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定義與藝術價值,若囿限於主流文化的觀點,失去的不只是被邊緣化的非主流意識,還有看見世界多元樣貌的機會。曾經,以原始藝術或原住民藝術為理念號召的展覽,卻被當成是主流文化的幫襯。唯有透過真實深入的了解,而非帶有另類歧視的同情,才能直視美的核心。

「『大地魔術師』(Les Magiciens de la Terre)展覽旨在呈現可能有機會被我很擅長的當代藝術網絡所接受的作品和藝術家。這種滲透滿成功的。…例如,布魯里布亞貝雷(Bruly Bouabré)之前是備受忽視和冷落的藝術家;「大地魔術師」展覽後幾年,他在象牙海岸的阿比姜(Abidjan)舉行了由首相揭幕的展覽。」

─尚于培馬汀(Jean-Hubert Martin),「大地魔術師」策展人
 

原住民藝術或原始藝術 (Primitive Art) 向來被收藏和展示在人類學機構或博物館中。如果在西方藝術史上,一直不乏受原始或非西方藝術影響的藝術家,這類的創作真正被納入西方藝術類機構展示和典藏,則是從八〇年代開始,而以1984年紐約當代藝術館(MOMA)的「20世紀藝術中的原始主義:部落和現代的親密關係」 (Primitivism in 20th Century Art:Affinity of the Tribal and the Modern) 大展為先例。然而,該展覽卻明顯地是基於西方現代藝術的本位來詮釋原始藝術,後者不過是用來說明西方特定藝術家,如高更 (Gauguin) 、畢卡索 (Picasso) 的靈感來源,而缺乏對原始藝品的歷史和文化背景的說明。

這種將原始藝術家匿名化、僅作為西方藝術的註腳的策展理念和意識型態大受抨擊,並成為後來其他納入原始藝術的當代藝術展批判的對象。1989年法國龐畢度中心舉行的由尚于培馬汀策展的「大地魔術師」展覽即為一個重要的例子,展覽以明確的一半西方、一半非西方藝術的比例來規劃,將來自非洲、美洲、大洋洲等地的原始藝術和其他西方藝術品混合,策展人並以他所謂的「視覺和感官經驗」為選擇的標準。

此外,雪梨當代藝術館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of Sydney) 是很早將原始藝術納入館藏並展出的機構,它的前身 — 雪梨大學的動力當代藝術館 (Power Gallery of Contemporary Art) 在 1984 年接收原住民策展人瓊孟丹 (Djon Mundine) 從瑞明吉寧 (Ramingining) 原住民藝術社區收集的藏品,並予以展出。該館創辦人之一柏妮絲莫菲 (Bernice Murphy) 也是在澳洲將原始藝術帶進各美術館,並請原住民藝術家創作當代作品的推手,與她共同主持該館的里昂巴洛希恩(Leon Paroissien)一同將孟丹的饋贈藝術品組織成後來巡迴世界各地的「圖騰大地」(Native Born)展。巴洛希恩擔任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期間,並將該展巡迴到台北當代藝術館,也邀請台灣原住民和澳洲的原住民藝術家共同合作。

這種將原始藝術納入當代藝術界的嘗試,基本上已將原住民藝術家不再限於文物館中匿名式的展現 — 在那裡,個別的創作者只被冠以其族群的名字,並被視為存在於一個遠離當代時空和文化情境的混沌界域;又或者,在藝術市場或一些原始藝術館中,更常常只標出收藏家的名字。深層而言,將原始藝術納入成為當代創作實踐的一環,不僅挑戰了以西方為中心的概念,也涉及如何以相對的觀點看待他者的文化,並且不落入異國情調式的詮釋。

▌柏妮絲莫菲(Bernice Murphy)
澳洲最早的當代藝術策展人,1979至1984年主掌新南威爾斯藝術館(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當代藝術部,並策劃第一、二屆澳洲「觀象」(Australia Perspecta)藝術展。曾受邀擔任台北當代藝術館(MOCA)顧問,亦為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 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副主席。

▌里昂巴洛希恩(Leon Paroissien)
於1974年擔任澳洲視覺藝術局(Visual Arts Board of Australian Council)首任局長,為雪梨雙年展(Biennale of Sydney)確立定位和架構。曾受邀擔任台北當代藝術館(MoCA)創館館長。

雪梨當代藝術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of Sydney)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