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生活,咀嚼的是真滋味;簡單的設計,把玩的是用之美。在現今「形隨金錢而生」(Form follows money)的扭曲價值觀下,日本工業設計巨匠柳宗理所提出的「用即是美」,無不讓產品設計師重新省思「形隨機能而生」(Form follows function)的製造本質。
 
正所謂設計是用來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垃圾)問題,也因此柳宗理 60 幾年的設計生涯中,總是憑著雙手在人與日常道具之間不停質問製造的價值,並悉心探索生活器物的手作溫度。而這股樸質、簡單、職人般的設計態度,正是影響日本設計界甚深的經典柳氏美學。
說到日本設計,極簡與精緻是多數人的印象,然而真正令人驚豔的,卻是日本設計無人能及的細心與對完美的堅持。正所謂「設計是用來解決問題」,日本的設計早已在生活中實踐各種貼心的解方,同時也兼顧藝術的美感,也因此無論全球設計界如何風起雲湧,日本設計師總是安靜地佔有一席之地。而甫於 2011 年逝世的柳宗理(Sori Yanagi),正是這樣一位作品豐沛、倍受國際推崇的日本工藝設計巨匠。


晚年的柳宗理依舊如年輕時爽朗親切,並喜歡開著吉普車悠遊於生活及設計工作之間,一如他以「雙手」摸索用之美的設計哲學,其生活當然也是摒棄無謂的形式,任憑「心靈」尋求日常生活的樸實滋味。(Photo credit:東京平凡社)

民藝之子的手作哲學

生於 1915 年,柳宗理是推動日本民藝運動重要人士柳宗悅之子,傳承了實用至上的「用之美」精神,主修藝術與建築的柳宗理,融合西方現代主義精神與民藝的特色,發展出獨一無二的柳氏風格。
 
值得一提的是,重視實用美學與日本傳統工藝的他,早期深受法國現代主義建築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和設計大師夏洛特 ‧ 貝里安(Charlotte Perriand)的影響,他的作品總在天然材質與極簡線條中,畫龍點睛地注入工藝手作質感,回顧柳宗理歷年作品,一點也不因時代改變而顯得過時。而且堅持親自動手進行設計的柳宗理,認為手是傳達人類心思與觸感的最佳方式,尤其是設計家用器具時,透過手去感受器具與人的契合,創造出最符合使用性的產品;而手作的溫潤質感,也讓產品本身彷彿會呼吸般充滿生命力。

  
雖然柳宗理是工業設計師,但他卻非常強調「手作」製造,從不來工業化模型這套大量製造的生產方式。即便柳宗理在創作中需要用到立體模型進行討論,他也會堅持以手工製作模型,因為他認為:「手要用的東西,怎能不用手做出來?」(Photo credit:Yanagi Design Office)

不可不知的柳氏美學三大作

活躍於設計圈近半世紀,柳宗理不僅是二次大戰後日本當代設計的先驅者,柳氏風格也在設計史上留下一股不容小覷的影響力,對東西方設計後進帶來許多啟發。例如 1952 年,柳宗理為日本哥倫比亞公司設計的「唱盤機」拿下第一屆新日本工業設計大賽首獎,人們開始對這位身兼傳統工藝精神與現代主義的設計師產生好奇。如今柳宗理的設計遍佈世界各地,其中尤以三大作品最是為人熟知。
 
1. 蝴蝶凳(Butterfly Stool)
 
真正讓柳宗理大放異彩且受到國際矚目的知名作品,即是 1956 年發表的《蝴蝶凳》。
 
Eames 夫婦(Charles and Ray Eames)設計的膠合板(Plywood)家具啟發,據說蝴蝶凳 2 片如蝶翼般飛舞的櫸木片,是無意間「折」出來的造型,手工製作的弧度不僅輕盈,更透著手感的溫潤,讓人發自內心想要觸碰與使用它。而此椅的精湛設計,除了在 1957 年獲頒米蘭三年展金獎,更在隔年獲選為 MoMA 永久收藏品(後來 Vitra 設計博物館也珍藏了這款經典椅)。

 
雖然《蝴蝶凳》的優雅曲線是柳宗理無心插柳的傑作,但當時沒有任何一間工廠做得出如此複雜的曲面,因此在柳宗理與鑽研合板成型的日本職人乾三郎共同研究了 5 年後,《蝴蝶凳》才得以成功開發製造。(Photo credit:Vitra)
 
2. 大象凳(Elephant Stool)
 
另一件同樣享譽世界,且更廣泛被使用在家庭和公共場所的《大象凳》,則取材自 Eames 夫婦的塑料家具系列。微凹的椅面與厚實的凳腳,如大象般沉穩地承載人體重量,並舒適地承托乘坐的弧度,簡單又深具機能性。
 
2000 年,《大象凳》由當時的 Habitat 設計總監、英國設計鬼才 Tom Dixon 進行復刻,並改以聚丙烯(Polypropylne,簡稱PP)為主要材質以減輕環境負擔。2004 年再由 Vitra 獲得歐美授權開始販售,至今在世界各地依然廣受歡迎,是許多設計師住家、工作室常見的家具椅。

   
《大象凳》不僅是柳宗理唯一的塑料椅凳,也是全球第一張一體成形的塑料椅,其造型簡單又具有機能性,完全展現柳式設計的本質。(Photo credit:Vitra、 Sam Kaufman Gallery
 
3. 不鏽鋼餐具及鑄鐵鍋具
 
除了家具,柳宗理更廣為人知的則是一系列不鏽鋼餐具與鑄鐵鍋盤,包含各式刀叉、湯匙、調理盆與鍋盤等器具。每件器具的弧度、深度與尺寸,皆經過柳宗理親手調整與計算而成,並依據不同用途在外型上有些微差異,不僅將材質的特性在使用上發揮最佳效益,外型也有著一致性的極簡俐落美感。位於巴黎第七區的夏洛特 ‧ 貝里安故居中,也可見到成套柳宗理餐具,極簡清爽的風格是她妝點自家與待客的首選。

      

崇尚民藝運動的柳宗理認為,日常生活的美學即是從生活器物開始,因此他設計了許多廚房與餐桌上使用的鍋碗瓢盆。雖然這些線條極簡的生活道具,看似不是什麼厲害的設計,但卻饒富職人的手作精神,十分符合柳宗理所提倡的「用之美」哲學。(Photo credit:Mark Robinson、Gateaway Japan)
 
柳宗理的設計風格同時也顯現他的個人哲學──真正的美並非創造出來,而是自然顯現。誠如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Naoto Fukasawa)所說:「柳宗理的厲害之處在於他並不突顯個性,而是自然展露一種個性之美。」並將自然形體與用途結合,在渾然天成中突顯使用機能,而這正是柳宗理面對設計與生活的最佳註解。


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左1)與英國設計師 Jasper Morrison(右1)不僅相當敬重柳宗理,也是其設計的愛好者,例如兩人的家裡都特別選用柳宗理的不銹鋼鍋具及餐具組,也深深為產品的「手作」線條著迷。圖為兩位設計師於 2006 年在日本「Super Normal」展覽中與柳宗理的合影,翻攝自 Super Normal 展覽出版品。(Photo credit:Lars Müller Publishers)

其實柳式美學的經典設計不只蝴蝶凳、大象凳、餐具這三大名作,柳宗理也曾參與許多公共設計,例如地下鐵的相關設施、橋墩、路面告示牌等等。因此後續 MOT/TIMES 將一口氣剖析柳宗理的幾個重要代表作,設計迷千萬別錯過即將上線的精彩報導!

編輯/張素莉

▌柳宗理
柳宗理(1915-2011)是日本老一代的工業設計師,1936-1940年在東京藝術大學就讀。1942年起,柯比意(Le Corbusier)設計事務所派夏洛特.佩利安(Charlotte Perriand)來日本參與改進產品設計的工作,柳宗理當時則擔任佩利安的助手。1954年柳宗理任金澤工藝美術大學教授,1977年起任東京日本民藝館總監。柳宗理雖受到包浩斯(Bauhaus)和柯比意的影響,但他追隨父親柳宗理的「民藝」精神,並在主持日本民藝館時,專注於日本鄉土文化上。柳宗理認為民間工藝可以讓人們從中汲取美的源泉,促使人們反思現代化的真正意義。

▌商品資訊
Butterfly stool》、《大象凳》(品牌:Vitra

▌購買資訊
北歐櫥窗
MOT CASA 明日家居
- 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 2 號 B1(明日聚落台北館)
- 台中市台灣大道二段 573 號 B1(明日聚落台中館)

▌延伸閱讀
永遠翱翔的蝶翼,設計大師柳宗理肺炎辭世
【設計新書推薦】解剖設計迷聖經,《Casa BRUTUS》總編輯松原亨訪談
喜愛日本設計者不可不知!從「每日設計獎」快速看懂日本現代設計史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明日話題 / Topic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