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oso 大概是最能滿足設計師們突發奇想的家具品牌了,像是設計大師 Ron Arad 都自我解嘲為「蠢設計」的床墊椅,是他走在路邊看到被遺棄床墊獲得的靈感,而若想將這種生活中的趣味轉成設計,約莫只有 Moroso 有這樣的勇氣,願意跟設計師們一起天馬行空挑戰現實。
 
也因此,Moroso 旗下的設計師們性格多比較不羈,而如何讓這些不羈性格的設計師、藝術家願意將自己的作品與 Moroso 合作,Moroso 藝術總監 Patrizia Moroso 絕對有兩把刷子。Patrizia Moroso 就像是位調皮的大女孩,對於「不一樣」相當感興趣,也因此 Moroso 的作品多富有想像力,也總能為居家空間帶來樂趣,不過,要與這些設計師合作,絕對不容易,Patrizia 可有哪些與設計師合作的秘訣?而在 Patrizia 眼中,Moroso 又是一個怎樣的品牌?就讓我們來歡迎這位首次來到台灣的設計伯樂 Patrizia Moroso 吧。
原本是畢業自藝術學校的活潑女孩,接手父母家業後,成功地為傳統義式家具冠上享譽國際的大招牌,並在設計史上樹立無數里程碑,義大利家具品牌 Moroso 的藝術總監 Patrizia Moroso,最得天獨厚的資產並非來自姓氏的傳承,而是她內在對設計與藝術的熱愛與鼎力支持,以及一雙識才慧眼。
 
她挖掘許多如今赫赫有名的設計師,以色列裔英國設計師 Ron Arad 是她 30 年好友,西班牙建築師暨設計師 Patricia Urquiola 是她閨密,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拿她的家具,幫另一位大師三宅一生的東京丸之內旗艦店作佈置,更別提她和時尚界的 Alexander McQueen 與 Diesel 都有過緊密的合作關係。

     
     
Patrizia Moroso 爽朗的性格,與對設計、藝術的愛好,讓她在設計圈裡有著好人緣,而且與眾設計師們更是莫逆之交。(Photo credits:Moroso)
 
Moroso 的家具優雅中透露著異趣,恰如 Patrizia 這個人,永不滿足於單一風格,在設計光譜裡多方嘗試、大步踩線;她更是義大利家具界的伯樂,只要那雙慧眼一掃,任何有才之人絕對可以逃脫懷才不遇的困境,而也因為她樂於挖掘各種可能,家具設計在她手中有了更多元的火花。
 
這回,隨著「Moroso's Interiors 透視設計展」展覽首度來台的 Patrizia Moroso,一次從台北玩到台南,親身感受台灣的設計能量(當然還有天氣的熱度),而藉著這次難得的採訪機會,Patrizia 不僅與 MOT TIMES 分享許多她與設計師們的合作過程,更不藏私地說出她挖掘設計界明日之星的訣竅!

     
     
Patrizia Moroso 說雖然這是她第一次來到台灣,但因為與 MOT 過去 6 年來皆維持著很好的關係,彷彿已經跟台灣很熟,所以對這裡的人文、環境都感覺親切,這次展覽「Moroso's Interiors 透視設計展」將在台北、台中、台南三個城市巡迴展出,她希望能藉此讓大家更了解 Moroso 的精神。另外,Patrizia 這次來台也舉辦了兩場講座,報名參加人數都相當踴躍。(Photo credits:Moroso)

Q:您認為 Moroso 的核心精神是什麼?
 
A:一切的源頭來自創意,因為這是所有故事的開端。這些年來,我們和多位設計師合作無間,也奠定穩固友誼,都是因為他們在設計與創意上展現無比的才華。
 
Q:從父母手中接掌品牌以來,您是否覺得有為 Moroso 轉型的必要?
 
A:其實轉型在多年前已經做過了,現在的我,不需要再專注於轉型。我們公司是由家人和專業經理人組成,我是藝術總監,哥哥管理財務,我們一起建立一個專業團隊。在義大利的設計界中,Moroso 的規模是屬於很典型的公司,不是大企業財團,也不會小到捉襟見肘,恰好是經營一個設計家具公司的完美規模。
 
我們有良好的產業知識與製作工坊,再加上本身追求創新的熱情和在設計界的人脈,他們對生活都有廣泛的視野和絕佳的品味,這些環環相扣,便是品牌永續的動力。

    
創立至今已有 60 年歷史的 Moroso,位於 Udine 的總部建築占地約 2000 平方英尺,所有的家具設計與製造皆在這裡發生,也是 Moroso 家具事業的起點。(Photo credit:MOT TIMES)

Q:您對藝術是否情有獨鍾?
 
A:我覺得藝術是有力量的,它可以忠實呈現人在世界上的定位,好的藝術家總會比其他人提早嗅到風向的改變,並且提出針貶與建議,這不只是創意,還是對於生命樣貌的深沉思考,多年來與 Moroso 合作的設計師,就具備這種能力,他們格外敏感,並能把現實化成美麗又有張力的作品。
 
Q過去主修藝術,自己也創作嗎?
 
A:不,我是負責協調的人。我愛藝術,但我以前學的是藝術史,不是藝術創作。我身邊充滿太多優秀的人,我傾向由他們為我創作,我為他們製造(笑)。
 
Q:在挑選合作設計師時,的考量是什麼?
 
A:一件作品通常會反映創作者的性格,我不會「挑選」設計師,但我喜歡很不一樣的東西,也的確有某些不喜歡的東西。
 
例如,Ron Arad 和 Patricia Urquiola 設計的東西,無論在風格、手法、市場上都迥然不同,但我和他們卻都合作得很愉快。Partricia 的創作風格,根基於義大利大師雲集的 70 年代,而 Ron 發跡於 80 年代的英國,那時候,所謂英國的設計精神,正開始發揚光大到國外去。我們在 1988 年第一次和 Ron 的合作,那無疑是歷史性的一刻,也是設計史上重要一環。90 年代後,我又對日本產生興趣,覺得它是新的設計之都,於是有了與吉岡德仁、還有 Nendo 的合作。

所以當觀察到新趨勢的崛起時,就要懂得去找當中的人才合作。而通常我和設計師第一次合作時,會給予全然自由,這就像個測驗,可以從對方創作出來的東西看出他的性格。
 
      
提到 Ron Arad 與 Moroso 的合作,絕對不能不提《The Big Easy》(左)與《Little Albert》這兩件經典代表作。(Photo credits:Moroso)

Q:今年 Ron Arad 的新作《Matrizia》,據說是看到路邊的廢棄床墊而心生靈感,Ron Arad 也透露只有會願意做這種東西,真是這樣嗎?
 
A:我想他當下一定第一個想到我(無奈大笑)!

但他說的沒錯,我知道每個公司都有市場面的考量,也要顧到預算,但當我開始思考新合作時,我想的不是賣不賣,而是這是不是好作品,是否反映了創作者的性格,以及功能性如何。
 
但畢竟我們賣的是家具不是雕塑,經營的也不是藝廊,而是從一個想法蛻變而成的工業產品,自然不能太跳脫市場外思考。例如當你要做家具時,因為成本很高,所以一定要仔細考慮,它是否具備功能、舒適和美感,這世界上的椅子已經這麼多,你一定要做出各方面都特別的椅子,在開創新產品時,考量是至少要能回收成本。
 
當然囉,床墊椅是個瘋狂的點子,但在米蘭家具展中反應很好,詢問度很高,而它出自 Ron 之手的事實自然也加分不少。我們已有 30 年的合作關係,默契與信任自然不在話下,如果 30 年前他提出這個床墊椅點子,我可能也會有疑慮的。 

     
     
為了製造出《Matrizia》的有趣線條,Ron Arad 與 Moroso 工匠以著獨特的「你一筆、我一刀」合作方式,將巨型泡棉切割出形狀,再完成原型打樣。(Photo credits:Moroso、MOT TIMES)

Q與 Patricia Urquiola 的交情也很好,可否談談們的合作關係嗎?您更請 Patricia 設計您的家,後來也直接在家中拍攝 Moroso 目錄,可以簡單介紹您的家嗎?

A:因為 Patricia 是我們的主要設計師,所以通常我會提供一個方向,然後和 Patricia 一起尋找新點子,她很擅長細節鋪陳和組織想法,喜歡一步步完成作品,和 Ron 那種天外飛來一筆很不一樣。

而請 Patricia 幫我設計房子,那時我提供了很多點子,她都會設法滿足我,但也會跟我抱怨:「你請我設計,房子的部分倒是很少,反而室內布置居多,但我是建築師啊。」雖然我們是在我家拍攝型錄,但我家不只有 Moroso 的家具,也會混搭其他東西,有來自西藏、巴基斯坦、中國、非洲的東西,我是個瘋狂的蒐集家,加上我先生是畫家,牆上掛滿他的畫作。我旅行的時候,也會買熟悉的設計師的作品,因為我不但愛作品,也愛作品背後的人。
 
Q:接下來可以聊聊和 Nendo(佐藤大)的合作嗎?
 
A:在日本社會來說,他很年輕,卻是非常重要的設計師,在他身上你會看到某種瘋狂的態度,像是過動的小孩。
 
有人會說,Nendo 的東西「太多了」,但我會對 Nendo 說:這「太多」裡頭裝的就是你。他的生產方式也反映了他的想法,一般設計師會連續做很多東西,然後從中選一個來量產,但他喜歡連續做很多東西,大部分相似,僅有小地方以為區隔,這是顛覆傳統的作法,就像創造一整個家庭,但成員之間有些微差異,我喜歡這樣的思維。
 
     
善於將生活細節轉化為設計的 Nendo,在最初與 Moroso 合作的作品《Dew》,靈感便是來自清晨凝結的露水,並將其轉化為作品外觀圓潤的弧線。(Photo credits:Moroso)

      
今年 Nendo 與 Moroso 合作的新品也相當有趣,彷彿凌空漂浮的《Float Stool》(左)還有像是擺脫重力的《Corners 3 sided cube box》,都一同
在米蘭家具展上現身。(Photo credits:MOT TIMES)

Q:那麼之前和 Alexander McQueen 合作又有什麼故事可分享?
 
A:他是我最愛的設計師之一,是超級天才,也是繼 Vivian Westwood 之後,英國設計史上的重要人物。他的思想總是飛得又高又遠無邊際,無人能及。2008 年他決定拿衣服來當做家具裝飾,我們合作了 7 個單品,是獨一無二的合作經驗。
 
Q:布料向來是 Moroso 的強項,如何與時俱進與科技同步,生產出新的布料?
 
A:總是要有壓力,才會產生新的東西。我們喜歡從小地方實驗起,像是 Patricia 有一陣子深受針織吸引,想做點不同東西,我就跟她說,不如你給我一個圖樣,我來設法幫你做成布料。
 
那時有間和我們合作的工廠,原本專門作床墊布料,我請他們把原本作床墊布料的原料改為羊毛針織,再加上 3D 縫線處理,就成了你現在看到《Gentry》沙發這種有皺褶感的織布(下圖)。後來那間公司(也就是現在大家所熟知的 Kvadrat)因為跟我們合作太成功,還另外開了間分公司,專作家具用的特殊布料。其實有時候家具的表面太平坦,用平面的布料過於單調,若為布料加上立體性,就會有新樣貌。
 
     
     
除了與工廠研發布料外,Patrizia 也說,她還有一位合作了 20 年的朋友,是她的布料顧問,不僅會參與 Moroso 新布料的策劃與製造,也能提供許多裁縫上的細節,也因為他,沙發布才能成為 Moroso 的強項。(Photo credits:Moroso)
 
Q:最後,可以聊聊 Moroso 的下一步嗎?
 
A:(淘氣大笑)有些計畫已完成,例如新目錄已經印好,即將在 9 月出版。

     
Patrizia 說,她家應該是 Moroso 家具的最佳代言人,也因此 2015 年的品牌新目錄正是在她家取景拍攝。不過可別以為她家只有 Moroso 家具喔,其實就像之前 Patrizia 所說,她喜歡利用不同東西激盪出火花,也因此她家會有來自西藏的門、Ron Arad 在 80 年代送她的燈、桌子則是 Patricia 設計的。 (Photograph by 翁子恆)

另外我們也會和設計師 Raf Simons 合作一個聯名系列,並找來另一家是來自義大利威尼斯的織品品牌 Rubelli,它們專作絲質、錦緞這種老式義式布料。想像一下,當 Raf Simons 那充滿羊毛、絲絨、北歐風味的設計,碰到 Rubelli 的優雅絲質,會撞擊出什麼火花?這是現階段我們想嘗試混搭的概念,也是一個工藝上的實驗,把經典和當代融合。
 
而另一件正在籌備階段的,是我們打算把藝術帶入設計,試著把兩位藝術家作品中的元素,抽出來放到家具上作量產,並在明年 4 月推出。其中一位 Loris Cecchini 在中國很有名,他在北京 798 園區有自己工作室,而另一位則是 Luca Trevisani,他們兩位都是 Moroso 當代藝術獎(Moroso Award for Contemporary Art,創立於 2010 年,由 Andrea Bruciati 發想,Patrizia Moroso 贊助)得主,我們希望可以把他們作品轉化成 Moroso 的產品,而不只是限量品,這是我們明年的大計劃。

編輯/劉宏怡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