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 TIMES 明日誌

重回地方

望向明日城市

未來 30 年後的生活,將會是什麼樣貌?

Scroll

關鍵數據

對於未來城市的想像,
始終是強調人的軟體派與強調建設的硬體派的拉鋸戰!

從早期珍‧雅各(Jane Jacobs)由下而上與摩斯(Robert Moses)由上而下的權威式規劃對抗;到如今當我們談到未來城市,常常會浮現的是「智慧城市」的概念,於是物聯網、AI、垂直農場成為主要思考方向。

然而,當我們在討論這些最新科技時,都不該遺忘城市是由人所組成的。都市計畫專家、矽谷未來研究所負責人安東尼湯森(Anthony M. Townsend)就曾在他的書中寫道:「新城市學的第一個原則是:絕不能將智慧科技預設為解決方案。」智慧科技只是一個方式,而非解答,重點仍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

回到台灣,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報告(2018年-2065年)」,台灣人口將從3年後(2022年)開始負成長,2054年更將跌破2,000萬人,台灣都市人口也將在50年內集體老化。北北基桃學齡人口在民國140年時將下降為原來的2/3,北北基桃總人口數下降至898萬人。屆時商圈的萎縮、閒置空間該如何再利用、高齡化社會的問題,都將一一浮現。

而這些問題,在如今的台灣鄉村,已然發生。

日本著名社區設計師山崎亮曾表示:「城市應該向人口減少的鄉村學習,看看它們在人口減少時發現了什麼問題,因為2020年後,日本的大城如東京,就將面臨相同的問題!」

MOT TIMES明日誌此次特別企劃《重回地方,望向明日城市》,以鄉村/地方所面臨的議題及解決方式為參考點,提問想像未來台灣城市/城鄉的樣貌。

3 個關鍵數據
  • -29萬人
    -29萬人
    你知道嗎?
    2051年北北基桃的總人口數預計將減少29萬人,
    等於減少了74%的基隆市人口。

    根據臺北市政府民政局委託政大統計系所製作的「臺北市105-140年人口推估研究案」,未來北北基桃人口數將從現有的927萬人(108年4月戶政司縣市人口統計表)降低至2051年898萬人(註)!在空屋率仍然高居不下的台灣,在人口減少的狀態下,勢必將面對閒置空間利用、街區商圈衰退等問題。而這些問題,在鄉村早已發生,面對未來,我們還需要興建更多房屋嗎?或是現在就應該省思如何處理空屋問題,並思考未來面對閒置空間、及商圈沒落時,該如何面對?(文|彭永翔)

    註:採隨機模型中的區塊拔靴法,其特色在於以隨機模式獲得多次推估值,本研究結果針對北北基桃個別執行區塊拔靴法,獲得城市生育率的假設值;此數據並有考量到遷移的人數,p.39-p.45。

  • 2,000萬人
    2,000萬人
    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報告(2018年-2065年)」,若以總生育率為1.2人中推估的狀態假設,台灣
    人口將從3年後(2022年)開始負成長,2054年更將跌破2,000萬人(註),台灣都市人口也將在50年內集體老化。

    (文|彭永翔)

    註: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報告(2018年-2065年)」人口重要指標大事紀一表,p.3。

  • 33.7%
    33.7%
    26年後,也就是2045年時,
    65歲以上的銀髮族將佔全台
    總人口數的33.7%

    全台灣,將在2026年邁向「超高齡社會」,銀髮族比例將超過總人口數的20%,達到20.7%!26年後,也就是2045年時,65歲以上的銀髮族將佔全台總人口數的33.7%(註1)!等於每3個人就有其中一位是高齡族群,身為7、8年級生的你,將面臨這重大的轉變,走在街上,銀髮族們已經比孩子(註2)還要多,2045年的老年人口與幼年人口比為1:0.3(註3),高齡設計是城市發展中必須面對的議題。(文|彭永翔)

    註1: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報告(2018年-2065年)」百年人口重要指標一表,p.2。
    註2:指0-14歲的幼年人口。
    註3: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報告(2018年-2065年)」,p.13。

4 個思考未來城市的起點
  • 城市地景
    田園城市 vs. 光輝城市
    田園城市 vs. 光輝城市
    城市地景

    當我們走在深圳、上海,這些城市似乎複製著西方城市的樣貌,成為樣板城市,高樓大廈、以汽車為主的道路,是他們共同的風景,失去了自己的面貌。城市是否能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紋理?我們是否應該在快速成長的城市浪潮中,重新思考我們想要的城市住宅形式、公共空間、街區輪廓、以及主要交通方式呢?因為每一個面向,都影響了你在城市中的生活。

    過往在討論對於理想城市的想像時,柯比意(Le Corbusier)的光輝城市與霍華德的田園城市是常常被討論的兩個觀點。在光輝城市中,柯比意主張保持高密度人口、高層建築的垂直城市形式,增加密度與容量,留下的空地開闢更多綠地及公共空間;在田園城市中,霍華德(Ebenezer Howard)採取低密度的住宅,並留有大片綠地,及適宜步行的街道,讓自然走入城市中。

    然而,無可否認的,這兩種想像都各自產生了不同的問題。例如光輝城市中,失去了人與人交會最重要的元素-街道;田園城市無法解決城市的密度問題,並因純住宅的社區形式,讓社區失去了活力,城市與郊區間的汽車通勤,更帶來了交通阻塞、空氣污染等議題。在這兩個城市想像之外,21世紀的我們,是否能發想另一條理想城市的路徑呢?(文|彭永翔)

  • 城市關懷
    人本城市 vs. 智慧城市
    人本城市 vs. 智慧城市
    城市關懷

    當我們翻開國家地理雜誌4月號的《超級城市》時,出現的常常是「智慧城市」、智慧建築、自駕車、物聯網、AI、垂直農場、無人機通勤。

    當我們過度關注於科技為人類所帶來的便利時,往往也就帶來了未來的警鐘。看看20年代開始發展的汽車城市,如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街道被汽車佔領、美國郊區開始蔓延,造就了一座又一座了無生氣的小鎮,更別提汽車所帶來的交通阻塞、空汙、碳排放、停車場等多重問題。

    然而,當我們在討論這些最新科技時,都不該遺忘城市是由人所組成的。都市計畫專家、矽谷未來研究所負責人安東尼湯森(Anthony M. Townsend)就曾在他的書中寫道:「新城市學的第一個原則是:絕不能將智慧科技預設為解決方案。」智慧科技是方式,而非解答,重點仍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一座關注人與人相處、空間如何被運用的人本城市。

    如同丹麥知名建築師Jan Gehl 打開哥本哈根大街變身步行天堂,不僅讓長年塞車的城市再度疏通,更為街區帶來了文化,因為人們會慢慢的停留在街區過生活,城市自然精彩。珍.雅各(Jane Jacobs)與《MONOCLE》雜誌,雖在不同年代,但都捍衛著轉角的街邊小店、小街廓的尺度,都是從人開始,讓人與人間有更多的接觸。(文|彭永翔)

  • 城市規劃
    珍.雅各 vs. 羅伯‧摩斯
    珍.雅各 vs. 羅伯‧摩斯
    城市規劃

    當我們談到該由誰掌握城市設計主導權時,1950年代珍.雅各與羅伯‧摩斯(Robert Moses)站在光譜兩端,象徵了「由下而上」對戰「由上而下」的城市規劃方式。

    珍雅各認為負責城市規劃的菁英們,並不了解城市的能量正來自於「細緻的多元性」(close-grained diversity),這樣的多元性並不是在大型計劃下的成果,而是源自於民眾許許多多微小計畫的總和,來自於不同文化、不同的人所創造的創意城市。

    摩斯是紐約掌握大權的著名城市規劃師,如今的紐約風景,許多出自於他的規劃。然而,強調交通發展城市的他,在1952年提出將道路穿越華盛頓廣場公園的規劃,將華盛頓公園剖成兩半,引起了海斯(Shirley Hayes)、珍.雅各等一群在地民眾們的大力反抗,此計畫因而中止,可說是最著名由下而上的城市運動。

    然而,並不是由下而上的方式就是最好,而是必須在兩種方式找到平衡點施力及溝通。最後別忘了,隨時記得為自己、為街區發聲。(文|彭永翔)

「你想要什麼樣的城市?」

從過去的光輝城市、田園城市、無垠城市、城市美化運動,到如今的智慧城市、分享城市、人本城市、公民城市、敏捷城市、遊牧城市,
這些不同的思潮,都僅僅只是提供我們思考城市的觀點,而非標準答案。

不要被剛剛看到的這些名詞所侷限,我們的城與鄉是否應該有更多的想像?
在面臨因為人口外流、少子化的鄉村困境時,城與鄉是否不再該被分開看待,而應該整合在一起思考?
從國發會的地方創生政策,以及《地方消滅》作者增田寬也的觀點中,都可以看見城與鄉的發展,應視為一個整體。

在這樣的脈絡下,我們是否可以更開放的,去想像未來的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城市呢?
MOT TIMES這次的專題,僅僅是起點中的起點,希望與大家一同拋出問題,透過各種不同的觀點,一起提問未來的城市/城鄉,可以有什麼樣的面貌?

編輯們的推薦書單

Coming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