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認為「藝術源自對自然的模仿」,因此在創作中,「自然」永遠是設計師最重要的靈感來源。本次《光織影藝術創作展》的兩組參展作品 Eugenia Antoniou 的《彩虹之蝕》和 Kamaro’an 的《旋草》、《浪草》分別從不同的角度探討自然與設計的關係,各自將科技、哲學、文化、傳統巧妙融入作品的設計構思當中,神乎其技的表現,令人十分驚嘆!

當東西方設計相遇時會有什麼衝擊呢?MOT TIMES 特別邀請到來自希臘的新銳設計師 Eugenia Antoniou,與來自台灣東海岸的 Kamaro’an 品牌設計師張雲帆、劉立祥,兩組設計師一同從參展的作品和自身經驗,分享自然與人類設計的相互作用,快一同來聽聽他們怎麼說吧!
嘿!你曾仔細聆聽過自然的呼喚嗎?大自然中俯拾可得的素材,往往是設計師們最豐沛的靈感來源,只要悉心地澆灌,就能開出一朵朵美麗的設計之花。
 
不說你不知道,現在正在「台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展出的《光織影藝術創作展》,除了來自12 國的設計師與藝術家,共同展出 70 件光影創作,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外,首場座談《自然啟發:光織影藝術家座談會》登場的希臘藝術家 Eugenia Antoniou、和 Kamaro'an 設計師劉立祥、張雲帆,也難得和我們分享此次他們展出作品中的詩意的自然語彙,你是不是也很好奇,這些美麗的設計物件背後,究竟藏了什麼樣動人故事呢?
 
Q:兩組設計師分別來自希臘和東海岸兩個截然不同的地區,也都有著自身獨特的文化,但你們的作品又不約而同都以自然為題,想請問對你們而言「設計」是什麼呢?

Eugenia Antoniou(以下簡稱E):「設計」在希臘文的字源可以分為兩個詞,一個是指航行於水面的木筏,幫助泅泳的人們安全渡河,另一個詞意是戰士上戰場時必須充分利用自己的身體,才能先發制敵。因此,在希臘「設計」這個詞和東方的解釋不同,設計就像是這兩個字源的含意,我們必須觀察、運用環境與自身的特質,去解決面臨到的各種問題。

如果說設計本身像是一個戰士,那我們要如何作戰呢?所謂的戰士並不是指我們要去抵抗、去反對,而是把自己放進整個環境的脈絡裡,讓作品與自然產生關係,這麼一來,你就能感受到自己不再與它對抗,而是自然地體會、認知。

Kamaro'an(以下簡稱K):我們的品牌名稱 Kamaro'an 是來自阿美族族語,意思是「住的地方」也是「住下來吧!」,取這個名字也是我們創立品牌的期望,希望品牌能藉由與部落裡的工藝師、製作者一起合作,創造更多部落裡的就業機會。另一方面,我們也邀請這些工藝師傅為部落裡的年輕人教學,把傳統的編織手藝傳承下來,讓年輕人跟部落締結更深厚的感情,才能真的長久「住下來」。
 

Kamaro'an 團隊不僅替年輕人創造工作機會,也希望年輕人與部落建立更緊密真切的情感。( Photo Credit:蔚龍藝術 )
 
會有這樣的祈願是因為我們在部落裡發現,很多同輩的年輕人為了生活必須離開家鄉,到台南、高雄,甚至台北這些大都市找工作,但工作一段時間後,大家其實都很希望能重返家鄉,可以在家鄉找到一份安定的工作。
 
Q:那麼對你們而言如果藝術源自對自然或環境,什麼才是設計的必要性?

E:所謂的設計,其實是一種功能,讓人們可以解決過去必須面臨的風險,就如同蓋出一座得以渡過湍急河流的橋樑,設計讓智慧與工藝得以結合。

此外,設計也像是一種生命的樣貌,當我們觀察自然界,可以發現不同的生命體皆有面對不同的壓力的方式,以免自己受到侵害,例如樹木,根系能吸收土壤養分,枝幹能向上伸展,葉片能汲取陽光,這就是大自然裡最巧妙的設計,生命能透過調整自身的狀態去面對外在,甚至最後還能化為塵土、礦物、對土壤有幫助的有機體。設計該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自由面對外界困擾,靈活運用科技,帶來對世界有益的作品。


Eugenia Antoniou 以自然界為比喻,認為設計應該成為解決問題的方法,甚至是一種科學研究。 ( Photo Credit:蔚龍藝術 )


來自希臘的 Eugenia Antoniou 當然少不了融入希臘文化設計,獲獎作品 「Gramma」,即將希臘字母化作美麗的符碼,列入創作題材。( Photo Credit:Eugenia Antoniou )

隨著時代更迭,社會也發展出新的思維,現在出現了許多與以往不同的新詞彙,而這些新的詞彙代表的是一種新需求、新時代。面對變化的外界,設計師該如何找出時代的脈絡,將這些脈絡放進設計創作中,是必須不斷思考的課題,這時設計師就像科學家,透過對外界的觀察,讓設計也成為一種科學研究。
 
K:很有趣的是,在幾十年前港口部落的年輕人重新回到部落時,部落中的老人家經常以為他們是在大城市混不下去,才不得已回到家鄉生活。但近幾年來,部落中的老人們開始轉變心態了,他們開始希望能將自己的手藝與知識傳授給這些返鄉青年,老人們發現這些手藝如果再不傳承,未來必定會隨著自己過世而消失。
 

落葉歸根,透過部落中年輕世代與老一輩的工藝交流,讓珍貴的傳統技藝得以不斷傳承 (Photo CreditKamaro'an)
 
因此,邀請年輕人再度定居部落,不只是為了所謂城鄉發展,更重要是進行技藝與記憶的保存,我覺得這是很不錯的轉變!

剛才提到 Kamaro'an 是「住的地方」,但不只是指家具或住宅,而是包含能讓人們長久生活的特質。由於工作機會的緣故,港口部落很多年輕人不得不離開家鄉,選擇在花蓮市區工作租屋,只能利用假日時間返鄉探望。所以我們的產品希望能完全在部落生產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帶給港口部落在地青年們一個完善、友好、充滿希望的理想工作環境。

在營運方面,用輪轉草系列作為例子,我們每賣出一件作品,就會將利潤的 40% 回饋給合作的藝術家,剩下的 60% 則繼續投入產品的再開發,希望創作、銷售能為部落帶來更多回饋。
 
Q:在你們的作品中,不只做為日常家居用品,藝術的觀賞價值也很高,請問對你們而言該如何取捨設計與實用的平衡?
 
E:做為一位設計者,要認知到不論自己設計出什麼樣的產品,這個世界都會因此而改變,這些產品不只為人類帶來不同的生活,也會給自然造成相對影響。因此,我們在設計時其實能做的就是向前走,就像毛毛蟲在化為蝴蝶前是毫無跡象,但最後依然成就了無比美麗。


希臘設計師 Eugenia Antoniou 的作品《彩虹之蝕》,靈感汲取自日蝕的原理,七彩的光影表情界定繽紛空間場域。( Photo Credit蔚龍藝術)


由大理石和金屬製成的「Mame Pot」,靈感源自於沃羅諾伊圖 ( Voronoi Diagram ) 的幾何設計,Eugenia Antoniou 將常見於自然界的紋路成為創作謬思。( Photo Credit:Eugenia Antoniou )

本次展出的作品《彩虹之蝕》創作靈感來自日蝕,日蝕或月蝕的形成,就是因為在光與影之間有著某個物質的阻隔。而彩虹也是一樣,透過中介物質的折射,讓白光產生了平時肉眼無法注意到的美麗色光。
 
在這件作品裡,我試著表現光、影與中介質之間這樣的微妙連結,利用像 LED、光學原理等非常理性的科技技術,來處理看起來絢麗又浪漫的藝術作品。也因為 《彩虹之蝕》 在光影的表現已經足夠豐富,所以在燈具的外型我選擇採用極簡設計,這樣的設計也為使用者在開啟燈具的前後帶來另一種層次轉變的趣味。
 
K:這次展出的輪轉草系列,是台灣東海岸的阿美族非常熟悉的材料,通常只能成為景觀植物,不過在花蓮的部落中,人們從草蓆到窗簾都能取用輪轉草的莖、纖維。我們也試著將這些輪轉草的材質應用和編織工藝,轉化到燈具和桌上用品的設計裡。


就地取材!Kamaro'an 團隊以東海岸的陽光、風、海洋為基底,編織出充滿故事性的輪轉草作品。(Photo CreditKamaro'an)
 
當客人來購買輪轉草燈具時,我都會告訴他們這盞燈不僅是透過燈泡的照明,連外側的輪轉草燈罩都是吸收了滿滿的東海岸大太陽成長,像這樣的材料和與部落的淵源,成就了我們所說的「迷人故事」。

展出兩件作品裡,《浪草》的阿美族語意思就是「海洋」,外型的靈感來自海中翻騰的浪花,和浪花反射陽光的一瞬間。《旋草》的族語意思是「太陽」,所以當使用者從正面觀看作品時,會感覺它就像是流轉著光輝的太陽。




本次展出的作品《浪草》與《旋草》,完美結合傳統工藝與現代設計,天然的媒材的使用,環保與美感兼具。(Photo CreditKamaro'an)
 
在家具設計裡,這些造型性的比例往往只佔了一點,但就是這點巧思,才讓整個居家用品有了畫龍點睛的效果,也讓這些家居品具備像藝術品般值得欣賞和收藏的價值。希望透過設計轉化,讓事物變得對自己或他人生活都是有意義。
 
Q:最後,請問對你們而言設計師和設計作品該怎麼樣與人們締結關係,又該如何打動人心呢?

E:「We are who we made」,人類的演變相較於自然界其他萬物的演化,可以說是進程非常快速,因此在我們這個時代,所謂的自然其實已經變成了合成物,人類的演進就是去重組、合成手邊的條件,而非去拆解、破壞。
 
「如果你悲傷的時候,是永遠無法看見彩虹」這句話是指因悲傷而垂頭喪氣的人,就會錯過天空中彩虹的美麗。但我想試著在《彩虹之蝕》對這句話做出一些不同的詮釋,我將彩虹的色光投映在地面,讓人們即使低頭漫步,依然能被這輪虹光驚喜,帶來美好的片刻。


《彩虹之蝕》作品曾獲得 2015 紅點設計獎的榮譽提名,Eugenia Antoniou 希望透過設計帶給人們意料之外的驚喜感受。( Photo Credit Eugenia Antoniou)
 
就像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Bob Dylan 在《A Hard Rain's A-Gonna Fall》的歌詞提到,大雨之後我們才能遇見彩虹,所以我們不需要畏懼眼前的悲傷,因為沒有傾盆大雨,又怎麼會有美麗的彩虹呢?
 
K:在我們成長的花蓮港口部落,也有很多藝術家是在求學過後重回部落進行創作,因為這些藝術家在過去可能也參加許多展覽巡迴、在不同的地方進行裝置藝術創作,但一段時間以後,他們忍不住開始自問「我們在向誰說故事?」「我們的文化該教給誰?」

因為一直以來許多原住民藝術家的作品都是在展出後就留在外地,這些部落的故事也總是說給外面的人聽,家鄉的年輕人反而對自己的文化很陌生,所以「告訴部落年輕人我們自己的故事」,從回到部落設置作品這樣的行動開始,透過作品來讓故事和文化重新回到家鄉。


許多部落藝術家,尤其是木雕與編織藝術等,他們技藝都是來自部落裡的老師傅的經驗傳授,需要跟著老師傅一起磨練,就是這樣的過程能最好的反應出部落裡的文化和生活美學。(Photo CreditKamaro'an)
 
一個文化之所以迷人,最重要的是所在之處的人們都能對這個文化有強烈的認同感,非常以自己的文化為傲,打從心底喜歡自身的文化。對我來說,有了這樣對自己文化的認同與精神,才能夠創作出迷人的藝術,說出打動人心的故事。
 

編輯 / 黃品嘉


光織影藝術創作展線上展冊
展覽時間:2016.12.15 - 2017.03.19 / 09:30 ~ 17:30 (周一休,國定假日除外)
展覽地點: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 4 F (臺北市中正區南海路 41 號 4 F )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探索趨勢 /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