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復一年在 M&O 巴黎時尚家居設計展佔地深廣的八大館間穿梭,除了每回都因現場的大量創意而深感驚喜之外,其實大家的心底最深處,往往都希望有個真正舒適的場所,讓奔波不已的腿背能夠得到真正的休息。儘管會場中,總設置不少咖啡雅座和休憩空間,卻沒有任何一次能比得上這一回由年度設計師 Ilse Crawford 操刀的 Designers' Studio ,讓人有歸屬感、讓人每每在疲累之際,都想再回到這個地方。

在這次難得的訪談過程中,設計師 Ilse Crawford 總和 MOT TIMES 特派記者提到「人性法則」,她如何將這個公式落實於不同設計作品中? 跟著我們一起去瞧瞧!
設計師 Ilse Crawford 非常重視在場所中給予使用者有如回家般的舒適經驗。在她擔任室內設計師之前,曾是英國版 ELLE Decoration 雜誌的總編輯,過去的編輯工作,她看過太多「看起來好看、但使用起來卻不一定舒適的空間」。然而,擁有一位丹麥母親的她,從小浸染於北歐式著重生活舒適及細節的家庭氛圍中成長,如此的反差經驗,讓她在從事設計時,總是不忘提醒自己「設計總是要回歸人性、讓人們在空間裡感覺真正的自在。」她說:「『同伴經驗』與『感覺被接納』是人生很珍貴的事情,速度增加疏離感,但透過設計可以讓慢彼此下來、營造出親密感。這些生活中微小的時分,會讓人感覺更踏實,並且感覺開放。」

位於瑞典的斯德哥爾摩 Ett Hem 的可愛小旅館,由 Ilse Crawford 設計,像家一般的空間,提供給舟車勞頓的旅人們身心靈的安定。(Photo Credit:studioilse)
 
這些年,她透過建立 Studioilse 多角經營的工作室,和來自不同文化的團隊工作者一起完成了像是紐約 Soho House 旅館、倫敦 Aesop 體驗店、斯德哥爾摩 Ett Hem 旅館、香港國泰航空貴賓休息室等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而她和 Artifort IKEA 、Kalmar、Zanat 等品牌合作的傢俱,也都在功能和舒適度上,達到空間與美感平衡的最佳效果。 

2016 年的 M&O 巴黎時尚家居設計展 ,由 Ilse Crawford 所設計的 Designers' Studio 改變了大家對於過去展覽空間的想像,提供一個美好境地,給予光臨這場盛會的人們能夠得到充份休息、靈感、自在的體驗。(Photo Credit:studioilse)
 
明亮光線,木質與植栽,設計傢具作品存在於場域中,加上複合式的使用功能,讓 Designers' Studio 更藏內涵與凝聚力。(Photo Credit:studioilse)
 
如果說 Ilse Crawford 有個關於設計的特別心法,「舒服」大概就是其中的關鍵。她注重感官和實體的連結,以此讓人對空間產生依附感。而這回她所設計的 Designers' Studio 也一如往常,不偏執華麗,卻相對讓人有放鬆的感覺。

這偏居一角的多功能空間,不似往年的設計師作品設置於展場入口處,反倒很低調的挪到了 8 館的後方,整體空間的選材和用色,保留了大量的原木質感,一入場就給人沒有距離的親切感。深知人性就是喜歡窩在一角以獲得安全感的她,除了以空間的分配和傢俱的擺設隔出許多角落,就算是身處於公共空間裡也能保有私密感;在傢俱品項的選擇上,她也傾向使用具有細節質感的組合,例如以有豐富手感的羊毛毯搭配佈滿手工鑿痕的 Zanat 木頭椅,或是在木製吧台邊選置幾把 Artifort 的 perching 皮凳,透過種種細節,讓空間產生豐富不單調的氣氛。在這樣的舒適環境中,MOT TIMES 與她的對話,也更覺享受與流暢。

在公共空間中創造出似私領域的個人使用享受,並以不同細節展現區域的靈活度,設計師 Ilse Crawford的才華與細膩於此展現無疑。(Photo Credit:studioilse)

: 可否談談您這次選擇設計 Designers' Studio 的想法?
 
A : 設計 Designers' Studio 對我來說是很有趣的,因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問題便是:大家為什麼要來巴黎時尚家居展?我們其實可以在網路上看得到這些傢俱。對我來說,那個答案是:來到這裡是為了與人們相遇並建立關係,而我們也必須親自感受這些傢飾品。我們有許多關於產品的資訊,但最終,只有當我們真的坐在某樣東西上,我們才真正瞭解它;透過與製造者對話的過程,你才真的瞭解產品被製造的理由,並由此建立信賴感。
 
人們需要空間以產生連結、得到休憩、獲得新的啟發,甚至癱瘓、重新來過,我們為這些很人性的事情設計場所。大家常說,當我們愈數位,我們愈需要實體。人們渴望實體。我們在做的事,就是使用真實的材質製造出人們可以工作或交談的桌椅。設計的時候,必須思考我們要運用這樣的空間支持什麼樣的活動,我們希望透過設計讓人們在其中產生情感的連結,並感到舒適。

: 巴黎  M&O  在傳統上會於秋季選出以室內設計為主的年度得主,而接連兩年的得主都是女性,女性在營造室內氛圍的手法上,是否有特別之處? 
 
A : 我想文化因素在這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現今的設計師大多具有工業設計的背景,這樣的訓練讓他們更著重生產的層面。而我的室內設計背景,雖然不見得是女性專有的職業,但這個領域的確有比較多的女性。我不確定女性是否天生如此,但就文化的層面而言,在成長的過程中,女性多半被鼓勵為他人提供舒適、快樂的環境,就現今的社會而言,這無疑是一項真正的技能。今日我們需要合作、傾聽、在空間裡給人賓至如歸的感覺,而這樣的能力,的確很強大。 
 
妳在倫敦的工作空間,也和這個 Designers' Studio 類似嗎?
 
A : 是的,我從倫敦的 studio 得到許多靈感。那裡有 25 位不同領域的設計師,他們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使用各種語言,我們相信在每一個案子的進行過程中,唯有透過這樣的團體參與,才能保有人性的經驗,工作與人生極為相似。
 
為了讓工作空間擁有充足的自然光線,我們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找到現址。那些所謂「無用」的空間也很重要,例如材料間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我們不僅在那邊堆放材料,客戶也偏好此處,他們從來都不想去會議室,而寧願待在那裡。而幾乎所有的重要談話都在廚房自然發生,幾杯茶之後,大家都變得比較放鬆,那些看似微小的對話,事實上就是推動重大發展的關鍵。


在設計師 Ilse Crawford的作品中,總是能感受到她為空間詮釋的柔和溫度,彷彿設計是一種療癒人心的存在。(Photo Credit:studioilse)

Q : 創業之初,也是在家裡開始接案,之後才發展到現今的規模。您覺得在創業之初最需要克服的是什麼樣的問題?當初如何解決?
 
A  :一開始,要讓一切都行得通、讓人們願意付錢給你,真是個噩夢。但我覺得,真的,就是要堅持下去,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我一開始也得同時從事一些不同的工作,讓一切可以繼續運轉,而我也沒有擴張的太快,我不清楚這對別人是不是也行得通。不過,找到可以資助自己的人,的確會造成很大的不同,能讓我們擁有更多創意的空間。

: 在學期間專修建築藝術史,是否對妳的設計有所幫助?
 
A : 那讓我了解到即便個體可以改變歷史,但沒有什麼東西是一定長久的,事物會隨社會文化環境而改變。我們可以很摩登,但空間必須具有可用性、讓人們產生依附感,當人們在裡面生活,空間才開始有生命。而當人們真正喜歡那個空間,並且將生活融入其中時,那才是真正成功的室內設計。

 Ilse Crawford 2014年的作品" VITRAHAUS LOFT ",設計只是空間中的一部分,當人居住其中才真正開啟空間的靈魂。(Photo Credit:studioilse)

: 在從事室內設計工作前您還當過室內雜誌的編輯,這個經驗是否有幫助?您如何貼近對方需求?
 
A : 那絕對有非常大的幫助,我學會不預設立場,面對客戶,我們永遠需要對話、了解整體架構,運用觀察力並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著想。
 
作為一個設計工作室,我們比別人更用心的地方在於我們真的花很多時間了解客戶。例如我們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坐在 Lounge 裡拍照,觀察人們如何坐在那邊,每個人的坐姿可能都不太一樣。我們也和很多人聊天,以了解人們對於旅行的感覺。我們發現,當人們在經歷長久的飛行和時差問題時,他們希望擁有的是被照顧的感覺,而非一個裝滿不同威士忌的酒吧。他們想要的是營養好吃的美食,而不是過度加熱的自助餐。他們想要有個可以打盹、沖澡的空間,他們想要的是真正照顧到旅行者需求的設計。過去的記者經驗,讓我更容易了解別人,並進行相關的資料研究。
 
在妳的著作  A Frame for Life 上發現您曾使用一張舊照當作靈感來源 (Papier Office 設計案),這樣的物件是否經常給妳靈感?
 
A : 我總是對包含人物在內的照片深感興趣,我不一定會被某種特定的形式感興趣,但我對人類的共通點深感興趣。例如我在一個飯店的牆上看到一張畫,畫裡面的人圍著一張桌子喝酒,那讓我恍然大悟,對啊,就是這樣的事情讓大家感到開心。不管哪一個時代,我們都會在桌邊聚集、一起喝上一杯,我不覺得那會有所改變。
 
過去的設計,或許在現下或未來的時間點還可能行得通。我們所處的時空不見得可以給我們所有的答案,因此當我們設計國泰航空休息室時,便在椅子上使用許多經典的元素,因為那真的行得通。這些元素在過去一再被檢驗,而這個空間每天必須容納 2000 人次,且要十年不壞,為什麼我們要選一個不知道在十年內到底行不行得通的設計?我們要在設計中帶入新的元素,但也別忽略過往所教給我們的事情。
 
在妳的設計中,椅子總是最搶眼的部份,感覺您對椅子似乎有特別的偏好? 
 
A : 我喜歡椅子的輕盈感,傢俱最終都跟社會互動有關,我對傢俱本身並沒有特別的興趣,我感興趣的是這樣的物件所帶感人們的感受。傢俱形塑了人與人互動的狀況,例如太寬的桌子,會造成兩端的人聽不清彼此的聲音,尺寸是很重要的。太過凹陷的沙發,會讓使用者無法和面前的人對話,太淺的沙發,又讓人無法放鬆。我們必須了解每一種傢俱的功能,對我來說傢俱有趣的部分,在於它所帶給人的影響。

除了空間外,在產品設計上輕巧簡約的設計也受到許多粉絲的喜愛。(Photo Credit:studioilse)
 
: 妳在裡最喜歡的角落為何? 
 
A : 我想我最喜歡的居家角落,就是我先生 Oscar 所在的地方,你知道的,就是那些我們與他人共處的角落。而我們不免在空間中移動,所以我想我最喜歡的應該是我的工作室,以及位於角落的沙發
 
Q : 在外旅行時,如何在旅館中為自己營造「家」的感覺?
 
A : 我偏好小旅館,那些大旅館讓人感覺疏離。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方式,通常我都是慢慢的「進入」一個空間,當我把自己的東西從行李箱拿出來的時候,我才開始感覺我擁有那個空間。不過,我通常會試著跟別人交談,不管是飯店的服務生也好,或是其他旅客也好,當大家開始交談,感覺會變得很不一樣。 
 

編輯/ Arya.S.H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