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曾說過「出名要趁早」,但對於建築、設計、藝術圈而言,35歲好像才剛在成名在望的路上,在迷惘與現實之間徬徨,也在成功與失敗的擺盪中,且戰且走。
 
35歲的佐藤卓正沉迷衝浪,隈研吾的35歲正是出道作M2大樓著手設計的當頭,28歲才開始設計生涯的安藤忠雄,因為「想把建築當職業做下去」總是披星戴月的四處奔波,直到35歲那年他在一個極小的土地上蓋出早期住宅名作「住吉的長屋」,從此才聲名大噪!

你35歲了嗎?又或者你的35歲曾經歷哪些時代的變革與內在的震動?讓我們透過《35 x 35 展》來一探35位大師們的35歲吧!
為慶祝忠泰集團 35 週年,集團特別邀請了 35 位來自建築、文化、藝術等不同背景的生活實踐者,以《35 x 35 展》(展期為 4 月 7 日至 11 日,實體展不對外開放,之後將以線上展覽登場)為題,邀請參展者回溯個人記憶,搜出一件跟 35 歲相關的物件,透過一事或一物的個人史料、實物或非實物的紀錄作為分享,讓大眾一睹這些彌足珍貴、帶來種種啟發的明日記憶。
 
35位來自國內外之參展人包括:MVRDV、王俊傑、王聰威、朱平、安藤忠雄、佐藤卓、杜祖業、李玉玲、李取中、李清志、李明璁、李惠貞、阮慶岳、林昆穎、吳孝儒、吳東龍、吳庭安、吳建誼(工頭堅)、吳書原、邱文傑、徐景亭、陳士駿、曾志偉、隈研吾、詹偉雄、廖俊裕(廖小子)、鄭慧華、劉耕名、劉奕成、蔣顯斌、蔡宏賢、羅申駿、龔大中、龔書章(按筆劃順序)。其中還有今年滿 5 歲的忠泰美術館,以即將出版的 5 週年特刊娓娓道出對未來、甚至是 35 週年的想像。

《35 x 35 展》展覽現場,實體展不對外開放,之後將以線上展覽方式登場。(Photo Credit:忠泰集團)
 
《35 x 35 展》四大亮點展覽作品搶先看
 
01 安藤忠雄事務所建築師 安藤忠雄的35歲
 
(以下節錄展場文字)
 
我在1969年28歲時開始了設計生涯,當初學歷、人脈、什麼都沒有,於是我想:「就拼到自己能接工作吧」披星戴月地四處奔波。可惜,工作機會遲遲未現,即便有,也都是基地狹小、預算短缺等條件嚴苛的案子。「把建築當職業做下去」這事本身變成了挑戰。即便起頭如此不利,那麼只將設計當成工作交差是不會有什麼發展的。將惡劣條件轉為優勢,面積小、就打造小空間特有的「豐富感」。對自學建築的我而言,每件案子都像「畢業作品」般全心全意地投入。
 
接著來到1976年。35歲時,我蓋了「住吉的長屋」。這是位於都心一塊極小土地上、強調與自然共生的住宅。為了實現這目的,我將既有的木造長屋正中間的一間房徹底拆除,改建為混凝土中庭屋宅。工程中若有事故,一切就結束了,失敗不被容許。如此重壓下,我抱著什麼事都要一肩扛起的覺悟,告訴自己「只能繼續往前走」,不懈地努力著。這小小住宅的挑戰,便是我身為建築師的原點。


安藤忠雄「住吉的長屋」攝影作品。(Photo Credit:忠泰集團)
 
02 佐藤卓設計事務所創辦人佐藤卓的35歲 
 
(以下節錄展場文字)
 
我35歲時正沉迷衝浪。那時候我在日本每週都要去練習,然後每兩年都會安排出國去夏威夷,就為了要衝浪。當我在夏威夷的時候,每天早上我都會先去海灘衝浪,下午就到處找古物店來逛。因為我一直都有收藏夏威夷和美式風格的娃娃跟人偶。當地的古物店對我來說簡直是個寶藏,偶爾會發現一些非常珍稀的品項,即便是很貴,也比日本便宜多了。所以每次回國之後,我都會將十來個搜集到的「寶藏」,全部排開來逐一細賞,享受尋得心頭好的喜悅。到目前為止,它們依然佔據著我書架上的當眼位置,每次看到都覺得心被融化了。

佐藤卓夏威夷衝浪兼掏寶之旅的戰利品。(Photo Credit:忠泰集團)
 
03 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創辦人隈研吾的35歲 
 
(以下節錄展場文字)
 
35歲的我,那1989年,正是東京泡沫經濟全盛期,景氣特好,但隨時可能破滅的詭異氣氛彌漫著。那是明亮與暗黑、樂觀與不安交雜,充滿緊張感的一年。1986年我自紐約返國,事務所剛開業,每天廢寢忘食地在渾沌的東京不停奔走。那種混亂,是看不清方向、看不到盡頭的。
 
35歲,正是出道作M2大樓著手設計的當頭。我企圖透過建築,將東京的混亂和自我的混亂忠實地表現出來。兩年後的1991年,M2完工的同時,泡沫經濟崩盤,東京所有工作被取消,自此整整十年,沒有任何東京的案子。為了紀念M2開幕,當時還舉辦了以「東京起柱計畫」為名的展覽。那之後,失去工作的我,開始了悠悠的田鄉之旅。和35歲為M2奔波時正相反的日子,悄然啟程。


「東京起柱計畫」展覽文本,現場有中譯版提供翻閱。(Photo Credit:忠泰集團)
 
04 東海醫院設計工作室創辦人徐景亭的35歲
 
35歲,回想在這之前努力嘗試的事情,慢慢的好像開出花朵,從學校畢業後換了幾份工作,30歲時,在設計公司上班,已婚育有一女,但對於現況依舊不滿足,決心要放下一切,出外走走。在荷蘭和歐洲繞了一圈回到台灣後,開始台灣與荷蘭的交流,工藝與設計的交流,農村與工廠的交流,雖然有許多的碰碰撞撞,也還學不會保護自己,但35歲創作力大爆發。
 
35歲,女兒6歲,讀書、玩樂、學習與人相處。婚姻學習,努力在「做自己」與「相互包容」中取得平衡。為了紀錄當下的生活,創作了蕾絲碗Lace Bowl與聆聽戒指Hear-ring。
 
為什麼展出破掉的蕾絲碗?受損的戒指?實際上,創作過程難免有許多失敗,但是都被藏起來,呈現的都是美好的一面,心態上,過往的一切永遠都可以打破他,不需要眷戀。


徐景亭透過作品紀錄當下的生命歷程。(Photo Credit:Chris Chen)

建築師曾志偉的35歲。(Photo Credit:Chris Chen)
小說家、建築師與策展人阮慶岳的35歲。(Photo Credit:Chris Chen)

陽明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龔書章35歲的筆記本。(Photo Credit:Chris Chen)
 
一如20世紀現代劇場的奠基者契訶夫在《海鷗》一作中,所說的,「⋯⋯我現在知道,也了解,我們的事業——無論我們是在舞台上表演或寫作,都一樣—— 重要的不是榮耀,不是出名,不是我所夢想過的那些東西,而是要能容忍。你要能扛起自己的十字架,並且要有信念。我有了信念之後,就不那麼痛苦了,當我想到自己的使命,就不再害怕生活了。」
 
正因使命與信念,讓35歲的大師們還能確信自己持續走在一條對的道路上;一如35年來,為了一個更美好的明天,忠泰集團始終以不同的視角、觀點,持續在城市裡留下理想生活的各種實踐。

編輯\Christine Chen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