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設計公司IDEO執行長Tim Brown,曾在TED演講中鼓勵設計師放大思考格局時如此說道:「用不同的方式來看設計,而不要太聚焦物件的本身,以更多的設計思考為途徑,我們就會看到影響更深遠的結果。」
 
大家都知道「用設計解決問題」,每個人都可以是解決問題的人,這是人類演化與生存的本能,但在進入工業時代之後,設計被分門別類,成了消費主義的工具,產品設計師也變成一門專職的行業。但隨著時代的變遷,產業結構也在改變,設計也需要進行創新!產品設計專業領域的界線變得模糊,面對全球暖化、教育議題、安全性等問題,以人為本的整合式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來解決社會問題,幫助產品設計的影響更深遠,成了當代產學界跨領域的新顯學。
今年夏天,我們遇見了2019光寶創新獎的評審之一李盛弘,他就如同Tim Brown口中「設計師要放大思考格局」的活生生範例。
 
他是前IDEO設計師、也曾是復旦大學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副教授,擁有國立成功大學工業設計學系和電機工程學系雙學士學位,從學生時期開始就在國際設計獎上獲獎無數,包括:美國國際設計傑出獎(IDEA)金獎、德國百靈設計獎(Braun Prize)、德國紅點(Red Dot Design Award)金獎(Best of the Best)等獎項;出社會後,他開始從事設計顧問( Design Consultant)工作,曾擔任許多國際設計競賽評委,包括:美國國際設計傑出獎(IDEA)和國際設計獎(IDA)等。
 
李盛弘不僅是一名產品體驗設計師,也是教育家、創客,從台灣教育體系被一路培養,在進入IDEO工作之前從來沒有出國留學,卻一步步踏上國際舞台,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趁著李盛弘返台期間,他接受了MOT TIMES專訪與我們暢談人生精彩的設計之路。


李盛弘不僅是一名產品體驗設計師,也是創客及教育家。(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余松翰)

Q:你認為作為一名產品體驗設計師,在現今社會裡,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李盛弘:我覺得設計這個詞,把它當作動詞,設計師是一個外在作用力。真正好的東西是經過淘汰、慢慢演變出來,而不是說我要硬加一個東西、改變什麼,所以我覺得真正好的設計是在無形中,讓使用者不易察覺,但又會自然地覺得這個設計很重要

舉例來說,就像是7-11的招牌下面會有不同的圖示,分別代表了ATM、洗手間、WIFI、停車位等,這個設計很小,但卻不會因為增加這個功能就影響整個招牌設計,更多的是用現有的東西去改變,變成一個文化的形塑者。
 
Q:體驗設計的流程與一般工業設計流程的不同之處。
 
李盛弘:一般工業設計師眾所皆知的是透過設計產品作為中心,就拿蘋果手機來舉例,工業設計師會去思考產品的材質,要如何耐用、耐摔,可以撐得夠久,耐摔,這是工業設計的固定流程;體驗設計則是以人為中心去思考,人拿到手機會怎麼打開包裝、開啟後第一個訊息是什麼,更多是以人為核心去思考流程。
 
我們常常會講到設計思考驅動創新的三個圓圈:對顧客的吸引力(DESIRABILITY)、技術與能力的可行性(FEASIBILITY)、可持續的獲利(VIABILITY),這三個缺一不可,要如何體現就要找到對的人、組成對的團隊,互相彼此互補,在過程中創造有意義的價值。
 
就像我很崇拜的導師Jane Fulton Suri,她是設計調研專家,也是IDEO的夥伴,她不是設計背景,但透過觀察人的細小動作做出設計研究,釐清人的行為邏輯,她讓我明白我們不只是設計領袖,而是要用設計去領導人們,用設計去推動對話互動,設計師除了用畫圖方式與設計交流之外,還可以有其他的方式。


李盛弘重新設計上海圖書館創新空間。(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余松翰)
 
Q:你在國際設計圈獲獎無數,透過不斷參賽累積了作品集,你是如何維持你的創作熱情與能量?
 
李盛弘:我覺得比賽是一個很好的鼓勵機制,但對我來說比賽是一個過程,更多是享受設計後面帶來的立意跟好處,是不是幫助到別人?作品是否受到認定進而去消費購買?我覺得維持創作熱情最好的方式就是享受過程,不是為了工作而去做,也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自己,為了讓這個設計可以帶給別人好的感受,所以我週一到週五在IDEO上班,週六教書,禮拜天就做我的Side Project,我的目標就是每一年都要有一個作品出來,可大可小,但這是很有意義的東西。
 
Q:你在國際設計圈獲獎無數,透過不斷參賽累積了作品集,透過這些獎項,也讓你有機會打開國際市場,就你的經驗,國內與國際設計圈的最大差別是什麼?
 
李盛弘:我是台灣培養出來的學生,我覺得我們的教育體系很好,但是有一個缺點就是太侷限在自己的圈圈裡,沒有跟別人交流,而在國外則是鼓勵打開心胸,跟別人交流設計,就像我有一個比利時同事,他根本不會想參加比賽,因為他覺得為什麼我的東西要別人認可,變成活在那個泡泡裡。
 
亞洲學生很多都是Follower(跟隨者),但在國外是我要挑戰你,我要有自己的論點。我也曾經是乖乖牌,剛開始我的同事都是國外回來的,他們就很自然地去發展設計的可能,但我一開始會害怕,不知道要怎麼寫,不知道怎麼去溝通,因為我不了解人,我只了解我的產品、我的技能,因為過去我們在學校體制缺失了「軟技能」跟「商業發展」,而我們在學校往往學到的是「技巧」而已。




李盛弘今年前往德國參與駐地設計師專案活動,與珠寶設計師、工業設計師等合作,體驗在地生活與文化進行創作。(Photo Credit:李盛弘)
 
Q:你怎麼看目前台灣產品設計產業的發展?
 
李盛弘:現在講的設計大多是玩造型、玩材質等,我覺得是很好,但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要去思考這些東西的背後,是不是真的是我們需要的。因為我看到很多設計師為了設計而設計,卻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跟需求,只是新樣貌的湯匙或筷子,若無法真的解決我們的需要,反而是製造出更多的浪費。
 
Q:你加入IDEO後,對你的影響是什麼?
 
李盛弘:過去我們都覺得設計師,就是遇到一個問題就去解決它。但進入IDEO之後,我們會花很多時間做討論,過程中可能會有爭論,甚至是吵架,但這個時間對於設計來說是好的,因為當我們在討論、思考的時候其實已經在做東西了,做好模型後再回來測試再討論,變成一個循環,調整出最好的結果。


李盛弘重視設計過程,藉由反覆討論與思考,找出對的問題並解決它。(Photo Credit:李盛弘)
 
Q:你是IDSA唯一亞洲評審,這次也受邀擔任光寶創新獎評審,你在評選作品時,你會看的幾個關鍵點是什麼?
 
李盛弘:同學們有很多想法,但很多時候都是一個概念,可是卻沒有做模型、沒有使用者訪問、沒有使用者測試,怎麼知道這是可行的?所以我很重視過程(假設、研究、洞察、驗證),而不是只看到後面的結果,這樣就有點失去當學生的優勢,因為到了業界很多時候沒有這個機會跟時間;第二個是我很在意,你是不是解決對的問題,就像今年有很多無人機作品,可是我覺得有沒有這個需求?如果一直在做加法,就會違背我前面提到的,設計應該是在無形中,讓使用者自然地接受。
 
Q:對新進設計師,或是想從事設計行業的人,你想對他們說的一句話。
 
李盛弘:找對的問題去解決它,設計師要建造的不只是商品或是解決之道,要建造的是一個平台,讓更多機會跟可能性發生。




李盛弘將德國設計駐村的經驗記錄下來,集結成一本設計書與大家分享。(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余松翰)

關於李盛弘
 
產品體驗設計師、創客與教育家,擁有台灣國立成功大學工業設計學系和電機工程學系雙學士學位,熱衷於研究設計及技術在生活中的實踐運用及其所帶來的社會影響力。其設計作品在國際設計獎上獲獎無數,包括:美國國際設計傑出獎(IDEA)金獎、德國百靈設計獎(Braun Prize)、美國 Core77 設計獎、德國紅點(Red Dot Design Award)金獎(Best of the Best)、星火國際設計獎(Spark Design Award)、歐洲產品設計大獎金獎和德國 IF 獎等獎項;出社會後,他開始從事設計顧問( Design Consultant)工作,曾擔任許多國際設計競賽評委,包括:美國國際設計傑出獎(IDEA)、星火國際設計獎 (Spark Design Award)、國際設計獎(IDA)和義大利 A’ 設計大獎賽(A’ Design Award and Competition)等。

他一直以來都從事設計顧問工作,曾在Continuum公司上海辦公室擔任產品體驗設計師,為客戶重新設計服務和用戶體驗,後續進入IDEO設計公司。今年更參與德國駐地設計師專案活動,體驗在地生活及文化進行創作,將過程記錄下來並撰寫出版成設計書籍,目前他人在美國繼續深造,就讀於麻省理工學院整合設計與管理(Integrated Design & Management,簡稱IDM)碩士班。
 

編輯/李玲玲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