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2020年新作《定光》由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臺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傾力共同製作,將於10月1日至10月4日在國家戲劇院兩廳院進行世界首演,7月1日至7日兩廳院之友預購8折,7月8日正式啟售。
 
2020年正式接任雲門舞集藝術總監的鄭宗龍,從小在艋舺街頭長大,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曾說他羨慕鄭宗龍,稱他是從泥土裡長出來的編舞家。2016年兩廳院委託製作舞作《十三聲》,在今年初歐洲巡演時場場座無虛席,而2019年同樣由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館共同製作的作品《毛月亮》,則與冰島樂團Sigur Rós聯手打造冷冽異想宇宙,並獲得國際專業舞蹈評論網站Seeing Dance稱其「兇猛而美麗」。
 




2019TIFA 鄭宗龍 X 雲門2《毛月亮》作品。(Photo Credit:instgram @nationaltaichungtheater)
 
以身體與聲音本質出發  一場狂暴後的平靜  
 
有別於來自市井經驗的《十三聲》與反應科技世代的《毛月亮》,《定光》這次更專注聚焦「聲音」,不只再次與跨界音樂人林強,以及多次登上倫敦時裝週的服裝設計師陳劭彥合作,亦首度攜手旅美作曲家張玹,並由台灣聲樂家林玲慧指導舞者發聲,就是要以更接近大自然的狀態,透過單純的肢體,突顯聲音真正的質地。

 
左為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Photography by李佳曄) 作曲家張玹。(Photography by范鎮杰)    

完全不懂台語的張玹,為了尋找最適合舞者聲線的音韻而研究閩南語,並特別為舞者量「聲」寫曲,讓舞者仿效大自然的蟬鳴、蟲叫、雨聲,陳劭彥亦將自然素材編揉入服裝,讓整體風格與自然貼合。另外,在舞者的體能訓練上,除了有氧、肌力與負重,鄭宗龍也讓舞者們在端午連假前夕,以身體力行的方式感受土地,一步步登上合歡山北峰,並在海拔3422公尺的視野下,將自然刻印在舞者的身體記憶中。

 
左為服裝設計師陳劭彥。 (Photography by湯成之)音樂人林強。(Photography by劉振祥)

鄭宗龍:當我們安靜下來時,感官才徹底被打開
 
鄭宗龍說:「我想做一個純樸的作品,讓大家專注在聲音上。」  
 
《定光》是2018年時鄭宗龍與林強、張玹聊天時所產生的想法,鄭宗龍表示:「做《十三聲》時,舞者發出很多聲音營造市井感,但那是雜亂、未經編排的聲音,所以我再想,舞者在發出聲音上有沒有其它可能性,有沒有機會用理智把聲音編排在五線譜上發聲。」 那時他腦袋中浮現了小時候開心就亂哼亂跳的狀態,那是種聲音與肢體融合在一起,很忘我表達自己的時刻,也像是個人所散發出來的光芒,所以才取名為「定光」;「定」是在一起的關係,「光」則是一種希望與溫暖的感覺。
 
「我們給舞者的第一個訓練是,安靜下來聽聲音。」

特別是「《定光》這個作品剛好遇到疫情,讓我跟舞者有安靜與安定的時候,在安靜的時候感官會變得特別敏感,當從歐洲回來隔離的時候,剛好遇到大樓停電,一開始我覺得好痛苦,但後來變得非常享受,社區周遭的聲音我都可以聽得到。」因為專心、安靜時,才能分辨出身邊其實出現很多聲音。

雲門舞集為鄭宗龍新作《定光》登合歡北峰。(Photo Credit:雲門基金會)

用身體感受土地,丟掉知性將感性拿進來
 
尤其鄭宗龍一直很難忘記國中時父親曾帶他去走哈盆越嶺步道(聯絡聯絡新北市烏來與宜蘭兩地)的回憶,「那裡位於翡翠水庫上游,也被稱作台灣亞馬遜河,生態多元,還有個45分鐘的下坡路,踩的地方都是樹根,我很喜歡走這樣的下坡,盪過來,跳過去,可以從中找到很多跳舞的方法。我也從這個經驗裡,得到些什麼,慢慢開始滋長,最後都變成舞步的一部份。」
 
所以他邀請舞者們走一趟合歡山,用身體真正感受自然。「過程中有人膝蓋受傷,有人還要去看高山症門診,但透過上坡、下坡感受土地,肌肉會記得這樣的感覺,然後看到滿山劍竹、杜鵑,那些過去只在照片中看過的形象,只有真正走過一次,才會感受到各種運作身體的方法,把知性丟掉,將感性拿進來。 」

雲門舞集為鄭宗龍新作《定光》登合歡北峰。(Photo Credit:雲門基金會)
 
鄭宗龍:音樂是作品中重要的一部份,我有點上癮

鄭宗龍表示,「一直以來音樂都是作品中重要的一部份, 從小我爸就在四人座轎車上裝了卡拉ok,兩支麥克風,我很會唱七八零年代的江蕙,應該說台語歌我都可以,浪流連也行。算是從小就幫我植下一個音樂的種子吧(哈)所以對音樂我有點上癮,想要找些新的可能性,跟不同的藝術家合作,但要怎麼讓聲音可以有土地的感覺?那陣子,我發現台語有三個字的詞都很有趣,比如像pe̍h-siak-siak(俗寫白帥帥,意指極白)、âng-kì-kì(俗寫紅吱吱,意指極紅)......,這些詞都很能傳達意境。」

 
鄭宗龍《定光》 (Photography by李佳曄)

面對首次合作的張玹,雖然不會說台語,卻是經過紮實古典音樂訓練的專業作曲家,因此他脫掉了語言在意義上的枷鎖,用音樂的理解方式編曲,並將這些聲音放進五線譜上。不只帶領舞者們去聆聽大自然的聲音,做聲音的冥想,同時也希望舞者可以重現大自然的聲音,讓那些發出來的聲音好像沒聽過,卻又很熟悉。因此「當我們將眼睛閉起來時,舞者發出的蟲鳴鳥叫,會讓你感覺像在大自然裡。」

至於老搭檔林強,鄭宗龍則說:「強哥的角色像一陣風,把我們帶進來,或者把我們吹向遠方, 吹向觀眾的心裡。」而服裝設計的部份上,鄭宗龍則笑說,陳劭彥一開始拿竹子的衣服跟藺草來時,他還說,這不是白蛇傳嗎?(哈)但正是不斷探索過程中的無數種可能性,才會讓所有人都能更靠近作品,並呈現出作品最好的樣子。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左)與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右)合照。(Photo Credit:國家兩廳院)
 
除此之外,兩廳院近年來致力推動共融服務,其中口述影像是透過描述演出過程中的肢體語言、表達、動作及燈光效果,讓觀眾參與演出現場。而這次《定光》結合了台語人聲、音樂、大自然中的仿聲,讓觀眾可以透過口述老師的引導,感受作品的不同層次。
《定光》
日期:10/1~10/4
地點:國家戲劇院
購票:
兩廳院售票系統
其他巡迴場次: 
10/17-10/18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10/24-10/25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