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不知道 Margriet Vollenberg 是誰?那只能說你有眼不識泰山,她可是米蘭最大衛星展區 Ventura Lambrate 和 Ventura Centrale 的幕後策展人,同時也是設計策展公司「Organisation in Design」的創辦人,不只替新創品牌打造專屬舞台,更是設計師們與企業的最佳媒人,在米蘭設計界可是響叮噹的靈魂人物!

這段 Ventura Lambrate 從青澀到逐漸熟成;從獨立設計師到大學院;從創新研究員到藝術工藝師的過程點滴,因為許多人的共同參與,才譜寫了這段屬於當代設計的精彩歷史,關於 Ventura Lambrate 的記憶感受,相信沒有人比 Margriet Vollenberg 更加深刻強烈。上回 MOT TIMES 在去年台北設計之都展場上與她相談甚歡,這回再度重逢於 2017 年的米蘭設計週,究竟會擦撞出什麼新火花呢?
米蘭設計週可說是產品設計界每年的華山論劍,各大品牌與知名設計師皆在此大秀身手,招蜂引蝶。除此之外,其最大衛星展 Ventura Lambrate 以及今年首次揭開的 Ventura Centrale 更提供年輕設計師及新創品牌展示新產品與概念的舞台。在  Margriet Vollenberg  的帶領下,今年甫剛結束的 Ventura Lambrate 再次寫下輝煌新頁!除了創造超過 115,000 的高人次,本屆首次揭幕的 Ventura Centrale 也開出了 35,000 人潮的佳績,甚至連米蘭的市長 Beppe Sala 都親自造訪。除了眾多精采設計展品令人目不暇給,其中三所合作的設計學院也皆獲得了 Milano Design Awards 的提名,更別說今年設計媒體《Dezeen》與知名家具品牌 IKEA 的跨界合作,也彷彿宣告了 Lambrate 地區作為熱門新生代聚集地的正式來臨。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過去八年來的努力耕耘,才讓原來逐漸凋零的地域,重新在熱門地圖上風光歸隊。快來聽聽背後功臣 Margriet Vollenberg 分享作為策展人的經驗和給設計師的建議吧!
 
 
Q:我們先從一些輕鬆的問題開始。對於米蘭設計週,妳推薦那些必看的展覽呢?
A:這取決於每個人的偏好。米蘭設計週不只有產品設計的展覽,也有許多室內設計、互動設計乃至現代美術等等的展覽。對我而言當然是很自豪的推薦 VL 以及 VC,至於其他的,還沒有時間欣賞所以恕我無法向各位推薦。

Q你覺得今年第八屆的 VL 和過去有什麼主要差別?
A沒有所謂分水嶺式的差別。我們一直像空軍展演中不停前進的領隊機,源源不絕向世界展示前瞻性的產品、材質應用和想法。過去幾屆就是長長的一條飛機雲,留下線性的歷史軌跡。而今年首次揭開的 VC 則是有很多成熟可行的設計,期望他們能解決許多社會上的問題或改善人們的生活。




今年米蘭最大衛星展區好熱鬧! Ventura Lambrate(上圖)與 Ventura Centrale(下圖)首次異地攜手,讓歷史悠久的建物成為最美畫布,揮灑年輕繽紛多彩的設計力!(Photo Credit:Claudio Grassi)

Q展場的歷史因素對 VL 和 VC 有什麼意義上的影響?
A這裡曾以製造機車以及電話等的工廠活躍著,可是隨著產業改變而荒廢。八年前我們初到訪這裡時,草木叢生,斑駁的銅鎖扣住了生鏽的大門,我們找不到鑰匙,只好請人把鎖剪開。我很高興能夠賦予舊事物新的功能,這也某種程度上呼應了我們的 VL。開創性的設計並不是一昧地往前看,而是能與既有的、美好的東西結合,引領人們不停的改變。結合舊物創造新的意義是設計的一大功能。




全新加入的 Ventura Centrale 展區讓大型裝置藝術成為空間最佳主角,明星設計師們爭奇鬥艷,替空間鋪敘奇幻氛圍。(Photo Credit:Claudio Grassi)
 
Q每一年的展覽都有很多精彩的想法呈現,請問妳們是如何去挑選設計師參與到這項盛會的,主要的評選原則是什麼?
A今能讓人驚嘆、創新的設計我們一概歡迎!今年雖然 Lambrate 新增了很多的空間,但我們總共有將近 600 個入展申請,卻只有 128 個展位。不幸地我們必須拒絕很多有趣的想法。但這同時也有益於整體活動的延續性,因為我們可以維持高水準的展出,並給予社會大眾最好的設計作品呈現,保證他們能盡興而返。
 

Margriet 八年前初次到訪這裡時,仍是尚未開發的荒廢倉庫,好在當時被挖掘,讓歷史餘溫有機會與現代設計隔空呼應。(Photo Credit:Claudio Grassi)
 
Q請問妳們是如何決定展覽主題的?
A其實並沒有所謂的展覽主題,因爲這平台主要是讓設計師呈現他們最熱衷的設計。每位設計師都是與自己的團隊激盪出最好的想法。當然現在關注社會的設計師越來越多,因為我們有越來越多的社會問題需要解決方案,也許設計師的投入能在其中起到幫助,持續開發材料與優化製程。

所以不只觀賞者,我也對其中很多想法驚豔!我們成立一個平台,但不去侷限展覽主題,因作品是一個設計師要去構思呈現的,那些都是他們最寶貴的想法。舉個例子,我們不會規定設計師一定要用大理石來創作,只會要求他們呈現努力的成果。
 





精彩絕倫的燈光設計也是今年的一大亮點!吸引了眾多路過民眾爭相參觀,你喜歡哪一盞呢?(Photo Credit:Claudio Grassi)
 
Q作為主要的策展人,過程中總會遇到很多的問題,妳覺得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其中哪些過程又讓妳覺得有趣呢?
A Lambrate 是個米蘭中的一塊區域,聯繫和協調各建築物的所有權人是一件浩大工程。而最困難的部分當然是對殷切的申請人說不。我很喜歡去了解每一個設計師,包含他們具體能做到什麼?如何來參與這個活動?甚至如何對他們的事業起到正面的作用?簡單說就是挖掘更多的可能性,但最後卻只能選擇五分之一的申請人,非常可惜!


看到設計師們的快樂笑容, 是讓 Margriet 感到最有成就感的事!在行政團隊與設計師們合作無間下,讓美好的設計理想有了化為真實的可能。(Photo Credit:Claudio Grassi)
 
另外一項困難是去完整呈現每一個環節,我有一個團隊幫助我去與一百多個參展設計師溝通,並協調所有的問題。其中有專門聯繫設計師的人員、有與背後贊助商溝通的公關,也有參與整個過程的小組。整個過程最有成就感的是看到設計師的笑容,他們常常會跟我表達他們真摯的感謝,以及這個平台如何的幫助他們接觸到更多潛在合作對象,但他們該感謝的人不是我,而是他們自己。有了他們全心的投入解決問題,才有這麼多精彩想法的綻放。
 



每一年的 VL 和 VC 都是新創意的最佳搖籃,不只是外觀美麗,還試圖利用設計解決實際生活中的問題。(Photo Credit:Claudio Grassi)
 
Q台北去年有設計之都相關活動,您也有參觀,請問您有什麼改善的建議給予台灣的年輕設計師?
A我去年的確也在現場,欣賞了很多精彩的活動,但不會說有什麼需要改善,就像我們在這裡的展示一樣,設計師都是在思考設計的本質,還有如何運用設計讓這世界更好。因此與其直接到給予改善的建議,不如說更該間接的幫助設計師培養一個具體的目標。
 
對我而言,應屆設計畢業生並不需要一畢業就著急成立自己的設計工作室。而是可以嘗試進入有共同設計目標的公司,因為這些品牌公司需要新血設計師,需要他們不同的設計思維,以及從另一端來思考解決問題。因此我希望全世界的設計師,包括台灣的設計新銳,能夠儘早培養自己的設計目標,並且彈性運用大公司的資源,有技巧且事半功倍地去達到自己的目標。

編輯/ 黃品嘉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