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小學堂,以下題目考考喜愛北歐家具粉絲們的了解程度。你知道北歐家具 4 大巨匠的設計深受什麼教派影響嗎?北歐戶外和室內家具所採用的木料有何不同?Finn Juhl 的經典作品《酋長椅》(Chieftain Chair)為什麼有 3 排扣和 4 排扣的區別呢?而《The Poet》的創作源由又為何?答對的人將獨家欣賞到可能是全台唯一一張、由 Finn Juhl 設計稀有扶手椅的《Copenhagen Chair》。
 
以上節目純屬虛構(感謝「百萬小學堂」友情贊助節目名稱),但上述問題和獨家大驚喜卻是真的存在。不過,各位回答不出來也沒關係,因為編者倘若沒有參加10 月 17 日由北歐櫥窗舉辦的「Finn Juhl 100的跨時代經典」設計講座,聽完自稱「家具界 2 大瘋子」——舊是商行的 Willy 和 家具達人 Millais 娓娓道來北歐設計的背景、概念,以及 Finn Juhl 經典作品背後的小故事後,大概也是一知半解吧!大家一定很想知道解答對不對?話不多說,就讓我們藉由以下的講座側寫,趕緊回顧那天對談的精彩內容。 
首先,你一定很想知道這場「Finn Juhl 100的跨時代經典」講座的主講人 Millais 與 Willy 究竟是何許人也?為什麼會請這 2 位來談「丹麥設計之父」Finn Juhl 呢?他們或許沒有響亮的頭銜和是顯赫的背景,但他們對北歐設計以及 Finn Juhl 的狂愛與癡迷,那種談起大師作品時眼神不自覺閃閃發光、聲音也漸漸上揚發抖的模樣,絕對不是一般人想像得到的。  
 
Millais可以說是個超級「設計迷」,如果你想跟他詢問或聊聊某件家具,他可能會從該國家具設計的歷史,這家設計公司成立的源起,這位設計師的背景、人格特質、興趣喜好等等,再談到這件作品的風格、特色與細節,就算要他講上幾天幾夜,恐怕都不成問題。
 
Willy 則是個不折不扣的「設計狂」、「設計癡」,甚至是「設計瘋子」(以上用語絕對出自 Millais 和 Willy 之口,編者拍胸脯保證)。本業從事半導體的 Willy,因為 3 年前偶然看到日本出版的某本書籍裡用「世界上最美麗的扶手椅」形容一張椅子,後來更得知 MOT / CASA 有引進這張椅子,因此特別從新竹坐高鐵北上,本來心想一把椅子了不起 10 萬元吧!沒想到,當他真的看到這張由Onecollection 重新復刻、Finn Juhl 所設計的《45 號椅》(Model 45)並詢問單價時,竟然要價 40 多萬台幣。儘管如此,這張「最美麗的扶手椅」卻使 Willy 從此愛上北歐家具,尤其是 Finn Juhl 大師的設計,並走上收藏之路,傾盡畢生全力甚至所有身家,也要竭盡所能將 Finn Juhl 所有的作品以及週邊商品,買回來珍藏欣賞。後來,Willy 還轉行自己當老闆,成立「舊是經典商行」,販售各類型北歐家具,並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台灣成立北歐家具設計的美術館。

想了解 Finn Juhl,先從北歐設計開始
 
說到當代家具,大多數人可能都會想到頂級奢華的義大利品牌,然而直至今日永垂不朽的經典代表,尤其是在 1920 年代至 1940 年代,「設計之王」這頂桂冠絕對非北歐莫屬;其中,北歐國家設計影響力最深的則是木作工藝極為優異的丹麥。而 1920 年代,對丹麥家具設計的發展影響深遠、甚至制定了 20 世紀整個北歐家具架構的人,就不得不提到 Kaare Klint,因為來自丹麥、被稱作「北歐設計巨匠」的數位大師級人物,包括 Borge Mogensen、Hans J. Wegner、Arne Jacobsen以及 Poul Kjærholm,都是師承 Kaare Klint 的門下。而 Kaare Klint 除了積極改良傳統,強調傳統家具中材質、結構與比例,他本身也相當崇尚源起於英國、最後在美國紐約發揚光大的的夏克(Shaker)教派。
 
夏克教的信仰原則講求「靈魂的純潔」,並堅信對物體施加任何不必要的修飾和裝潢都是有罪的,而這樣的觀念轉移到家具設計上,即是講求簡單的線條和整齊的外觀,就連使用的素材及設計的結構都是以簡單、乾淨、輕盈為考量。因此像是 Kaare Klint 聞名的作品《教堂椅》(The Church Chair,如右上圖)不僅椅背線條平直,單椅支柱也相當直順,可以說除了功能與結構性外並無任何裝飾。
 
不過,設計扯到宗教可能太過乏味,家具達人 Millais 與 Willy 特別將整體北歐作品風格分成 2 大簡單概念,分別是「傳統經典美學」以及「流線前衛創新」。像是 Borge Mogense 和 Hans J. Wegner屬於「傳統經典美學」派,Arne Jacobsen 以及 Poul Kjarholm 則歸納為「流線前衛創新」類。廣為流傳的作品包括師承 Kaare Klint 最純正、由 Borge Mogense 打造出完美三角幾何線性結構的《Hunting Chair》,不斷尋求突破、擁有高超木工技藝的 Hans J. Wegner 設計出宛如明朝椅的《The Chair》,或著是愛好有機曲線的 Arne Jacobsen 創造出《Ant Chair》、《Egg Swivel Chair》、《Swan Chair》等媒體爭相報導的椅子,以及將不鏽鋼轉化為有如緞綢般的滑順質感、由 Poul Kjarholm 設計的「PK 系列」單椅,都可說是北歐家具的經典代表。
 
其中,Millais 和 Willy 都相當推崇 Poul Kjarholm。Willy 解釋,由於「PK 系列」僅以一次大戰飛機上使用的內六角螺絲固定所有的支架,絲毫沒有任何焊接點,在當時的北歐設計界可說引領群雄,然而卻完全沒有人知道可以這麼做、也不敢這麼做,因為這在夏克教教義也是不被允許的,然而 Poul Kjarholm 卻勇於嘗試,值得敬佩。Millais 也說到,當一件作品將物件、線條、結構等元素都抽離後,只剩下材料與材料之間的對話,這才是真正考驗工匠或設計師觀點的時候,因為他們如何將材料處理到極致,讓所有人看到會感動,這才是設計的精神與價值,而 Poul Kjarholm 最厲害的地方就在這裡。

由左至右、由上而下分別是北歐巨匠及其經典作品:Borge Mogense 與 《Hunting Chair》、Hans J. Wegner 和 《The Chiai》、Arne Jacobsen 及《Egg Swivel Chair》、Poul Kjarholm 與 《PK 22》。

Finn Juhl 對家具設計的顛覆性革命
 
之所以先談 Kaare Klint 與其學生們的作品與設計理念,無非是要帶出這場講座的重點——「丹麥設計之父」Finn Juhl。從小即熱愛藝術的 Finn Juhl 一直希望自己的作品不只具有「倚坐」的功能,而是能兼具「空間藝術品」的價值,因此他並未向 Kaare Klint 拜師學藝,反倒是自學而成。不過,達達主義、超現實藝術以及雕塑仍然影響著 Finn Juhl 後來的創作,舉例來說,屬於達達主義代表之一的馬歇爾‧杜象(Marcel Duchamp)在學生時期就創作出極具爭議性的作品——《噴泉》(Fountain),當時他只有在男性小便池上署名「R. Mutt」就交件,後來杜象向教授表示,因為只有小便斗最符合他心目中噴泉的形象,沒想到教授接受了他的創作理念,這不僅為當代藝術開啟了新的扉頁,也影響 Finn Juhl 後來對家具形體外貌的認知與看法。
 
此外,Finn Juhl 也相當喜愛法國超現實主義畫家兼雕塑家 Jean Arp、英國抽象派女藝術家、Barbara Hepworth 以及丹麥雕刻家 Erik Thommesen 的人的作品,而從他過往所負責的室內設計專案中也可發現,Finn Juhl 相當重視「生活美學」,也就是自己創作的家具一定會搭配著藝術品,如此一來,才能呈現整體的空間美感。

照片為 Finn Juhl 於 1940 年參加「哥本哈根匠師展」(Cabinetmakers’ Guild Exhibition)時的展場佈置。可以發現深受雕塑作品影響的 Finn Juhl 相當注重整體空間美學,展場掛上他喜愛的抽象派畫作並放置丹麥雕刻家 Erik Thommesen 的作品。
 
雖然,相較於前述所談到的 4 大名匠,Finn Juhl 和他的作品對台灣人而言相對陌生,但如果就「造型與邏輯革命者」來形容這位設計大師,或許就會吸引許多人入門研究。Willy 就談到,Finn Juhl 和 4 位名師極大不同之處在於他沒有工匠資格,但也正因為如此,Finn Juhl 的設計思維未受拘束;另外,Willy 也認為 Finn Juhl 的作品具有 4 大特點:結構大膽、異材質結合、不同顏色相融,以及最大特色就是「獨特魅力」。
 
而讓 Willy 印象深刻的是,當初之所以一頭栽進北歐家具的收藏世界,正是因為 Finn Juhl 創新的「漂浮結構」概念,也就是椅背和椅框分離,不管在早期的北歐或是 21 世紀的現代,欣賞起來仍覺得相當優雅時尚。令在場聽眾意外的一點是,原來 1920 年代時期的家具,紅木是室內家具選用的標準素材,反倒是柚木、橡木和核桃木只運用在戶外家具上,但 Finn Juhl 卻翻轉了它們的地位,將這些木頭取代紅木、導入室內家具的設計中。
 
由於當天講座內容實在是太精采了,因此編者特別分成上、中、下 3 篇,想知道更多關於 Finn Juhl 作品背後故事的朋友們,千萬別錯過中篇與下篇唷!

編輯撰文/黃伊筠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