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後,汽車完全自動駕駛的時代應該來臨了吧!顛覆人類對於「移動」的既定概念,大概就像是從家裡把一個房間給開出來,在處理其他事情的同時就被帶到了目的地。想像一下,當你一早起床來到台南,在當地工作一整天後,回到房間睡了一覺,醒來就回到台北了。如此一來,「社區(community)」會變成什麼樣貌呢?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價值還在嗎?AI人工智慧是不是對應到所有的日常事務了呢?說不定,網絡上連結到的也不只是人類呢。
 
關於30年後的未來城市想像,日本社區設計師(community designer)山崎亮拋出這段有點奇幻,又似乎不無可能會實現的近未來。許多人談及未來第一時間會聯想到的是「智慧城市」(smart city)帶來先進便利的高科技社會,但山崎亮卻不這麼想,他認為過度仰賴科技的便捷會使得人們共同努力成長、並且為了追求更美好生活齊心協力的關係變得薄弱。
據聞亞洲有一智慧城市推動道路上設置感測器,一旦有年長者臥倒在地,3分鐘之內救護車就能立即出動前往救援。雖然立意是為了防止高齡者出意外時無援的設置,透過社群互動來創造人與人之間連結的山崎亮,他所看見的擔憂是,如果有人就在你眼前倒下、不具備醫療專業的你是否會立即伸出援手,抑或是等待感測器啟動與3分鐘內出動的救護車呢?實現智慧城市所採用的最先端技術,真正的創造意義應該回歸於,「是否讓人類的生活與精神各層面都更為豐饒」的哲學提問。

然而,從現實面觀察發現,多半卻出自於「這個技術有商業價值嗎?」如果構成智慧城市的大多數技術是從商業導向出發,豐富人們生活的願景大概就會被排到很後面。山崎亮有些感慨地說:「這樣的智慧城市,實在不太聰明啊!」
 
都市的高偏差值教育 vs. 偏鄉離島的基本待人教育
山崎亮曾經提到城市應該向人口減少的鄉村學習,看看它們在人口減少時發現了什麼問題,2020年後日本的大城如東京,也都將面臨相同的問題,鄉村某種程度像是先行者,遇到不得不改變的狀況而做出各種應對、提出解決方案。
 

香川縣的觀音寺市利用空地舉辦活動。(Photo Credit:studio-L)

除了目前鄉村常見的議題,包含閒置空間的活化、商圈的復興、街區認同、高齡化社會等面向之外,山崎亮認為「教育」也是城市應該向鄉村學習的一個面向。城市的教育觀念難以從「偏差值偏重型」中脫離(偏差值是日本人對於智能、學力的一項計算公式值,指相對平均值的比較值),主要的原因來自於這些望子成龍、成鳳的父母親,會選擇同樣的居住區域相互意識,並且也會讓高偏差值的孩子們聚集在一起。

然而,自從人工智慧開始具備自我深層學習的能力,以智力、學力為導向的高偏差值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性?未來偏重高偏差值的某些工作也極有可能被人工智慧所取代,那麼城市人汲汲營營的高偏差值迷思會導向什麼未來?
 
山崎亮說,我們應該要更為著重那些人工智慧無法取代的能力,比方說,人與人之間圓滑的溝通能力、領導能力、待人親切與和緩氣氛的待人之道等,更會與個人、家族間的直接幸福更有關係。


山崎亮認為,應該向偏鄉學習待人之道。圖為聚會的秋田縣民眾。(Photo Credit:studio-L)

這並不是山地離島的區域早先城市思考到這一步,而是因為相較之下鄉村的競爭並不激烈,這裡大部分的人並不會為了提高偏差值而做出什麼行動,過去我們可能會稱這樣的人是「人生失敗組」,但在接下來的20年間將會產生戲劇化的變革。
 
高偏差值群組中的人未來從事的工作幾乎在現在已經被定型,但相對地,做著無法取代的手工製作或是對地域有貢獻的微型工作者更為彌足珍貴的時代正在來臨,地域經濟、地方自主經濟這樣的概念也逐漸興起。因此,山崎亮認為像是親切對待他人、鄰居互相打招呼、不說謊等這些被視為理所當然而非常仔細地實踐的山地離島教育,將會成為城市很重要的範本。
 
人改變,地域就會改變。向鄉村學習吧!
鄉村人們的溝通有一個特質,便是從互動關係當中學習。但山崎亮強調並不是推崇大家都應該一股腦的返鄉或嚮往鄉村生活,誠如他雖然推崇江戶時代守望相助的社群關係,但也沒有必要喊出「回歸過往」的口號。

現代的稅制已然改變、日常生活也趨向個人化之後的人際連結,人們不再追求過去那樣的緊密連結,也不想回到處處設限的社會。人際關係疏離雖然令人難以生存,但同樣的太緊密也很難受。社區設計正是探索什麼樣的強度才是恰到好處的人際連結,也可以說是在自由度的拿捏與安全感之間的平衡。
 
「城市人們應該好好學習在鄉下生活中『隱藏的智慧』的必要。」山崎亮所謂「隱藏智慧」指的是,有限資源有效利用的循環型社會發展、重視地域經濟、人工智慧時代裡仍須關注的品德教育等無法數字化與比較優劣高低的價值觀;除此之外,也建議城市的人們實際前去嘗試山地離島的生活,走出城市的框框,和來自鄉村的人們開啟對話互動交流,才能從彼此之間發現不同的價值觀,也才會發現那些我們在城市生活中絕對看不見的視野與觀點。

山崎亮回憶過去在新潟十日町所策劃的工作坊,就有很好的「內外連結」結果產出。當時山崎亮的團隊規劃了居民參與型的工作坊,當中有五位當地的建築師,他們過去幾乎沒有參與過這樣居民參與類型的工作坊,似乎也沒有太多的公共建築設計經驗。


新潟十日町的工作坊。山崎亮所說的「世界級建築師」是誰呢?原來就是青木淳。青木淳事務所最後在此完成了「十日町分室」(十日町ブンシツ)。(Photo Credit:studio-L)

令山崎亮印象深刻的是,在工作坊進行期間,市府發出設計市民活動中心的應募比稿,但這五位設計師誰也沒有報名,他們認為與其設計市民中心的建築載體,更期待與主要設計師共同合作、進而學習到與自己不同的設計手法。最後市民中心的設計是由東京的建築師所拿下,但這位主設計師也很樂意開啟與當地建築師的協作,建築本體的完成後,在空間使用上的細微調整與改善也都委由當地的建築師們負責。
 
如此這般,即使是與世界級的建築師,與熟悉社區建築的以地緣為基礎的「地域密著型」建築師相互合作的案例,依據時空和場合調整主客之間的彈性關係,也會是未來的社區設計很重要的一環。

回到文章一開頭所提到的30年後的未來城市,山崎亮認為比起現在,移動自由度會更加提升,因而會帶來全新的生活方式,當然,新的課題也會產生。與時代並進這件事,更應該注意的是可能不僅是「進化」,同時也伴隨著內在的「退化」。接下來的30年,不要被表象的事物或華麗的技術所迷惑,關注在每一個人與親近的人共同生活的幸福之上,是除了持續進行社區設計的人們之外,對每個人來說或許都應該是最為重要的核心概念。
 

山崎亮的著作在台灣也有中譯版,先讀《社區設計》(左)後再讀《社區設計的時代》(右),肯定收穫滿滿!(Photo Credit:臉譜出版社)

設計師交流之夜 PechaKucha Night Vol.41《從地方創生,助攻城市未來》
時間:2019/11/30 (六)19:40-22:00(19:00開放入場)
地點:學學舞台 XUE XUE STAGE
票價:網路購一般票 NT330,當日現場票 NT400
(每張票價均包含NT30回饋至 PechaKucha Global Fund)
更多活動資訊請至官網

▌山崎亮 Ryo Yamazaki 
生於1973年,愛知縣人。社區設計師及景觀設計師,studio-L 代表。現任慶應藝術大學特聘教授。
透過「社區設計」讓空間使用者直接參與設計過程,藉此改善各種空間利用、人口外移、高齡化、空間廢置等傳統社區改造無法顧及的問題。曾獲 Good Design Award、Kids Design賞、SD Review、All right!Nippon 大賞審査委員會長賞等多項大獎。主要著作有《社區設計》、《社區設計的時代》、《論街區的幸福》。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