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這款香水,是將女人包裹在慾望的氣息之中,並以這件香水瓶展現我所有訂製服的風華。」天才設計大師 Dior 先生如此說著,經典傳奇的香氛《Miss Dior》於是誕生,它是 Dior 先生創作的第一款香水,屬於戀愛中女人的香味,也象徵了 Dior 王國一向優雅的形象。
 
今年 Dior 將這款 1947 年推出的香氛再推上高峰,讓香水成為大型藝術裝置的主角,邀集 15 位女性藝術家分別透過作品進行解讀與詮釋。
繼 Chanel 為 No. 5 香水在巴黎東京宮舉辦特展後,另一時尚品牌 Dior,也於巴黎大皇宮弧形廳(Galerie Courbe)推出《Miss Dior》大型藝術展。

一步入會場,寬闊的前廳以一張 Christian Dior 先生的巨型海報做為隔間,預示了展覽內容。

走上復刻 1947 年蒙田大道總店的雕花樓梯,600 平方公尺的展廳立即展現眼前,流暢的動線展示藝術家們以《Miss Dior》香水瓶塞、蝴蝶結、千鳥紋或瓶身等做為靈感的創作,並穿插 Dior 先生的設計服飾、手繪稿,交織出穿越時空的 Dior 世界。

 

玫瑰,永恆的靈感
 
Dior 先生童年時,曾與母親在諾曼第的羅盤莊園(La Villa Les Rhumbs)親手培育花苗,後來他的人生就一直離不開風中盛開的玫瑰花,玫瑰花也成為這次展覽中的重點。

在住過的米伊森林(Milly-la-Forêt)及格拉斯(Grasse)小鎮,Christian Dior 先生都在尋找著與記憶相近的花園,在所設計的高級訂製服、蒙田大道的工作室裡,也都能找到他心儀的玫瑰圖騰元素。


時尚大師 Christian Dior 先生於 1947 年創立 Christian Dior ,他的服裝設計向來以精緻剪裁著稱,強調女性優雅柔美的線條,雖然 Dior 先生已逝世 50 多年,但由他所創立的 Dior 王國仍受時尚人士擁戴,目前由 Raf Simons 入主擔任品牌創意總監。(Photographs by 姚筱涵) 
 
展場中,多件作品都與玫瑰花意象相互呼應。例如,混合了 3D 科技切工與傳統雕塑技法的白玫瑰花叢《Type Garden#》(下圖左),在燈光下照射出潔白的受光面,以及錯落在地上的黑暗陰影,這件作品交融了 5 種不同品種的玫瑰。

創作這件作品的義大利藝術家卡拉‧瑪蒂(Carla Mattii)說:「我用自己的詩意去詮釋 Dior 先生喜愛的玫瑰。」玫瑰花叢暗喻了自然與現實之間的掙扎、真實與虛擬世界之間的界線,就如同香水是一種人類複製自然的渴望,科技與自然之間的混雜,在美豔的同時也顯現些微哀傷。

 

右上圖:美國藝術家艾麗森‧夏茲(Alyson Shotz)的作品《Infinite Rose》,則以具有未來感的玻璃鋼和雙色膜片拼湊出透明玫瑰骨架,雕塑隨光線和觀者角度的不同,呈現了多樣型態。(Photographs by 姚筱涵)
下圖:美國插畫家凱倫‧克倫尼克(Karen Kilimnik)從 Dior 先生設計的香水展台獲得靈感,畫出這個有著典雅裝潢的神話感舞台。

香水瓶,經典工藝再現
 
1947 年,Dior 先生與童年友人海弗勒‧路易許(Serge Heftler-Louiche)、香水師保羅‧凡喬(Paul Vacher)共同創造了經典香水《Miss Dior》,香氛萃取了突尼西亞橙花、土耳其與保加利亞玫瑰、印尼廣藿香等植物,香水瓶身則有高雅的千鳥紋浮雕,瓶口繫著優雅緞帶蝴蝶結就如訂製服般完美。此為展覽中另一個亮點。

 
 
《Miss Dior》香水的外型歷經許多版本的變化,經典元素則始終不變,包括千鳥格紋浮雕、3 種不同風格的蝴蝶結、手寫字體,以及像建築般方正現代e感的瓶身。(Photographs by 姚筱涵) 

在以香水瓶為發想的展區內,法國藝術家班札肯(Carole Benzaken)以香氣所帶出的「色彩」與「風景」,作為創作核心。

走入漆黑的展廳內,裡頭擺放著 7 個有著樹枝剪影風景的裝置,班札肯由瓶塞得到靈感,描繪香水所創造出的記憶凝結,展示櫃內的香水瓶口長出折射虹彩的透明樹枝,「我試圖把嗅覺形象化,將一瓶香水的前中後味,以層理的方式片片剖開。」班札肯說,在平和而充滿詩意的樹枝剪影中,觀者能感受到香水柔和、輕緩的基調。

 
法國藝術家班札肯的作品是由香水瓶塞發想的玻璃方體裝置《Arborescence》,透明樹枝意象像是狂洩而出的惑人香氣。
 
另一件展場中不可錯過的作品,是高達3公尺的巨型蝴蝶結裝置《J'adore Miss Dior》(如左下圖),曾於凡爾賽宮展出的葡萄牙藝術家喬安娜‧凡斯康切珞(Joana Vasconcelos)一向以巨型裝置聞名,她由《Miss Dior》瓶身上的蝴蝶結得到靈感,在大型蝴蝶結上妝點了1665個《J'adore》香水瓶,並以LED燈飾打出粉紅色至紅色的燈光變化,巧妙地宣誓著「J'adore Miss Dior!」。

「我覺得融合《J'adore》和《Miss Dior》這兩個香水是有趣的!」喬安娜‧凡斯康切珞的作品詼諧又帶點甜蜜的氛圍,吸引許多觀眾合影留念。

 
右圖:《Delilah》恐怕是展覽中最跳脫香水瓶本身,而大膽呈現自我藝術風格的作品了,巴西藝術家娜波慕西諾(Maria Nepomuceno)用陶瓷製作香水瓶,裝飾上南美洲色彩豐富的編繩、珠子,讓作品充滿熱鬧歡愉的氣氛。

Dior世界,從裡到外的探索
 
重新改寫優雅定義的 Dior 先生,有著每個人都想理解的謎樣世界。而透過這次展覽每位藝術家的眼睛,無論是一個房間、涼亭或鏡子,在一瞬間,都能進入Dior的想像世界。
 
走進韓國藝術家李昢(Lee Bul)的展間,高5公尺、重達 500 公斤的裝置《Cella》,是由水晶和金屬材質製成,外表複雜而華麗的《Cella》,內部不同折射面的玻璃鏡片讓觀者看見了不同角度的自己,韓國藝術家李昢(Lee Bul)說,「嗅覺是最能與記憶相連的感官。」走進裝置,就好像打開了香水瓶蓋,喚醒了一段與之相連的回憶。

 
韓國藝術家李昢運用水晶與金屬材質打造巨型雕塑,內部光彩耀眼的反射鏡面,讓觀者能看到多重角度的自己。(Photographs by 姚筱涵) 

 
左圖:法國設計師伊歐娜‧沃坦(Ionna Vautrin)的作品《Gloriette》乍看之下以為是個涼亭,但細看卻會發現它的頂棚是由長手套所組成,這個優美的裝置由864支粉紅色手套、592支白手套,以及504支黑手套組成,這正是《Miss Dior》香水的配色。(Photographs by 姚筱涵) 
右圖:設計師妮卡‧祖潘創作的粉紅巨型房間《Room of One's Own》展現《Miss Dior》的甜美可人的印象,有著蝴蝶結椅背和藤格紋椅座的小椅子則回應了 Dior 的經典設計元素。 (Photographs by 姚筱涵) 

作家吳爾芙(Virginia Wolf)曾說,「每個女人都要有自己的房間。」

斯洛維尼亞設計師妮卡‧祖潘(Nika Zupanc)以此為靈感,使用 Dior 經典藤格紋(Cannage)打造了一個可在此書寫、創作的巨型房間《Room of One's Own》(如右上圖),觀眾能由小樓梯進入這個鏤空的空間,房間中一把有著蝴蝶結椅背的小椅子(如右圖)回應了香水瓶的設計。妮卡‧祖潘說:「粉紅色是會讓人聯想起皮膚和生命的色彩,同時它也充滿女人味。」而這個作品透露的《Miss Dior》意象並非只是甜美的優雅,更是沉思時刻的知性。



 
展出空間的設計靈感大多來自於 Dior 巴黎蒙田大道的旗艦店,走上古典雕花樓梯,還可以看到許多影響了 Dior 先生設計的藝術品,以及他的服飾手繪稿。

值得一提的是,1928 年至 1934 年間,在成為服裝設計師之前,Dior 先生曾於巴黎博埃蒂(Boétie)路開設了一家名為 Galerie Jacques Bonjean的藝廊,當時以展出20世紀現代藝術大師作品為主,像是畢費(Bernard Buffet)、米羅(Joan Miró)、曼‧雷(Man Ray)、達利(Salvatore Dalí)、畢卡索等人;在這次《Miss Dior》藝術展裡也展出了一些帶給Dior先生豐沛靈感的藝術品,此外,透過 15 雙女性之眼,《Miss Dior》的時代魅力,於此似有了另一番詮釋。

編輯/洪佩君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