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是什麼?在科學上尚未有一完整且明確的定義。一般是指人對環境及自我的認知能力,以及認知的清晰程度,同時意識也是關於認知到自我的體現。如果意識作為人類共同的狀態,藝術家王連晟在「意識邊界」一展中則試圖從人類的角度,探討資料與運算所構成的網路系統到底能不能形成一種意識。
曾以《閱讀計畫》獲2017年英國流明獎(The Lumen Prize)首獎與受邀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主題展的藝術家王連晟,其裝置作品常以數量的方式以達到一種特異的身體感知。例如,23座自動翻頁書機器,隨著觀眾進入展間而開始自動翻頁、朗讀著《論語》,傳承千年的儒家教育在21世紀依舊無形地操縱著教育體制,學生如同機器般無意識地翻閱,卻是透過機器有意識地控訴著填鴨教育。


除了在國外備受注目,也獲得台北美術獎的《閱讀計畫》透過機械裝置探討教育體制。(Photo Credit:王連晟)

彷彿置身數位空間模擬訊息傳遞
 
以個展形式呈現的「意識邊界」,藝術家在展場中創造了一條黑暗的路徑,像是一場探索,也是一段循序漸進的實驗。

走進展間,啟動了數台網球發球機,於是無數顆網球在空間中不斷跳動,沒有揮舞的球拍,球徑指向另一座發球機的儲球袋。網球在作品《室內運動學》中成為一種訊息傳遞的模擬,閃爍的燈光與跳動的網球,在黑暗的空間中,我們無法全面觀看,彷彿置身電影中充滿0-1位元的數位空間,片段訊息被快速切換,我們隨時隨地都在被各式資訊擊中,無可避免又無法選擇。


網球暗喻著數位洪流中片段的訊息,重擊著我們的日常生活。(Photo Credit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室內運動學》以網球模擬訊息傳遞。(Photo Credit :王連晟)
 
由機械運動所產生的不和諧交響樂

延續2019年在日本駐村期間所發表的作品《再生運動-點陣式印表機》,王連晟搜集了二手或是廢棄的點陣式印表機並加以改裝,透過連接網路,數位藝術中心每一位工作人員的網路使用喚醒了這些沈睡的印表機,熟悉的列印動作所發出的聲音,在不同列表機間共鳴著,資訊流透過機械聲響變成可感知的呈現。網路驅動的印表機看似無意識地運動著,這場由機械運動所產生的不和諧的交響樂,卻從來都不重複播送。


2016年的《再生運動》以200多個磁碟機討論數位時代的科技反思。(Photo Credit :王連晟)

《再生運動-點陣式印表機》討論全球化電子廢棄物的問題與資訊可視化。(Photo Credit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召喚者》透過電磁感應與超自然現象的探討連結。(Photo Credit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召喚者》透過電磁感應與超自然現象的探討連結。(Photo Credit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最後展場底端並列的兩件錄像《地平線-海洋》與《球型-太陽》,是藝術家以我們熟悉的圖片搜尋功能去收集「海洋」與「太陽」,並透過程式即時挑選再生成的影像讓人驚呼海天一線成了無國界的海洋刻板印象,發紅的球體則是太陽的標準造型;原來,在無國界的網路世界裡,我們對自然現象的想像也趨於全球化。


《地平線-海洋》則使用人工智慧去詮釋大量資料。(Photo Credit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球型-太陽》則使用人工智慧去詮釋大量資料(Photo Credit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因此,藝術家嘗試在這次個展中探討機器意識的各種可能性,其實對於觀眾來說更像是重新看待數位生活的契機,比如《室內運動學》是被資訊重擊又必須反覆面對的無奈日常,而《再生運動-點陣式印表機》則是以視覺與聽覺重現訊息川流的冷酷與不停歇。而在網路發達,資料收集變得更加便利的今天,《地平線-海洋》、《球型-太陽》卻告訴我們,卻告訴我們,人類並沒有因此更充滿想像與創意,也許這正是機器有意識地控制著我們生活之故。因此,關於意識或機器,人類真的理解了嗎?
 
王連晟除了新媒體裝置藝術,在聲音表演中也常搭配程式即時生成的影像,與即時運算的聲音演出。(Photo Credit :連晟)
 
「意識邊界」王連晟個展
展期|即日起至12/12 (六)
地點|台北數位藝術中心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