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的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 Anne Lacaton 曾說,「如果你願意花時間和精力仔細研究,先前存在的東西肯定是有其價值的。實際上,這是一個觀察力的問題,要以嶄新的眼光看待一個建設地點,做到專注和精準、明白其中的價值和缺失,並知道如何在保留全部現有價值的情況下做出改變。」
 
在柏林康德大街(Kantstraße)79 號門後,很難想像在這樣熱鬧的街區,竟有個幾十年來都難以進入的空間——因為這裡曾是女子監獄與法院大樓。
 
大約在十年前,一直以來都關注老建築與城市的 Grüntuch Ernst Architects,發現了這兩座閒置建築,在如此繁華的地帶,他們不希望抹去這股看似幽暗的記憶,反而將這裡搖身一變為展示當代藝術的藝廊 Amtsalon 及溫馨飯店 Hotel Wilmina,讓人們重新接觸曾經封閉的場域,甚至有機會嘗試「住進監獄」裡!
 
此作不只在開放性與保留原建築特色之間拿捏得恰到好處,其中豐富的社會意識,更在去年與 David Chipperfield 修復密斯經典之作「新國家藝廊」 齊名,獲三年一度德國建築獎 BDA prize 肯定。
德國建築團隊 Grüntuch Ernst Architects
 
在 1991 年,建築夫妻檔 Armand Grüntuch 與 Almut Grüntuch-Ernst 於柏林創立了 Grüntuch Ernst Architects,設計項目涵蓋商空、住宅,以及交通設施、學校、美術館等公共空間,目前已是擁有 40 多名團隊成員的建築公司。兩人一直以來都非常關注如何在創新、同時尊重老建築傳統價值的方式下,因應現代城市生活。


Grüntuch Ernst Architects 創辦人 Armand Grüntuch 與 Almut Grüntuch-Ernst。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比如在聚集潮流與藝術的哈克雪市場(Hackescher Markt),其中著名地標哈克雪庭院(Hackesche Höfe)旁那座通透、優雅的玻璃外牆建築,就是他們 2000 年的作品。在空地上建起一個 L 型量體,透過多個樓梯與人行道串連這裡最具特色的中庭,同時在街道面以漸變高度,無違和的連接起比鄰兩座建物。在極度重視老建築與市景的柏林,用非常當代感的設計,融入百年前就建立起的社區。
 
除此之外,他們策劃的 2006 年第 10 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德國館「Convertable City」也很有意思,展中描述「與亞洲、拉丁美洲迅速擴張的新大都市相反,歐洲城市的形態在很大程度上仍取決於傳統與歷史。工業社會重組、人口結構變化、日益多元化的社會,特別是現下的城市結構,都為德國的建築和城市規劃帶來挑戰。」展覽搜集了一系列德國新舊建築融合的設計,包含各色在老建物上的頂加,如何既實用又美觀,或是早期以汽車交通為導向的建築規劃,如何轉而友善行人,都是當代德國非常細微、但卻有直接影像力的城市建築語言。(當時他們為了讓大家身臨其境感受這種建築趣味,還借鏡了威尼斯常見於屋頂打造觀景台「altana」的手法,直接在德國館裡蓋一座直達頂樓的大樓梯呢!若想了解更多可至 <Convertable City> 官網查詢。
 

Grüntuch Ernst Architects 創辦人 Armand Grüntuch 與 Almut Grüntuch-Ernst。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適應城市不斷變化的生活、條件,開創出新的可能,可說即為 Grüntuch Ernst Architects 的核心精神,包含將老火車站 Chemnitz Main Station 站體改造為更開放的空間、在西班牙設計的德國國際學校 Deutsche Schule Madrid,都是他們令人印象深刻作品。
 
而這次將舊女子監獄改造為 Hotel Wilmina,面對原本封閉性高的基地空間,因為建築受文資保護,無法拆除的條件下,許多建商當時都認為商業價值不高而卻步,但這對建築夫妻反而因此逐漸萌生好奇,在 2011 年大膽冒險買下此地。設計該如何既保留建築特色、不淡化這裡的歷史,又創造使旅客放鬆、易於交流的環境?相當具挑戰性。
 
將舊法院與女子監獄,改造為喧鬧都市中擁有藝廊、飯店、與餐廳的寧靜之所
 
「這裡對我們來說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它非常的複雜,(法院與女子監獄)可說是兩座獨立的紀念碑。封閉空間的比例、可使用面積,都為設計帶來難度。尤其這裡有很多厚牆,封閉而難以看到外界,讓房間感覺起來不友善。雖然挑戰性高,可是我們也在其中看到了建築的潛力。」Almut Grüntuch-Ernst在近期《rbb》訪問裡說到。

由前夏洛滕堡刑事法院建築進入Wilmina,立面還保留著 19 世紀後期的威廉風格。(Photo Credit:Bocci、Photography by Harry Fricker)

前夏洛滕堡刑事法院內部被改造為藝術空間 Amtsalon(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Markus Gröteke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Markus Gröteke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Mario Hegewald)

從街上望去,建於 1896 年的前夏洛滕堡刑事法院(Charlottenburg Criminal Court),還保留著當時 19 世紀後期的威廉風格,內部空間則被改造成提供展覽與活動裝置的藝術空間 Amtsalon。穿過這座建築後,經過鬱鬱蔥蔥的庭園以及大型的中央花園,接著便會來到 Hotel Wilmina,也就是先前作為女子監獄的地方。
 

進入飯店 Hotel Wilmina 前,旅客由喧鬧的街區穿過綠意庭院,讓內在靜下來。(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其中有許多植物都是經過多年閒置而自然蔓生的草木,經過設計與整理,綠意盎然的氣息反而讓這裡像是城市裡遠離喧囂的小島。(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Hotel Wilmina 前身為女子監獄,建築保留了當年相當多的細節。(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Hotel Wilmina 立面外觀(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Hotel Wilmina 立面外觀(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Hotel Wilmina 立面細節(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新的設計透過新開口、新建、疊加、搬移和穿透等手法,來擴展、連接和重新規劃現有的結構。比如,在飯店入口處,Almut Grüntuch-Ernst 將原本高處的窗戶向下延伸、切割牆面,開出了一道門來迎接旅客。


Hotel Wilmina接待處將原本高處的窗戶向下延伸、切割牆面,開出了一道門。(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Hotel Wilmina 接待處空間。(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and Patricia Parinejad
在接待處左側,迷人的壁爐休息室可通往 Amtsalon 畫廊,建築動線的串連相當流暢。(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and Patricia Parinejad

而接著穿過大廳來到狹長走廊,一扇扇舊牢房門,沿著鍛鐵欄杆整齊成列,細長的天窗沿著明亮的磚牆灑落,天花板上則懸掛著玻璃吊燈的照明裝置,讓旅人感受到建築中庭的高度。前監獄的牢房則被改造成 44 間寬敞的客房,每個房間都經過別緻的設計,以淺色、柔軟的質地營造出舒緩的休憩空間。包含11平方公尺與75平方公尺兩種尺寸。


接待處往右側走,則有座樓梯通向中庭走廊,也就是建築中心過去牢房的所在地。(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Grüntuch Ernst Architects and Robert Rieger)

Hotel Wilmina 將牢房悉心改造成明亮寬敞的客房(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過去四層樓高的建築向上延伸出新的頂層(五樓),作為屋頂露台、圖書館、酒吧、水療中心和健身房等公共休閒空間。
 
而以前監獄露天庭院,現在則被改造為室內空間,規劃為提供美食的 Lovis 餐廳,並且連接著藝廊(舊法院)與飯店(舊監獄)。旅客可邊用餐,一邊享受將舊大門改造為全景窗戶後,外頭花園植物茂盛的景緻。


Lovis 餐廳改造自過去監獄的戶外庭園。(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Lovis 餐廳內一景。(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Patricia Parinejad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Photo Credit:Wilmina、Photography by Robert Rieger
 
建築有其年限,但就如美國城市建築學家 Lewis Mumford 曾直言「城市是文化的容器」,一座優秀城市絕對不會任由老建築凋零。Wilmina 在 Almut Grüntuch-Ernst 的改造下,從廢棄的城市孤島轉身成為令人放鬆的寧靜秘境,同時保留下難能可貴的歷史記憶。

■ Hotel Wilmina
地址: Kantstraße 79, 10627 Berlin, Germany
網站:
https://wilmina.com/
建築團隊:Grüntuch Ernst Architekten

編輯/林沛伶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