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位今年 2 月甫結束擔任知名室內設計獎「Frame Awards」評審的 Winy Maas 大家應該不陌生,其荷蘭 MVRDV 建築事務所的作品總是能引發許多話題,曾多次訪台的他不僅為台灣帶來了 The Vertical Village 垂直村落、忠泰講廳,近期他也親身參與了台南的公共建案。那些很炫的設計其實來自非常深層的哲學思考,打破內外的疆界,使他的設計總是充滿了撼動人心的感染力。

從人與自然的失衡關係、打破過往「裡」和「外」界線的設計規則、透明住宅與城市概念,到呼應歷史脈絡的台南最新計畫精彩解析,在與 Winy Maas 的難得專訪中,我們有機會了解到他對設計的深層理念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準備好來一探究竟了嗎?
一個空間到底有多吸引人,直覺會說話,忠泰演講廳首次對外開放的那一天,隨著大門開啟的那一剎那,湧入的訪客都不禁發出讚嘆,半環形的會議室牆上全鋪上了由荷蘭 MVRDV 建築事務設計師 Winy Mass 和阿根廷織物藝術家 Alexandra Kehayoglou 合作的風景壁毯講廳,台灣山林的一片綠意和花叢美景透過豐厚的織線有高有低的呈現,地面也鋪上風格相應的加厚地毯,透過設計和材質營造出的氛圍,讓人忍不住伸手觸摸,甚至就想這麼樣的仰躺坐臥,享受隱沒山林的感覺。而這樣美得令人屏息的空間,雖不似大型建案那樣具有宏偉的氣勢,卻完全濃縮了 Winy Mass 這些年來的思想精華。


荷蘭 MVRDV 建築事務設計師 Winy Mass 和阿根廷織物藝術家 Alexandra Kehayoglou 合作的「忠泰講廳」榮獲由國際設計界享負盛名的《 Frame》雜誌主辦的國際非住宅案室內設計大獎 Frame Awards 最佳手工藝的殊榮 (Photo Credits: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建築師應該創造讓人想觸碰的建築
 
我們該如何建造讓人想觸碰的建築?Winy Mass 認為這就是建築師的責任。之前就因忠泰「The Vertical Village 垂直村落」實驗建築展來台的他,對本地的風景已不陌生,這一次當他受邀為新落成的演講廳進行設計時,便想把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台灣風景放進室內空間,他感性的說:「台灣的自然很美麗,但是人為的建設開發破壞了自然,希望透過這個空間提醒大家提醒大家台灣山林的美麗。」
 
其實,在 Winy Mass 過去的作品如收納了韓國首爾市所有植物品種的「首爾路7017」,便經常可見自然元素融入建築的設計。這樣的風格除了與世界各地倡導的環保意識相當一致,他來自一個父親是園藝師、母親為花藝師的家庭,從小耳濡目染,植物對他來說本就是生活中自然不可或缺的元素,對此表示:「身為一個景觀建築師和建築師,我希望能將我的出生背景融入我的工作中,而在大部的建案中,我們通常會建議客戶最少永久雇用兩個園藝師,這樣他們可以好好的照顧庭園。」


韓國首爾市所有植物品種的「首爾路7017」,將常見的自然元素融入建築的設計中。(Photo Credit:MVRDV )
 
他發現許多亞洲都市都在發展過程中逐漸捨棄了自然,水泥叢林使得人與自然呈現失衡的關係。他語重心長地說:「關於這一點,亞洲的都市比起歐洲城市,有更多需要做的事,北京的污染實在太嚴重,而就連香港或深圳我都希望可以變得綠一點。」
 
翻轉內外讓彼此距離更靠近
 
Winy Mass 有意將自然帶入演講廳這樣的非自然空間,但有趣的是這次的設計儘管以山林為主題,卻是人為裝置呈現的結果,連鼓勵大家走向戶外、親近自然的初衷,在這樣封閉的室內空間中,似乎都被犧牲了?對此,建築師本人提出一個饒富哲思的解釋,對他來說設計概念其實顛覆了許多既定的想像,也打破過往「裡」和「外」的界線。而這樣的空間除了人工製程,織物材料其實源於自然,當原本應該呈現在外的事物,進入到被傳統定義為內部的範疇裡時,那種「由內而外」所展現的力量更不同凡響。他甚至認為這個奇怪的空間如果能在台北形成一種都市傳說,在口耳相傳之下,讓大家都想來一探究竟,也是一個令人興奮的結果。 
 
這種「翻轉內外」的概念,並非 Winy Mass 的天外一筆,若是細究他近年的設計作品,便看得到當中的脈絡。他指出城市變得越來越密集,大家看似靠得越來越近,但冷漠的外在防備,卻讓彼此的內心越來越疏離。Winy 對此有感而發:「我們該對這些城市做出一些貢獻,在看進那樣的內裡時,每一個物件都視為全體的一部份。我們可以有一個屬於「我們」的空間,而非創造非常有距離感、內縮的行為感受。」他舉例亞洲城市如香港、首爾、北京的建築和室內設計看起來幾乎如出一徹,完全感受不到個體特色。而早先的「The Vertical Village 垂直村落」正是針對這種現象的反思之作,在這個計畫中,每一個住宅單位都呈現不同的樣貌,而對他來說,這正是自我主義透過內在翻轉外顯的絕佳範例。
 

由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邀請荷蘭建築團隊 MVRDV 於 URS21 策劃的「明日博物館第四檔展覽 ─ The Vertical Village 垂直村落」實驗建築展,企圖結合亞洲傳統低矮住房與現代建築美學,反思快速都市化後的巨型建築的同質性,是否消泯了城市的特徵與侷限了居住者的生活方式, 從而啟發觀者對於美好城市的更多想像。 (Photo Credits: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拓寬視覺感的透明城市
 
對 Winy 來說,北國雪地那樣一望無際的環境,最能讓內在自由抒展,他描述:「大家都想住在這樣的環境裡,所以我想像櫥櫃、燈具、樓頂…甚至是交通工具,所有的東西都變得非常透明,只有非常私密的部分像是廁所會被遮掩,但在那些被遮蔽的空間裡我們可以用鏡面延伸視覺感。在那裡,不再有幽閉恐懼的問題。」儘管落實有難度,他期待阿姆斯特丹有一日能有這種型態的社區產生,而這樣的理想經過些微的妥協,也逐一在不同建案上有所呈現。
 
例如,擁有 222 扇窗戶的鹿特丹「Markthal 市集廣場」,不管從市集或是樓層居住者的角度都能互相注視,就某種程度而言,便能夠加強彼此的親密感。位於阿姆斯特丹的香奈兒「水晶屋」,則使用了威尼斯知名玻璃公司 Poesia 的特製玻璃磚,創造了兼具安全性和透視感的夢幻空間。同樣在近期,以同樣概念建構的透明住宅則可能在成都產生。


有別於以往的室外傳統市場,鹿特丹「Markthal 市集廣場」其吸睛的拱頂造型,以及室內鮮豔的壁畫和投影,是結合味覺、視覺與嗅覺的總體設計的城市地標。(Photo Credit:MVRDV )


新與舊巧妙融合!MVRDV 替香奈兒設計的阿姆斯特丹水晶屋,保留了原有的建築語彙格,使用了威尼斯知名玻璃公司 Poesia 的特製玻璃磚,打造透明建築。(Photo Credit:MVRDV)
 
親手打造不斷線的台南記憶
 
對於 Winy Mass 來說,所有的空間思考最終都還是回歸人與周邊環境的關係。他提到:「我總會想起特洛伊古城有十多個層次。我想的是關於時間以及關於演進的事,歷史對我來說就是豐厚的故事,這就是我首先思考的事。我會思考能替環境加上些什麼東西、避免觀點變得過於封閉。」

帶著這樣的思考方式,Winy Mass 於台南正在執行的建案「Y HOUSE」也秉持著呈現城市內在記憶、延續歷史脈絡的想法。他建議當地政府把「中國城」建築拆卸之後,仍保留一些原來建築的樑柱結構,並把當地的環境特色引入建築的設計中。他表示:「過去台南是個港口,這個地方可以航向全世界,這裡既然有潟湖有自然,或許有個還未出現的生活面貌,是可以被期待的。我們希望能一步一步改造這個空間,也加入新的元素所以未來這裡會有很多的水,同時旁邊會有很多植栽,以及文化、遊戲和商業空間。…我知道在公共空間玩水不是你們的文化,但我曾經和幾個台灣人在河裡游泳,我希望把這樣的事情帶進來。」

Winy Mass 於台南的先建案「Y HOUSE」呈現城市內在記憶並延續歷史脈絡,融合了傳統文化和創新的元素,引領新的生活方式。(Photo Credit:MVRDV)
 
在同一個城市的高架橋邊,則是為批發菜市場帶來了另一種與環境相為融合浪漫情調。他發現很多人會在這邊做生意,風吹日曬雨淋十分不便,得給這個地方設置頂棚,「我們在屋頂設置一處農園,在此也可以設置農人餐廳,大家可以看著食材成長,以及遠眺城市的天際線。在樓下開放的空間裡,大家可以隨意走動、採買,也看得到屋頂上正在發生的事情。」 Winy 不諱言當初溝通這樣的相法,花費了很多心思,雖然引發蠻多爭議,也提高了未來執行和維護的預算。但大家還是決定這麼做了,這是一個很感人的決定。
 

編輯/ 黃品嘉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