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建築領域權威「RIBA 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宣佈,頒發 2021 年「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皇家金獎」(後簡稱RIBA皇家金獎)予英國建築師 David Adjaye。
 
也許你對 David Adjaye 還不太熟悉,不過聽到「RIBA皇家金獎」就知道這絕對是你必須認識的建築師!每年所頒發的建築師,皆是「對建築的發展有直接或間接深遠貢獻」的建築師/團隊,多位普利茲克獎得主如建築女帝 Zaha Hadid、巴西建築巨擘 Paulo Mendes da Rocha、Yvonne Farrell 與 Shelley McNamara 的「格拉夫頓建築事務所(Grafton Architects)」皆曾獲此獎!這就跟著MOT TIMES透過 3 個關鍵字、4 件著名作品認識 David Adjaye!
本屆RIBA皇家金獎主席 Alan Jones 表示:「從私人住宅到大型藝術中心,無論規模大小,都能感受到 David Adjaye 仔細思量建築的創意性與豐富的能量。他的作品非常在地,同時又具有全球性和包容性。他精巧的將歷史、藝術和科學融為一體,平衡了相互矛盾的環境,並激發大家的靈感。我相信他在建築學校的實踐和教學,都大大地豐富了他的創作。」


建築師 David Adjaye 獲頒 2021 年「RIBA皇家金獎」。(Photo Credit:Chris Schwagga、via RIBA)
 
3 個關鍵字認識 2021 年「RIBA皇家金獎」建築師 David Adjaye
 
關鍵字 1:炙手可熱的非裔英國建築師
 
David Adjaye 是位非裔英國建築師(Ghanaian British), 2000 年設立建築事務所 Adjaye Associates,設計領域涵蓋私人住宅、展覽、傢俱設計,以及國家博物館、社會住宅等重要文化建築和城市總體規劃。
 
1966 年出生於坦尚尼亞,David Adjaye 曾經在歐洲學習建築、赴日本遊歷丹下健三、谷口吉生、伊東豊雄、安藤忠雄等建築大師之作,廣泛接觸不同形態的建築。1993從英國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College of Art)畢業後即獲 RIBA 世界最佳學生項目銅質獎;作品丹佛當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Denver)、弗朗西斯格里高利鄰里圖書館(Francis Gregory Library )、貝爾維尤圖書館(William. O Lockridge/Bellevue Library),也分別於2008年、2013年獲得 RIBA 國際獎項殊榮。


華盛頓特區「弗朗西斯格里高利鄰里圖書館(Francis Gregory Library )」。(Photo Credit:Edmund Sumner、via RIBA)
 
其事務所已遍及迦納首都阿克拉、倫敦、紐約,目前他也於哈佛大學、密歇根大學、賓州大學以及普林斯頓大學從事教學工作,並在 2017 年曾被《時代雜誌》選為世界百大影響人物。
 
關鍵字 2:旅行非洲各國的經驗,深深影響他的建築設計
 
David Adjaye 的父親是位外交官,兒時跟著父親遊歷非洲、中東各城的經驗,對他影響深刻。在過去接受《Smithsonian Magazine》採訪時他曾提到:「我不像一般定居於穩定的環境、接受教育的人,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被推向各種不同的種族、宗教和文化。在我13歲之前,我都還以為這種生活是正常的、世界就是這樣。在21世紀日漸國際全球化的世界,帶給我一種優勢。」


倫敦多功能藝術中心「伯尼・格蘭特藝術中心(Bernie Grant Arts Centre)。(Photo Credit:Assen Emilov、via RIBA)
 
這樣的身體經驗似乎因此流淌於血液之中,使他自 1999 年開始決定旅行非洲各國,歷時十年、記錄了 54 個城市的都市建築,並將所見所聞匯集成《Adjaye · Africa · Architecture: A Photographic Survey of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出版,書中可能出現平凡人家的房舍,也可能有富麗堂皇的建築景致,除了忠實地記錄與分析,也試圖重新想像,究竟何謂非洲建築?
 
關鍵字 3:建築必須「平等」,並體現歷史、展望未來
 
David Adjaye 深入建築研究的原因,部分亦源自於從小身障弟弟便面對著生活中不友善的建築設計。除了使他開始構思如何創造「平等」的生活空間,也讓他更深刻感受到建築如何影響使用者的生活, David Adjaye 認為建築是一種「社會行為」,且既必須呈現、理解歷史,也要創造出展望未來的新樣貌。因此我們看見他的作品往往會將當地紋理融入其中,同時又展現出符合時代潮流的當代性。


倫敦公共圖書館 Idea Store Whitechapel。(Photo Credit:Adaye Associates、via RIBA)
 
4 件值得細品的建築
 
1. 非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博物館:以現代手法融合傳統非裔文化
 
2016 年開幕的「國立非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博物館(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是全美唯一專於記錄與展示非裔美國人歷史、生活和文化的國家博物館。


非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博物館。(Photo Credit:via RIBA)
 
David Adjaye:「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棟建築不會是白色大理石製的,它需要訴說另一種語言。」
 
為了呈現建築背後乘載的文化意義,在立面上 David Adjaye 以過去美國黑奴的鑄鐵工藝發想設計,並運用演算法重新組織圖紋,包覆著整座建築。設計不僅具有遮蔽陽光、保護建築等實用功能,大廳內大面積玻璃窗映照著外牆圖紋,所帶來的通透感對博物館而言更別具意義。「大多數在國家廣場(National Mall)的博物館都較為封閉,有點像電影院的作用:帶你進入不同的世界,然後再回到現實。但黑人的經歷並非虛構的,讓這些事重見天日是很重要的。」David Adjaye 說。

陽光映射於鍍銅的鋁製金屬圖紋,自然光流溢於室內空間,創造出優美光影與通透感。(Photo Credit:Brad Feinknopf、via Dezeen
 
三層如倒金字塔向上堆疊的外觀,則運用西非約魯巴藝術(Yoruban art)的三層皇冠元素,象徵多數非裔美國人的原鄉西非,也呼應館內希望呈現給參觀者三大空間:從地下室黑奴的歷史文物;非裔人口向美國北方遷徙、黑人權益逐漸進步的過程;頂層非裔美國人藝術作品。逐漸上升的結構也象徵信念、希望、韌性。
 
傾斜17度角的立面外觀,亦呼應一旁重要地景「華盛頓紀念碑」,「非裔美國人歷史和文化博物館」轉譯多種歷史符碼,同時呈現了文化意涵的同時,也思考到未來與當代性。


外層雕飾鋁件的傾斜角度,與重要地景「華盛頓紀念碑」相呼應。(Photo Credit:via RIBA)
 
2. 加納國家大教堂:取材迦納傳統貴族、宗教深厚的歷史背景
 
仍在建造中的「加納國家大教堂(National Cathedral of Ghana)」是 David Adjaye在迦納的第一個大型公共建設,於國家獨立第 61 週年起建,建築除了作為教堂使用,也是總統就職典禮、國葬、國家感恩節等正式場合的舉辦場所。對於迦納而言具有展現國家建築文化、非洲基督教文化的象徵意義。


加納國家大教堂運用各種當地文化元素設計建築。(Photo Credit:Adjaye Associates、via designboom
 
坐落於佔地 14 英畝的新景觀花園內,「加納國家大教堂」包含多個小教堂、受洗禮堂、可容納5,000個座位的雙層樓禮堂,以及音樂學校、美術館、商店...等多種功能。
 
獨特的屋頂曲線源想自過去迦納傳統制度 Chieftaincy institution 中的元素,如貴族使用的大型遮棚、傘(Boaman ceremonial canopies and umbrellas)、祭祀場所會幕(Tabernacle)等空間的垂幕感;而中間下沉處,則以18世紀阿散蒂王國中象徵權利的「金凳子」的外型構思;而主色調則特別選用紅、黑、白三色,在迦納分別代表血液、靈魂與心、力量。如同將迦納過去的貴族與宗教歷史背景集合於整座建築。


(Photo Credit:Adjaye Associates、via designboom
 
3.  Aïshti Seaside:讓美術館與商業空間相輔相成,成為貝魯特具當代美感與磚紅記憶的複合式建築
 
素有「中東小巴黎」之稱的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是一座充滿法式建築風情的海港城市。2012年 David Adjaye 受黎巴嫩精品品牌 Aïshti 委託,在此建造一間融合商場與當代美術館的大型複合建築「Aïshti Seaside」,然而「藝術與購物的並存,在實踐上相當具挑戰性,等同於要融合兩個通常相互衝突的世界,創造全新的設計。」David Adjaye說。


Aïshti Seaside 的位置過去作為倉庫使用,經過重新設計,現在已是一個結合藝文與購物的複合式建築。(Photo Credit:Julien Lanoo、via RIBA)
 
「Aïshti Seaside」內除了當代美術館,還包含時裝精品店、展策書店、餐廳、咖啡館、Spa 和屋頂酒吧。在動線設計上,建築師將美術館與商場的動線分為兩個區塊,讓這裡變成一個具生活風格,又不會互相干擾的空間:其中一側的商場空間,規劃了貫穿屋頂的採光中庭,店家圍繞在周圍;而另一側則為美術館空間,並於建築東側立面設計大片玻璃窗引入自然光線,窗旁的樓梯通達美術館,讓參觀者在前往美術館的過程中,也能與貝魯特優美的市景相連結。
 

商場中庭簍空設計,讓周圍商家設施皆能享受自然光線。(Photo Credit:Guillaume Ziccarelli / Aishti Foundation、via designboom
 
「Aïshti Seaside」鮮豔前衛的外觀,同樣也是 David Adjaye 溯源當地文化,將阿拉伯沙漠建築風格,轉化為鋁製管狀花紋的外層立面。加上過去兒時曾於此居住的記憶,1970年代這裡曾經是個充滿紅磚建築景緻的海濱聖地,經歷工業化的轉變,David Adjaye 希望能讓這座城市再現過往的樣貌!
 

Aïshti Seaside 除了重新設計建築體,也規劃了讓人們與水更加靠近的濱海公共空間。(Photo Credit:Guillaume Ziccarelli 、via RIBA)
 
4. Mole House:從建築中發現有趣的住宅私歷史!
 
2019 年翻修完成的「Mole House」是藝術家 Sue Webster 的工作與生活空間,它位在路衝的三角形基地上,外型看起來還有些殘破,但你絕對想不到這裡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2019 年完工的「Mole House」,運用超過15,000塊回收的倫敦磚材修補受損的外牆,呈現復古修舊的樣貌。(Photo Credit:Ed Reeve、via Dezeen
 
這座老宅曾是一位退休土木工程師 William Lyttle 的住所,1960年代入住後,40年的時間,鄰居一直反覆向他抱怨,但他堅稱自己只是在挖一個大酒窖。直到 2006 年附近路段坍塌,大家才發現原來他在這棟房子的下方挖了一個四通八達的隧道,深達 8 公尺、每個方向也至少有 20 公尺長,裡頭甚至還堆放了汽車與小船,讓他被當時被媒體們戲稱為「Mole Man(地鼠人)」。


室內裸露混凝土牆面,並搭配溫暖的木質傢俱。(Photo Credit:Ed Reeve、via Dezeen

「Mole House」挖出回填 William Lyttle 非法挖掘地下通道的混凝土,重新規劃地下空間。(Photo Credit:Ed Reeve、via Dezeen
 
翻新的過程中, David Adjaye 挖出當初回填2000公頓的混凝土,重新擴建地下室為開放式的起居空間,並在周圍設置下沈式的花園。且特意將房屋設計多個入口,分別可以通達車道、地下工作室、主臥房,就像讓空間留下了過去 William Lyttle 在家中挖掘隧道的私歷史!


榮獲獲得2021 年「RIBA皇家金獎」建築師 David Adjaye。(Photo Credit:Josh Huskin、via RIBA)

編輯/林沛伶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