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文字是一,影像是一,該如何才能讓一加一大於二?你該知道,這不是一道非黑即白的數學習題。面對日常生活周遭充斥的大量影像,與三不五時席捲台灣的種種災難,我們早已麻木不仁;關於「災區」與「末日」,也不過是媒體炒作的新聞題材。然而,地景攝影師楊哲一卻直視土地的傷痛,以一張又一張的圖像與文字,不放棄地告訴我們:「對於後災區的影像意義,該出現的是醒來的意識,而非緬懷。」
「人一生,總要為自己做些什麼事。」地景攝影師楊哲一,回顧自己上山下海的旅行經驗時,沉穩地說著。
 

流浪者計畫執行過程艱辛,楊哲一曾於冰天雪地的黑龍江哈爾濱 102 國道摔車,險象環生。
(Photo credit:楊哲一)


從小就是個運動員,不愛唸書的楊哲一,從只會打羽球的「野孩子」,如今的身分卻是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研究所博士生,與台灣少數新生代地景攝影家。楊哲一的人生因為「野」,擁有了書本所沒有的彈性與廣度;因為「野」,更讓他認真面對腳下所踩踏的每一寸土地。
 
15 歲之前,楊哲一過著單純的球員生活,沒練球的時光,抓魚、採果、尋找秘密基地……,童年的每個片刻,都近似於旅行的經驗,在熟悉的土地上自在的跑跳似乎是楊哲一所習慣的姿勢。後來,楊哲一得到人生第一台相機,開啟他以影像紀錄生活的歷程,或許是幼時宜蘭家居一本珍貴的相冊,在大水中流失殘破的經驗,才造就了楊哲一成為一個捕捉災區地景影像的創作者。
 
2010 年,楊哲一參與青輔會的壯遊台灣「搶救台灣─從『後災區』的影像出發」計畫,記錄了八八水災後的台灣,災區重生後荒涼又生機勃勃的影像,讓觀者警覺自己所生活地正是一塊傷痕累累,需要人們悉心呵護的土地;同年他又以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直擊兩岸「水泥廠與礦山」開發,以影像紀錄「搶救地球」,深入中國三個月;另外,「搶救偏區」計畫,則是至台灣偏遠離島執行,並以《童話─花嶼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 影像、新詩暨文件展》,希望透過「攝影」,讓偏遠地區的孩子去感受拍攝的距離、角度……,用另一種眼光看待自己習以為常的生活。因為,他從小也是這樣過來的。
 

活動中,讓小朋友回到家門前佈展。阿華將作品高高低低的貼在老家牆面,正是家門前日日相對的海的模樣。
(Photo credit:楊哲一)


回顧那段出走遠遊的歷程,楊哲一說,那時,他正面臨一段低潮,除了與相愛多年的女友分手、他自印度返國生了一場重病外,家中經濟破產也是讓他極力出走的原因。他逃離不了那些纏繞糾結的記憶,那時的他,只想出走到一個遙遠的他方,逃離到一個沒有記憶、沒有過往的遠方。
 
但某天,家中外牆被暴力討債惡意潑灑了油漆,當母親想要將牆重新漆過時,楊哲一卻想著,掩蓋掉這些傷痕的粉飾太平,是懦弱的不勇敢,他於是拿出一位德國藝術家的畫冊,在相似的油漆潑灑的線條中,讓母親與自己重新拾回面對生活的勇氣。
 
楊哲一的運動員的熱血精神,使他的攝影態度處處充滿對生命、土地的熱情,而 MOT/TIMES 希望能藉由與楊哲一的對談,讓讀者深入感受作品中非靜態的影像所流露出的強烈情感,並體會「人/影像/空間」交互作用後,所產生的強大能量。
 

楊哲一於新疆和田沙漠中所拍攝的水泥廠。(Photo credit:楊哲一)

Q:影像可說是您創作最主要的表達。請問您認為,影像如何能成為一種培力與行動的方式?
 
A:我必須先指出,地景攝影並非在「作記錄」,而是在借用現場闡述創作者的理念或哲學觀,企圖從中奠定一個嶄新的社會價值觀,因此些影像若未經藝術的轉化,必然會對遭逢災難的人造成二次傷害。「攝影」的教育在台灣尚未發展成熟,觀者大多想要看見的,大多是愜意的、輕鬆的作品。我的創作可稱之為「攝影計劃」,並伴隨著「行動計劃」同步進行,目的就是希望能藉由行動來引導觀者如何觀看此些攝影作品。
 
Q:請問您認為影像介入的「過程」具備何種意義?在過程中,影像如何對您所關注之物產生力量?
 
A: 相對而言於攝影,「行動計劃」就可以用多種層面來談「介入」,無論是介入我自身、介入社會,還是介入空間……,這些計畫不會因為結束而結束,是有延續性的,我認為這才是這些行動最重要的部分。比如我在 2010 年執行後災區「搶救台灣」影像計劃後,將照片分享給台大、成大、中央等處的風災防治中心,八八水災的小林村因此成為國內外學術關注的焦點,這是我當初執行計劃的主因。
 

前往中國前,楊哲一以「搶救台灣」計畫,親臨八八水災現場,圖為嘉義梅山鄉太和村崩落的振興宮。
(Photo credit:楊哲一)


我希望透過影像,提醒大家,我們生活的地方,台灣,就是一個「災區」。為什麼要拍災區?因為你不做,也沒有人會去做了。當你走進災區,你會感到恐懼,你會發現,其實你根本不了解台灣。對於災區影像,不該淪為一種「周年慶」式的記錄,我認為,故事與現場是持續地在發生、改變,在「後災區」,我們可以看見那些曾經傷亡的土地,長出豐美的草,「後災區」的影像是雙重性質的,既有人工物,又有自然的力量在運作,我從中探討自然/人文的衝突。我想,對於後災區的影像意義,該出現的是醒來的意識,而非緬懷。


因八八水災而被沖毀的民宅與山崩痕跡。(Photo credit:楊哲一)
  
Q:「藝術史懷哲下鄉」計畫,除了將影像捕捉外,亦透過明信片轉寄等方式,使影像「移動」到不同的空間。請問您認為,「移動」在此計畫中的意義為何?是否對創作產生啟發?
 
A:當時小朋友完成作品後,將明信片寄給馬英九總統、自己、相機捐贈者等,啊,還寄給了我的前女友,我當時跟小朋友們說,如果你們可以幫我挽回我的女朋友,你就知道這張影像的力量有多大了!(大笑) 

其實,寄明信片一直是我的習慣,每進行一趟旅程,我都要寄出幾百張的明信片,但我不喜歡寄那種光鮮亮麗的風景,我都去找那些被遺忘在角落的、很舊的明信片,我計劃執行中,不斷地輸出我自己的作品所製成的明信片,請收到的人寫下環境的故事,或是簽下名後,再寄給下一個人。透過人與人之間的串連,我不停地在思考,究竟,一張紙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因為寄出那些不知名的影像,當旅行結束後,別人或許會問我「這是哪裡?」,就好像旅行、故事一直在延續。我認為,文字與影像都有一種曖昧與衝突夾在中間,影像透過移動,因為乘載了時間與空間,而產生無限的可能性。


2010年,楊哲一至花嶼執行文字與影像結合的《童話》計畫。(Photo credit:楊哲一)

Q:在影像氾濫的當代社會中,人們對四處充斥的影像已然麻木,對您而言,影像還能與何種方式合作,產生更多影響力?
 
A:《童話》這個計畫還在延續著,下一站我們會到台灣的最北疆,馬祖東引、東莒。本次《童話》選擇與新詩結合,是因為詩的語言純粹,就算只有10個字,也可以說一個完整又動人的故事。未來可能會跟音樂、剪紙、裝置藝術、紀錄片……等形式合作,可能讓小朋友去收音,製作屬於自己的專輯,更深入地感受自己所生活的環境。
 
《童話》目前正在商談出版事宜,希望能探討文字與影像結合所產生的力量,每幅圖像在旅程中的發生,透過記錄圖像的故事、攝影的旅程,期待能在文學產生影響力,而非在攝影的領域。

採訪整理/張慧慧

楊哲一
當代攝影藝術家,現居宜蘭。從小為羽球選手,現從事環境科學研究,2006年印度自助旅行回國後,意外生了場重病而驗退,使得他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並再次轉向,決定從事攝影藝術創作,希望用影像書寫一生,用自身的思想與理念,去尋找自己的土地根源且關懷環境。作品於2007年作品獲得日本清里美術館永久典藏,2009年獲得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的補助,2011年「搶救偏區」計畫,獲金車教育基金會補助,至台灣偏遠離島執行,並舉行《童話─花嶼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 影像、新詩暨文件展》。

延伸閱讀
災難過後,我們還擁有什麼?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