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探索舞者的內在,從愛情、慾望、冒險到悔恨,每種情緒上的共感,都跟一般大眾的日常並無分別,而編舞家所要做的,就是讓每個舞者都變成一個創作者,成為創作的一部份。2022鄭宗龍全新舞作《霞》以「霞」做為介質,不只讓人看見不同舞者內在的自我,更將各種積累的情緒折射成一道直指人心的光。
即將於今年4月在國家戲劇院首演的鄭宗龍新作《霞》,由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攜手曾榮獲世界劇場設計大展首獎,並多次與兩廳院、高雄電影節等合作過影像設計的周東彥所創作而成。

這是雲門首次以相同音樂、影像,發展出兩組舞者、兩套節目的特殊表演形式,也是舞作中少見讓創作發想回歸舞者,透過肢體演繹不同面向的個人情感。

 
2022TIFA 2022鄭宗龍全新舞作《霞》。(Photo Credit:雲門舞集、Photography by李佳曄)
( Credit:雲門舞集)

霞就是一道光,照進每位舞者的內心深處
 
時間倒轉至2021年5到7月,雲門因三級警戒而改為在家工作的線上模式。舞者每天10:00必須在家打開視訊,透過電腦鏡頭一起上課、練習(有人甚至還在神明廳前跳舞),課程結束後鄭宗龍亦與舞者們進行一對一的線上工作討論。鄭宗龍表示,「我因此看見了舞者的房間樣態、甚至居家服飾,這會讓我們更進入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感受。」也漸漸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後來鄭宗龍也開始讓每位舞者跟所有人分享自己的故事,有些關於愛情、慾望,有些則是冒險、悔恨,但都是一般人日常生活中會遇到的事,而他所要做的,就是藉由這件作品將這些情緒統合並傳遞給觀眾。

讓舞者執筆畫畫,再轉譯成視覺影像

過去雲門都是兩組舞者(目前雲門一、雲門二加新進舞者,共27人)跳同樣的舞,這次兩組以相同的音樂、影像,跳兩首不一樣的舞作時,影像設計周東彥甚至突發奇想讓舞者試著畫畫,並透過app 呈現逐格動畫創作,並將舞者所繪製的內容變成《霞》的影像創作素材。

鄭宗龍亦表示:「『霞』在說文解字中,是赤雲,紅色雲朵的意思。是太陽下山,陽光經過一個角度照在雲彩上的樣子。因此這件作品,也像一道光,照到每個舞者心裡形形色色不同的感受,也像淡水夕陽落下之後的景色。所以做了這個作品。」

因此《霞》不只是某個藝術家的作品,而是「讓舞者透過這個經歷變身創作者,也成為創作的一部份。」

 
2022TIFA 2022鄭宗龍全新舞作《霞》。(Photo Credit:雲門舞集、Photography by李佳曄)
 
葛萊美得主馬塞洛.阿內茲打造《霞》的獨特音場
 
在音樂詮釋上,《霞》選擇日本爵士音樂家清水靖晃以四把薩克斯風所演繹的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此曲乍聽是熟悉的巴赫,但實則又帶了些當代實驗的味道,在風格呈現上更加空曠、空靈。

除此之外,更邀請到美國四座葛萊美獎得主的馬塞洛.阿內茲擔任音場設計,量身打造立體聲音環境。前期馬塞洛主要在紐約遠距溝通設計概念,農曆春節期間舞者也分別錄下屬於自己的環境音,如「房間的寧靜聲」、「麻將聲」、「庭院聲」等,寄給馬塞洛做為設計發想的靈感,目前正在隔離中的馬塞洛也在持續醞釀專屬於《霞》的獨特音場。
 
一如鄭宗龍所說的:「《霞》就像是看到人的內心世界積累很多情緒,希望將那些情緒折射出來,就像一道光照亮它。」想找到更深層的自我,《霞》將讓人感受每種情緒張力下,那一道迷人的霞光。


2022雲門舞集鄭宗龍新作《霞》主視覺設計由究方社操刀,以舞者身體在極限中彎曲、扭轉以及延伸為形,搭配不同色彩暈染疊合的交錯,讓每個舞者肢體動作的變化投射出內心多變的自我,讓霞光照進我們內心的角落。(Photo Credit:雲門舞集、Photography by李佳曄)

2022鄭宗龍最新舞作《霞》

製作團隊
編舞/構思 鄭宗龍
音  樂 清水靖晃
     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薩克斯風版 選粹
音場設計 馬塞洛.阿內茲(Marcelo Anez)
影像設計 周東彥
動畫設計 魏閤廷
燈光設計 沈柏宏
服裝設計 范懷之
舞蹈構作 陳品秀
▋演出資訊
04.15-04.17 臺北國家兩廳院 購票去
04.30-05.01 臺中國家歌劇院 購票去
05.07-05.08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購票去
 
更多相關消息:https://www.cloudgate.org.tw/cg

編輯/Christine Chen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