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其他大型城市,鹿特丹的建築總是散發著一股獨特的活力與創意,於此發跡的荷蘭 MVRDV 建築師事務所,在這座建築實驗城市陸續設計如市集廣場 Markthal美術館典藏庫 Depot Boijmans Van Beuningen 等亮眼的作品,甚至也帶者這股豐沛的設計能量拓展至海外各地。相信你也很好奇,究竟荷蘭如何讓建築在城市裡充滿活力,而是什麼樣的工作環境造就了建築師盡情揮灑的本事,將紙上概念變成大家熱愛的場所!

在一間持續不斷創新實驗、突破建築形式窠臼的事務所工作是什麼樣的生活呢?MVRDV 團隊如何激盪創意,與台灣建築師事務所的工作方式又有何不同?MOT TIMES 此次特別專訪於 MVRDV 任職 15 年之久的台籍資深協理廖慧昕,與我們聊聊她這幾年在 MVRDV 的生活,一起前進荷蘭!
與許多嚮往荷蘭的建築人一樣,廖慧昕大學時期受到 1990 年代 Super Dutch 現代設計風潮影響,畢業後便選擇至鹿特丹 Berlage 建築學院攻讀碩士。2005 年加入 MVRDV 鹿特丹辦公室至今,15年間參與了包含荷蘭「阿爾梅勒市 Almere Hout」區域規劃、中國成都「水城新津」計劃、台南「河樂廣場」、「新化果菜市場」...等多個項目,也曾參與由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主辦,邀請MVRDV策展的《垂直村落》,在當時負責展覽統合的角色,是 MVRDV 亞洲組重要的資深協理。
 
從老闆到實習生,人人都有「平等」的權利提案設計
 
在 MVRDV 鹿特丹辦公室 MVRDV House ,明亮採光搭配大膽鮮豔的橙、黃、藍、綠、紅色塊界定不同的工作與休閒區域。一樓「Family Room」還有張長桌,供大家在午餐時間一起用餐交流。「MVRDV 從以前就是這樣子,即便現在規模擴大,還是保持一起用餐的習慣」廖慧昕說。
 

MVRDV 鹿特丹辦公室「MVRDV House」。(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MVRDV House」中 Family Room 的用餐長桌,員工們可以在午餐時間於此用餐、交流。(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從餐桌上老闆與員工共用一張桌子,就能看出荷蘭人在日常中對「平等」重視,談到專業設計更是如此。慧昕分享,在 MVRDV 即使是實習生,也一向被鼓勵在開會中提出自己的見解,「這跟荷蘭文化有關係,每個聲音都是聲音,荷蘭小孩從小被鼓勵發表意見,所以提出想法、尊重不同意見、參與討論的主動性是很重要的文化特質!」
 

(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除了重視平等、鼓勵表達的民族性,荷蘭建築產業與台灣相比其實也更為多元:例如有專門製作施工圖、專門繪製模擬圖......等精細專業分工的事務所。
 
MVRDV 以設計為主要導向,與當地有專業分工的事務所做切分。因此每一位參與者所扮演的角色便是「提出設計想法」,「像我們最近有一組實習生,參與案子的時候已經進程至細部設計,他們可以做材質、磚面、分割的設計,提出想法是在任何階段都需要的。大家在團隊討論分工後提案,而非被動地僅按主管、小組長要求繪圖而不發想,每個人都對被分配指派的工作有想法。」在這樣的工作氛圍下,如果彼此設計上遇到不同的意見,大家也都很願意拿出圖面、模型來務實的討論。


(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30-45分鐘就開完會!沒有超長馬拉松會議,注重工作效率與生活品質
 
MVRDV 各項目分別由 Winy Maas、Jacob van Rijs、Nathalie de Vries 三位創辦人(Founding Partners)各別領導,並依照地區分成法國、德國、歐洲、美洲、亞洲、EMEA(歐洲、中東及非洲),以及都市、規劃團隊等八組,按案件大小從中分配人力。
 
在一個新的項目剛開始的「設計概念」階段,小組成員們即會先準備好基地模、3D圖、量體等,大家各別提案討論,像是內部的「小競圖」一般。在 MVRDV,一般討論會議通常控制在 30-45 分鐘,「會議前的五分鐘,要將討論的議題與內容清楚呈現於圖紙上,邏輯分析和設計步驟要很清楚,遇到會議時間有限的情況,在 10-20 分鐘內把問題提出也是常態」。公司一般簡報會議安排為一個小時,遇到有重要業主、合作建築師、顧問來共同研討的「工作坊(workshop)」才有可能更長的會議安排。
 
而且荷蘭午休只有短短半個小時, 採責任制,「大家會很有效率的運用一天的工作時間,雖然遇到交圖或重要簡報難免要加班,但並非常態,荷蘭人從老闆到員工都覺得,工作與家庭之間要有平衡的;如果要超時工作,除了要取得小組長同意外,也會被要求檢討項目的安排和工作效率是否符合原本規劃。」慧昕說。

(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荷蘭的建築人能參與的兩大公會!透過良性溝通,保障建築從業人員權益

也正因荷蘭人重視生活品質,慧昕分享,在荷蘭不同專業領域都依法需要有基本保障。 以建築業來說,除了建築師公會外,還有建築從業人員公會,制定業界相關福利與權利等規定。
 
不同於「荷蘭建築師公會」提供荷蘭建築師執照認證、開業建築師相關制度,「建築從業人員公會」為建築事務所聘用的從業人員訂立相關權利、福利原則,並將各個公司資料建檔,在網上公告一套依照資歷、經驗、職位......不同的平均薪資表,提供勞資透明、公正的參考依據。

另外,由於公司人數達到 50 人以上就必須依荷蘭《公司法》成立的內部工會,每兩年 MVRDV 都會鼓勵各組都推派候選人,在年尾展開工會代表選舉,各候選人在投票前大力宣傳理念,辦公室也跟著變得更熱鬧有趣!獲選的工會代表每週都會利用午餐時間討論、彙整意見,定期與營運方開會,從員工合約、加班補償,到午餐的選項、LGBT 族群在公司有無受到歧視的調查等等,大家可以選擇具名或匿名管道藉由工會提出溝通。

(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Ossip van Duivenbode)
在 MVRDV 工作,是不斷激盪、出現新想法的過程!
 
那麼與 MVRDV 頂尖的建築師一起共事又是什麼樣的體驗?慧昕說「我跟三位創辦人都有共事過,這幾年比較常跟著 Winy Maas,他是永遠都有活力、有新想法的人,跟他工作、開會都會有新的刺激跟啟發,因為他永遠都不太滿足自己的想法,我們也變得會需要回應、跟著他一起尋找。」
 
以 2020 年初剛落成的台南「河樂廣場」為例,慧昕擔任此案專案經理(project leader),她觀察到「Winy 第一眼看到基地模型,就決定要做一個下沉式廣場,直覺要留下它現在的樣子。」並將過去「中國城」的樑柱遺構也保留下來,構成一個具歷史意義的親水公園。
 
「當時評審委員喻肇青在競圖評選時問說『你也可以做一個很乾淨的水池,為什麼要做那些柱頭?』,我猜想 Winy 當時的回答有說服他。他認為即便中國城有著複雜的過往,有社會、治安問題,但畢竟『中國城』曾在台南出現過,因而它所留下來的片段,都是台南城市歷史的其中一頁。」慧昕說。團隊也為此模擬了各種各樣柱子的切割方式,創辦人重視建築之於城市的影響,使得 MVRDV 團隊面對各個案子總能想得更深、更遠。
 

由荷蘭MVRDV建築團隊、台灣都市里人規劃設計有限公司、李麗如建築師事務所共同規劃的台南河樂廣場。(Photo Credit:MVRDV、Photography by Daria Scagliola)

荷蘭如何以公共工程形塑城市?從 Markthal 看鹿特丹政府與 MVRDV 建築設計力
 
這十多年來,慧昕也觀察到,荷蘭之所以能成為揚名世界的建築實驗場,其實更與他們對治理城市的態度有關。
 
比方在今日的地標 Markthal(市集廣場),興建時,鹿特丹市長不但協力突破現有的防火規範,採納 MVRDV 兼具美感與安全的配套設計;且在初期市政規劃,就已將建築與未來五年的商場經營方向都放一起在討論!
 

建築物通常必須設置牆壁、防火門窗等防火區劃,然而製作閘門其實也限制了設計。當時 MVRDV 盡力與市府商討 Markthal 的配套方案,而鹿特丹市長審慎評估後,也賦予設計一定程度彈性,承擔防火逃生責任,讓城市與建築設計相輔相成。(Photo Credit:MVRDV)

Markthal 以 40 公尺高的挑高設計搭配頂部通風井,取代防火閘門,形成自然通風對流,加上前後兩側都以大面積單層玻璃帷幕設計,若發生重大災害,消防車可直接撞破玻璃進行搶救。(Photo Credit:Kimberly Shih)

(Photo Credit:MVRDV)
 
為了推廣飲食文化,鹿特丹政府在 Markthal 建築設計時便已委託營運團隊,邀請當地最優質的肉店、魚店、起司店...等商家進駐。然而回歸文化本質,荷蘭人普遍不重視飲食,接受程度有限。一年高達 900 萬人次(巴黎艾菲爾鐵塔 700 萬人次/年)的觀光潮,讓商家逐漸轉換方向,從供應當地居民的市場,轉變為賣給觀光客的小吃、紀念品等。
 
但市府仍要求營運團隊回歸原本約定的「提升全民飲食文化方向」,甚至後來還與營運團隊打官司,非常強硬。「市政府的硬態度是我很欽佩的,他們認為這項城市建設的中心思想本來就是全市民的利益,政府覺得自己有社會責任,卻不會因為市場的改變就想要通融。」慧昕說。

回望目前在台灣執行中,2021 年即將開幕的「台南新化果菜市場」,MVRDV 也很期待後續進駐單位的使用與維護都能延續設計的初衷,讓建築設計的特色與將來的使用與效益相輔相成。

設計上,MVRDV 不但滿足「新化果菜市場」產銷空間需求,更在上方設置高低起伏、仿若梯田般的果菜栽植空間。「我們希望今年完工時,頂層的綠化屋頂設計也能有團隊進駐,台灣有很多成熟的地方創生團隊,新化周遭也有講究農法、食安的在地小農,我們希望這個屋頂成為地方的食農推廣平台,期盼讓大家知道這座市場的願景,完成我們最初市場的想像。」慧昕說,建築落成後的後半段路,需要經營者發揮價值。
 
對於「新化果菜市場」的設計,慧昕說「我們透過地景凸顯市場本身的功能性,也展示這個區域中,農作、食農教育等產業的結合。」慧昕說。屋頂如梯田般的蔬果栽植、各式活動,未來期待成為當地農產農銷的展示場。(Photo Credit:MVRDV)
(Photo Credit:MVRDV)
 
無論是建築從業人員低薪、競圖招標與評選、公部門對公共建設的規劃問題,台灣建築業潛藏已久的問題近年逐漸受到討論。雖然慧昕在台灣的建築事務所工作經驗不長,但在 MVRDV 的日子,也讓她深切感受到公司文化、社會制度對建築人、設計都影響深遠。
 
現在慧昕總是自然的將 MVRDV 工作精神融入近年來台灣項目之中。一如去年王俊雄老師也問過她,MVRDV 已經發展成國際知名的建築師事務所,當初為何會想著墨於台南「河樂廣場」這樣的城市改造景觀案?其實,荷蘭人生性喜歡接受挑戰,對於議題有趣又具公共性的案子,即便是位處台灣,仍樂觀地相信在團隊合作、務實又勇於提出各種見解的環境下,那份不願意妥協的理想還是可以被實現的。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編輯/林沛伶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