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建築向來具有細膩、感性,與自然融合等特色,但在 21 世紀的時代環境裡,日本如何透過當代建築與自然互動?本月謝宗哲老師的建築專欄要繼續帶大家來看日本建築師的自然系構築術,這次要介紹的建築達人是近年於國際嶄露頭角的新銳──石上純也,他曾兩度代表日本參與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並在 2010 年奪下大會金獅獎。
 
石上純也探索建築本質使建築創作成為充滿無限可能的領域,他在建築中融入藝術與科學式觀點,創作出如空氣般清透的建築或是室內外界線模糊的概念性建物,以下就一起來看看石上純也創作出的嶄新建築型態。
石上純也探索建築表層及本體的輕薄化,在他的創作中最值得注意的特色就是「超級扁平」(Super Flat),作品呈現出弔詭且具空間戲劇性的透明感與無重力感,而這樣的特質也恰巧回應日本進入 21 世紀之初的當代文化現象。

石上純也曾在碩士設計論文中探討「究竟什麼是真正的透明?」直到現在,他仍在追尋如何創造出「嶄新的透明性」,如 2010 年參展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作品《Architecture as Air》,石上純也以肉眼幾乎無法捕捉的小尺度材料來創造大規模的建築,透過建築的尺度來表現「透明」的特質,創造了全新的透明性。

石上純也認為,過去建築被視為隔離人工環境與自然的遮蔽物,但現在已經不能單純地區分人工與自然,「現在思考建築已經無法切分自然與人工環境……,人工環境猛烈擴展,其影響已經及於整個自然環境,而自然也持續帶給我們巨大的衝擊,自然與人工的界線已漸漸變得曖昧而模糊,並融合出新的環境來。……我想試著在這個嶄新的環境中思考建築創作的可能性。」
 
事實上,石上純也的創作透露出非常強烈的實驗性格與狂想特質,綜觀他的作品,較難被一般人理解,但他強調這些創作的都是「建築」,並且是關注於環境範疇的建築,他認為「建築」必須進化成「環境」,這個「環境」是包含了自然的建築,可以持續延伸到遠處,而人們在裡頭能感受到如風景般的空間擴展。以下就透過石上純也歷年的作品來說明他對建築願景的描述。
 
Cuboid Balloon



 
石上純也的氣球裝置大小約為一個 4 層樓高的大樓,總重量為 1 噸,會隨著空氣中的氣流飄動。

這個空間裝置是讓硬質的四角形巨大金屬「氣球」(日文稱之為「風船」)漂浮在挑高式中庭,氣球會因著空調與人所造成的微妙氣流,無時無刻都產生些微的移動,於是氣球與挑高空間所形成的狹窄隙縫,就隨著氣球的晃動而被壓縮或放大,整個空間狀態無時無刻都產生著變化,再加上氣球的鏡面材質映照了周邊環境與人互動的景象,創造出一個瞬息萬變並充滿空間張力的動態空間,帶給人們極為豐富的感官經驗。

 
 
石上純也說,其實這個作品要表達的並不是金屬氣球本身,而是氣球在空間中隨著氣流的位移所產生的空間變化,這樣的作品以另類的方式內斂地傳達出日本傳統文化中某種根深蒂固的感性,卻又絲毫不著痕跡地令人動容。
 
Extreme Nature
 
2008 年,五十嵐太郎(Taro Igarashi)和石上純也以「極度自然」(Extreme Nature)計劃贏得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日本館的策展資格。有別於歷屆參展建築師將展覽規劃於展館內,石上純也則選擇在吉阪隆正(Takamasa Yoshizaka)所設計的日本館外蓋了 4 個 1:1 的溫室,並細膩地放入各式植栽。



 
參展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作品《Extreme Nature》以類似景觀建築的手法呈現,在溫室空間的內外都能讓人體悟到植物、家具、建築與環境等都是同時存在於自然的真實。  

這 4 個溫室實際上卻又與真正的「溫室建築」不同,石上純也刻意地將內部與外部空間曖昧化,使得原本的界線變得微弱而模糊,原本二元論的「室內/室外」關係在此不復存在,人們即使在透明溫室的內部,也能感受到室外風景,石上純也並在室外擺放座椅,創造如置身室內環境的氛圍,戶外空間與金屬構成的建築體之間於是產生了空間的重疊,而幾乎被淨空的日本館,則被還原成最原初而純淨的空間狀態,只有白色的牆壁上用手畫出的細膩建築圖像。
 
另一方面,這些溫室建築在植物學者大場秀章(Hideaki Oba)的協助之下,放進了大量植栽,塑造出了宛如置身公園中的風景,建築與植物在此失去了原本被認定的主從關係,相互和諧地融合在一起,石上純也認為植物不是建築的他者,而將它們認定為同樣是做為「環境之存在」的關鍵性元素,所以在石上純也所描繪的建築圖面中,植物往往凌駕了建築物的存在,建築則幾乎消失、與環境融合為一體。

 

這是個擁有曖昧空間的極致地景,石上純也在這裡所創造出來的作品,就如同 1851 年倫敦萬國博覽會的水晶宮(Crystal Palace)一樣,同樣地都以「溫室」這個具有象徵性的物件,提示了新時代空間的可能性,並為建築思潮回歸自然系的環境思考揭開序幕。
 
Architecture as Air
 
2010 年妹島和世擔任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總策展人,石上純也則受邀以《Architecture as air》參展,這個以碳纖維(Carbon Fiber)素材所製作的透明構造體,獲得了該年金獅獎肯定,被認為是「超越了物質與視覺性、甚至超越了建築的極限」、「使用超輕量的材料,追求建築的極限。」





 
《Architecture as Air》事實上是為了歐洲某個建築物所作的 1:1 大小實作,石上純也將建築想像成微小零件的集合,就如空氣般圍繞我們身旁,並能夠無止境地隨著空間蔓延。 

《Architecture as Air》大約寬 4 公尺、高 4 公尺、深 14 公尺,它可以被視為模型或實際的構造物,主要構件是超細樑柱與斜撐材,這些細微元素使這個構造物融於空間中,並產生形式上模糊、不確定的輪廓線,充滿了透明而神祕的氛圍。
 
石上純也的輕透的建築實作試圖帶來新的建築透明性,想知道他還有哪些有趣的設計案嗎?請繼續期待 〈環境的模擬──石上純也(下)〉 的精彩內容。

編輯/洪佩君

石上純也
2000 年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曾任職於知名的 SANAA 事務所(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共同主持),並在 2004 年成立石上純也建築設計事務所,2009 年以神奈川工科大學 KAIT 工房獲得日本建築學會作品賞,2010 年參展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並獲得金獅獎。代表作品包括:Extreme Nature、Architecture as Air、神奈川工科大學 KAIT 工房、神奈川工科大學 KAIT Cafe。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