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遇上幾位知名設計師的米蘭家具展,絕對是白走一遭的!
 
還好,看完上篇宅男設計師佐藤大的專訪後,便知道 MOT/TIMES 米蘭特派記者可沒白走這一遭,而且除了揭開佐藤大的神祕面紗外,竟還攔截到了 Ronan Bouroullec,不過,在採訪過程中,發現 Ronan 絕對可榮登「設計工作狂」寶座,因為不管任何問題,他都三句不離老本行,不禁讓人懷疑,不是說法國人最懂得享受休閒生活嗎,怎麼 Ronan 好像完全不是這樣呢?到底 Ronan 有多熱愛設計工作?這篇專訪將為你揭曉。
還記得設計伯樂 Giulio Cappellini 說過,他曾在 1997 年巴黎的一個設計展上看到一件相當驚豔的作品,不過一時卻找不到創作者,原來那正是 Ronan & Erwan Bouroullec 初試啼聲的作品《Disintegrated Kitchen》。不過當時兄弟倆菸抽得很兇,因此總要到展場後台才找得到他們。

   
被視為菲利浦史塔克(Philippe Starck)接班人的 Bouroullec 兄弟,可說是米蘭家具展上前一代的設計明星(這一代的設計明星絕對非佐藤大莫屬)。而在採訪哥哥 Ronan 的過程中,讓人直接而深刻地感受到他對於設計的執著。(Photo credits:Ronan & Erwan Bouroullec)

不得不說,Giulio Cappellini 真是別具慧眼,自 1999 年便邀請兄弟倆為其品牌 Cappellini 設計許多作品,這也開啟了 Bouroullec 兄弟與各大設計品牌合作的契機,如 MagisVitraKartell 等。而今年米蘭家具展上 Bouroullec 兄弟的作品不僅不缺席,還非常多樣,如與丹麥知名織品品牌 Kvadrat 合作研發出新款的 3D 織品,或是以傳統工藝打造的 Magis《Officina》,都可以看出 Bouroullec 兄弟近幾年在新科技、傳統工藝領域裡投入的心力。

    
初試啼聲的作品《Disintegrated Kitchen》,是個可簡易組裝搬移的廚房用品,大大驚豔了 Giulio Cappellini,而後此作品也由 Cappellini 生產。回憶起當時受到 Giulio Cappellini 的青睞,兄弟倆說就像是一名18歲年輕人忽然得到一張免費巴黎一遊的機票,是那般地好運與興奮。(Photo credits:Ronan & Erwan Bouroullec)
 
雖然 Giulio Cappellini 在巴黎耗費一番詢問功夫才找到 Bouroullec 兄弟,不過,這次 MOT/TIMES 特派記者可說是幸運極了,居然在 Magis 展場上便攔截到了哥哥 Ronan Bouroullec。
 
初看到 Ronan 時,真以為他是個嚴肅、不苟言笑的設計師,不過等簡單寒暄過後,發現 Ronan 其實相當親切,而且話匣子一開,還會搭配著許多表達動作(如下圖),一下便拉近了彼此距離。因此趁著融洽的氣氛,趕緊向 Ronan 問道,你是怎麼看待今年的米蘭家具展呢?

  
   
Ronan 回答問題時,總會以許多肢體語言協助說明,而看到這些有趣的動作,是否覺得與 Ronan 親近多了呢。(Photo credits:MOT/TIMES)

Q在今年的米蘭家具展上,您有觀察到任何趨勢嗎
 
A:其實到了米蘭後,我一直都在工作、接受採訪,所以還沒有時間到處看看。
 
不過,我對「趨勢」並不那麼感興趣,我會被新事物吸引,但那並不是趨勢,我比較在意的是新產品、新方向,而觀察趨勢是媒體的事情。
 
Q既然您對趨勢不感興趣,那麼就讓我們來談談作品吧在今年的新作品中,您是否有放入任何新的想法。
 
A:當然!(笑)
 
今年,我們與丹麥織品公司 Kvadrat 推出全新系列的產品,在織法的表現上使用了新的機器與科技,這系列作品會在明天(此指 4 月 10 日)的 Kvadrat 酒會上發表。另外還有 Glas Italia 的玻璃家具系列,我們還為 Mattiazzi 設計一張木椅,然後是 Magis 的《Officina》,還有 Vitra。

(編按:Ronan 老兄,你這樣像背書般的回答,我們很難向讀者交代啊~)

 
 
Kvadrat 新發表的 3D 混色織品,是與 Bouroullec 兄弟共同研發設計的成果,雙面針織的技法讓織品表面更顯立體。(Photo credits:Kvadrat)

Q:那麼,對您來說,在您的設計裡什麼是最重要的元素
 
A:這該怎麼說呢……
 
首先,與不同對象、品牌合作,或許是種較簡單明確的創作方式,我們可以朝不同的方向思考,也因此能接觸到更多不同領域,且創作出不同類型的作品。舉例來說,去年我們為凡爾賽宮大廳設計了一盞水晶吊燈,同年也與 Kvadrat 合作設計窗簾(而且還是從布料開始設計起),對我們來說都是不同的嘗試。
 
一般來說,創作有兩種最基本的形式,一種是思考著生活周遭,選擇某個物件作為設計主體,然後想辦法讓它越來越好;而另一種則比較藝術性的,像是 Kartell對於藝術感的追求,或是藝術家畢卡索專注於雕塑、繪畫創作。而對於這兩種類型的創作,我都是很敬佩的。
 
不過,世界這麼大,我們想參與的領域很多,想做的事很多,就像是使用色彩,我想要盡可能地使用各種色彩,去創造各種可能性。所以在設計領域裡,我們會使用雕塑、玻璃、高科技等,去創造不同的作品。

 
 
Q:你已經接觸過這麼多領域的創作,還有哪些東西是你想要嘗試的呢?
 
A:Everything!(笑)
 
我總是同時被二到三樣不同領域、事物吸引著,舉例來說,我關注傳統工藝,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而同時我也被工業製程吸引,因為這是一種可以創造出大眾化、大量生產、與低價格物品的方式。我同時對這兩件事深感興趣。
 
像我們剛為義大利品牌 Magis 設計完的作品《Officina》(下圖),就是傳統工藝與現代工業的結合。對大眾而言,Magis 在工業領域裡的表現是被認可的,而義大利當地的傳統工藝技術同樣不容小覷,他們的分工很細,有著織品、大理石材質、玻璃等不同類別,而且很多都是以家族品牌發展經營,傳承著義大利的工藝技術。


位於米蘭家具展 Magis 展區的《Officina》,Bouroullec 兄弟刻意選用傳統的鍛鐵方式,打造出具古拙感的桌腳,再搭配線條俐落的木頭、玻璃桌面,融合了傳統與現代元素。 

Q:現在有許多設計師會與時尚品牌做跨界合作,你們有這樣的計畫嗎?
 
A:我必須說,我喜歡現在的工作狀態,不斷地思考、工作與設計。
 
相較於接一大堆案子,我更喜歡長時間地專注於某一件產品或案子,若只做相似、漂亮,或是創造所謂 Bouroullec 兄弟風格的東西,那太容易了,而這樣的創作我覺得十分侷限。我只想去發現、創造出新的方法、科技,我並不想因為其他的事情干擾而分心。

  
2014 米蘭家具展上,可看到許多結合異材質的新作品,而 Bouroullec 兄弟與 Glas Italia 合作的《Diapositive》,便是將玻璃與織品、木材等異材質,結合地相當細膩的作品。

   
另外同樣是今年的新品,Bouroullec 兄弟為 Mattiazzi 設計的《Uncino Chair》,是一件在外觀上原始而簡潔的作品,他們倆希望可以藉此傳達木頭與金屬材質純然的美感。 

Q:那既然都來到了米蘭,是否可以請您推薦在米蘭一定要造訪的地方?
 
A:看來你們要失望了!因為我一到米蘭後,就在這裡了,說明不同的專案、主題。我非常專注在工作中。
 
Q:那麼,工作結束後呢?會去哪些餐廳嗎?
 
A:當然,不過老實說,在米蘭家具展期間,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 Party,像是前晚我被邀請去《The New York Times》舉辦的 Party(右圖),昨晚跟個重要的客戶吃飯,今晚則是跟 Vitra 有約。
 
Q:在台灣,有很多人喜歡你們為 Vitra、Magis、Kartell 做的設計,不知道你們在創作時,有想過讓你們的設計更貼近、親近於東方文化嗎?
 
A:日本的設計與文化對我來說是蠻重要的,因此或多或少影響著我。。
 
我曾經去過一次上海,不過是去工作,所以大多的時間都在開會討論中渡過,並沒有太多時間與機會好好認識上海,當然,我很好奇那裡的文化。
 
對了!(語氣突然轉為急促與興奮)接下來我們會跟韓國 Samsung 合作!
 
Q:你會每年去不同的地方旅行嗎?
 
A:我喜歡旅行,但我更喜歡工作,這表示說,我更喜歡待在我們的工作室裡。我們的工作室很漂亮,讓我可以盡情地在裡面畫圖、創作。
 
我喜歡旅行,因為我也需要發現新的事物,而我的工作讓我有不少機會被邀請到不同國家去進行演講。不過,至少對現在的我來說,我更想要專注於我的工作上。
 
(編按:讀者們說說看,Ronan 是不是三句不離工作,完全是個工作狂人啊!) 

  
    
Ronan 說他最喜歡待在工作室裡創作了。(Photo credits:Kvadrat / Ronan & Erwan Bouroullec

編輯/劉宏怡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