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臺北市政府民政局委託政大統計系所製作的「臺北市105-140年人口推估研究案」,未來北北基桃人口數將從現有的927萬人(108年4月戶政司縣市人口統計表)降低至2051年898萬人,等於減少了74%的基隆市人口!屆時未來城市也將面對街區萎縮、閒置空間該如何再利用、高齡化社會的問題,這些看似難以想像的事,其實發生的時點就在30年後。而這些問題,在地方已然發生!

早在「地方創生」一詞還不流行的 2006 年,「甘樂文創」的創辦人林峻丞就返鄉回到三峽,最初是為了搶救家裡的肥皂事業,卻也在家鄉看見了許多令他憂心的問題。於是,搶救事業成功之後,林峻丞又毅然跨出另一步:在 2010 年,成立「甘樂文創」。

林峻丞是台灣「地方創生」的先行者,在沒有太多前例可以參考、連「社會企業」都還是新鮮概念的時候,他是如何經營的?默默耕耘幾年後,大家開始聽說了甘樂文創與三峽孩子們的故事。

雖然名為「文創」,但甘樂所做的努力卻遠遠超過「文創」所能涵蓋:從陪伴社區孩子的「小草書屋」,到提供學習機會的「青草職能學苑」以及「合習聚落」,更從中發展出品牌「禾乃川國產豆製所」。他們不只陪孩子走過生命裡的幾個月或幾年,更建立了一個足以改變孩子生活的完整鏈結。當大家都看見了甘樂文創耕耘後的豐碩成果,卻很難想像他們到底是如何陪伴孩子的:「要打電話叫他起床,他不接就找人去他家,來了之後又會擺臭臉……」,陪伴這些孩子時,如何激發他們對於未來生活的希望與動力,往往是最困難的挑戰,因為那樣的改變,需要從「心」、需要從「環境」開始。所有改變都需要時間,但要挺過難熬歲月、堅持耕耘,除了耐心,還需要什麼?

從一開始連鄰居都不看好、到連年獲得各種獎項肯定,甘樂文創如何在三峽做好街區營造?社區支持系統又是什麼?未來城市在面對街區營造議題時又該如何思考?不能錯過甘樂文創將近十年的經驗分享!
 
從三峽區公所旁的巷口走來,可以清楚看到甘樂文創所辦的「合習聚落」大大的招牌。如同「聚落」之名,整棟建築彷彿一個小小的群落,許多事情在此發生;甘樂所創的品牌「禾乃川國產豆製所」也在這裡。(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甘樂創立以來,先後成立了「小草書屋」和「合習聚落」,一開始小草書屋是怎麼運作的呢?有跟學校合作嗎?
 
會有小草書屋,是因為在前期返鄉的時候,我們就已經開始陪伴社區的孩子們,那時候叫做「絲瓜小隊」,跟孩子一起搭瓜棚、種絲瓜。當時發現很多問題,比方說他們在假日時沒有人照顧,寒暑假這樣的長假是風險更高的時期,當時就看到許多孩子在寒暑假被送警察局或法院,所以後來就開辦「暑期幸福學堂」。

暑期幸福學堂一開始有四所小學的孩子來參加,辦了四年,過程中又看到孩子的學業落後很嚴重,可能在國小要畢業的時候只有三四年級的程度,到國中是完全跟不上的。就意識到只有暑假的陪伴真的不夠,必須要延伸到孩子的每一天,長期的累積才有可能慢慢看到孩子在生活上、學業上的成長。

2015年的時候決定要成立小草書屋,跟更多學校合作。我們一路上都是跟學校的輔導室合作,由學校把有需要的孩子轉介進來。


甘樂文創的創辦人林峻丞(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你先前接受專訪時曾提到,三峽有不少來自弱勢家庭的孩子,可能是低收入、隔代教養、毒品等不同的問題,是什麼原因造成這些弱勢家庭的呢?
 
三峽這個地方很特別,有三種城鎮的樣態:傳統社區、都市化社區、偏鄉社區,之前台北大學也做了研究,發現三峽的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與外籍人口分布的比例,跟全台灣人的比例是一樣的,就是一個「小台灣」。

而且三峽是新北市土地面積第二大的區域,但有超過90%的土地是山區,光在平地上的(台北大學)新城區和舊城區之間差異已經很大,市區跟山區間的城鄉差距也就更大。



合習聚落不只靠近三峽區公所,再多走幾步路則是三峽老街與祖師廟。(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甘樂所陪伴的孩子們,幾年下來有什麼改變?
 
處於不同階段的孩子有不同改變。從小學開始接觸的孩子,現在已經是高中、大學,他們開始有能力回到書屋、換他們付出。像過去我每年都會帶孩子騎單車環島,都親自帶隊,但今年就換成長大的孩子來帶領。

有幾個中輟的孩子,大概是國中時候才接觸到他們,其實陪伴的時間不是很長,大概兩三年,但這三年就可以看到他們改變很大,有一個現在還在禾乃川工作。

 

一進入「禾乃川國產豆製所」,首先會看到開放式的工作區,透明乾淨的環境讓人安心;店內可以吃到豆花、豆乳霜淇淋和其他豆製輕食,也可以購買醬油等回家調理。(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就你所見,甘樂是否讓更多年輕人選擇留在三峽、也影響了不少人投入地方創生?
 
過去大家都在談「青年返鄉」,我覺得現階段不該再談「青年返鄉」了,因為返鄉之後的一些觀察,對我來說其實是很矛盾。

因為地方沒有發展,所以家長都希望孩子能到外地去找機會,孩子返鄉反而會讓家長很著急,因為地方沒有工作機會;但是孩子出去發展,又有社區老人照護的問題。

我認為現在應該是培養孩子「留鄉」的能力,他留下來是能夠改變家庭、改變社區,那這樣的能力是什麼?必須是因地制宜的,不同社區有不同問題,面對不同的自然資源、產業、文化,去發展出不同的能力。
 
Q:應該如何培養「留鄉」能力呢?
 
比如桃園的復興鄉是水蜜桃產地,如果要讓復興鄉的孩子留下來,他需要具備什麼能力?第一個,需要更好的栽種技術、農業知識;第二個,如果他當水蜜桃農,該如何避免被盤商剝削?直接自己面對消費者,需要經營電商和社群,要做生產履歷和行銷……這些能力的培養,現在的學校教育裡都沒有。

再打個比方,嘉義沿海的東石鄉是地層下陷很嚴重的社區,地層下陷是不可逆的現象,只能去減緩下陷的速度;再加上海洋污染的問題,鄉鎮裡都是老人家,年輕人都到外面了。

這樣的社區怎樣去扭轉劣勢?我覺得還是要回到教育,面對當地的課題和機會,如果從小學、國中、到高中的課程,都圍繞著「城市治理」、「水資源管理與技術」這樣的主題,讓孩子有實地的參訪機會;如果能夠發展出這樣的特色,可以期待未來需要工程治理人才時,就是從東石鄉培養出來的。

如果全世界未來要學習「城市治理」,都要來東石鄉學習,那地方不就把劣勢轉變為優勢了嗎?但我們現在的體制內,都沒有讓孩子去了解這些事情,我們的學習跟生活還是脫鉤的。




「禾乃川國產豆製所」與雲林的黑豆醬油品牌「御鼎興」合作,推出「味噌御露油膏」,味噌要放在木桶內發酵三個月以上。(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甘樂未來仍會以小草書屋和合習聚落為營運的重點嗎?
 
我們明年會有幾個發展方向,原本持續努力發展的「社區支持系統」在未來仍是核心,因為地方的永續不能只解決單一的問題,裡面其實有系統性的脈絡需要去思考。

例如兒少的問題,如果沒有及時的輔導與陪伴,當他們到了青少年時期,又會衍生出其他問題,甚至未來會面臨就業問題;另一方面,如果在社區沒有好的就業機會,年輕人也不會想留下來,沒有年輕人又會讓產業沒落,衍生出老人照護的議題,所以我覺得這當中其實是有個脈絡,必須用一個系統去處理。

我們現在有了雛形、但還不是非常完整,例如我們還缺少了銀髮照護這一塊,所以未來還是會持續在三峽,把這個系統建立得更完整。
 
Q:甘樂目前也在進行社區銀髮照護嗎?
 
現在「合習聚落」的工房裡,已經開始讓退休的長者來一起工作,比如有兩個阿嬤在幫我們縫「913舊衣衫循環共享提袋」,有一個阿公邱大哥在幫我們做「玩皮小孩皮革工坊」的製品,比較偏向「青銀共創」的模式。居家照護這塊因為是很專業的領域,我們目前還沒有這樣的能量,所以要看之後的發展。




走出禾乃川的側門,綠意盎然的院落另一側就是一間間工房,在地的職人在此工作,也提供社區青年學習一技之長的機會。(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除了持續經營的「社區支持系統」之外,甘樂未來有其他規劃嗎?
 
明年是甘樂十周年,所以我們團隊內部也有些討論、舉辦了工作營,面對下一個十年的展望,慢慢開始聚焦、有了方向。

第一個是希望能扮演地方創生孵化器的角色。甘樂今年幫國發會(國家發展委員會)做了一個全台灣的地方創生團隊研究,從600多個名單篩選出193個,再從中做資料分析,發現團隊從萌芽期經歷成長期到成熟期大概需要9.8年。也就是說,一個團隊需要將近十年才能成熟、找到穩定商業模式,而且這個經驗是可以持續、可以複製的。

這段時間其實很漫長,甘樂剛好經歷了這樣的9.8年,我們覺得自己有責任協助其他團隊、去做孵化,希望能夠縮短大家摸索、探尋的時間到6年。

第二,則是明年開始會做網路媒體(編按:現在甘樂文創正在徵才中,大家趕快去投履歷啊!)因為除了持續在三峽深耕之外,我們也希望能走出去「翻轉台灣」。當然甘樂團隊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資源與能量去走到每個社區,所以討論後可能會用媒體的方式來做。

第三,我們會辦培力的系列活動,以徵選的方式,讓業界的導師能夠與團隊進行一對一、至少一年的輔導,像是師徒制,由業師提供經營上的意見、幫忙尋找資源與資金。

第四,我們預計明年三四月舉辦一個「地方創生年會」,大概是300到500人左右,以台灣的團隊為主,但會邀請國外講者,也會跟日本的木下齊合作。

另外,日本的宇都宮大學今年開始跟我們合作,因為他們有開設「地方創生系」,明年二月開始會有長期的實習生來三峽。

Q:2019年是台灣的「地方創生元年」,國發會也推動地方創生政策,甘樂作為地方創生團隊,觀察到哪些困難?國發會的政策是否能解決?
 
我覺得國發會提出的地方創生政策,方向是對的。我們跟國發會討論時有提到,台灣過往有非常多的計畫都是由公營法人、專門做政府標案的顧問公司,拿到標案之後去做城鎮、商圈的輔導,但做完案子之後就離開了,而且常常這些案子只有不到半年的執行時間,對地方而言難以累積,所以我們提出這個問題。

我們認為應該要由鄉鎮來提案,國發會也把這點納入政策中,要求由鄉鎮區公所整合民間資源,去跟國發會提案,然後由國發會來跨部會整合資源。這個方向是對的,但仍需培育鄉鎮對於地方創生的理解。
 
Q:現在台灣各地有越來越多人投入社區營造、或說「地方創生」,以台北來說,富錦街與大稻埕是近年最多人關注的,你怎麼看這兩個地方的例子?
 
大稻埕比較是由當地的仕紳、文化工作者在做社區營造,是從「社區營造」的概念去發展;而富錦街是以「商圈營造」的方式,所以商業模式不同,從店家風格上也可看出來。

大稻埕從今年開始有一些改變,比方他們現在在做「街區公司」,是由呂大吉建築師整合當地的仕紳,每人共同出資十萬到一百萬(十萬為單位),然後共同成立這個街區公司;這個公司可以經營空間,還有做場域的修復等。

就街區房價議題,他們也有些討論。希望能將目前未參與的屋主拉進來,如果公司賺錢、大家就會賺錢,而要讓公司賺錢、房價就不能太高。他們開始做的還包括物業管理,因為大稻埕很多屋主是在國外,就委託給街區公司來經營,可以找到好的房客,找到有理想、有理念的人進來。

我覺得大稻埕是比較有共同的凝聚力、有對地方發展的願景與討論,地方組織的能量是比富錦街強的。
 
Q:你認為甘樂在三峽的經營模式,有哪些地方能為城市的街區發展及未來提供參考與借鏡呢?

 
合習聚落的空間改建自「愛鄰醫院」,角落裡也保留了部分醫院的記憶。(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我覺得「社區支持系統」是可以參考的。比方說大稻埕或萬華這一帶好了,現在大部分的街區經營都還是圍繞在商業。但是地方的老人家、街友、社區孩子的教育……等,這些議題要不要處理?就算是都市的孩子,也不一定就有好的教育資源、穩定的家庭,還是有很多都市孩子有照顧的需求。

但現在在台北市,街友是由做社福的人來做,街區發展的人其實跟社區並沒有太多共好的關係。所以我會想像,如果這個街區公司,同時也扮演街友的輔導就業、訓練的角色,透過培訓讓街友可以為公司工作,例如去承接大樓的清潔管理;這樣在社區就會形成正向的循環,支持系統會更完整。

現在的社福機構,必須要透過募款、跟政府提案申請經費,才能做到街友服務的工作,為什麼這些跟商業、跟街區的經營不能結合呢?如果能這樣做,街友不會成為地方發展的困難。
 
Q:除了甘樂文創長期努力經營的社區支持系統以及去年舉辦、結合許多三峽在地品牌的「三鶯宴」之外,未來希望如何經營三峽這個地方呢?
 
我們希望把三峽打造成一個品牌,所以我們現在開始做一個網站「看三峽」,裡面可以透過「數字看三峽」,有土地面積和人口結構等各種數據,還有「歷史看三峽」、「節氣看三峽」,也有三峽百工職人的故事,這就可以帶到地方的選物。網站做好之後,我們現在跟區公所談,希望可以將這個網站跟新北市和三峽區公所的入口網站連結。

我們也持續透過「看三峽」去協助地方產業轉型、發展,不管是透過行銷、商品的重新設計、旅遊內容的重新包裝,其實都是延續之前「三鶯宴」在做的,只是更紮實,不是只有短期的活動。

我們現在也跟三峽農會合作,它很特別、是全台灣第一個農會,我們就跟農會一起推動幾件事:第一個,我們重新定位三峽的茶,三峽有個獨有茶種叫「清新柑仔」,做出來是碧螺春綠茶。除了泡茶外,我們還將它研磨成綠茶粉,拿來做甜點等,像剛獲得「2019 世界巧克力大賞」肯定的「COTE」的茶巧克力就有使用。前陣子我們辦了食品廠商的媒合活動,讓大家知道台灣有這樣的東西,風味不輸日本抹茶。

 
左圖:使用三峽碧螺春茶粉製作的豆腐冰。
右圖:吃得到各種台灣茶滋味的「COTE」巧克力,其中也有三峽碧螺春口味!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第二個是藍染,現在正在籌備「三峽藍」這個品牌。現在大家談藍染,多半是從工藝、技術面切入,但藍染的前端需要農業,所以我們跟農會一起去找小農一起來契作,讓原料的大菁(馬蘭)能夠有更大的栽種面積,同時也看它除了做染料之外還能不能做什麼東西,例如烘成茶,而且本身其實有退火的功效。如果這做起來,就變成全台灣唯一生產染料的農會。


以後說起三峽,可別再只想到祖師廟了!有機會就來三峽拜訪甘樂,可以在禾乃川喝到國產豆漿、又可以去甘樂食堂吃在地美味,好多事情做不完!(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MOT TIMES 此次年度專題《重回地方,望向明日城市》,特別以《從地方創生,助攻城市未來》為題,與學學XUE XUE共同主辦「設計師交流之夜:PechaKucha Night」!並邀請甘樂文創執行長林峻丞與我們一起分享甘樂在三峽的耕耘經驗,以及未來對地方創生的展望。看完專訪,如果覺得還不過癮的話,歡迎到 PechaKucha 現場一起玩,聽他的親身精采分享!
 
設計師交流之夜PechaKucha Night Vol.41《從地方創生,助攻城市未來》
時間:2019/11/30 (六)19:40-22:00(19:00開放入場)
地點:學學舞台 XUE XUE STAGE
票價:網路購一般票 NT330,當日現場票 NT400
(每張票價均包含NT30回饋至 PechaKucha Global Fund)
更多活動資訊請至官網

編輯/王若堯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