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代以來,台灣現代藝術家的作品奠定了後輩自由發展的基礎,也留下了不少膾炙人口、刻畫時代的經典作品,好奇這些大師們在畫中分別使用了哪些色彩創作嗎?

今年北美館新推出「典藏標記-女性身影系列」,精選三幅館內典藏、知名前輩畫家描繪女性的畫作:陳進《悠閒》、林之助《小閒》,以及丁雄泉《彩墨-43》,拆解一代大師們筆下用色,轉化為彩色標籤貼,讓經典作品走入當代生活!


北美館「典藏標記-女性身影系列」萃取三件台灣畫家經典作品色彩,製作日常標籤貼。(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
 
「臺展三少年」陳進,《悠閒》色彩流溢典雅與沉穩
 
陳進(1907 - 1998)生於新竹香山,19 歲便在父親支持下考取東京美術學校,成為第一個赴日學畫的台灣女性,1927年她與林玉山、郭雪湖同時入選首屆臺展,人稱「臺展三少年」,更於 1934 年成為第一位入選日本帝展的臺灣女畫家。
 
陳進一生以繪畫為志業,在社會仍傳統保守的年代,女性以繪畫為職業顛覆了一般人的想像。其畫風優雅細膩,寧靜清秀,作品《合奏》、《悠閒》、《化粧》、《洞房》、《慈愛》等,不但顯現早期台灣閨秀少女成為人婦、人母的人生歷程,畫中考究的器品細節,也勾勒出當時名門士紳家庭的生活場景。
 
《悠閒》畫中女子一襲滾邊翡翠綠旗袍,眉清目秀、手握書卷,側臥深木色雕花床閒讀《詩韻全璧》。雅白床幔中暗香嬝嬝,一派清雅嫻靜。
 
《悠閒》款式選以深淺相間的咖啡色、綠色、灰藍色,呈現畫中大家閨秀的典雅與沉穩。(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
 
「台灣膠彩畫之父」林之助,《小閒》咖啡廳中的輕巧色調
 
林之助(1917-2008)生於臺中大雅,24歲時即入選日本「帝展」,自日本返臺後積極參與美術活動,並接連獲府展特選,奠定其畫壇地位。
 
林之助擅長以膠彩繪畫花鳥,並時常以生活常景為靈感作畫。有感於戰後臺灣在政權轉換下,以膠為媒材的東洋畫日漸式微,1977 年林之助提倡將帶有日本意象的名稱「東洋畫」,更名為「膠彩畫」,後更成立「臺灣膠彩畫協會」致力於其傳承與發展,被稱為「台灣膠彩畫之父」。
 
《小閒》描繪藝術家留日期間經常光顧的咖啡店,三位服務生身著寶藍色工作服、圍繞著暖爐站立,與後方棕色座椅、淺色牆壁、壁上盆花,構成豐富的空間層次,配以均勻細緻的輪廓線,充分彰顯膠彩畫淡雅明淨的特性。 

《小閒》款式拉出寶藍、淡藍、米色、膚色、綠色、淡粉紅一系列活潑輕巧的色調。(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
 
「採花大盜」丁雄泉,《彩墨-43》女子的嫵媚色彩
 
丁雄泉(1929~2010)曾入上海美專習畫,1952年前往法國巴黎闖蕩,結識眼鏡蛇畫派藝術家、開啟寬廣的藝術視野。1958年轉赴美國紐約藝壇發展,受到抽象表現主義的影響,繼而以其膽識才華自成形色獨特的繪畫藝術。
 
丁雄泉經常以「採花大盜」、「風流先生」自稱,在他筆下的女性總是婀娜嬌媚、百般動人。他的畫中經常出現花草、鸚鵡,並運用大膽鮮豔的色彩,寫意地襯托女性柔美與豔麗的多種姿態。
 
作品《彩墨-43》,畫中紅髮、紅衣的女子嫵媚地斜倚在紫色沙發上、雙手捧花,一隻貓偎在腳邊,呈現慵懶的氣息。藝術家大膽採用紫與黃的對比色為畫面主調,平塗的色塊間以寫意的線條點綴,鮮麗眩目。

《彩墨-43》款式集聚鮮黃、橘紅、桃紅、粉紅、紫、藍,構成飽和奔放的樂章。(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
 
三幅畫作不同的女性形象,延伸出三款性格相異的色彩組合:《悠閒》款式以深淺相間的咖啡色、綠色、灰藍色帶來典雅沉穩的調性;《小閒》則拉出寶藍、淡藍、米色、膚色、綠色、淡粉紅一系列活潑輕巧的色調;《彩墨-43》則集聚鮮黃、橘紅、桃紅、粉紅、紫、藍,構成飽和奔放的樂章。


(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

(Photo Credit:臺北市立美術館)
 
「典藏標記-女性身影系列」3月9日起限量販售,歡迎到北美館一樓藝術商店及「巡藝ARTtogo」網路商店選購,邀請您以北美館典藏標籤貼註記日常大小事,為生活增添歷久彌新的雋永色彩!
 
■ 典藏標記-女性身影系列(3款)
品名|「典藏標記-女性身影系列」 (陳進《悠閒》、林之助《小閒》、丁雄泉《彩墨-43》)
材質|紙
規格|12 x 12公分
產地|臺灣
定價|90
賣店連結|https://reurl.cc/xgavWL

編輯/林沛伶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