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猖獗的2020年,少了許多到海外旅遊的機會,外出自肅、在家工作似乎已成為這個時代最流行的話語。
 
六月底的東京,面對疫情開始了新的生活型態,除了要大家不忘帶口罩,避免三密(密閉、密集、密接)場合與空間,日本的生活環境也有了許多改變:結帳台掛上透明塑膠簾、處處都擺著消毒液、排隊保持適當距離、避免接觸的提倡電子支付,不怎麼喜歡戶外座位的日本人們也紛紛佔滿戶外座椅、深怕引發食物中毒事件而沒有外帶服務的店家也紛紛推出了便當與外送、外帶服務......。
 
這段時期的東京生活,雖然依舊擔心害怕,但也因為有了這些配套,些許安心。每天困在住家與工作空間之間,遇見一樣的人做一樣的事情,不定時需要出走的我,也決定在感染人數逐漸趨減的現在,短暫的離開那個令人煩膩的生活環境。
兩年前從東京的東邊搬到西部之後,就很少探訪都心以東這個區域了,雖然新宿澀谷相當便利,但我依舊經常心心念念東京、銀座、日本橋一帶,心繫東京下町寬闊的街景、溫暖的人情。這次的東京出走雖然只是從西邊搭上電車到不遠的東邊,但因為景色與氣氛的不同,也讓心情開闊了不少。走逛了幾處近期開幕的商業空間之後,這次選擇到位於馬喰町車站旁的DDD HOTEL留宿。


DDD HOTEL位在馬喰町車站旁,紅褐色外牆、銅色大門與排列平衡有序的拱型窗,是當地的標誌性建築。(Photo Credit:李昀蓁 Chenvia Lee)
 
紅磚立面的外牆,一個個黑色的拱型窗並排著,加上樓頂上的「D」招牌,散發出一點歐洲風情,極具質感。入口的金銅色大門打開後,黑白灰的空間裡簡單掛著藝術品,一旁的黑色牆角收了個圓弧,引導著來訪的客人進到內部的餐廳,黑色牆面的深處則是旅店附設的藝廊,整個空間沒有太多繁雜的裝飾,磚牆與透明的玻璃像是隔絕了外部紛亂的街弄,帶領著我進到一處乾淨並充滿設計的空間裡。儘管餐廳與藝廊因為疫情暫時休業而無法參觀,但外部公共空間依然營造出不同於以往的氣質氛圍。


入門後,眼前的黑色牆面收了圓角,柔順的弧形引導旅客步入大廳。(Photo Credit:李昀蓁 Chenvia Lee)

DDD HOTEL改修至有著35年歷史的Hotel Nihonhashi Villa商旅,請來日本建築設計師二俣公一重新設計,將原本一樓的停車場改為藝廊與餐廳、原有的122間客房內部整理裝修,加入DDD HOTEL的深綠色與白色,簡練沈穩。最小的房間僅有14 平方米,一台加大單人床與一個放置備品的小台車、崁在牆內的迷你衣櫃與冰箱、貼滿淡墨綠色馬賽克磚的簡單衛浴空間,房間沒有電視也沒有桌椅,最簡單的必需品與被拱形窗框起的東京景色,相當適合一個人的出走。



大廳與客房以墨綠色為基調,散發靜謐氣息。(Photo Credit:李昀蓁 Chenvia Lee)

DDD HOTEL除了相當重視空間上與內裝設計以外,備品上的選擇也非常講究,法國老字號品牌Descamps的毛巾、日本當地品牌Aid的沐浴與洗潤髮、沙龍級品牌Nobby by TESCOM的吹風機,衣櫃裡更掛著與日本服飾品牌HATRA合作的灰色長睡衣,柔軟舒適,希望帶給旅人們最舒服的夜晚。


DDD HOTEL 客房空間設計簡約而精緻,提供房客的日用備品也相當講究。(Photo Credit:李昀蓁 Chenvia Lee)

有了充分的休息後,隔日則到二樓咖啡廳abno享用簡單的餐點,由於疫情的關係尚未提供早餐菜單,一個可頌與一杯拿鐵就成了我這一個工作日的開始。

出走的這一天事務所依舊實行著在宅工作的政策,我便毅然決然的選擇在這個沒有太多客人的米色空間裡,開始一天的作業,讓已經悶壞的心靈,也在這個寧靜的環境得到一點點的救贖,吸收設計養分,繼續迎接接下來的東京疫情新生活。



二樓咖啡廳 abno。
(Photo Credit:李昀蓁 Chenvia Lee)


(Photo Credit:李昀蓁 Chenvia Lee)

編輯/林沛伶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