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 10 年來,華裔設計師紛紛崛起,包括在美國深耕 10 多年的王薇薇(Vera Wang),以及後起之輩包括王大仁(Alexander Wang)、吳季剛(Jason Wu)、林健城(Derek Lam)等人,令國際媒體對華人設計力刮目相看。而今年首度躍上「倫敦男裝週」的周翔宇(Xander Zhou),初登場就吸引眾人目光,他除了是這屆男裝週唯一一位中國設計師,不同於上述所提的設計師都是 ABC ,周翔宇自幼在中國長大,爾後才飛至荷蘭學服裝設計。就讓我們藉著以下文章以及 MOT/TIMES 特派記者的貼身訪談,了解這位近期迅速在國際竄紅的設計新秀。
中國消費型態與時尚美學的改變

歐洲經濟不景氣,最直接的衝擊或許反映在奢侈品市場上。歐洲的VIP級貴客消費行為漸趨保守,逐漸被來自亞洲的新勢力取代。其中,又以中國最受矚目。尤其是 2011 年聖誕節後的 Boxing Day (有人翻譯為「節禮日」,訂在每年的 12 月 26 日,通常是英國冬季折扣的最高峰),中國消費者幾乎襲捲各大商場,不僅創下高額業績,更震驚英國市場,當地媒體紛紛以頭版報導。自此之後,中國人在英國的消費力成為所有品牌與商家行銷的新重點,倫敦黃金商圈攝政街與牛津街上的商店,幾乎每一間都聘請會說中文的店員,奧運期間更是掛上以簡體字書寫的大型「歡迎光臨」看板,企圖吸引每一位來自中國的貴客。
 
而這樣的現象也說明了中國消費者的時尚品味正在成長當中。隨著一群又一群中國時尚部落客的崛起,過去中國人「品牌至上」的消費現象已逐漸改變,新一代中國年輕人與任何一個國家的新世代族群一樣,開始追求與眾不同的時尚美學,因此造就了另一批新銳設計師的出現。

倫敦男裝週唯一中國設計師 周翔宇獲如雷好評

月前結束的 2013 年春夏倫敦男裝週,開幕的第一場,秀破天荒地由「GQ CHINA」贊助的中國設計師周翔宇(Xander Zhou)作為序曲。倫敦男裝週的成立宗旨,便是希望促進倫敦男裝品牌的發展,加上身為國際公認的時尚之都,其時尚工業競爭激烈,眾所皆知,不是任何一位設計師都能站上這個舞台。不過,首度躍上倫敦男裝週的周翔宇卻初生之犢不畏虎,以「蘇格蘭童子軍」為靈感,創作出以白色為基調、充滿「太空世代」(Space Age)簡潔風格的「Fleurdelism」系列作品,贏得滿堂喝采。他的設計打破過去眾多亞洲設計師必須以東方元素為助力的刻板印象,以全新無國界視點探討設計師、創作與作品之間的關係。


周翔宇(Xander Zhou) 2013 年春夏系列「Fleurdelism」。(Photo credit:Xander Zhou)

Q:可否向台灣讀者簡單介紹您與 Xander Zhou 品牌的背景?

A:我在中國念工業設計,後來到荷蘭研讀服裝設計, 2007 年回到北京成立 Xander Zhou Studio 至今。
 
Q:身為唯一在倫敦男裝週發表的中國設計師,還被排在第一天上秀,是否能和我們聊一聊這次合作的契機,以及當時的心情?
 
A:收到消息的那一刻,我當然很開心。不過畢竟到上秀時已經歷很長一段時間的準備,早已過了興奮期。所以,上秀當天我還滿平靜的,或者說我「必須讓自己很平靜」。
 
作為 Xander Zhou 在倫敦的第一場秀,最擔心的莫過於沒有人出席。這樣尷尬的情況在秀場上是常發生的事,特別是我這種新鮮人。記得當天為了等待趕場的大人物們,整場秀不得不延後半小時。我當時在後台盯著監視器,發現人還沒坐滿1/4,心裡真的發慌。助理看出我的憂慮,特別跑到前台觀看之後,回來告訴我:「別擔心,人都還在外面喝酒聊天,還沒進場呢!」(註:許多時裝秀若適逢用餐時段,開場前後會供應酒水點心招待賓客,順便提供賓客社交機會。)我問:「有多少人?」她說:「比我們的座為位還多100人。」我才放下心來。
 
Q:您 2013 年春夏男裝設計以「童子軍」為靈感,可以告訴我們設計背後的故事嗎?
 
A:我去年去了一趟蘇格蘭,當時下榻的旅館原本是一座城堡,裡面的房間掛了許多少年的舊照片。其中有一些是少年們參加童子軍的合影,使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後來便成為這次創作的靈感來源。另外,蘇格蘭由於位處高地,風勢強勁,因此風與野外運動的結合也出現在這一系列的概念上,加上我很喜歡少年穿著誇大的外套、被大風吹灌膨起的輪廓,這讓身體與服裝之間產生一種游離的錯覺。
 

Q:您在中國念完工業設計後,前往荷蘭讀服裝設計,兩者之間想必有相當大的文化衝突,比較中國與荷蘭的設計環境,兩者對您分別造成什麼影響?
 
A:我最基礎的審美觀,來自小時候學的中國畫,而且是工筆畫。之後工業設計的背景奠定我對結構的敏感度,以及挑戰結合不同素材的效果。所以到荷蘭時,我並非一張白紙,難免受到過去所學影響。但我在荷蘭學到的是一種自我發掘、自我成長的態度。我會嘗試將自己的各項能力結合,並轉化為一種獨特的自我表達方式。
 
Q:許多亞裔設計師經常難以拋棄東方文化背景,而產生沉重的設計包袱,但這些元素在您的設計中似乎很少出現,這是相當有趣的地方。對於這一點,您有何看法?
 
A:我認為「我自己」就是一個設計,不是東方,不是西方,也不是哪個國家,更不代表哪個國家。設計沒有國籍。我覺得「設計」是創作者很個人的東西,因為是東方人而全力使用東方元素,的確對創意而言是個包袱。
 
在我的創作過程中,東方元素和任何一種元素沒什麼兩樣,都是平等的。只有在我對它有感覺時,才會以它發聲。我不會用它給自己貼標籤、證明自己的身份,或是藉此區別自己。(我覺得)現在的中國年輕人已經學會如何與世界溝通,也不會再以中國五千年文化作為(自身創作的)擋箭牌了。
 
Q:中國近年來對時尚的敏感度日益劇增,許多海外品牌、甚至新銳設計師也紛紛前來探路。您認為這是否會對中國新銳設計師造成衝擊?而中國消費者面對海外與國內品牌的態度,依您的觀察又有何不同?
 
A:中國消費者對設計師品牌的知識仍有成長空間,同樣的,在設計師方面,無論是海外或國內設計師也需要一段時間發展。對於新銳設計師而言,必須先認清自己的品牌定位,並抱著更前瞻的思考創作,而這一點也是新銳設計師的優勢。因為中國消費者對時尚的渴望越來越強烈,每個人都希望與眾不同。雖然目前這個族群看似小眾,實則大宗,而這將給獨立設計師們很大的市場空間,對年輕設計師來說是件好事。


周翔宇於秀後和看秀人士開心地交談。(Photo credit:IM Studio)

編輯/黃伊筠

周翔宇(Xander Zhou)
1982 年生,近期中國快速崛起的時尚新銳設計師。周翔宇原本學的是工業設計,後來轉而遠赴荷蘭 Den Haag 服裝學院攻讀服裝設計; 2004 年就受邀參加荷蘭新設計師作品發表會,展示男裝系列,並在阿姆斯特丹成立專櫃。 2007 年畢業後,周翔宇毅然決然回到北京,創辦個人品牌與工作室,短短一年內,旗下高級男裝品牌 Xander Zhou signature 和年輕副線產品 MR.X by Xander Zhou 便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地迅速擴展。

延伸閱讀
【倫敦男裝週】男性時尚伸張,Fashion East 搖身竄起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