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在聽台灣獨立樂團,幾乎不可能錯過deca joins。
 
有人說聽deca joins,就只想躺在地板上一輩子都不起來;不管是「浴室」深沉編曲下呢喃哼出「終於忘記你的時候,你出現在我的夢裡。」還是貝斯手謝俊彥所說的,「你不認識我們沒關係,我們就是『前女友最愛的樂團』」。
 
deca joins廢鬱氣質下一如往常的舒服聽感,把詩性的書寫與慵懶曲風揉合成銳利而溫柔的歌曲,一句句唱出生活裡的無奈與一事無成。這也讓每回發行新歌上架YouTube後,便開啟了底下留言串左岸咖啡式的散文大賽,字字句句都是樂迷聽完歌曲後無限延伸的迴響。

然後就在等待與反覆輪播的過程裡,去年底deca joins終於發行了睽違3年的第二張專輯《鳥鳥鳥》,整張專輯以全新擴建加蓋的無人聲演奏創作為走向,讓人驚豔不已。才聽新歌「B1」就被震到不行,中間一整段超長solo與後面變奏轉折,讓人瞬間陷入他們所設下的城市沼澤地,chill到不行。
 
特別是緊接而來的「鳥與倒影Bird and Reflections」北中南巡迴表演,更是剛宣佈開賣,兩分鐘內門票全數秒殺,一加場也迅速完售,臉書更出現大量求票文,充份展現deca joins近年來不容小覷的高人氣。
deca joins最早成軍於2013年,來自關渡台北藝術大學,曾歷經兩次團名更改(一開始為FUBAR,2016年改名灰矮星),直至2017年才確立今日樂團的樣貌,當時團員包含主唱鄭敬儒、吉他手楊尚樺、貝斯手謝俊彥與鼓手陳皇谷,而同年推出的首張專輯《浴室》,更是以獨有陰鬱風格配上搖擺節奏,營造出一股不同以往的台式浪漫,並迅速在獨立音樂圈打開知名度;而目前成員則為主唱兼吉他鄭敬儒、貝斯謝俊彥,與吉他手楊尚樺。

不過才剛坐下來採訪,一看到他們臉盲症便發作!這三個人的髮型也太像了吧!楊尚樺笑說,「在疫情還沒爆發前,有次要出國巡演,我一到機場,工作人員直接跟櫃台說這是鄭敬儒。」謝俊彥則說:「我是有聽眾跟我合照發到IG說堵到主唱了!但明明那場我在台上還說,你們要怎樣都行,不要把我認錯就好,結果還是一樣。」但這相似的髮型確實是意圖使人認錯。(哈哈哈)


deca joins目前成員貝斯手謝俊彥、吉他手楊尚樺,與主唱兼吉他手鄭敬儒。從2017年的《浴室》到2018年的《Go Slow》,全新專輯《鳥鳥鳥 Bird and Reflections》deca joins同樣描繪出這一代台灣青年所面臨的真實困境。(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會不會這城市的繁華都與我們無關,都只是塵埃,把日常碾壓成現實的碎片,拼湊成厭世代蒼白臉上的各種無奈。(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deca joins是一組來自台北關渡的樂團。(Photo Credit:空氣腦唱片Airhead Records)
做為台灣獨立樂團的新指標deca joins當年推出首張專輯《浴室》即備受矚目。(Video Credit:deca joins)
 
沒有一人獨大!deca joins 就是個集合體
 
溫文儒雅的鄭敬儒說:「我是美術系出身的,最重視的還是作品。蠻常想到什麼做什麼,比較理想主義,他們會幫我拼湊細節,讓我腦袋裡的想像藍圖變得更加完整。但我們在創作上都是一起的。雖然彼此都有各自喜歡的音樂,但deca joins 不是想做出某個人心目中的音樂,而是大家各出一塊拼圖,最終拼成一個完整的東西。

謝俊彥說,「我們比較像拼裝車啦!因為這個名字就是個集合體,也不會只服務某一群聽眾,或一直做差不多的東西。 」
 
不過新專輯《鳥鳥鳥》不少靈感其實來自鄭敬儒的同名藝術畫作,特別是楊尚樺看到那張作品的色調與氛圍後,便對專輯有了想像,也認為可以當成專輯封面。因此在倒影、回音的交錯下,有點真實、有點虛幻的風格,延伸出編曲、名稱、 logo 、設計,也形構出新專輯《鳥鳥鳥》的調性。
 
有人說聽deca joins,就只想躺在地板上一輩子都不起來。聽起來超厭世,但其實楊尚樺說他們不是刻意走這個路線,畢竟可以快樂為什麼要不快樂。(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全新《鳥鳥鳥 Bird and Reflections》專輯封面是由鄭敬儒所創作的藝術作品。(Photo Credit:空氣腦唱片Airhead Records)
 
演奏跟歌詞一樣也具有說故事的能力
 
在創作上,通常是鄭敬儒先寫好詞曲,再讓大家從編曲的元素出發,像新歌「午夜的消亡」就是以吉它製造出有如雷聲般的噪音。但除了技術層面的嘗試之外,鄭敬儒認為更多的實驗是想要找到想說的話。
 
新歌〈午夜的消亡〉MV,請來日本導演関山雄太掌鏡拍攝,灰暖色系的濾鏡,捕捉光影與人物變化,緩緩運鏡移動留白,宛如一部日劇縮影。(Video Credit:空氣腦唱片Airhead Records)
 
為此全新專輯《鳥鳥鳥》延續前張EP《Go Slow》溫軟輕快的Indie-Pop / Indie-Rock風格,再加入大量無人聲演奏的創作走向,並收錄多首超過六分鐘的長篇曲目,與強烈抓耳的編曲,讓不少歌迷們聽完直呼「愛爆」。
 
鄭敬儒則表示,他本身蠻喜歡純演奏的音樂,「我們相信演奏也跟歌詞一樣具有說故事的能力, 特別是這張專輯我們把它視為一個完整的故事,因此運用很多樂器的堆疊去講述。」比如像新歌「B1」除了電吉他、貝斯、爵士鼓外,還加入了合成器與打擊樂,這也造就一種帶狀、層層堆疊的編曲結構,不僅營造出deca joins有史以來最具野心的編曲企圖,也探索著更強烈、綿密的聲音敘事。
 

新歌「B1」加入了大量層次豐富的純演奏編曲,塑造出另一種deca joins的全新創作風格。(Video Credit:空氣腦唱片Airhead Records)
 
楊尚樺則認為,「以音樂、我、樂團三個元素來說,每個人都必須各自對音樂負責,但三個人碰在一起才能成為這個樂團。因此deca joins不代表我,或音樂的全部,要這樣想才會產生多元性,而且跟大家相處的壓力也會比較小,不用一定要別人照著你的意思做。樂團有機、有變化,才會有樂趣,自己也不會那麼容易糾結。這就跟結婚的概念很像,不要太在意,給彼此留點空間,這樣關係才能走得順遂。」
 
因此練團時,常常會出現有人試了一段,自己很喜歡,但旁邊的人都覺得不太行,但沒人知道該怎麼開口,這種時候就會先錄下來,過幾天後再來討論。不會硬碰硬。


前陣子他們三人有去進修音樂課(學習演奏各種類型的音樂,包括拉丁、爵士、節奏音樂等),因此這張專輯裡有很多元素是在下課後三個人一起討論出來的。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厭世是我們心裡的一部份,但不是全部

對於經常被標籤為「厭世代青年」,鄭敬儒說自己確實在詞曲創作上比較容易聚焦在生活中令人挫折、負面的情緒,「這是我想創作的題材,也重疊到當代年輕人遇到的困境,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比較有同感。」一如2019年創作、這次也被放進新專輯的歌曲「散去的時候」也寫到,「散步在午後,在沒有人的路口,不會有人在意我,不會有人說。我喝了口啤酒,一切的快樂都無關於我,這條路我要自己慢慢的走。」就讓人越聽越有感,迷幻到只能聽爆它。
 
楊尚樺則強調,現階段青年的困境除了低薪之外,更多的無力感是來自無法掌握未來的形狀。「特別是這幾年,每跨過新的一年都會有星座運勢、流年,但好像每一年都是今年很辛苦,但明年更辛苦的每況愈下。雖然生活中還是有快樂,但總需要抽絲撥繭去尋找,而不是平白無故一覺醒來就覺得世界真美好。 」

但面對厭世這個說法,謝俊彥則是不否認、不排斥,但也沒有很喜歡這樣介紹自己。「因為厭世是我們心裡的一部份,但不是全部。即便我們的音樂在一開始創作的當下是要講述這些事情,也有人聽出來,但你可以拿走你想要的部份,卻不能要我一直服務你,我是不願意的。」畢竟風格會演變,而deca joins也會持續朝自己想要的變化前進。
 
既悲傷也瘋狂的日常生活
 
特別是deca joins的歌曲經常是日常的縮影,即便大部份的創作來自鄭敬儒,但靈感未必都是他自己的故事。鄭敬儒私下透露,不少歌曲其實都與楊尚樺有關。
 
像2017年發行的歌曲春天游泳就是他的故事。當時,楊尚樺經歷了一場生活的劇變,心裡很震憾。「我打給鄭敬儒說我快不行了,你來找我。我們聊了一下天後,決定找點事情做,便跑到我家附近的露天泳池裡游泳。那天天氣很好,有月亮、星星,也有眼淚、鼻涕。那畫面很鮮明。」也像「春天游泳」歌詞裡告別的情境;「再看你一眼,我就頭也不回地走了。再嚐你一口,我就頭也不回地走了。在春天游泳,我最親愛的小狗,我們再也不要見上一面。」

deca joins吉他手楊尚樺,不顧後果,很怕死,又喜歡危險(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不過除了悲傷的故事,deca joins也有瘋狂的一面,這部份楊尚樺則是危險擔當。他笑說,「我比較不顧後果,很怕死,又喜歡危險,謝俊彥雖然沒那麼怕死,但他很怕危險,比較謹慎,是後果的防線。」鄭敬儒則笑說:「我比較宅。又怕死、又怕危險。」所以三個人之間便產生了一種微妙的恐怖平衡。
 
楊尚樺說記得有一次在中國太原巡演結束後,酒吧老闆請喝了幾輪酒,一群人看到外面的腳踏車就想騎,但當時那台車似乎壞了騎不了。楊尚樺因為很醉便大喊「我們把腳踏車弄到樹上好不好?」謝俊彥直接回答,「你這樣不行啊!我覺得你會被抓走。」那這時候鄭敬儒在幹嘛?他說:「最後就是我把腳踏車丟上去。因為我是個自由球員。」所以結局會如何,通常都要看鄭敬儒怎麼選擇(哈哈哈)。

deca joins貝斯手謝俊彥,不那麼怕死,但很怕危險,性格比較謹慎(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deca joins主唱兼吉他手鄭敬儒,個性比較宅,怕死又怕危險,但往往是三人團體行動中的最大變數。(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跟一群人聚在一起唱同一首歌還是挺爽的

當然現在暫時無法出國表演。但前陣子deca joins還是進行了「鳥與倒影Bird and Reflections」的北中南巡迴。鄭敬儒坦言在疫情下表演壓力真的蠻大的,他們當時也考慮了很久,因為要表演,防疫安全必須要做好,但不演的話成本又不堪負荷。

鄭敬儒說,「特別是現場LIVE很多人跟你聚在一起,唱同一首歌還是挺有種爽感的。」
 
而被譽為人群觀察大師的謝俊彥則說,以前台灣不同區域的聽團仔會有些許差異,但現在群眾的區域性已經開始模糊。而且以往他會覺得演出好不好都要看聽眾給的feedback(反饋),但現在他更專注在保持自己的狀態。


反正鄭敬儒就是帥,楊尚樺很會鬧,謝俊彥則按照自己心裡的節奏在走。(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楊尚樺則說,我覺得區域比較沒差,民族性的差異比較大。「比如韓國人都是來趴(party),日本人比較像來審美、來考試的,美國的玩法則不同,像是來鬆的,而台灣則是有我們自己的觀看模式。非常有趣。」
 
那麼接下來呢?原本搬回台南的鄭敬儒,去年又搬到台北天母;他說台南像加州,台北則比較陰鬱,但他在不同風格裡想得事情會不一樣,也會影響到創作的走向。但無論他們在哪,我想deca joins始終都不會讓人失望。來聽歌吧!
 

編輯/Christine Chen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