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咖啡其實是一個媒介。我希望大家藉由來這邊喝咖啡,看到一些平常沒看過的刊物、聽一些平常不會聽的音樂,甚至是觀賞平常沒有機會看到的展覽!」


其實在台北品一杯好咖啡不難,你可能執著於耶加雪啡輕盈的果酸與香,也愛巴拿馬均衡的花果調,但仔細回想,會讓人不時想在零碎中抽出時間一再光顧的,似乎不只是咖啡的氣息?

「權泉珈琲」雖在赤峰街上,卻是巷弄中相對不起眼的位置,空間只有三坪大,附近都是汽車修理行,但周遭的人總是因為這裡一杯咖啡、一場有趣的展覽而相聚相知,從此每到午後總會想起咖啡溫順的質地,還有那經過短暫卻歡樂的閒聊後,柔軟而充飽了電的心。
「嘿!哩厚呀!」推開印著「NOBODY WANTS TO DRINK」的玻璃門,店主鈞凱正在吧檯裡邊萃取濃縮咖啡,看見我們,他帶著有點靦腆的聲音暖暖笑著招呼。


權泉珈琲的店很小,玻璃窗外一眼就能看穿整個空間,但外頭可愛的手寫招牌、「NOBODY WANTS TO DRINK」搭配倒掉飲料圖案的幽默 logo、小時候早餐店會看到的熱牛奶箱,還隱約能瞥見一些非常街頭復古的小物,讓人忍不住好奇心拉開門!(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踏進店裡的那一刻,像誤闖了非常街頭風格的選物店。牆上沒有菜單,而是掛著日安焦慮的畫作、浮世繪風格的滑板,還有很老派的「長壽十則」,老式投幣卡牌機販售著 CODIN《感謝它美味》貼紙,「如果覺得無聊,旁邊的雜誌、漫畫、小 zine 都可以看喔!」鈞凱說。推開門的人可能是在附近的上班族、建築師、經常到這帶練滑板的選手、......,點杯美式或拿鐵,每個人進來不是為了看看店主新策劃的展覽,就是單純找個閒暇的空檔,倚在吧檯邊聊天。三坪不到的小店、一杯咖啡的時間,卻有說不完的故事。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咖啡館其實只是個媒介,希望你發現過去不曾接觸過的刊物、音樂、創作
 
權泉的空間過去其實是一間水電行,當時仍在職擔任鞋類採購業務的鈞凱,某天下班後在租屋網上偶然發現店面正在出租。「我其實沒有很喜歡台北,但相較於東區、市政府靠近市中心的地方,這個區塊發展得早,反而留下的氛圍更加緩慢」鈞凱說,畢業後來台北工作、生活的日子就時常到赤峰街附近閒晃,逛逛古著與他喜歡的一些小店,知道這裡要出租,還沒決定如何利用便毅然租下空間。
 


店主鈞凱從學生時代就熱愛的滑板,竟然也成為權泉珈琲的外送交通工具!煮好咖啡、蓋上杯蓋,滑板一出就送到街坊鄰居的手上。(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起初他只是想把自己喜歡的元素集合在這間店內,所以店裡總是會不定時出現一些新的收藏品,有開店前就蒐藏在家的小型電漿電視機;也有某次搭計程車,司機送給他老式車頂塑膠「出租車」標誌;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像《POPEYE》、《BRUTUS》等日本雜誌,以及藝術家獨立創作的 zine book《來自夢次元》、《注意!飛奔而出的無意識者》......等等,再加上自己設計的商品、展覽、咖啡,這裡就像探入了鈞凱內在的樣子,有種活力滿滿的街頭文化魅力。


店內空間雖不大,卻時常出現新玩意兒!除了各種復古的物件,也有自家設計的服飾。今年9-10月權泉珈琲與「形外 exform」合作,原本放置設計小物的櫃子與變身荷蘭設計品牌SUSAN BIJL 的 POP UP SHOP。(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但為什麼是開咖啡廳,而不是一間小藝廊、展覽空間呢?「對我來說,咖啡其實是一個媒介,我希望大家藉由來這邊喝咖啡,看到一些平常沒看過的刊物、聽一些平常不會聽的音樂,甚至是觀賞平常沒有機會看到的展覽。」鈞凱說,相較於專業的展演空間,咖啡館不太具有排他性,可以觸及到更多原本不曾想過要接觸這些藝術的人「如果因為要來這邊喝一杯咖啡,讓人發現,哇!原來有這樣的創作者、作品,對我來說是開心的事!」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店主把自己最愛的藝術都帶回來分享!感受街頭、非主流藝術的展覽
 
其實鈞凱從學生時期就很喜歡玩滑板、組樂團表演、寫小說、文章投稿,甚至也熱愛攝影,「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個媒介,不管是攝影、文章、小說、畫畫,都是把你看到的世界傳達出來」鈞凱說。他總是有空就會到一些市集、店家走走,像個吉普賽人周遊列國,時不時帶著自己喜歡的藝術創作者回到店裡策展。
 
說起權泉的第一檔展覽《Dick Store》,就是他在附近「荒花書店」閒晃,發現以獨立出版品與陶藝品為主的「火山販賣鋪」後,馬上約時間到工作室認識創作者,相談甚歡便決定以一本名為《Dick Hunter》的刊物策展。「他的世界觀裡,『屌』在這個世界是一種生物,獵人要去捕捉不同的屌,最後開了一間叫 Dick Store 的寵物店。」鈞凱說,當時為了這個展覽,他們買了飼養箱,裡面放著各式各樣不同形狀的陶製 Dick,一旁還寫著每一隻是從何處抓到、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甚至在店內裝置了大型的 Dick 藝術品,大膽的把權泉珈琲直接變成一間 Dick Store。
 
今年的展覽《感謝它美味》是鈞凱在「伊日」舉辦的「台北藝術自由日」認識藝術家 CODIN 後,以耐油紙袋創作的系列作品。咖啡館中還有老式投幣卡牌機販售貼紙,一次10元體驗類似轉扭蛋的樂趣。(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接下來的展覽也越來越多變,有邀請到日安焦慮以夢境為主題的《來自夢次元》、CODIN 用耐油紙袋創作的《感謝它美味》,最近還有荷蘭的袋包品牌 SUSAN BIJL 回收尼龍購物袋 POP UP SHOP,以及最新一期展覽「土星飯糰」描繪動物滑滑板的《ZOO200 - Coffee Slam》。「我通常會想找比較有潛力的、比較沒有人知道的創作者,也是希望透過這個空間,讓他的東西能被別人看見,知道說原來還是有人默默在做藝術創作。」鈞凱說。
 

去年底日安焦慮藝術家插畫家丁柏晏(其實也是權泉大樂隊的吉他手!)到法國安古蘭駐村時創作的《來自夢次元》,在權泉展覽除了是首賣暨原稿展,也是店主第一次達到心中完整的策展構想,不僅與難關太郎聯名推出復古感的吊卡玩具,還製作滑板、貼紙包、T shirt...等周邊商品。(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空間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有人!」權泉不只是咖啡館,更像赤峰街的集會所
 
展覽空間雖不大,對獨立咖啡廳來說,每次策劃也都要花費許多成本,不過從第一次策展至今,這樣的經營理念受到越來越多人喜歡,鈞凱在這裡也交到不少來自各方的好朋友,「空間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有『人』,人才是最重要的,不管任何事。」他說。
 
因此不只是展覽策劃,每當你踏入權泉的那一刻,就像到了某個老友的家,鈞凱總是會主動邀請你翻翻桌面上那些 zine book,介紹店角落旁櫃子裡各種奇異的收藏。如果剛好有別的客人在,還會介紹彼此認識,不論是在附近工作的人、居民,一杯咖啡的時間,在這裡也不知不覺地變成朋友。「我會希望大家可以串在一起聊天,也許未來可以彼此合作,或因為認識新的人,大家有不同的觀點、生活背景,本來有問題是你自己沒有辦法解決,但當大家能聚在一起討論,或許就會看到你沒發現的角度。」鈞凱說。與其說是咖啡館,這裡更像是赤峰街的「集會所」,多光顧幾次,你就會開始發現熟面孔!


「權泉珈琲」的名字其實源自於店主妻子的名字。當時鈞凱翻遍字典,想破頭不知道要用什麼命名這個特別的空間,最後就用最重要的人作最重要的店名。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NOBODY WANTS TO DRINK」是由店主鈞凱構想,並請日安焦慮繪製的作品。除了字面上「沒有人想喝」有點黑色幽默的語句,其實這句話其實沒說完,隱藏著感謝每個來權泉的人之意:NOBODY WANTS TO DRINK「BUT YOU」。(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樂團、podcast、戶外活動都有!因為一杯咖啡,串起一群人
 
兩年來,不少人因為一杯咖啡而認識權泉,甚至變成「Kwon Saem Radio」Pocast 的客座來賓!「我原本就有跟朋友玩 Pocast,開店後覺得既然認識那麼多有趣的人,不如錄個節目把大家串在一起」,輕鬆地聊這些人的生活、喜歡的音樂,以及這些音樂對他們有什麼影響。這裡時不時還會舉辦「無差別攝影大亂鬥」比賽、權泉盃三對三鬥牛賽、「作伙來街滑」一路從咖啡館滑板到大稻埕......等一般咖啡館少見的活動。

在權泉認識彼此的 OC、吳麟、柏晏,最後還與鈞凱共組樂團「權泉大樂隊」,曲風偏向爵士與 city-pop的混合,幾乎每週三晚上收店後,讓咖啡館直接變身練團室,8月的時候還在店內大玩了一場名為「不務正業」的演出,最近還打算出一張載錄 EP!自創、翻唱的音樂都有點爵士的隨性與浪漫,歌詞還很幽默詼諧。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店主鈞凱有種老派的氣質,開咖啡廳對他來說不只是工作,在資訊快速的年代,他想留下一個人與人、與藝術面對面交流空間,因為「見面才能感受到情感、肢體語言,感受到對方要傳達的東西,就像用底片機,總會覺得拍出來有個特別的濕度、溫度啊。」鈞凱說。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鄭弘敬

「今天沒有去郵局啊?」「對呀,想喝個咖啡」權泉總是可以聽到這樣稀鬆平常的談話。台北人步伐快速,在一個三五步就能遇見一間咖啡館的城市,這樣的街區小店讓人心心念念,不只是因為香氣迷人。隨性的氛圍、店主的個性,權泉像是漫漫城市中歇息的節點,讓人離開自己慣性的軌道,慢下來,發現生活中不曾注意過的事、不曾相遇的人,重新感受街區中人與人真正的連結。
 
■ 權泉珈琲 KWON SAEM Coffee
營業時間:11:30-18:30(週二公休)
地址:臺北市承德路二段53巷36號
權泉大樂隊https://bit.ly/3ljZBHb

編輯/林沛伶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