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的設計成為經典流傳於後世,是許多設計人的夢想。然而一件設計之所以能成為經典,並不是因為它將設計目標放在「成為經典」,而是因為它漂亮地解決了人們的困難,因此被人們記住與推崇。Eames 夫婦的設計作品外貌平凡樸實,但它憑著給人舒適的設計初衷,屹立了超越 50 餘年未曾改變,是其成為設計典範的原因之一。
「愉悅」二字的衡量標準,容易因人與時代而異。也許今天你因某種花紋受到感動,後天你便被另一種綺麗色彩取悅。但如削鉛筆般,在削去外層色衣、木質筆身,最後露出筆芯的那時,才看得見真正的本質。「設計」的原始立意便是解決人類的問題,讓生活更輕鬆舒適;但時代對於美感的價值觀過度包裹,迷離了我們的根本需求。若是一件設計,能夠以滿足需求、解決問題為出發原點,那麼它便能像筆芯一樣:能幫你真實解決「書寫」這檔事的,那支筆的外觀與握感不會是全然,而是在於筆芯。

身為 Eames 夫婦之外孫、同時也是 Eames 基金會執行長身分的 Eames Demetrios,近期來台發表新書及舉辦座談會,透過其對「Eames 設計」邁向經典之路的見解,我們也能一窺當代愉悅設計的趨勢語彙。

Q:「愉悅設計」在 Eames 的作品中被如何運用? Eames 是如何去探尋與確認自己的設計是否構成所謂的愉悅?

A:「設計」對於 Eames 來說,不僅是為了單方面的設計過程及讓物品看起來更好看而已,而是一個全方面解決問題、提出完整之功能性的設計。Eames 非常講求嚴謹的設計過程,希望能夠發現所有的問題點後,進而解決及改善它們,這也就是為何 Eames 夫婦在進行設計時製作大量原型之原因。有了物品的實際形體之後,你才能夠更真實的去體認、發現、解決問題;建構了這些解決問題的功能面之後,才會再加入諸如造型修飾、顏色與材質搭配等外在元素。Eames 的觀念是解決給人不便的問題、進而提供根本需求上的舒適之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愉悅。

Q:就您接觸設計與鑽研 Eames 風格之後,1950 年代的 Eames 所認為的 Pleasure Design 與近代所認知的作法有何不同?

A:現今的設計比較注重在「風格」(Style) 的營造,它帶來的「Pleasure」比較屬於與個人內心投射之契合;而 Eames 所認為的「愉悅」則是來自於用設計解決人們的問題,當問題能夠被解決時,何嘗不感到愉悅呢?風格固然是可以被追求,但是畢竟它是比較表層的東西,容易因時代的審美觀、價值觀之更迭而有所改變。然而 Eames 著重探討「深層根本需求」並且進而解決問題的設計方式,和現今追求當代美感、將設計品藝術化的觀點是不大一樣的。

Q:您認為經典的設計除了包含具備令人愉悅的元素之外,還有什麼設計語彙,可以被稱為經典呢?

A:我相信「Works good」是不變的道理,一件好的設計不僅是它的造型取悅了你,而是它能夠使用起來方便、舒適、好用。符合多數人需求的東西,才會長存於人心,甚至是時代之中,然後成為經典。而就「好用」的廣義來說,其實更包含了這件設計的製程,是不是也兼顧使用者角度著想?它的膠合夠不夠穩固,結構接合處的方向容不容易造成不舒服的觸感?甚至是工匠在生產它時,會不會造成組裝上的困擾。種種問題角度在周詳解決之後,便是邁向「經典」的道路。

Q:多數品牌在創辦人辭世後,會找尋設計理念契合之設計師合作,以延續品牌精神與實質產品。但我們在 Eames 上並沒發現這現象,請問 Eames 如何延續品牌精神?

A:以 Eames 最原始的設計出發點來說,是為了讓設計能夠取悅人們,跟東方文化中主人取悅賓客的觀念有點類似。Eames 夫婦設計出來的椅子,是希望能讓不分國籍、體型的人們坐起來都感到舒服。當人們走進一間家具店中,選擇了一張 Eames 設計的椅子,會是因為體驗它所帶來的舒適之後而作出選擇,不是為了它的名氣與否。Eames 夫婦在世時所提出的設計,已經解決多數使用上的功能性問題,我們也很慶幸能歷經時間的考驗與認同。但畢竟嚴格說來,Eames 不太能以「品牌」來定義,要延伸已故 Eames 夫婦在 50 年前立下的設計也非易事。Eames 基金會這邊能做的,便是設法讓他們的設計理念發揚與傳承。就像我盡力整理出的書、舉辦過的演講和座談一樣,讓更多設計師們能了解 Eames 精神,不忘去探索需求的本源,並且用設計作為改善人類生活的途徑。

採訪整理/陳秉松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