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創作總是忠實表現創作者的個性和態度,外型瘦瘦的阿咧先生渾身幽默,但幽默的開關隱藏在他靦腆的個性下。乍見一件件有如怪獸般的作品,憨厚又帶點調皮,就像他本人,真誠地分享著創作過程中的起落,卻又樂觀以對。纖瘦的僅是阿咧的外型,其澎湃的創作慾與想像力則如他所喜愛的科幻電影,早已乘著太空船跨越地球邊界了。
 
想像如何進入我們的生活裡呢?這次與 Bhome Boutique 合作的「阿咧的怪獸嗚~托邦」陶藝創作個展,結合家飾空間與阿咧先生的怪獸創作,挑戰著我們對於生活周遭的刻板印象:(搔頭)刺蝟還是榴槤?雞到底有四隻腳還是兩隻腳?船也會走路嗎?現在就跟著 MOT TIMES 一起看看阿咧先生的「靈感產生器」,幫他幻想出哪些奇怪又饒富趣味的怪獸生物吧!
生命的過程就是一種高度的藝術,而藝術創作就存在於各種視角與生活經驗中,轉化出任何可能性。走進位於 Bhome Boutique的「阿咧的怪獸嗚~托邦」陶藝創作個展中,大大小小的怪獸是藝術家所創造出來的奇異城邦,而這位藝術家名叫阿咧,以各種幽默、樂觀的能量傳遞生活大小事。

本名為葉信泓的阿咧,是位話不多、創作能量豐富的陶藝與插畫家。其大學主修水墨創作傳統國畫組,讀書階段的壓抑成為他速寫本上的黑白怪獸,不過學院裡扎實的基本功,卻也讓阿咧先生對創作奠定了嚴謹的態度。畢業幾年後對立體創作開始產生興趣,源自於當時在台灣很流行的香港公仔,收入很拮据的他無法負擔價格昂貴的玩具,於是興起自己動手做的想法,他以手邊現有的紙黏土、保麗龍等素材製作了許多作品,受到身旁親友的好評,便嘗試參加比賽,並獲得首獎,漸漸地也強化了自己對於立體創作的信心。有了機會之門,同時也需要尋找合適的方法來實踐,轉作陶藝來自於某次經過社區大學櫥窗裡擺放的生活陶,他認為陶土與自己想創作「有生命力、有溫度」作品是相連結的,於是開始轉以陶土創作,一晃眼也過了12年。
 
在開展之前,MOT TIMES 與藝術家相約於 Bhome Boutique,由阿咧為我們一一介紹在他手中所創作出來的小怪獸。(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正能量會帶來好的開始,我的創作要讓大家快樂
看似樂觀的阿咧先生說,畢業後從事插畫的那段時間因收入無法溫飽而變得消沈,也間接地影響著作品所呈現的氛圍,「編輯朋友曾說我的插畫作品看起來很哀傷,這也提醒了我負面情緒並不是想要傳達的意象;再者,我在社區大學學做陶土時,曾做了一隻很醜的怪獸,讓班上阿姨覺得太醜了而笑到流眼淚。」阿咧如此說道,這讓他深深感覺透過作品為觀眾帶來歡笑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自此,阿咧灌注正面態度在每個角色中,並分享他所創造出的怪獸生活,常常帶著他們外出吃早餐、在防火巷裡散步或是駐足觀察牆角的綠苔,搭配上輕鬆的書寫吸引了許多粉絲的關注。


大大小小的怪獸,各自以獨立的姿態、又可連結為一座互相依賴、滋養、共生的網絡。瞧!中間最大尊、將近100公分高的的宇宙小朋友像是守護著他的家園一般。(Photo Credit: MOT TIMES)

從怪獸的角度,也許他們不那麼壞
 
觀看阿咧的作品,擬生物的形象讓人可自由串起對話,阿咧像是旁觀者一般,從平面到立體為它們建立了城邦,似獨立、卻又以群體的方式帶出彼此關係。這些可愛的群像,來自於對科幻、動漫題材的興趣,阿咧小時候愛看的超人力霸王,不同於一般孩子對於超人英雄式的崇拜,他反而對每次一出場就要被打、被揍的怪獸興起同情心。「如果換從怪獸的角度來看,他可能只是不小心迷路到地球來,誤把行道樹當作他愛吃的花椰菜,就被當作壞人了。」阿咧先生邊說邊露出憨厚的笑容,「也許他們也沒那麼壞。」他轉化著怪獸的心理狀態,就這樣形象憨厚的怪獸成了阿咧先生主要創作題材之一。
 

每件作品都展現出藝術家內心豐沛的情感與小宇宙,在展覽中可一探藝術家所留下的怪獸群、外星人與小船,擬生物形象與可愛的命名讓人不禁會心一笑。(Photo Credit: MOT TIMES)

把創作當健身,身強體壯心性圓融
 
相對於科幻題材的奇幻,阿咧以陶土來襯托出角色的溫度,如同他個人在歷經各種磨練之下對於未來世界的期望。對他來說,土是有生命的,「拿到土後我並不急著去塑形,而是順著它基本的形態出來後,讓它自己去發展成它自己想要的樣子。」乍聽之下很玄,卻是創作者與材料之間專屬的親密關係。
 
此外,阿咧也提到捏陶的過程要溫柔不急躁,窯燒期間的等待更是急不來,要隨時接受陶土所帶來的驚喜、驚訝甚至於破壞,它不像繪畫創作可以百分之百地呈現作者心中所想,因此得失心不能太重,也讓他的個性磨練地更加包容。隨著製作更大型作品的慾望,阿咧也得要扛抱更重的陶土,因此看似纖瘦的他笑說自己這12年來最大的外型變化就是變壯了。
 

是兔星人嗎?兔子的耳朵為什麼這麼尖?(左圖)而小熊是想要學功夫嗎?(右圖)創作量相當豐富的藝術家,每一次的創作藉由立體手感的製作過程抒發自身豐富的情感與想像。(Photo Credit: Bhome Boutique)

在阿咧的粉絲專頁中,可以看見他所分享的創作過程與內心小故事,也常常帶著怪獸們外出吃早餐、在防火巷裡散步或是駐足觀察牆角的綠苔,搭配上輕鬆的書寫吸引了許多粉絲的關注。(Photo Credit: Bhome Boutique)

怪獸博物館,阿咧先生的烏托邦

為了要忠實表達怪獸的生命,手感的呈現是他創作時最在意的事情之一,可能是有跌倒過、戰鬥過的,阿咧先生笑說作品看起來是不對稱的,「雖不整齊,但整體是平衡的,也許右手比較長,但左腳就會讓他短一些。」此外,他也善用各種生活中常見的工具作為輔助,像是球棒、飯匙、梳子,透過器具所帶出的紋理讓造型更活潑生動,在上釉時也會刻意凸顯釉面的層次。
 
過去受限於經濟因素而在社區大學進行創作的阿咧,近年來將工作室與住家搬遷至安坑,並真正擁有自己的電窯機,他享受著與世隔絕的單純創作氛圍,如同作為一個旁觀者來描繪出他心中的想像,然而這種帶著疏離、有點衝突的形象,也反射出阿咧真性情,在靦腆少話當中,偶爾發揮出冷面笑匠功力,一如可愛的群獸總以正面能量來面對世界的複雜。


在試釉過程中的小怪獸們(左上圖與右圖)以及最像藝術家個人性格的大象多多,有四隻大象多多,組合起來的就叫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是不是很可愛呢。(左下圖)(Photo Credit:阿咧先生想什麼)
 
阿咧即將於陶博館舉行個展,並挑戰《陸上行舟》主題,創作出100艘不同造型的船,每艘船都長著腳,都有自己的個性與形象,他將不可能和想像化為真實,如同他正努力朝著自己的夢想,計劃在有霧有雨的地方蓋一座怪獸博物館前進。積極為怪獸醜陋邪惡形象撥反為正的他在這次由Bhome Boutique所策劃的個展「怪獸嗚~托邦」中,展出約30件大小不一造型各具特色的怪獸及動物,在充滿生活品味與家具家飾的空間中,作為怪獸的家長阿咧將帶你一同進入他腦海中的烏托邦。
 
Q:請問為何叫阿咧?
 
A:這名字取自於日文,意思是比較遠的那方、那裡的意思。
 
Q:請談談靈感來源?
 
A:關於靈感,我有一台「靈感產生器」,而這台產生器,就在我安坑的工作室。(靈感產生器一說出,不只編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連策畫這次展覽的 Bhome boutique 負責人 Bruce 也曾被阿咧邀請去工作室看什麼是靈感產生器。)
我是忠實的科幻電影迷,只要是片中有關太空船電影,都會忍不住去看。像是電影《黑暗天際》裡綁架地球人、卻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的外星人,電影裡緊湊安排的情節相當恐怖,而我就在當晚就捏了20隻的「黑森林騎士」。抑或是小時候看的《假面騎士》,我將令人畏懼和正義化身的兩個形象結合為一。
 
Q:創作過如此多的作品,你最喜歡的角色是什麼?那麼有什麼角色也代表著你?
 
A: 我覺得最像自己性格的作品是「大象多多」,多多是從插畫轉為立體創作的作品。這個創作來自於許多人總會問我為何想像力這麼豐富,因此我就以「想像力有多重(重量的重)」的有趣方式來切入,既然有重量的話就必須要以重量級角色來代表。我覺得大象圓圓胖胖的很可愛,然而想像力應該是輕飄飄地能讓你漂浮,並觀看著存在著很多有趣事情的世界。而最喜歡的則是榴槤刺蝟(流連忘返),名字和造型都很喜感的角色,榴槤是個奇妙的水果,和刺蝟混搭一下會如何呢?應該會榴槤(流連)忘返吧。

 

編輯/廖淑鳳

▌阿咧先生
1976年出生於台灣高雄,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國畫組,曾任電影放映員、美術編輯、角色造型設計師。插畫作品散見於報章媒體、書籍封面等,曾獲2005設計師玩具比賽金獎、2006年優選、2008年金獎;2015 第二屆青年陶藝雙年展入圍,2016台灣青年陶藝獎雙年展入圍,2017台灣陶藝獎創作獎入選;曾參加「有什麼好奇怪-陶瓷妖怪特展」(三鶯藝術村,2016),個展包括「Re咧tionship 阿咧先生(葉信泓)個展」(富邦藝術基金會,2015)。
 

關於Bhome Boutique
Bhome Boutique 詠晟國際傢俱有限公司成立於2006年,座落於台北仁愛路,精挑細選來自歐洲兼具質感與風格魅力的居家品牌,旗下代理品牌多達20家,除了介紹與國外同步的居家訊息,並提供專業的空間配置服務。Bhome Boutique 的藝術展覽,其幕後推手便是主要經營者 Bruce Huang,本身具有創作背景,更在離開校園數十年後繼續學習繪畫和陶藝,同時收藏當代潛力藝術家作品。
地址:台北市仁愛路2段98號 
電話:02-23955055 
營業時間:周一到周五 10:00~19:00、周六周日13:00~18:00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明日話題 / Topic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