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具有改變或影響心情的魔法,它不僅只是個方矩與磚牆砌成的盒子,也能是某一則故事的縮影。既然是故事,那麼便會有許多橋段組成。誰規定整個空間一定要清一色包浩斯、巴洛克、極簡主義呢?故事裡的橋段,可以是 Eames 與 Starck 的對話,也可以是 Dali 與 Wegner 的激辯。就像英國這間落成不到 3 個月的懷舊港邊酒吧 Beerd,以各種貌似不協調的牆面與混搭家具,衝撞出專屬於這個空間的美學。
對於一個空間的設計,或許有時我們太執著於風格的設定了!如果我們跳脫出風格的框架,或許更可以在空間裡發現更多的趣味性。因為有時在一個空間之中,想要傳達的不只是設計感,而是那股對人說些生動故事與想法的感受。這間新座落於英國西南部的港口城市布里斯托爾 (Bristol)、名為 Beerd 的懷舊特色啤酒吧,便是由英國本土設計公司 Simple Simon Design 所操刀,並且利用有關海港及具歷史的組合元素,來為空間說故事。

一眼望去,貌似沒有特定的風格,則成為這間老酒吧的特殊風格。在極力地保留建築結構原貌的同時,卻又用心地注入新的觀點;如要比喻空間是舞台,那麼裝飾就是靈魂了。Simple Simon Design 運用了大量的裝飾性素材,強化空間的特殊性,並且把老酒吧的歷史感漫溢出來。

縱觀整個吧台工作區,那些老舊的磚牆與木板,讓時空彷彿來到紐約的老公寓。

視線由入門處的裝飾牆上掃過,馬上就能發現運用各式老啤酒酒標混搭而成的壁紙,一下子就把啤酒吧的懷舊主題點了出來;但非常衝突的是,空間裡的家飾安排,卻大量採用與陳舊感非常衝突且對立的綠色。在這個大量利用回收木材做為基底的空間裡,這些「衝突安排」顯得非常不協調,卻又可以讓人實質地感受到設計者想用新思維去衝撞既有空間概念及樹立獨特性的意圖。

這些軟與硬的衝突設計手法,表現於 Simple Simon Design 對「硬材質」的運用,如燈具及原木門上的圓形窗框,都運用了金屬或鋼鐵般的亮銀材質,極為大膽地表現出工業硬派感,雖然不對稱,但又帶有強烈的英式風格。再者,我們可以發現在座椅搭配上,它們不僅運用不同設計名師的經典椅子,混搭擺放在同一張餐桌外,還運用了綠、白、橘黃、藍等,接近原色系的配色作為。不只是椅子形體的混搭,就連色系也以近年流行的「撞色」做為表現手法。

吧台旁的供酒器外觀,以回收老木與鐵條,框出彷彿巨大啤酒桶的樣式。

既然是啤酒吧,Simple Simon Design 當然會不會放過以「啤酒桶」有關聯的主軸為設計靈感。像是那服務吧台後方的大型啤酒容器外觀,便是運用老木材及鐵件,仿製了酒桶桶身的質感;同時,又讓其感覺像是在紐約老公寓裡的特有建築感般、帶著幾分不對稱的主題風貌。

然而在亮眼設計的背後,其實都藏著不同的現實限制,如團隊之一的設計師 Simon Jones 所說:這案子必須從基礎工程上徹底整修去考量,而且執行期只有 3 週的時間,再加上十分有限的預算。因此,設計師們就必須想辦法在原始結構與新思維想法上做整合,如保留原本的紅磚牆及大量使用回收木材可以省下預算,並在原始建構上及裝飾材找出新的手法,讓兩者能夠新舊交融;最後再加上一些航海風格的物件,如船艙燈具及航海器等,帶入座落港口都市的歷史感受。

此外,不修邊幅的「拙感」也是其設計的一部份,在 Beerd 的整體設計上既非十分工整、而且也不新穎、更說不上協調,但卻表現出多元的空間豐富性。這除了空間的設計基礎裝修外,其實裝飾性的配件也大大的為此加分不少。把各種不同區域如歐洲、美洲等文化性格,混搭且錯落於這個空間之中,讓不對稱的設計裡,自然地去找到它的平衡視點。

整個空間的主視覺牆面,被各式老酒標組成的壁紙占據視覺焦點。

所謂的「不對稱」可以從何處看出呢?如有注意到 Beerd 的服務吧台櫃身,可以注意到它以近乎「裝置藝術」的手法呈現,櫃身板材一點也不統一,甚至像是東拼西湊組裝而成。它的板材來自於不同出處的回收木材共同構成,可能是門片的局部、抑或是木屋的牆板,經拼湊後組裝成一個櫃身。而且設計團隊並不特別的去重新處理表面,依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漆料剝落的陳舊痕跡,把拼裝特色表現無遺。然而 Beerd 的拼裝與混搭特色幾乎運用於空間的每一處,如此不只可以看出生動的設計感,甚至還自然流露出它的藝術價值。

任何一項設計及思維,其實都來自於很簡單的基礎作為上。然而在任何一個空間裡,努力去呈現的,也是那「思維」下的獨特性,這對講求特色的商業空間設計尤為重要。畢竟 Beerd 想讓人們知道的是,除了它們好喝的各式啤酒賣點之外,也能在盡情享用餐點之餘,讓人細細品味這精心打造的懷舊港都環境。

編輯/陳秉松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明日話題 / Topic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