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工業設計巨擘,同時也是現任中國新興家具品牌「造作」的創意總監 Luca Nichetto 可是近年來的當紅炸子雞呢!身為多產之王日本鬼才佐藤大的好友,Luca 的設計產量與質量也毫不遜色呢!今年 Luca 帶給大家最大的焦點莫過於在 Lambrate Centrale 展出與來自義大利威尼斯的玻璃工藝品牌 Salviati (Luca 還說到 Salviati 是他設計生涯第一個合作的客戶呢!) 合作的一系列玻璃產品與裝置,色彩與紋理細節相當驚人,猶如一場玻璃工藝的饗宴呢!
 
除此之外,他也為 Moooi 設計了一張《Canal Chair》靈感來自於中古世紀歐洲戰船、和為 Fornasarig 及 Coedition 這兩個家具品牌做展場設計等…...不勝枚舉!可謂今年米蘭設計週不可不認識的焦點人物之一 !今年 MOT TIMES 也難得貼身採訪到 Luca ,幽默健談的他不管到哪裡總是人群亮點,沒想到這樣厲害的設計師對每個人仍保持一貫親切大方的態度,完全不藏私!快來一同了解他的設計心路歷程吧!
從米蘭設計週回歸到個人設計,從義大利到中國,這位來自威尼斯且獲獎無數的義大利知名工業設計師 Luca Nichetto  的大名近年來可說四處生根,以一種銳不可擋的姿態席捲各地設計圈,今年也一如往常地在 2017 米蘭設計週中與眾多知名品牌與設計師合作,並不停歇地挑戰自我的設計界線,從工業設計到室內設計,一再讓我們驚豔!

然而,回歸到他自身,同時身兼眾多跨國品牌的設計師、總監,同時也是同名設計品牌 Nichetto Studio 的創辦人,一路走來, 究竟「設計」對他而言有什麼樣的意義?設計該如何定位與產生?旁人眼中已經如此成功的他,是否已經完成他心目中夢想?對年輕人又有什麼樣的建議呢?讓我們一起來聽聽 Luca 怎麼與 MOT TIMES 的精彩分享!

Q:你今年參加 Ventura Project 在  Lambrate Centrale 的展出 , 有沒有什麼地方是你自己喜歡或推薦的呢?
A:事實上我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看其它展覽,但是 Lambrate Centrale (VC)  是個非常酷的新地方,Marttan Bass 在那的展出非常有趣!同時 Jaime Hayón 的燈具展也很精采,而針對米蘭設計週,我則非常喜歡 moooi,今年他們表現得十分突出非凡,因 moooi 是在創造自己的宇宙,他們以旅館的形式,並利用不同的場域,清楚告訴大家產品可以如何被陳列,許多看似截然不同個性的商品被完美地搭配。
 
此外,我也非常喜歡 Nendo 的展覽,不只如此,Pepsi 展覽也很棒!我也有參與,可以窺見一個美國大品牌是如何去看待設計,儘管他們做的不是家具,但有趣的是可以看到他們如何將設計思考 (Design thinking) 應用在飲料上。


把彩虹帶回家!Fornasarig 所做的展場設計透過椅子繽紛多元的色彩,堆疊出令人歡愉的繽紛印象。(Photo Credit:呂宗翰)


米蘭設計週上 Luca 幫 Coedition 設計的會內展場,沉穩內斂的空間氛圍中,鋪陳品牌獨特個性。(Photo Credit:呂宗翰)

Q:請問你可以分享今年你與  Ventura Project 的合作嗎
A:非常好玩!我和 Byredo 香水創辦人 Ben Gorham 合作了一個玻璃裝置,由於他來自於截然不同的領域,讓我也能從更大的框架中去看事情。合作過程起源於去年在威尼斯,玻璃工藝品牌 Savilti 與我聯繫說希望能重新塑造他們的品牌,對我來說 ,Savilti 是我的「初戀」,我的第一個客戶,所以我當然決定要和他們合作,但是同時他們也和  Ben  聯繫,沒想到此時, Ventura Project 創辦人 Margriet Vollenberg  又與我們分享了 Lambrate Centrale 的計畫,事情也就這樣水到渠成了! 
 
我認識 Margriet  已有相當長的時間,這次與 Margriet 的合作是非常好的經驗,不只可以吸引更多人來  Lambrate Centrale ,且展覽的成果相當好,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非常的開心!儘管其中曾經克服過許多困難,例如到米蘭時一直下雨導致室內有時也會有漏水的情況,但是當成果出來時,一切困難都忘記了!






不只排列起來很壯觀,同時細節也很驚人!這些玻璃片上的紋理獨特性相當高, Luca 甚至說當初設計時沒想到效果那麼好!(Photo Credit:呂宗翰)
 
Q: Ventura Project 每年都有很多的年輕人參與,你是否對他們有什麼樣的建議呢
A:我的建議是,年輕設計師們除了投入旺盛的精力外,還必須知道整個產業是如何運行,大部分的年輕設計師都採用「手作」的方式,當然「手作」很重要,但是可能會和產業脫節,因此,可以考慮利用新科技去實踐到更實際的事物上,或研發更多可以幫助人類設計,並用 Maker-mind 去思考,設計還有更多尚未解鎖的領域可去探索。
 
這就要提到年輕人所謂的「夢想」和「目標」的差異,最大的問題在於,許多人時常會有許多新奇的點子,但是卻沒能力和持續力去讓他們化為「真實」的產品或需求,儘管投入了巨大的能量與時間,激發出短暫的火花,甚至有機會出現在雜誌報導中,但是那僅是一切開端。最大的問題在於他們沒有能力與金錢等去持續前進。因此年輕人不應只知道有興趣做什麼,重要的是還要知道去哪能找到資源和製成的管道,不然整個米蘭設計週就會像一個轉瞬即逝的光輝(Flash),真正能落實留下的設計不多。




Ventura Project 每年都吸引眾多年輕人共襄盛舉,Luca 認為年輕人對於落實夢想的資源管道應該更加了解,才不會讓設計點子曇花一現。(Photo Credit:Claudio Grassi)
 

Q:你認為究竟什麼樣才是能夠讓設計持續不斷的關鍵?
A:我認為「人」是最重要的,設計師時常忘記他們是為了「人」而設計,重要的是你要如何幫助人?如何讓人們能夠過更好的生活?不只是創造美好的故事和有趣的產品,它是否能打動人才是關鍵所在。
 
Q:延續前面問題,回應人們對設計的需求是否曾遇到過困難?畢竟人們的需求常不斷在改變?
A:那就要看那個主意(idea)有多好了!如果只是觸動到表層的需求,當然每年都會不同,但是如果你能夠觸動的比較深層的需求,就可以隨著時間不斷延續。
 
Q:你最近是否有令人期待的新設計項目正進行中呢?請舉出其中一項你認為較特別的?
A:我已經做太多事了!(笑)不過最近有一個有趣的是與中國品牌 Vinci 合作的耳機設計,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耳機,因為結合人工智慧,它就會記憶你所聽過的音樂,預計今年 12 月會推出。我總是喜歡挑戰和不同的領域合作,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學習。
 
Q:你未來預計還會想要再挑戰其它哪些的領域呢?
A:會想要嘗試室內設計,先前已經有一些相關經驗例如為中國家具品牌「造作」做室內空間設計,但還會想要再挑戰設計餐廳、精品酒店等,未來希望能做更多公共建設,而非私人住宅。當然我也是會挑選擁有同樣理念的客戶,而非任何找上門的。
 



令人耳目一新的茶空間設計!除了工業設計,Luca 也積極跨足空間設計,2017 年與 PepsiCo 合作的 Pure Leaf Space 完美結合傳統茶藝與現代設計,在這裡喝茶好像很時髦!(Photo Credit:Nichetto Studio)




從家具到室內設計一手包!Luca 不只擔任中過家具新興品牌「造作」的創意總監,牽線中國與義大利設計, 同時也替「造作」的店面做室內設計。(Photo Credit:ZaoZuo)
 
Q:請問你是否能夠形容一下你的風格 (Style),若是你的友人又會如何形容?
A:這是一個好問題!老實說我不喜歡 Style 這個字,因為我認為 Style 是很短暫的,而且我並非來自時尚產業或生活產業,即便設計產業時常會與跨足這些領域,但是作為設計師的夢想,無非是希望能夠永恆 (timeless) 地存在於市場中,因此我們必須要注意到設計的品質。
 
但我也同時非常崇拜一位義大利設計前輩所說的話:「designer is the father and company is the mother」,意思是你做的設計若能讓設計與公司皆個別兼顧 50%,就是最完美的組合。所以希望我的設計是「無法預料」的,總是能帶給人驚喜,例如此次有許多人很驚訝我為 moooi 所做的設計,雖然設計品上沒有掛上我的「大名」,但是在看似簡單的 armchair 設計中卻有我的理念。你會看到彷彿有一條「線」將我的所有產品貫串,我喜歡創造實用,但同時又融合了一點情感的成分的產品,讓它有一絲轉折。
 
Q:你說你不喜歡被定位,所以你在與不同的對象合作的時候,都會改變樣貌嗎?
A:我總是做自己,只是改變「容器」,也就是不同的夥伴,設計師要有能力選擇對的夥伴,但我不想要當那種有一個「標誌」性的設計,當然要當那種設計師也可以,反而更簡單,但如此一來,公司就變成只是製造出設計師品牌的工廠,但設計師不應該著重在一個品牌或名字,而是不斷實驗的過程。

Q:當你沒有靈感的時候你會怎麼辦呢?你會去那裡尋找靈感?
A:要我靈感枯竭是非常困難的!(笑)當然還是會有某些時刻你會突然找不到那種瞬間的「靈光」,但是那時你能做的就是透過「經驗」去做事,去分析你在做什麼,在「過程」中你就會找到靈感。大部分人都以為有創意工作者就常突然是靈光一現就有好點子,但其實更重要的是要奮力工作,你必須要深深投入你所要解決的問題,才會找到靈感。

雖然沒有特別張揚設計師大名, 但從 Luca 今年替 moooi 所設計的《Canal Chair》中,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獨特貫串的設計語彙。(Photo Credit:Moooi)
 
Q:你是否有任何個人的座右銘或是信念?
A:Multitude by method,意思是你必須要有一套方法,但並非一成不變,但是這套方法卻可以透過不同的方式實踐,並產出不同的結果,所以當這兩個看似對立的字放在一起時,創造出一種很特別的意思是,你可以同時兼具「感性」與「理性」。
 
Q:然而,設計要同時要兼具理性和感性是否是有困難?究竟要如何才能夠在兩者間取得平衡呢?
A:但是設計正是如此阿,設計不只可以「理性」解決問題,同時要能「感性」創造出無法預料的部分,然而要平衡兩者就需要「天分」了!(笑) 這當然是有困難度,也要仰賴設計師的能力,但這是我們所有人都希望達到的。(編:沒錯!許多人也碰到像是夢想與現實的衝突阿!)夢想往往是非理性的,但你也是要找到可以理性實踐的方法,有些人可以抵達,但很多卻中途就放棄了。
 
Q:那就你而言,你已經完成你的夢想了嗎?若沒有,那你的夢想是什麼?
A:沒有,尚未滿意!我其實每天都在思考這問題,希望能找到一個「工具」可以對於社會發揮影響力,而所謂的社會影響力就是能造就人們擁有更好的生活。希望能讓社會有所改變,即便只有 0.000001。但身為 2017 年的設計師,找到一個自己屬於自己的支持網絡非常重要,尤其與「對」人接觸更重要,因如此才能創造更大的影響力。

我期待未來的設計師不再只是孤立的個體,而是成為整個宇宙社會的一員,能有更高的視野,幫助更多的人,這時代不該只是互相廝殺去比較誰能有更高的知名度,如果我們都能擁有超越個人利益的夢想,就能給下一代開創更好的世界。(編:夢想好高遠啊,真令人欽佩!)

Q:除了設計師與先前提過的籃球選手之外,你還有想要做別的事情或想嘗試的身分嗎?
A:設計師不只是我的職業,更可以說是我的熱情!若比喻設計師是一個小石頭,投入水池中就能夠創造許多波瀾,設計師的職責就是要去創造出這些波瀾,從自身、工作室、公司、商店甚至擴及到整個社會組織,因此設計師可說是創造組織與工作機會的人。

我很幸運從小就可以追隨熱情並擁有這樣的天職,並找到如同為我量身打造的工作,因這並非每個人都可以做的典型工作。設計師需要有「天分」、「熱情」但同時也要「勤奮工作」。除工作外,我還喜歡看各種電影和運動,我認為運動是人生很好的訓練,從中可以學到很多道理。另外,旅行也是很有啟發性,我很常在各國旅行,因為你會吸收到很多與平時截然不同的經驗。 改天再來與大家分享米蘭地圖吧!

編輯/ 黃品嘉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明日話題 / Topic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