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有著大家耳熟能詳的一段話——「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是孩子,但很少人記得這點。」 然而,某些深知自己仍然是個孩子的人,成了榮格心理學中不願長大的「永恆少年」,他們像彼得潘擁有對於所愛無限的熱情,卻也傾向逃避自由背後的責任,在洋溢靈性之中流離失所。
 
走進 Hiro Hiro Art Space 的 Crystal Lupa(呂紹瑜)個展《人間勿語》,若似《一千零一夜》的奇幻場景裡,少男在曠野岩脈上奔跑、不明身影藏於傾瀉而下的瀑布、女孩呆佇於一片荒漠,Lupa 希望透過繪畫,提醒面對內在拉扯時,我們仍然擁有的共通本質,以無聲的畫面療癒著觀者曾經也徬徨的心。
《人間勿語》取自「物語」的諧音與意涵,如同言語流於表象,真正深層埋藏於心的往往難以講述、不可言說,以此描繪那些情感幽微的人間故事。
 
本次展覽她從夢境、與四歲女兒共讀的童話、兒時的記憶、半醒的幻象之中取材,帶來了今年所創作的一系列油畫與陶雕塑。每當 Lupa 沉潛於低潮,繪畫是她傾訴的良藥。作品仿若內在的劇場,畫中人物是心靈風景的自我投射,亦是人類難以解釋的共通情感,透過揭開自我探索時的孤獨、曾經的封閉,她期待這一切「將我對於自身問題的耽溺,轉換為一種企圖給他人的療癒和關懷」

藝術家 Crystal Lupa 呂紹瑜(Photo Credit:Everyday Object、Photography by Seeyu Chen
 
從「永恆少年」到不同的生命角色,凝視每個人心中深處的「內在小孩」
 
距離上次於 LIGHTWELL 舉辦展覽《棲夢幻室》已時隔兩年,本次《人間勿語》展覽收納著 Lupa 這一年的生命經歷 。此系列作品的開端是她以深愛的女兒的形象所作〈沙漠裡的音樂會〉,一位穿著蓬蓬裙的女孩在沙漠中口乾舌燥、茫然的佇立著。「我常覺得,每自己看著小孩,就像又重新成長一次,有時候會閃回自己童年的記憶。我覺得這(畫作中的女孩)既是我的內在小孩,又是眼前看到的孩子,是個很多可能性的存在,也是投射在每個人心中都曾經是這樣的小孩。」Lupa 說。
 
或許「內在小孩」不斷的等待被大人發現,又或者問著自己「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Hiro Hiro Art Space Crystal Lupa 個展《人間勿語》,展出全新系列油畫,以及將畫中場景角色實體化的陶雕塑。(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人間勿語〉,50 x 100cm,Oil on Canvas,2022。(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圖最右作品為〈沙漠裡的音樂會〉,中央陶作為〈暖暖〉,兩者相互呼應。(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暖暖〉,Glazed Ceramic &Yarns,11.5 x 11.5 x 15 cm,2022。(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以女兒穿芭蕾舞裙形象繪製的〈蓬蓬裙〉。
(Photo Credit:Peiling Lin)
(左)〈白雨巫〉,Glazed Ceramic, Metal, Glass_Crystal,19.5 x 14 x 12 cm,2022。
(右)〈泥湖犬〉,Glazed Ceramic_Gold Foil ,22.5 x 13 x 11 cm,2022。 (Photo Credit:
Hiro Hiro Art Space
 
Lupa 生長在有許多家人、同儕相伴的幸福家庭,但回憶成長過程,即使是再快樂的家庭,當人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個獨立的個體時,多多少少仍會記得自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受到遺忘的感覺。2018 年誕生於 Lupa 畫中的角色「永恆少年」,從內在小孩的視角,衍生出她對社會化的掙扎,而這一次經歷人生變動,她讓「永恆少年」褪下了金箔,延伸更多不同的人物角色,他們或逃、或跑、或孤身一人。

展覽《人間勿語》許多畫作具有劇場感場景,恰似個人內在世界。其中〈野床〉一作源自藝術家荒廢的工作室,這裡過去曾有一張床鋪存在,經歷人生轉折後重回舊地,即使物件逝去,依然記得曾經所在的寸方故景。(Photo Credit:Peiling Lin)
 
相較於《棲夢幻室》偏向二次元的表現方式,這次展覽刻意回歸繪畫性,顏料之間保留著斑駁、意外、不完整的侘寂感。繪畫時,她通常會先創造出一個由生活日常或睡夢而啟的場景,再等著腦海中浮現適合的角色,讓他們潛入荒野、斷崖、洞穴、瀑布、湖泊,行走或奔逃在無垠大地。〈魔毯〉、〈白色撒哈拉〉、〈沙丘正午〉、〈野床〉、〈陽染〉、〈人間勿語〉中,渺小的人影對比著廣闊岩壁,刻畫出對自然和生命的崇敬及無能為力。


〈野床〉,27 x 41 cm,Oil on Canvas,2022。(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陽染〉,25.5 x 17.5 cm,Oil on Canvas,2022。(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東西方神秘色彩的場景,訴說相依並存的對立面
 
她的畫裡,經常可以感覺到融入東方神秘主義、西方神話故事的視覺場景,像一場綿延無盡、沒有結尾的童話,也像現實中某個當下的片段切面。作為女兒、經歷婚姻、成為母親,Lupa 的生命過程也使作品散發著對女性身體及意識的感知。
 
以希臘神話形象創作的〈波瑟芬妮〉,故事中從小受備受母親呵護的豐收女神波瑟芬妮,長大後被冥王擄走為后,從此身體裡存在著兩種人格,既是重回母親懷抱時的天真少女,抑是冷血的冥后,然而 Lupa 寫下的註解「創傷是贈予天真的成長儀式」,將之視為體驗的餽贈;〈胭脂蟲〉則是看著自己的臉,卻突然不認識自己的錯覺感,失焦的眼神、像蟲子爬過般的肌理,植皮補丁般貼回臉上。在這裡,Lupa 對應自己的生命經驗,諸如死亡及重生,看似對立面的一切,其實都相依並存。


左側作品為〈波瑟芬妮〉(Photo Credit:Peiling Lin)

中央的女性面孔畫作為〈胭脂蟲〉(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死亡與重生的相對與相依也展現於陶作中:(左)〈晶潟湖〉人魚的下半身同時具有生育、齜牙咧嘴狩獵的功能。(右)〈貝生人魚〉孕育的新生兒卻擁有骷顱面孔。(Photo Credit:Peiling Lin)
 
這種自省的過程是極其孤獨的,也是 Lupa 直覺性的受到「瀑布」吸引創作的原因。繪畫〈瀑布島〉時她感覺自己藏隱於瀑布之流,向外界封閉,帶來相對的安全感,畫面中僅稍微伸出手感知外在溫度環境,「有時候我們都會有這種不想真正走出去的狀態,但我覺得可以擁有這樣的寧靜,這種狀態是可以被珍惜的。」

展場中央懸吊作品為〈瀑布島〉(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當你覺察到自己無法開朗,甚至舉輕若重的時刻,接納也是一種選擇,Lupa 的作品就像淡淡訴說「這裡有人和你一樣,你並不孤單」。

圓形作品為〈黃昏治療師〉,Lupa 認為訴說者與傾聽者之間存在相互收穫的關係。(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以Lupa嚮往的摩洛哥城市為名之作〈瓦盧比利斯〉,繪製出她內在世界與女兒的關係,女兒是圖中的犬,她為蛇。作為母親,她具有引領女兒的角色,然而實際上仍是女兒主導著一切。(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中央作品為〈半生鏡〉,以及透過陶塑呈現畫中鏡子的〈霓鏡〉。Lupa作品中亦常見「美人魚」形象,她們擁有貌美與險惡的雙重面向,反映內在自我保護與脆弱,同時具有生育與死亡的寓意。(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層疊顏料溯及人類的集體記憶,傳達那些無法言喻的事
 
特別的是,今年一系列作品 Lupa 特別運用刮刀在畫面上手工推出層層疊疊的色彩,「它看起來自然,但其實是以我的視角去製造的人造物,是一種二次元的堆疊,但遠看又很像真正的肌理。過程也不像自動性技巧(自由流動),是非常刻意,具有一種力道、節奏,有很多發洩、很多刻意而為,但又因此產生許多意外與自然,是非常衝突的。」

(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無論是〈胭脂蟲〉的女子面孔、〈部落新娘〉的髮絲、〈雙生〉的地景、〈人間勿語〉的礦脈,都若沉澱的潛意識,「我畫的潛意識,其實也是榮格所說的『集體無意識』,很多故事我們無法意識到它存在的原因,就像岩層層層疊疊在裡面,遠觀是理所當然的存在,需要經過挖掘,才會發現。」


左側為〈部落新娘〉、右側為〈胭脂蟲〉。(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關於靈性有太多莫測,但 Lupa 相信,這層集體無意識中埋藏著人們的恐懼,也安置著我們珍愛的、想永久保存的事物,「很多事情是無法言喻的,我用虛構的風景和人物間的微妙距離和氛圍,去紀錄某個時期的狀態,可能是承受或無助,自在或釋懷。」


(Photo Credit:Hiro Hiro Art Space

■ Crystal Lupa 個展《人間勿語》
地點:Hiro Hiro Art Space (台北市中正區紹興南街10號)
日期:2022/12/10 - 2023/01/15 (週二至週日 11:00 - 19:30 )

■ 延伸閱讀
-
走入LIGHTWELL全新展覽《棲夢幻室》,感受藝術、建築、光影相互對話的人間幻象
 

編輯/林沛伶

關於 藝術家 Crystal Lupa (呂紹瑜)
1989 年出生於美國加州,2012 年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Lupa的創作媒材多元,接觸的領域包含繪畫、雕塑、服裝、印花及音樂創作等。不論在何種媒材表現的作品,她的視覺語彙總是帶著東方神秘主義及奇幻文學的氛圍。游離於魔幻與超現實般的場域塑造,她開創了屬於自身的圖騰形體語境,她將現實或夢境中的生命體驗場景化,以原始感性的輪廓線條呈現,探索著人物原型之心理狀態。她善以舞台式的構圖配置場景,詮釋畫面和觀者的互動性。不以衝撞式的陳述來表達她的理念,而是以氛圍及沉浸式畫面,來達到觀者與母題之間的雙向互動,進而說明人們在社會語境下,內心深層的對抗性。
 
關於 Hiro Hiro Art Space 
Hiro Hiro Art Space 2018 年底在台北成立,致力推廣當代藝術。集結各種藝術展示方式,包括平面繪畫、立體雕塑、裝置藝術、錄像、行為及藝術文化活動。空間名稱 「Hiro Hiro(⽇語:ひろひろ)」在日本方言意指對事物垂涎、渴求的狀態; 而對空間來說,「Hiro Hiro」更是對藝術知識及鑑賞能力的追求,透過獨到的眼光篩選,凸顯作品本身的魅力,揀選各個收藏家所尋覓的作品,期許得到藏家垂涎與渴求。希望每一次的到訪,都能像尋寶般,透過空間對作品的詮釋,一同閱讀藝術家隱藏其中的創作語彙,同時也感受到創辦人們對於作品視若珍寶的驚艷,總能發現新的藝術作品可以品味和收藏。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