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好、心情壞,都要去酒吧報到,這是都市人專屬的福利,為了讓這個專屬更特別,為此 MOT TIMES 企劃了【深夜微醺告解室】,讓調酒師們用頂級的 Georg Jensen Living Sky 搖酒器,訂製一杯專屬於你的特調,啜飲一口後,別急著宣洩情緒,這回換我們聽他們說,說對酒知識的無盡追尋,說入行的因緣際會,道盡夜夜夜裡最耐人尋味的這些人、那些事。

每次去 Bar 你都如何選酒?看底下的成分說明,還是挑一款名字相當有意思的調酒?像是「吾愛安娜奇( Beloved Anarchy )」,當你以為調酒師是因為熱愛自由才取這個名字,其實是陳俊偉( Darren )獻給合夥人安娜奇的作品,用來表達他對友誼的重視,Darren 的每款調酒背後都有一段真實的故事,下次來店裡的時候,請他說給你聽!
面對 MOT TIMES 的提問,Darren 的回答總是爽快直接,毫不掩飾,就如同他跟客人的互動,不主動攀談,如果不知道如何點酒,他會給你建議,確認調出的酒符合你的需求後,就把時間空間留給你個人不再打擾了。十足像個豪俠,仗義執言後,不要你謝他,頭也不回地走了,有天當你偶然看見他的文字,細膩到你無法跟他這個人連起來,如此大的反差,十足引人好奇,跟著我們的訪談,一起來解剖這位複雜的人類。


面對 MOT TIMES 的提問,陳俊偉的回答乾脆直接,其實他有著細膩的另一面,看電影或旅行時,常常隨手記下心情。(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Q:請談談職業生涯中難忘的事情?

A:剛入行的時候待在夜店 ROOM 18,後來轉到樓上酒吧 Barcode,有天客人要我推薦威士忌,當時我只知道 Johnnie Walker 而已,客人還指定要泥煤味的,結果我跑去跟主管說要「水泥」威士忌,後來才知道自己泥煤和水泥傻傻分不清。

已經當了 3、4 年 Bartender,專業知識竟然是零,連同事都很訝異,但我就是討厭被看不起,討厭被覺得丟臉!( Darren 特別強調他是獅子座的)遇到不懂的東西,我就一直問,非搞懂不可,問到連同事都嫌我煩,每天也會提早去店裡擦酒,順便試酒的味道,這段時間算是非常密集學習的時期。

另一件讓我難忘的是當學徒的過程,未成為正式調酒師之前,你就是他們的傭人,搬冰塊補備品,呼來喚去都還是小事,因為手常常要拿刀,受傷縫針也在所難免,但很多人撐不過去,因為做不好時,被罵是基本,如果師傅有喝點酒,可能還會動手修理你,外面的人都覺得調酒師很帥氣,真正進入這行才知道其中的辛苦。


安慰劑的音樂由合夥人安娜奇負責,曲風多元, Disco 、 Hard Rock 、英倫搖滾與爵士等等,有時會針對熟客的喜好播歌。(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Q:為什麼自己出來創業?

A:想脫離舒適圈。Barcode 一切都很好,資源很多,想試什麼酒,只要跟主管申請,就可以拿到;公司背景很硬,酒商不敢得罪你,但這樣的環境對我來說太安逸了,公司軟硬體資源豐富,薪水又比一般上班族高,工作內容也是自己的興趣,時間一久,會像吸毒一樣離不開它,剛好朋友找人合夥開店,我就出來自己做了,後來理念不合拆夥,再跟安娜奇(另一位合夥人)開了安慰劑(Placebo)。


安慰劑的空間設計靈感,來自香港殭屍片中的客棧和酒樓,紅燈籠、匾額、復古窗花門片和青花瓷杯具,皆是店家努力尋找,用來打造中式風格的元素。(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Q:為何安慰劑空間以中式風格為主?

A:以前待的店家多以歐美風格為主,像是 Loft 工業風,我個人覺得這種設計冷冷的,既然是自己開的店,就做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安慰劑的中式風格來自我的童年記憶,小時候對香港林正英演的殭屍片很著迷,想在店裡重現片中的客棧和酒樓,所以弄了紅燈籠、匾額、復古窗花門片,還因為需求量太大,店家特別從越南幫我們訂貨,像門片木頭就是當地的雞翅木。另外,古裝劇裡人物喝茶都用大鐵壺,不過用在這家店好像太突兀,所以找了類似青花瓷的杯具(笑)。


老外在電競遊戲中高喊「台灣 No.1」,引起中國玩家強烈的反彈,就是「有金門高粱香的臺灣男波萬」(左) 誕生的原因。「虎尾鎮的老式情懷」(右)記錄了陳俊偉第一次拜訪岳家,與岳父吃花生喝威士忌的回憶,他特別將 Old-Fashioned 的方糖改用花生糖代替。(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Q:如何設計安慰劑的酒單?請推薦最具代表性的兩款酒。

A:其實我不太喝酒,喝別人的酒很容易在做的時候有對方的影子,所以靈感多來自電影和旅行,電影或是歌曲裏頭的一句話,都有可能突然觸動我,這時就會把想法寫下來。跟老婆第一次約會看電影,看了看我就開始用手機記錄心情,老婆當我是神經病,以為我在回其他女生的訊息,殊不知我在做多麼有意義的事啊! 

所以我的酒和酒名都是有故事性的,希望客人看到名字就可以想像酒大概會是什麼樣子。就拿「虎尾鎮的老式情懷」為例,因為我太太雲林虎尾人,第一次去她家,岳父當時很酷不太說話,知道我是調酒師,要我陪他喝威士忌,一整個晚上場面很乾,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一直吃花生,回來後就想用花生和威士忌做款調酒,改編了經典調酒 Old-Fashioned (往日情懷),把原本的方糖改成打碎的花生糖,花生顆粒增加咀嚼感。

另一款「有金門高粱香的臺灣男波萬」,誕生的原因是大家幾乎都知道的事件,一名老外在電競遊戲中高喊「台灣 No.1」,引起中國玩家強烈的反彈。我發現中國客人從來不點這杯,常常唸完酒名,冷笑兩聲。反而是 ABC 愛點這款酒,他們覺得很特別,或是敢喝高粱的人點,為了平衡高粱的嗆辣,我加了些柑橘,讓你可以聞到高粱酒的香氣,但不會覺得很烈。


陳俊偉表示 Sky 搖酒器外型獨特,質地輕薄,導冰性快,除了專業調酒師,也相當適合一般人在家使用。(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Q:這次使用 George Jensen Living Sky 搖酒器感覺如何 ?

A:它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外型很獨特,Sky 搖酒器線條不對稱,這點跟傳統搖酒器有很大的不同,但並不會讓我覺得工作起來不順手,花一點時間就可以適應了。(編:量酒器沒有刻度用起來還習慣嗎?)沒問題!常做經典調酒的 Bartender 比較會在意 1mL(毫升)、2mL 的差距,我可能比較不拘小節一點,但我都會跟員工說,不管有沒有使用量酒器,搖盪之前一定要試味道,味道不對就要立刻調整,所以量酒器沒刻度並不困擾我。特別提一下我很喜歡它的吧匙,斜的開口方便讓酒體倒出,流出來的方向也很一致,讓人覺得蠻好用的。


由於性格不拘小節,量酒器沒有刻度並不會對陳俊偉造成困擾,但他一定會在搖盪之前確認味道(左)。陳俊偉對 Sky 吧匙讚賞有加,認為它的斜開口方便讓酒體倒出,流出來的方向也很一致(右)。(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Q: SKY X Placebo 這款特調的概念為何?請分享一下酒譜?

A: 收到這個「 Sky 」題目,直到前兩天還是沒有任何想法,我這個人可能要火燒屁股才會有靈感,今早聽到中島美嘉《魅惑天空》(編:中島美嘉這把火燒得剛剛好),查了歌曲中文的意思,發現她的天空不是藍色的,而是城市霓虹燈映照出的天空,甚至有悲傷的情緒在裡頭,所以我想用紫色帶出這樣的感覺,拿了桂花浸漬伏特加,加入新鮮檸檬汁和蜂蜜甘露酒,最後用紫色蝶豆花營造出我要的氛圍,蛋白霜覆蓋酒體上,象徵白晝即將來臨。


SKY X Placebo 靈感來自中島美嘉《魅惑天空》,為了打造出歌曲中霓虹燈映照出的天空,陳俊偉以蝶豆花帶出紫色調,再用蛋白霜象徵白晝降臨。(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Q:請問安慰劑的酒該如何與你們的餐點搭配?

A: 首推滷味,有雞腿肉、煙燻豆腐、先炸後滷的豆干和芹菜胡蘿蔔,內容超豐富,可以配任何酒款,就是一個百搭的概念。羊肉湯也是客人愛點的項目,喝完酒後,大家就想喝個熱湯暖暖胃,湯裡除了羊肉還有蔬菜,是向專門做羊肉爐的朋友訂的。另一樣要推薦的就是乾拌麵,醬料是我們特調的秘密武器,建議搭配含茶的調酒,畢竟它比較油一點,茶可以解膩。


安慰劑餐點首推滷味,有雞腿肉、煙燻豆腐、先炸後滷的豆干和芹菜胡蘿蔔,內容超豐富,可以配任何酒款。( Photography by 余松翰、Photo Credit:MOT TIMES )

【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編輯撰文/Huichun Hsieh

▌商店資訊
英文為 Placebo ,字源出自 Placebo Effect (安慰劑效應),某些症狀雖然無法獲得治療,但因為相信或預期治療有效,使得該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店家認為酒雖無法治病,卻可以排解心情,如同 Placebo Effect。

▌商品資訊
 
▌購買資訊
實體門市
- 台北市松高路11號2樓(台北信義誠品店)
- 台中市台灣大道二段 573 號 1F (明日聚落台中館)
- 台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3段301號7F(臺中新光三越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明日話題 / Topic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