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讓設計潛移默化我們的視野,城市永遠是最好的舞台!由法國 Bouroullec 設計兄弟檔操刀設計的「Vitra Designweg」裝置作品,以設計為座標所構築的審美路線,讓任何人只要踏入德國Weil am Rhein 小鎮,便能享受最美設計風景近在眼前!
座落於德國南部小鎮、距離瑞士巴塞爾市中心約20 分鐘車程,Vitra 總部Vitra Campus園區內建築大師作品雲集,是全球設計迷一生必訪一次的夢幻朝聖地。不過,下次當我們要從Weil am Rhein 小鎮市中心電車站前往Vitra Campus時,過往的沿途風景,除了鎮上繁花盛開的櫻桃樹林蔭大道外,現在又多了一個值得關注的設計亮點!

在前往Vitra Campus園區的這段路上,將可欣賞到由Ronan and Erwan Bouroullec 操刀設計,以經典模型單椅結合街道美學的Vitra Designweg裝置計劃。(Photo Credit:Vitra)
 
以12張迷你經典單椅構成的設計風景

從電車站步行前往Vitra Campus園區的這條路上,由法國設計兄弟檔Ronan and Erwan Bouroullec 操刀設計的Vitra Designweg裝置作品,以六角型透明玻璃罩體,結合簡約白柱,並以內部可旋轉的小型展台,展示出由 Vitra 設計博物館精準重製的12件經典模型單椅。
 

從 Weil am Rhein 小鎮電車站8 號電車的最後一站開始,就是 Vitra Designweg 裝置計劃起點,步行沿著 Basler Strasse 和 Müllheimer Strasse 旁邊的人行道,12件作品將一路延伸至 Vitra 南區入口。(Photo Credit:Vitra、Photography by Dejan Jovanovic )
 
事實上,Vitra從1992年開始,便將歷年來100張重要的經典椅依1:6的比例縮小為模型椅。而這次精選的12張經典單椅,概述了近 200 年的現代家具史,從 Thonet 著名的 19 世紀維也納咖啡館椅子,到不受時間影響永遠性感的 Verner Panton 《 Panton Chair 》,以及Eero Aarnio 這張色彩鮮艷、堪稱電影寵兒的《 Ball Chair》球型椅,以及現代建築設計祖師爺 Le Corbusier ,與20 世紀最有影響力的設計師夫妻檔 Charles and Ray Eames的作品通通都羅列其中。透過如此精巧可愛猶如小型路燈般的設計裝置,讓這條設計朝聖之路也能以步行見證最美設計風景!
 
想知道經典為什麼永垂不朽?MOT TIMES特別從12張經典模型單椅中挑選了兩件作品,讓大家一探經典魅力。

此為 Verner Panton 《 Panton Chair 》模型椅。Vitra Designweg玻璃罩內的木製底座則可旋轉,讓觀者察看不同面向的經典單椅細節。(Photo Credit:Vitra、Photography by Dejan Jovanovic )
 
 一張猜不出設計年代的經典之作!Artek Paimio 41 號扶手椅
 
「在藝術創作中,有意識地尊重我們時代的問題包括一個宏偉的目標:將工業主義一步一步地帶到它最終必須到達的地方——達到一個和諧的文化因素的地位。」—芬蘭建築大師Alvar Aalto
 
在 Alvar Aalto 的眾多設計之中可以看出,他從包浩斯的功能主義出發,將斯堪地那維亞的傳統工藝技術融合了對大自然的崇敬。而Alvar Aalto的成名作之一,便是芬蘭Paimio 結核病療養院。
 
那是1929 年, Paimio 療養院在沒有藥物治療結核病的情況下,收容了不少結核病患者,包辦了整棟建築、內部空間設計,以及家具的Aalto ,必須在家具和室內環境間建立出一種對話,讓患者可以躺在舒適的椅子上休息,並呼吸療養院周圍的新鮮空氣。而這張「Artek Paimio 41 號扶手椅」便是在此時問世,並正式開啟了Aalto的家具設計生涯。
 
不過這張單椅為何經典?從當代的眼光來看,如果是對家具史一無所知的人,根本猜不出它的設計來自哪個年代。特別是這張扶手椅結構簡單卻強大,它被設計稍微向後傾斜,原本是為了能讓患者的肺部能吸入最大量的空氣,而底部和椅背的捲曲膠合木則提供坐者前所未有的舒適角度和絕佳彈性,而這也是為結核病所苦的人們最需要的功能。特別是其所需零件元素很少,組裝施作的方式又相對單純,因此 41 號扶手椅也非常適合量產。

此為芬蘭建築設計大師Alvar Aalto的作品「Artek Paimio 41 號扶手椅」縮小版的Vitra Designweg裝置作品。(Photo Credit:Vitra、Photography by Dejan Jovanovic )
 
一把讓人思考空間、形式關係的經典單椅「紅藍椅」
 
時間倒轉自1928年,由建築大師柯比意舉辦的國際現代建築大會中,現場合照一字排開,全部是西裝革履的社會賢達,其中卻有一位非常奇特、顯眼,身著夾克、沒繫領帶的男子,他是來自荷蘭的建築設計師Gerrit Thomas Rietveld,既是木匠之子,也是 1920 年代引領建築界現代化運動的先驅,荷蘭風格派的代表人物。

他的每件家具都像抽象的點線面,完美融合而成理想的空間,雖然很多評論家認為這張單椅根本超難坐,但Gerrit Thomas Rietveld始終認為,對於家具設計師來說,除了身體上的舒適之外,還有一個更大的目標就是精神的幸福和舒適。因此他的家具設計著重強烈的視覺效果、幾何元素在結構上的運用,以及明快的色彩表現。

這張1918年所設計的單椅Rood Blauwe Stoel,又被稱為「紅藍椅」,亦為MoMA美術館藏。其以最基本簡潔的幾何立方體所排列構成,而組成椅子的橫木、立柱、座板等,全然打破了一般傳統結構榫接的方式,形構出一種形式取決於結構的抽象風格,對現代設計也有著深遠的影響力。


出自Gerrit Thomas Rietveld之手的單椅「Rood Blauwe Stoel」縮小版Vitra Designweg裝置作品。(Photo Credit:Vitra、Photography by Dejan Jovanovic )

入手迷你版經典單椅 
https://www.nordic.com.tw/product/50

編輯/Christine Chen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