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原取名為《台灣有個好萊塢》,以片名直接點出台灣曾有過、而今已全然消失的台語片電影輝煌時代,雙導演蕭力修與北村豐晴,以幽默且深情的方式,帶領觀眾回溯那段狂熱歲月──10多天就可以殺青完工一部電影,壓榨編劇同時進行好幾部劇本,王牌編劇的腦中簡直就是創造電影雛形的「夢工廠」。《阿嬤的夢中情人》是首部以60年代台語電影為背景的作品,結合浪漫的愛情元素,重新回味過去的「打電影」時光。而在影片快要下檔、場次所剩不多時,MOT/TIMES特約作者專訪了兩位導演,請導演與大家分享拍攝台語片的創作契機。
「劇本是編劇對電影的情書,台詞是編劇的情詩。」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中,由藍正龍所飾演的台語片年輕編劇如是說。

      
藍正龍在《阿嬤的夢中情人》一片中,飾演一位正陷入創作低潮的年輕編劇,並在片中有許多搞笑的演出。

《阿嬤的夢中情人》非常立意良善地回溯到台灣6、70年代台語片黃金時期,那時候台灣的電影產業已經有明星制度、有名正言順的置入性行銷手法,每10多天便可以殺青完工一部電影,放映時明星隨片登台、萬人空巷,北投更是不折不扣的「台灣好萊塢」。

台灣於1955年發行第一部台語片,之後經歷了約莫30多年的三盛三衰時期,製作了超過1000多部的台語片。早期的台語片主要以歌仔戲為主,後來衍生出以台語配音的黑白時裝片,類型從科幻、偵探、愛情、社會寫實,到間諜、黑幫、動作、異色等應有盡有。1962年第一部007電影《第七號情報員》(Dr. No)問世,台語片亦馬上趕搭此風潮,吸收了諜報片養分,順勢推出了台語片版的諜報系列《天字第一號》,得到非常大的成功,一連共拍了五集。而到了去年(2012年),007系列正值50週年紀念,順時推出《007空降危機》(Skyfall)作為龐德(James Bond)系列的第23部作品,但反觀台灣的台語電影,卻早已因為電視的發明與國民政府鐵腕推行「說國語政策」的雙重打壓下,在歷史的洪流中消失了身影,不禁令人唏噓。

      
在台灣台語片的全盛時期,熱門的電影門票可是比現在NBA票還難買(《阿嬤的夢中情人》片中如是說)。
 
  (台語發音)
  女:過去我們都是愛著梅花,現在我們已經愛上太陽!
          你喜歡看太陽出來?還是喜歡看太陽落山?
  男:我喜歡看太陽落山。
  女:夏天的太陽什麼時候落山?
  男:六點四十。
  女:冬天的太陽什麼時候落山?
  男:五點五十。
  女:現在呢?
  男:已經落山了。
  女:會不會再出來?
  男:永遠都不會再出來。
  (確認身份無虞)女:你是第幾號情報員?
  男:第十三號情報員。妳第幾號?
  女:第七號情報員就是我!
  男:(驚訝貌)啊,蝦密!

這段間諜辨認暗號,串聯了整部電影,因此看完電影後觀眾將對這段台詞有不同的體會。 

《阿嬤的夢中情人》片中孫女小婕隨著阿公的口述回憶,宛如坐時光機般地進入阿公、阿嬤輩的舊日時光中。身為八年級生的小婕,怎麼樣都想像不出,常常把「想當年,我可是最紅的王牌大編劇!」掛在嘴邊的阿公,話中究竟有幾分真實、幾分吹噓的成分在。但即便如此,小婕卻依然不知不覺地被阿公那娓娓道來、發生在那個「台灣好萊塢」的愛情故事所吸引著。

年輕編劇劉奇生正是阿公口中故事的男主角,在他創作的全盛時期,手上竟同時有7個劇本在寫,難怪他可以拍胸脯說:「林北就是夢工廠!」,而這樣的創作顛峰,也導致劇本裡不同類型的角色常常會在夢中打架。而片中女主角則是北上追星、卻誤打誤撞進入台語片劇組的鄉下女孩蔣美月,不過美月其實是個外省人,因為小時候在眷村的表演大會上極度「政治不正確」地唱台語歌,回家被爸爸痛揍一頓後,導致了她的舞台恐懼症。

因此,一段奇妙的緣分就此展開。台語片成為了男女主角感情增溫的連結,而他們也實實在在地用生命演活了台語片的風光歲月。

      

電影終了,《阿嬤的夢中情人》2位導演蕭力修、北村豐晴巧妙地藉著編劇之手,寫下了向著台語片致敬的公開情書,並驚喜地將間諜片元素轉化成為浪漫愛情電影的催化劑,使得《阿嬤的夢中情人》在最後三分之一的收尾處,令觀眾忍噤不住地笑中擒淚,升起對過去時代深切的思慕懷舊感。因此接下來,就讓我們來聽聽這段屬於蕭力修與北村豐晴兩位導演的創作故事。
 
    

Q:請問導演會拍一部以台語片歷史為主題劇情片的契機爲何?

北村:那時我們的製片曾瀚賢提出了一個以台語片為中心主軸的劇情大綱給我,並整理了許多輔助的台語片背景資料,此外,那時國家電影資料館也剛好推出了「戲夢五十」的台語片影展,當我看了慶祝台語片50週年的紀念特輯後,深深覺得台語片的世界實在太有趣,所以很想把「拍台語片」的這個提案付諸實現,但我知道靠我自己的力量沒有辦法處理這樣的題材,就找了力修──我在台北藝術大學的老同學,一起合作。

Q:大家有目共睹的是,兩位導演的個別強項無縫地銜接整合在《阿嬤的夢中情人》中,北村很擅長人物的喜劇表現,而力修則是在視覺藝術上貢獻良多,請問兩位是如何分工、合作的?

力修:我們好像就很有默契地分別取自己的強項分頭進行,說穿了,是很有效的「互相利用」(笑)。北村很會掌握演員之間的化學作用,所以片中的戲劇表現都是由他操刀;而我比較著重在螢幕上細部的視覺呈現,但與我們合作的工作夥伴都很厲害,最後將整個團隊(攝影、美術、服裝等)的工作成果融合在一起,便成為一部完整的作品。

      
左圖:導演北村豐晴也參與了演出,飾演黑輪一角(右)。
右圖:
《阿嬤的夢中情人》片中呈現了許多台灣60年代的片場樣貌。

Q:但相信在拍片過程中一定碰到許多大大小小的考驗,請導演為我們分享一下?

北村:說到困難的地方,我是覺得一直都有(笑)。不過我們拍這部片一共遇到了四個颱風,其中一個還是百年才來一次的大颱風。但就如同李安導演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得獎感言所說的,因為有電影之神的保佑,所以每次都是拍完那個鏡頭後場景才被吹垮,差一天就糟了。因此我非常感謝電影之神的眷顧。

Q:電影中提到由藍正龍飾演的編劇因為手上同時有7個劇本在寫,因此在睡夢中常有角色混亂出現的情況。在這段中,導演特地安排藍正龍一人分飾多角,引起歡眾發笑不已,因此請導演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幾個角色?

力修:藍正龍飾演的角色有最吸睛的《大俠梅花鹿》裡的梅花鹿、水手文雄、古裝劇大俠黃天霸,還反串了《第七號女間諜》裡的女間諜角色。因為電影中這些角色都是從這個編劇的腦中想出的,因此我們就安排全由藍正龍一人飾演。

Q:《大俠梅花鹿》是打破大家一堆眼鏡的「天然景禽獸裝,台語童話故事片」,用現今的用語來說就是創意kuso因此《大俠梅花鹿》一片中的魔幻寫實風格,滿像日本導演三谷幸喜的《有頂天大飯店》或《魔幻時刻》,也因此有人說北村導演是台版的三谷幸喜,你自己怎麼看待?

北村: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太榮幸的稱號了,就像是有人說我長得像金城武一樣(笑)。當然對我有更深入了解的人,會發現這樣的風格其實不是模仿,而是對「喜劇故事」的一種精神上崇拜。三谷導演在喜劇劇本的鋪陳上非常完整,所以到最後發現故事裡的每一個情節、元素缺一不可,牽一髮而動全身,我希望我的作品在結構上也能更達到這樣的完整度。

      
《阿嬤的夢中情人》片中雖然大用了許多喜劇老梗,但仍舊讓人忍俊不已,大笑不停。

Q:所以《阿嬤的夢中情人》交叉運用了這麼豐富的類型元素,在其中又重現了歷經政治、社會、票房市場等影響的台灣電影史片段,可以請兩位導演用自己的話來推薦這部作品嗎?

力修:我們知道用現在觀眾的視角來看,《阿嬤的夢中情人》所呈現的是距今50年前的電影環境,我們很想營造出屬於那個追求夢想與愛的純真年代給觀眾,就像是要喚醒阿嬤失去的記憶所做的努力是一樣的。我們不用說教的方式,而是希望用喜劇的模式,幫助觀眾找到當時代人們生活的情感回憶。

北村:這次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裡,我很想要嘗試的一個元素,就是間諜片暗號。透過不同時代的轉移,用演技分別來說這些暗號,以呈現出戲劇的張力與層次感。或許觀眾光聽我們這樣講很難明白我們在說什麼,但進了戲院馬上就能知道,為什麼只是聽到「冬天的太陽什麼時候落山」一句台詞就很有感觸,甚至催淚。

 

《阿嬤的夢中情人》反覆出現當年台語諜報片中經典暗號,「夏天的太陽什麼時候落山?」「六點四十。」「冬天的太陽什麼時候落山?」「五點五十。」而這些暗號在片中出現的時機點,也從好笑莫名,到片尾令人傷感且催淚。

Q:最後想問導演有關電影產業的問題。《阿嬤的夢中情人》是ECFA通過後,第一部台灣、大陸兩岸同時院線播映的首例,力修之前也跟著前往北京宣傳,向對台語片的認知近乎是零的大陸觀眾推片。因此請導演和我們分享一下此行的經驗?以及回過頭來,導演們覺得台灣電影創作者的立基點或優勢在哪裡?

力修:《阿嬤的夢中情人》的確是ECFA後,非透過合拍片模式,而是經過內容資料送審核定後,可以進大陸院線近2,700個大螢幕播映的首例。我也是第一次去大陸宣傳,真的滿興奮的。至今《阿嬤的夢中情人》已經在大陸播出幾場了,我發現儘管大陸觀眾對影片中的用語或習慣有點隔閡,但在情感的部分卻是很可以理解的,因此許多影評都給予滿正面的鼓勵。

所以我們可以了解,在ECFA之後,其實只要內容被許可、也有一定宣傳預算的影片,就可以推到大陸去。我覺得台灣現今的電影工業,還是需要比較大的一筆資金,能夠讓上下游電影產業的發展連結地更扎實一點,而這也是李安導演這次把《少年Pi的奇幻旅程》帶回來台灣拍的用意。所以我覺得,運用大陸可以回收的資金,來培育、落實我們台灣的電影產業,繼續往前走,是我們現在可以做的事,未來我們國內影像作品放眼的可能就是全球市場,因此台灣電影可以先從這裡作為出發點。

說到立基點或優勢部分,這次我去北京,也和幫我們作宣傳的電影行銷公司董事長談過,他很喜歡我們的影片,從他的角度來看,覺得像我們比較重視傳統文化背景、在情感上著墨得比較細緻、深入的影片,在大陸新一輩導演的作品中較難看見,這便成為了我們的特色。他也建議,是否未來可以請大陸的導演來台灣住一陣子,而台灣的導演去大陸住一陣子,對彼此的生活背景與文化作交流、對話,來產生更多的創意與精彩故事出來,是一個滿可行的計畫。

Q:那北村對這一部分有要補充的嗎?

北村:我……(停頓)在台灣就好了(言下之意就是,目前先顧好台灣觀眾的胃口就好)。我愛台灣!
力修:(馬上補充)我也愛!
 
想不到這次的訪談,就在一片「愛台灣」的呼聲中劃下句點,如同《阿嬤的夢中情人》正是對曾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事,傳達著無比的眷戀與懷念不捨。人生如戲,「有夢最美,月娘相隨」。


《阿嬤的夢中情人》電影預告片

編輯/劉宏怡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明日話題 / Topic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