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可說是藝術界最忙碌的一年!10 年一度的「明斯特雕塑大展」(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5 年一度的「卡塞爾文獻大展」(documenta 14)加上 2 年一度的「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歐洲籠罩在一股藝術大展的朝聖氣氛之中。相較於政治議題濃厚的卡塞爾文獻大展,第 57 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策展人 Christine Marcel 以「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a)為題,將焦點放回藝術家身上。


臺灣藝術家李明維的作品《The Mending Project》將過去 911 的恐怖攻擊事件所帶來的的負面經驗轉化成正面的意義,藉此牽繫起陌生任之間的親密友誼網絡,邀請大家一同來參與心靈修復的過程。(Photo Credit:胡忻儀)
 
「我們身處在一個充滿衝突和顛簸的世界中,人文主義受到嚴重威脅,而藝術是人類最寶貴的一部分」策展人強調:「藝術作為反思、個人表達、自由和基本問題的理想場域,是對生命的肯定,儘管偶有但書,藝術家的角色、聲音和責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至關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任職於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的 Christine Marcel 是「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史上第四位女性策展人,長期關注年輕藝術家發展的她,曾擔任過 2007 年比利時館與 2013 年法國館的策展人。她在本屆雙年展中以「藝術家」作為主角,強調是為藝術家所設計、並由藝術家所設計的展覽,引領觀者思考藝術本質,而策展人則扮演說書人的角色,讓綠園城堡與軍械庫的主題展成了一本藝術全集,將 120 位參展藝術家安排於 9 個篇章中,每位藝術家都成了書中主角,娓娓道來他們的生活、社會觀察與藝術實踐。


穿越時空!Alicja Kwade的作品《Out of Ousia》創造了一個擴大現實極限的雕塑環境。由雙面混凝土牆、雙層鏡和大塊玻璃構成的結構,表示出共存但不能同時進入的不同感知空間。(Photo Credit:胡忻儀)


在今年的「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中,我們看到許多跨媒材的精彩運用,藝術家天馬行空的抽象思維,在作品中具體呈現。(Photo Credit:胡忻儀)
 
故事從綠園城堡的「藝術家與他們的書之館」開始,展場入口是 Mladen Stilinović 著名的《藝術家工作中》(Artist at Work,1977),在一系列的紀錄照片中只見藝術家躺臥於床上,以行動表示「發懶才是正經事」,藉此提出政治語言及其在藝術和日常生活中的思考。隨之在後的 Dawn Kasper 更是將自己的私人物品搬進展場中,在主題館內進行為期六個月的生活與現場創作。


零距離親密接觸!美國藝術家 Dawn Kasper 索性把自己的工作室搬來的現場,她重現了自己行為作品《This Could Be Something If I Let It》,將自己的日常生活搬進展場中,在觀眾面前進行創作。(Photo Credit:胡忻儀)

除了藝術家個人的關注之外,「關係美學」也是另一項討論重點,Olafur Eliasson 的《綠光計畫》(Green Light—An Artistic Workshop,2016 ) 關注歐洲的難民問題,由移民、難民、學生與雙年展的參觀民眾以回收材料動手製作六角體的綠光燈具,販售所得作為難民基金使用。除此之外,李明維的《不期之美》( When Beauty Visits,2017 ) 則是邀請觀眾獨享建築師 Carlo Scarpa 的雕塑公園內靜默的美景,並送上一份小禮,但要求受邀觀眾必須在遇上下一次的美好時刻才能將這個信封打開。儘管每個人的感動時刻不同,李明維卻總是細膩梳理著觀者心中的感受,重溫人與人的相聚、人與物的相遇裡的美好。


在《Green light》中,難民,移民,尋求庇護者和學生以及公眾,都被藝術家 Olafur Eliasson 邀請根據藝術家創造的元素來組裝燈具模塊。(Photo Credit:胡忻儀)
 
不只主題館,備受矚目的還有國家館區,更如同藝術奧林匹克的競技場,其中,今年最受歡迎的是德國館,令人驚喜的是,展覽與代表藝術家 Anne Imhof 雙雙獲得金獅獎的肯定。以《浮士德》作為文本,Anne Imhof 結合了繪畫、雕塑、裝置與現場表演,以透明玻璃區隔出地上與地下,表情麻木或悲傷的演員在其中爬行、表演,彷彿觀者被逼視面對紛擾時代中的殘酷現實。
 

KiKi Smith 的裝置藝術作品《Rogue Stars》蛋白石白的古董玻璃,搭配黑色鋼與鉛,形成強烈的對比,優雅中帶著夢幻色彩。(Photo Credit:胡忻儀)

獲特別提名獎的巴西館也不能錯過!此次由 Cinthia Marcelle 帶來全新裝置《狩獵場》(Chão de Caça),不平衡的展場中散落地面的石塊、舉著白布的木條或是竄流場中的黑色粗繩,加上藝術家與導演 Tiago Mata Machado 合作的錄像中,紅色蒙面工人不斷鋪設著屋頂磚瓦,籠罩著不安與緊張氣氛,再再反映出當今巴西社會的焦慮。


 好想體驗走進的神秘迷宮 !Cecilia Alemani 策畫的《魔幻世界》(Il Mondo Magico),讓人一走入及感受到迷失在虛實之間的迷幻氛圍。(Photo Credit:胡忻儀)

想要逃離現實嗎?別忘了來看看義大利館由策展人 Cecilia Alemani 策畫的《魔幻世界》(Il Mondo Magico), 舊廠房空間中架起了鷹架迷宮,爬上走道盡頭的階梯才發現藝術家 Giorgio Andreotta Caló 所創造的平行時空,原來詮釋「魔幻」一詞不是逃避到非理性的深淵,而是體驗現實的新途徑!

編輯/ 黃品嘉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明日話題 / Topic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