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硫磺谷縷縷白煙、百年佳山旅店木造屋舍結構建築,到早期仕紳熱衷的酒家菜,北投向來給人一種日式古樸的抒情氛圍。但你知道北投也有種植咖啡嗎?從台北車站驅車前往,無須半個小時即可抵達全台唯一的大屯火山咖啡產區。
 
由「火的意志 大屯火山咖啡Volcano 29」創始人侯奕瑋管理的「大屯29莊園」,是台北市唯一獲得綠色保育標章的咖啡莊園,六月甫與台灣設計研究院「T22北投地域活化」合作,透過跨產業共創為都市農業發聲,七月更不負眾望一舉摘下北台灣精品咖啡評鑑台北市冠軍。
 
但從小在台北長大的侯奕瑋當初為何選擇脫下西裝、捲起袖子當農夫?與自然共生的大屯火山咖啡又有什麼獨到風味?不妨跟著MOT TIMES走進產區一探究竟吧!
 
一早來到大屯山南面的北投半山腰,一身輕便裝束的侯奕瑋,尾隨整路嘹亮狂鳴的夏蟬,穿越豐富旺盛的雜草,朝著看似沒有路的前方,帶領我們走進佔地兩公頃、位於海拔高度300公尺、擁有1000棵咖啡樹的「大屯29莊園」。
 
這座可俯瞰關渡平原、隱蔽於世的都市綠洲,不只孕育生態平衡的農作,最終也將飽含火山土壤的自然風味淬煉成一杯杯來自北投的好咖啡。
 

不怕熱、不怕曬、也不怕蟲的侯奕瑋笑稱自己生來就很適合當農夫。(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侯奕瑋再三叮嚀哪怕天氣炎熱一定要穿長袖長褲,因為山上的蚊子可是非常兇狠的。(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站在平台上可俯瞰台北城市景色。侯奕瑋說到「這個地點,以前的人都稱為『吊燈』(台語),因為陡峻,下面的人可以看到上面的一舉一動,還能打信號。」(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我想做一件現在沒做以後會很遺憾的事」
 
過去侯奕瑋的二舅周聿明曾在這片農地上種植過茶樹、桶柑、竹筍等作物,後來2003年台灣掀起一波咖啡種植熱潮,二舅也隨手買了幾株咖啡樹在北投萌芽,而且一種就十幾年。
 
不過從小在北投長大、大學主修商業管理,後赴澳洲留學的侯奕瑋,跟一般都市小孩沒什麼分別,雖然聽過二舅提起農作卻不曾真正接觸過。直至日復一日的上班族生活讓他決定做出改變,「我想要做一件現在沒做以後會很遺憾的事。以前常聽說長輩會往山裡跑,但我這一代卻不太認識自己生長的土地。」於是2017年侯奕瑋從二舅手中接棒,將農地取名為「大屯29莊園」(29為二舅台語諧音),並創立自有品牌「火的意志 大屯火山咖啡Volcano 29」。
 

侯奕瑋認為他這一代很缺乏對土地的認識,有孩子的他很希望下一代能清楚知道自己的家鄉有什麼東西。因此他也不時會帶孩子上來抓蟲,感受大自然。(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堅持自然農法創造咖啡園裡的生態系
 
最初對農業一無所知的侯奕瑋,翻遍各大咖啡栽種著作卻仍摸不著頭緒,因為每塊土地都有各自獨特的風土條件,根本沒有通用法則,也難以複製國外經驗。後來在咖啡烘焙課意外結識來自屏東咖啡產區的小農,並在連年摘下咖啡冠軍的嘉義鄒築園創辦人方政倫指導下,侯奕瑋才正式敲開咖啡栽種的知識大門。
 

侯奕瑋說台灣確實是寶島,咖啡種在哪都可以活,但品質好壞則必須仰賴土壤。有趣的是,當初二舅並非咖啡栽種專業,卻從2003年一路種了幾十年咖啡,且品質都很不錯,因此他深信這塊土地的潛力價值。(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侯奕瑋坦言,「我不是因為愛喝而去種咖啡。愛喝可以直接購買不同國家產區的咖啡豆,不需要投入種植行列,我的目的就是要來當農夫。」在北投土生土長的他希望能以友善環境、與自然共生、適地適種的永續自然農法打理莊園,並在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簡稱慈心)的建議下,於2021年取得綠色保育標章(無農藥、無化肥,又能保育動物)。
 

眼前被樹林、雜草、棲息物種、咖啡樹包圍的都是第一產區,再往下走還有侯奕瑋的第二產區。(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讓雜草與棲息物種蓬勃生長的侯奕瑋笑說,「大部份的咖啡園通常都很整潔,我是做生態的,所以農地不會太乾淨。」但從咖啡樹上嬌弱的小白花、結實纍纍但尚未成熟的咖啡果、蟬蛻羽化後脫下的殼,到停在高大多葉樹間細如薄絲的蜘蛛網,皆可感受到自然農法施行下最野放的生態平衡之美。


結實壘壘的咖啡豆還在等待熟成的季節。(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莊園裡的蟬蛻也屬於生態系的一環,畢竟一旦灑了農藥,這樣的景象也會自然消失。(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咖啡樹正在花芽期,必須經過開花才會結果;侯奕瑋說植物有「逆境開花」的天性,一旦遭遇到危機感為了延續生命,便會長出花芽傳宗接代,因此如果咖啡樹太過安逸舒適,就不會開花結果了。(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土地上面的生物有各自的食物鏈,因此侯奕瑋刻意保留蜘蛛等部份昆蟲造就園區裡的生態平衡。(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侯奕瑋認為透過土地的歷史與物產讓大家更瞭解北投,是他一直很想做的事。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可以直接喝到土壤風味的大屯火山咖啡Volcano 29
 
地處大屯火山下的「大屯29莊園」,是經火山灰與岩漿長期風化後,富含礦物質與稀有元素的安山岩,其肥沃的酸性火山土壤讓侯奕瑋深信只要地力夠好,便能克服其它栽種問題,因此,為了不擾動土地,他除了採收前後的大除草與適時修剪,即便天候炎熱也不灌溉灑水、不使用殺蟲劑,連有機肥都不施,更別提化學肥料。
 

為了維持健康的土地,侯奕瑋盡可能減少人為干預。(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平時侯奕瑋就是一個人、一把刀、一隻剪刀上山,從栽種、烘焙、行銷通通親力親為,唯有採收時才會請工人幫忙。(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他希望植物的養份能透過自然天候的變化與土地循環交換所得,如果大刀闊斧除草,只會讓原先棲居於此的昆蟲無家可歸,被迫遷徙到咖啡樹上,且一旦噴藥除蟲,土地也將淪為酸化貧瘠的衰弱景況。因此,侯奕瑋說:「我為這塊土地做的最大貢獻,就是沒做什麼。因為我不追求產量,只想呈現在地風土獨特的肌理與氣息,所以我們咖啡的特色就是可以直接喝到土壤的味道。」
 
在安山岩土地上孕育生長的大屯火山咖啡。(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不施肥、不灑藥,透過整枝修剪維持品質產量
 
即便自然農法無法百分百創造如同工廠SOP的品質及固定年產量,但從咖啡農的角度來看,因咖啡園坐向會影響日照,而適當修剪不只能影響咖啡樹養份攝取,也能提升陽光照射的多寡與透風程度。

尤其阿拉比卡咖啡樹可分為「直立枝」與「橫向枝」兩種枝幹,前者又稱主幹,後者則是從主幹上的節點橫向成長的對生枝條,會產生第一側枝、第二側枝...等,並在咖啡結果前,先迎來四至五波的分段式開花期,再伴隨花期與果實成熟的先後順序,分次採收。
 
侯奕瑋覺得身處烈日之下整枝修剪,比在辦公室裡吹冷氣還享受。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因每個節點都可能長出第二側枝,他通常會保留離主幹近一點的第二側枝,如此一來養份吸收才能集中;從主幹長出來的側芽則會修剪,盡量保留一支主幹即可。此外,咖啡樹跟人一樣青壯年生產力好,越年長體質越漸衰弱,果實量也會減少,適時必須鋸掉原先主幹,讓側枝未來有機會成為新的主幹。
 

對侯奕瑋來說,人類不該為了追求產量而壓榨土地,而是要因地制宜找到土地獨有的特色。(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特別是阿拉比卡樹種特性為隔年收,也就是今年收成完,隔年結果量會相對偏差,但透過整枝修剪,將能調整果實產量更趨穩定。目前侯奕瑋在第一、第二產區一共栽種1000棵咖啡樹,年產量約一公噸,烘焙過後則可生產出350磅熟豆進行販售。
 
一年350磅熟豆,確實不多,侯奕瑋也笑說,「當農夫真的賺不了什麼錢,但我待在土地的時間越長,對土地的情感越深,好像超過原先的想像,因此也希望能透過物產展現土地特色,讓更多人發現北投的美好,而不是泡完湯便轉身離開。 」
 
咖啡果實成熟時會呈現紅色,採收時輕輕一轉即可摘下。(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火山下的北投咖啡!無法被一種風味定義
 
但要在一個地方做出專屬風味,並不是初來乍到只經營三、五年,就能貿然去定義的莽撞行逕,侯奕瑋說,「以我現在對土壤的了解,它無時無刻都在變化,是有生命的。」而且除了風土會影響咖啡風味,日曬、水洗、蜜處理法,甚至近年流行的厭氧同樣也能造就風味差異。
 
不過北投咖啡的亮點在於「土壤特性」,火山土壤裡飽含的礦物質與稀有元素,造就其喉韻回甘度相較其它產區高,酸度較低,特別是採用蜜處理可藉由曝曬過程讓果膠吸收空氣濕度,使糖分滲入咖啡豆中帶走咖啡原有酸味,再搭配上多數人較能接受的中烘焙,便可創造出具有胡桃、堅果、巧克力、奶油的特色。這不僅是北投在地風味,也是來自生態平衡下土地的自然氣息。
 
侯奕瑋深信在大屯火山產區以自然農法栽種咖啡,也是守護這塊土地的一種方式。(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更重要的是,侯奕瑋曾以為一個人要花很長時間才能讓北投農業被看見,後來因「T22設計振興地方產業計畫」以設計角度切入北投「都市農業」,不只攜手在地小農與飯店餐廳休閒觀光業者串聯,同時也帶動更多人開始關注北投鮮為人知的農業聚落。
 
如今在北投越來越多人投身種植咖啡的行列,侯奕瑋也樂觀其成,因為他深信在大屯火山產區生產咖啡,不只是種植單純的經濟作物,也能守護這塊土地上的所有生物,創造北投在地的生態價值。
 

大屯29莊園、水洗,帶有橙花、佛手柑與甜桃香。(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哪裡可以喝到「火的意志 大屯火山咖啡Volcano 29」:

台北市北投區—北投文物館、拾米屋、淳覺植饌咖啡坊、石尚自然探索屋-陽明山店、石尚自然探索屋-小油坑店
台北市大安區—COFFEE LOVER's PLANET、優鮮主意 Freshness is Priority
台北市內湖區—Tierra Casa Restaurant
台北市士林區—有明心 Grass Mountain Coffee、Coffee Religion、石尚自然探索屋(冷水坑店)
台北市中山區—農匠市集
新北市淡水區—將捷金鬱金香酒店
 
◼更多關於「火的意志 大屯火山咖啡Volcano 29」:https://www.facebook.com/datun29/

編輯/Christine Chen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