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新書推薦】為 MOT/TIMES 推出的最新單元,推薦設計人當月不可錯過的設計好書。

在最近出版的《設計這樣想,對嗎?》書中,作者克雷格(Craig Ward)提出了 35 個「謊言清單」,這些謊言內容包括字體美感、業界常規、設計師與客戶的關係、設計競賽、設計教育、設計崇拜等。而我們也不禁好奇:在台灣是否也有一樣的情形?在台灣業界會不會還有更多、更多的「設計謊言」需要打破?
 
MOT/TIMES 特別與《La Vie》合作,邀請活躍於台灣平面設計界的「IF OFFICE」負責人馮宇,分享對於這些設計謊言的看法,提供更多不一樣的思考方式!
和你的客戶站在一起,並且愛他
 
大學時期就讀商業設計的馮宇,從24歲進入設計業界至今,先後於滾石唱片、《PPAPER》等公司擔任設計、創意、藝術總監。

由於不願被自我侷限,期望突破而捨個人工作室成立設計公司「IF office」,目前已擁有8人團隊,如今不只是設計師也肩負公司的經營和管理,其角色和立場的轉變,使他更能以洞察的眼光透析台灣的設計產業。
 
回憶在滾石唱片工作期間,每當設計好一張唱片封面,馮宇便隨著企劃部的主管一同到業務部,徵詢業務部的主管同意後,這個封面才能被採用,「當時我很納悶,覺得你們在踐踏創意。可是後來老闆跟我說,做一張很酷的唱片,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砸錢就可以;可是做一張會賣的唱片,卻很難。」
 
因為在意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平面設計師和客戶之間經常充滿衝突,注重美感的平面設計師往往感覺自己的設計不被理解,創意不被尊重。年輕時的他也無法接受客戶一再地改稿,但當自己做雜誌、身為經營者後,馮宇才發現,當自己成為自己的客戶,立場不一樣,角度也就不同了「一張投入了數十人、幾百萬的唱片,平面設計師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螺絲,在我們堅持美感的同時,是否又有想到因為自己的設計而最後將承擔銷售風險的業務和老闆呢?」
 
「如果你覺得客戶不好,就不要接他的案子;但如果你需要一筆酬勞,你就得要去了解你的客戶,他的理由和需求,在了解對方的前提下,我們才能夠說服對方。一個面子一個裡子,客戶給你錢賺還要給你罵,沒有這樣的事。設計業是一個服務業,就是要在達成客戶的前提滿足客戶的需求下,和客戶一起把這個案子做好。」


IF OFFICE 為 Hami 書城月讀包服務所設計的作品,以插畫呈現隨時無限暢讀的樂趣。(Photo credit:IF OFFICE)
 
設計師就像導遊,帶著群眾看見美麗的風景
 
很多年輕設計師很不快樂,覺得客戶很糟糕、案子一直被打槍,設計師失去存在的空間,甚至對社會感到絕望。
 
「我們這行的人,對美感很浪漫,對數字很討厭。可是社會不是這樣子,所以我們便會到處碰壁,走得越久就越不快樂」,對此馮宇認為,平面設計師一定要看清楚,必須更謙虛地去了解「其實自己不是這麼重要」,「清楚自己的位置和方向以後,我們就會發現,啊,我不需要不快樂,我為什麼要不快樂呢?」
 
有些設計師常常過於自我感覺良好,身負對於社會大眾美感教育的使命,認為其他人不懂設計,「可是美這種東西難道不是見仁見智?一個中元紀念版的仙貝包裝,超級俗,但賣得很好。因為市場的消費族群有很多層,草根的包裝有時反而可以吸引更大的族群認同。你不能以為全世界都同意你個人的美感。」馮宇的批判雖嚴厲,但卻道出市場關鍵。
 
「雖然很殘酷,但我覺得平面設計師在這個世界上真的無足輕重,譬如說iPhone,賣了這麼多錢,這是平面設計的力量嗎?是一張海報的效應嗎?不是的,它是軟件、是操作,是很多功能的整體結果,平面設計師只是最末端。」


曼都髮型 2012 年形象髮輯(Hair Concept Book)(Photo credit:IF OFFICE)
 
設計師往往希望全世界都很美好,全世界都變得很漂亮,「你可以說設計師很單純、很可愛、很浪漫、很熱血,也很好對付。」認為設計讓自己為這個社會貢獻了一點點的馮宇說。
 
馮宇常以登山做比喻,藝術家跑得比較前,往往第一個爬到山頂,看得很遠,所以別人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設計師不能這樣,設計師要帶著大家走,甚至是走在最後面,推著大家往前,「我知道我可以跑得很快,也知道山頂有怎樣的景色,可是我不能這麼做,我要帶著大家一起去,我們要一起看見這些東西。」所以設計師有時候必須辛苦一些,因為要慢慢帶、慢慢來才行。
 
中文字雖不好排,卻是最漂亮的字體
 
在《設計這樣想,對嗎?》書中,作者在多篇文章中談到字體的風格,甚至是購買與否的問題。近來也開始受到台灣設計界注意的字體設計,馮宇又怎麼看台灣現在的字型市場?


IF OFFICE 所做的 LOGO 設計。(Photo credit:IF OFFICE)
 
「台灣字體的廠商目前僅有華康和文鼎,經營很辛苦,更別說研發新字,大家也不買正版,市場很小,我實在不忍再苛責。如果遇到中文字體不夠用,只能去買日文的字體或大陸的字體。」
 
馮宇也提到最近的「康熙體事件」,正曝露了台灣字體少的困境。人類進化發展都是豐衣足食了才去追求美感,台灣現在覺得設計不重要,是因為我們還不夠富有富足,生活還無法安定安逸,所以我們仍停留在嘴巴,不在意眼睛。「社會真的轉型要靠設計,可是我們還沒轉上來,這也是台灣的困境。」
 
較常使用黑體和明體的馮宇認為每種字體都有好的地方,字體是無辜的,只看設計師會不會用,「但是簡體字真的很醜。」馮宇笑說。
 
設計師就像棒球教練,字體就是球員,設計師要自己去搭配合適投手的字體,或應該成為打擊手的字體。馮宇覺得比起中文字,日文其實更難編排,「平假名、片假名、漢字,都不是那麼漂亮的字體,行氣也不好掌握,但日本人願意下功夫長時間琢磨,美感的養成更是專業,所以我們看日本人不只日文字,排中文字也漂亮。中文字是不好排,但它其實是最漂亮的字體,這一點我們要向日本人學習,加深自己的功力。」
 

「設計師只要有點子就夠了?
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設計師一輩子只需要用5種字體?
截稿期拖越長作品越好?
崇拜設計有助於設計?」

 
在設計業界,甚至,可以延伸到所有和設計有關連的各行各業裡,我們聽過太多這類看似理所當然的「潛規則」,我們早已習以為常,不曾懷疑它實踐在工作中的可信度。但事實果真是這樣嗎?從創意的角度來看,這些既成觀念,是否反而成為自由發展創造力的束縛?以下讓我們來聽聽馮宇怎麼說。


IF OFFICE 的書籍設計──翦淞閣《玩古翫》。(Photo credit:IF OFFICE)

Q:你覺得台灣設計界也有設計「潛規則」或「謊言」嗎?
 
A:「海報展」就是一個很好笑的事情,不只台灣,全世界都是一樣。難道一張海報做出來世界就沒有戰爭了嗎?不可能,沒有用也沒有意義。你如果真的覺得這個社會太醜了,你就得跳下去,跳下去做幾個案子,甚至是免費做才有意義。
 
其他像「案子最後要給命理老師改」,對一般設計師來講會很荒謬,不過我則是去嘗試了解背後的原因,盡量去滿足客戶的需要。因為這對客戶來說是一種心靈的寄託,除非我的命理道行比對方高,才有辦法說服客戶聽我的。
 
另外,或許這是出版界特有的迷思,其實我看書店的暢銷排行榜,十本裡面頂多一本封面是好看的。我不禁想:「不對啊,找設計師做封面到底能不能賣,如果不能賣,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出版社和設計師在意的到底是不是大眾喜歡的?還是說大眾根本不在意你的封面,社會的喜好其實和專業無關?所以我們就再次驗證,平面設計師的地位是很小的,加分的效果很有限,甚至會因為設計反而和大眾拉開距離,變成扣分。


合樸‧台灣米部落「藏種於農」計畫結合了行動、書籍和產品,圖為 IF OFFICE 所設計的包裝米。(Photo credit:IF OFFICE) 

Q:有沒有哪個設計師或設計作品影響你進入這行?
 
A:以前在大學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後來到大二的字法課,開始覺得編排很有趣,忽然就看到一個叫《Ray Gun》的雜誌,設計師是大衛‧卡森(David Carson)。他覺得字體不應該是文字,應該是圖形,覺得聽音樂的時候,文字應該要做視覺變化。當時電腦剛普及,平面設計師對設計有很多摸索和突破。我那時發現文字原來可以這樣編排,就希望自己以後也能做唱片、做雜誌,對編排的興趣,就是這時候養成的。

 
左圖:非主流搖滾音樂雜誌《Ray Gun》;右圖:1990 年代知名平面設計師 David Carson,他曾擔任《Ray Gun》雜誌美術編輯。

Q:現在想做的事或目標?
 
A:我希望自己不要只侷限在一件事上頭,想自己做一些東西,不只是一個形像,有一個自己的牌子。個人工作室是一個人很專心的在一條路上走下去,但公司不是,因為有同事,有不同的風格,可以有很多嘗試,進行很多樣的東西,真正實現我們的想法,對這個社會有一些幫助,彌補我自己的不足。我也在調整自己,減少我做的東西和大眾的距離感,滿足一般的消費者,大家都感動,這是我正努力的方向。
 
Q:對於想找你合作的業主,你有什麼建議?
 
A:我常常說設計跟品牌是乘法的加分,設計是10的話,產品如果有100,那就會產生1000的成效;相反,即使設計有100,產品是0的話,成效還是0。平面設計師只能幫客戶將所做的事情濃縮,讓消費者最快的了解產品的好,如果產品本身不夠好,我也騙不了人!讓我們一起把事情做好吧!


IF OFFICE 為李阿求茶莊設計的包裝。(Photo credit:IF OFFICE)
 
Q: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提供給現在正在做設計的朋友們?
 
A:如果你想生活品質好一點,那你就必須要妥協,但妥協的原因要弄清楚,要站在對方的立場想,想通了,理解了,東西就會很快過關,在妥協之中找到學習的地方,教訓也可以,從中獲得快樂的方式。或者你覺得生活品質無所謂,就做喜歡的案子,每個案子都做得很滿意,這樣很快樂也很好。生活不是只有工作和設計,找到覺得快樂的方式就走下去。如果想要什麼改變,就從自己做起,把它做出成績來,做成功,這樣你講的話才有公信力,只有不夠強的人才會窮途潦倒,做,最重要!
 
Q:可以也提供一些建議給想當設計師的朋友嗎?
 
A:保持熱情!腦袋多裝一些亂七八糟的,別淨想著設計!創意是一個大塊,設計只是其中之一,當你想通這一點,就會看到更大的天空。這是一條很廣的路,廣得讓你覺得自己太窄,會很害怕而想去吸收更多,這是一個很好的正向循環,常保對知識的需求,是很重要的。

編輯/洪佩君

IF OFFICE

設計這樣想,對嗎?──破解設計界35個約定俗成的潛規則
作者:克雷格‧沃德(Craig Ward) 
翻譯:簡德浩
出版社:麥浩斯La Vie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