問題,沒有明確答案,為產品找到合適的材料才是重點,沒有什麼材料一定好或一定壞。
 
Q:在永續與技術創新之間,Magis是否曾遇過棘手的矛盾或衝突?
 
我不認為我們在科技與永續間有所衝突。現在的新技術通常更環保,更有助於加速邁向永續的道路,至少就我們的經驗看來是如此。
 
Magis 是一間充滿實驗性格的公司,這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我們願意接受挑戰,而當我們接受挑戰時,我們也知道有時可能無法完成,有時甚至是在項目進行到一半時喊停。從工程的角度來看,這些想法或許無法真正實現,但即使現階段未能成功將產品推向市場,也許未來因為技術進步、或有了更多經驗,原先的想法也可能在幾年後變得可被實現。這非常棒,這就像賽車,你必須不斷突破技術和原料的限制才能取得勝利。
 
很早之前,我們在開發新概念與技術時,就非常關注材料在產品中的組成方式,因為我相信這會創造改變。包括產品背後的碳足跡、生命周期結束時的變化,都是非常重要的面向,需要被關注、需要彼此平衡,所以理應沒有矛盾。
 
Q:在新技術材料的應用中,Magis 還想挑戰什麼?
 
因為現在很多設計仍處於概念發展階段,很遺憾無法分享太多,不過未來你很可能會在展覽上看到(笑)。不過有時候我們也會偏離軌道一會兒,像是我們最近開始在釀酒!我們熱愛葡萄酒,幾年前我們就在釀造自己的葡萄酒,葡萄酒和設計看似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但其實非常相似,它們都與設計有關,我們也很樂在其中。
 
Magis 如何與設計師合作?揭密產品設計核心與最新計畫
 
Q:Magis 與許多設計師合作出不可勝數的經典之作。您選擇合作設計師的關鍵點是什麼(尤其是年輕設計師)一名優秀的設計師「必須」具備什麼樣的技能、角色?
 
我要特別強調,「設計」是一種團隊合作,包括 Magis、設計師、工程師和許多幕後人員的集體努力。選擇合作設計師時,我們並沒有太著墨於專業背景、職業生涯、或從哪個學校畢業之類的;我們尋找的是能夠「對話」的設計師,因為團隊合作就是彼此對話,這很重要。我們非常享受與設計師來回溝通的互動關係。我們喜歡與準備迎接挑戰的設計師合作。
 
熟悉材料和技術確實有助於設計,能夠理解和詮釋我們對設計的需求也很重要。所以,我們選擇合作設計師沒有標準,完全取決於雙方是否能產生對話而定。當然靈活性也很重要。
 
Q:是否可以與我們分享您最近在進行的計畫?
 
我們近幾年持續發展這些創意,有趣的是,這都在去年疫情時以數位線上方式發表。《Bell》和《Costume》這兩項產品都以永續為核心、同時運用新科技,呼應我之前所說,新科技與永續並不衝突。運用新科技反而更加環保,對於永續未來很重要。
 
《Bell》是一張使用再生塑料、一體成型的塑膠椅,由 Konstantin Grcic 所設計,這張椅子最初是始於一項工程挑戰:必須使用更少的材料、以更具有競爭力的價格製成的單椅。
 

德國設計師 Konstantin Grcic 所設計的《Bell Chair》 使用再生塑膠製作,機器製程僅需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即可完成。(Photo Credit:Magis)
 
但在開始之前,我們與設計師來回討論的根本性的問題。我們自問:「真的需要用塑料做一把新椅子嗎?」是的,這樣的椅子是有存在的空間。因為除了以塑料射出成型外,沒有其他技術能以這樣的價格產出。所以我們決定繼續完成這個專案,並使用「再生塑膠」來製作這把椅子。這對我們而言是極具挑戰性的產品,所以我們很開心能在去年疫情期間完成並發表上市。它的生產過程透明且誠實,這些就是這件產品的核心價值。


《Bell Chair》的卵形椅面具設計,以最少材料達到最大支撐力,並且設計輕薄可堆疊收納。(Photo Credit:Magis)
 
《Costume》同樣是以永續為核心的產品。這是一張模組化沙發,由 Stefan Diez 所設計,這也是我們與他合作的第一件產品。我們之前也跟 Stefan 合作過,在與 Konstantin Grcic 合作《Chair One》時,他是其中的成員之一。

Stefan Diez 所設計的《Costume》積木模組沙發,分為 4 塊模組設計:沙發模塊主體、左右邊扶手、腳凳,如同積木一般可依照使用需求自由拼接或拆卸,沙發底部更採用彈性環裝結構,能輕鬆地將沙發套拆下清洗。(Photo Credit:Magis)
 
《Costume》的核心是使用「旋轉模製成型技術」,由可回收聚乙烯製成的可回收沙發,原料同樣是來自工業廢棄物。我們也思考對於環境影響的問題,於是改變了沙發的形式,於是形成了這張可以完全拆卸,盡可能減少使用聚氨酯發泡材,表面織品可水洗、可更換的沙發。

《Costume》積木模組沙發。(Photo Credit:Magis)
 
我們相當驕傲可以在去年疫情期間正式發表上市這兩項產品。
 
Q:如果沒有限制的話,您最想挑戰設計什麼?
 
如果沒有任何限制,我想跟 Elon Musk 一起設計可以在火星上使用的家具。
 
Q:您認為 Magis 的使命為何?
 
Magis就是大膽、創新,我們喜歡接受挑戰,這是 Magis 成立以來就持續的價值觀。我相信這些核心價值也適用年輕一代,勇氣、決心都是驅動前進的力量。這關乎你的動力,這些價值應該都是靈感的源泉,對你所做的事情充滿熱情,對你的設計充滿熱情,這樣準沒錯!
 
就像我們所推出的門擋《Ettore》,它代表著執著、追尋成功、克服萬難、謙虛。這些精神就如同 Magis,我們很開心能成為像《Ettore》一樣的團隊。
 


Konstantin Grcic 所設計的門擋/家飾《Ettore》。(Photo Credit:Magis)
 
「Magis」名稱來自拉丁文,意思是「不僅僅是」(more than)。這是一個形容詞比較級。我非常希望新世代認為 Magis 是一個超乎預期的品牌,我們的產品並不特別追逐當下潮流,它們是值得代代相傳的好設計。
 
講座現場大哉問!
 
Q:有機會再與 Thomas Heatherwick 合作一張如同《Spun Chair》一樣好玩又好坐的單品嗎?
 
Magis 的項目通常都是我們有了一個想法,然後與設計師一起開發、對話,但《Spun》不是這樣開始的。事實上,當我們2009年認識Thomas的時候,《Spun》就已經誕生了,那是工作室當初為一間倫敦藝廊所開發的椅子,用金屬車床的方式製成的,不僅限量,並且是以藝術品的價格出售。而 Thomas 想將這張漂亮的椅子變成更友善消費者、買得起的設計,以塑料的方式呈現。


(Photo Credit:Magis)
 
我們很喜歡 Thomas,他也在倫敦、世界各地都很活躍。我必須跟你說,像《Spun》這樣的設計可遇不可求,它就是一種神來一筆。如果我說我們和Thomas的下一個合作目標是設計出像《Spun》一樣有趣的椅子,根本就是天方夜譚,我認為《Spun》是無法被超越的。
 
但我們的確和 Thomas 正在醞釀一些想法。相較於設計師,Thomas 目前更為活躍的身份是建築師,也會精選合作的團隊,目前我們在著手進行的並不是設計椅,但依舊是家具,從技術的層面來看也會是個巨大的挑戰,工業製程甚至比製作《Spun》的困難度更高,但這將會是一件非常令人驚艷的作品!
 
如同《Spun》不只是坐在上面旋轉好玩又有趣,也經過了很嚴格的設計思慮,才讓這件作品這麼的特別,這次和 Thomas Heatherwick 合作的新設計,也會像是這樣!
 
Q:怎麼活著才有意義呢?
 
這真是個大哉問!我認為有意義的生活就是活得快樂。
 
我正在嘗試的,就是聚焦在真正對我來說重要的事情上。所謂的重要,並不是時間很趕、事情很重要,而是對我自身來說是重要的。會令我感到興奮、樂於追求的東西。
 
首先,列下幾項對你來說重要的事情,不要多,簡單幾項就好,工作和生活的都可以,並開始行動。這當然會有一些需要斷捨離,少了一些活動、少了一些關係,但請試試堅持下去。請嘗試堅持下去,並對自己有信心可以實現。達成目標時你就會覺得很有成就感,然後繼續下去。
 
與家人和朋友共渡美好時光,和你在乎的人、可以分享價值觀的人在一起,對我來說活出意義並不是花錢買東西,而是把時間和金錢投注在關係和經驗上。
 
而且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極其忙碌的世界裡,我們需要簡化它。如此一來你將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讓你感到滿足的事情,才能賦予你的生活意義。
 
Q:如何面對中國抄襲盜版的問題?
 
是的,確實市面上有很多仿冒品。我們系列中有一張《Bombo椅》一直以來都是最暢銷的產品,也是被抄襲最多的產品,不只在中國。過去我們對這件事情嚴正以待並對盜版者採取行動,但後來我們意識到這是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至少在法律上如此。
 
原作和山寨之間無論是品質或是精細度上都天差地別。山寨版很容易毀損,多前年我們我們也買過幾張山寨回來測試,安全的產品必須通過五級測試,但這些山寨版甚至連第一級都沒有通過。儘管如此,安全性很少被討論。山寨不僅僅是知識財產權的問題,人們其實也對此不感興趣,更重要的應是消費者權益的問題,人們會因此把不安全的產品帶回家,品管人員應該進行干預並將山寨版從市場上下架。
 
近幾年來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發展。快速發展中的國中也正形成自己的設計文化,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舉措,我相信中國的設計學校和學生比世界上其他地方還要來的多,我們樂見從中國製造到中國設計。
 
Q:如何將 ESG 的理念融入家具設計裡呢?
 
這是一個非常有挑戰性的問題。ESG(註2)是現在最熱門的話題。不僅僅應用於經濟和金融,設計和建築學科也是,這跟永續發展息息相關。無論製造業者、設計師等等,參與設計的每個人都應設定 ESG 目標。然而目前衡量 ESG 可能很困難,因為標準尚未明確定義。
 
那麼,如何將 ESG 理念融入家具設計中呢?首先是價值觀。我相信參與設計過程的所有參與者都應該培養一些基本價值觀,比如正直、透明、說真話、以尊嚴和尊重對待他人、包容,當然還有尊重社區與環境。
 
然後在製作產品時(甚至在設計之前,甚至在新產品創意誕生之前),我們應該始終牢記資源的使用,東西如何被製作出來的、使用期間如何被利用與維護、在使用壽命結束時又是如何被處理的。努力為產品找到合適的材料,製造「長銷型產品」(不是暢銷產品),製造可以在使用過程中進行維修的產品,製造組件可以分離的產品,關注產品的生產地、總是回饋當地社區。
 
而這些必須以經濟合理的方式進行。沒錯,我知道,這有點挑戰。但我們必須意識到,這是未來唯一可行的方式,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為地球所負的責任將有所回報、這會是個更為宜居的地球。


註1:漂綠(Greenwash)是由「綠色」(green)和「漂白」(whitewash)合成的一個新詞。 公司、政府或是組織以某些行為或行動宣示自身對環境保護的付出,但實際上卻是反其道而行。
註2:
ESG 是 3 個英文單字的縮寫,分別是環境保護(E,environment)、社會責任(S,social)和公司治理(G,governance),聯合國全球契約(UN Global Compact)於 2004 年首次提出 ESG 的概念,被視為評估一間企業經營的指標。

編輯/林沛伶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