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意識到這世界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
總有難以預測的高低起伏藏在命運的指縫間,
但只要能做一件自己真心喜歡的事,
不管幾歲,當你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
就像吉他手維尼說,「我覺得現在就是我十年前想要變成的樣子。」

2021年拍謝少年(Sorry Youth)睽違四年發行第三張全新創作專輯《歹勢好勢》,再次延續全台語的精神與氣魄,歌唱出年輕世代的浪起浪落,不只首度擔任專輯製作人,更邀來一票超強演唱陣容feat.歌曲,並以一個月超過300萬的金額,寫下台灣樂團募資史上最高紀錄!
 

在這個串流音樂的世代,很多樂團都不出實體專輯了。然而即便無法對抗人性,拍謝少年依舊想要追求藝術、心靈層面的東西,因此他們想做一些可以留久一點的東西。(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管它海誓山盟,百百人生就是歹勢好勢!
 
不曉得是不是冥冥之中為了呼應《歹勢好勢》這張專輯所詮釋的人生起落,才剛接獲募資狂喜,正要展開一連串「新台風搖滾」演出,卻在首場「臺虎精釀實驗室」結束後沒幾天,還來不及前往林聰明沙鍋魚頭和高雄蚵仔寮,疫情便直接爆發至三級警戒,把一切通通都按下暫停鍵。
 
於是在沒有泡泡槍、虱目魚人,和粉虱們的熱烈推擠下,失去現場Live表演近三個月的拍謝少年,在看似「歹勢」的局面裡,卻因室內不能超過五個人,但拍謝少年只有三個人的巧妙「好勢」,反倒能繼續練團做自己最愛的事。順便也將之前拍好的MV〈山盟〉和〈你愛咱的無仝款〉上線。


拍謝少年笑稱30歲後就變「歹勢中年」,但平常有在爬山的他們,其實體力還是超好,根本年輕人。(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直到解封那天,頂著盛夏溽暑的烈日,我們終於看見了一絲前行的光。老是笑說自己人近中年的拍謝少年,很青春的爬上了斜坡,奔跑在河堤旁。鏡頭下追逐理想的步伐不曾停滯,回頭的一瞬,嘴角還有藏不住的笑。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想起了前陣子日劇《喜劇開場》裡的一段話,「能夠冒險真是太好了,雖然 makubes 號沒有發現任何寶藏,壯志未酬,就要準備沉船了。但我很高興能和你們一起冒險。」
 
對比日劇中的失敗,拍謝少年是成功的。但那種收獲了友情與風景的感動卻極其相似。特別是《歹勢好勢》這張專輯根本就像驚喜包,每聽一首就被打中一次,越聽越順,一氣呵成的聽感讓人欲罷不能。


烈日下不管來回跑了幾次,薑薑都還是能笑著回首。(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拍謝少年左起貝斯手薑薑、吉它手維尼,與鼓手宗翰。(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超狂編曲歌唱陣容!繼續骨力走傱

這是拍謝少年首次擔任專輯製作人,宗翰說不管編曲或歌詞,以前比較會從樂手的角度去思考,但製作人需要關注的層面變更多,因此他們必須去想像這首歌,被觀眾接收到的狀態是什麼樣子?薑薑則表示,寫歌上進步很多,因為對整體聲響更有概念,特別是CD跟表演不一樣,表演很大聲沒差,但CD即便播放很小聲,也必須要能聽清楚那些層次,是不一樣的邏輯。「但在創作上,我們寫歌很常是在練團室時一起Jam(即興合奏),會把大家覺得很棒的段落留下來,所以不是一開始就設定好要寫什麼方向,而是邊作邊想。」

拍謝少年睽違四年發行第三張全新創作專輯《歹勢好勢》。(Photo Credit:拍謝少年

相較上一張有完整主題架構,這次他們邊作也邊根據每首歌不同的個性,力邀多組金曲陣容幫腔力挺,包含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濁水溪公社主唱小柯、金曲獎最佳作曲得主余佩真、Tizzy Bac樂團主唱陳惠婷,還有電子樂國寶三牲獻藝也一同獻唱贊聲。同時亦增添了多元的樂器聲響讓編曲更加豐富。其中專輯裡的〈出巡〉,也再度找來上一張專輯《兄弟沒夢不應該》中,由柯智豪擔任製作人時合作的樂手許家銘,加入了小鼓、通鼓、鑼鈔、嗩吶、吊鬼仔與二胡的傳統北管樂器,並邀請三牲獻藝注入合成器與電子元素,讓歌曲表現更為全面。


余佩真為拍謝少年〈踅夜市〉獻聲又現身拍攝MV。(Photo Credit:拍謝少年
 
加入合成器像是原本素素的房間背景,掛上了一幅畫後的感覺

其實從上一張專輯中,拍謝少年就把三個人唱歌、玩樂器這件事發揮到淋漓盡致。因此這次他們也開始嘗試合成器,維尼也為此特別買書自學,順手也敗了一台Nord Lead 4 作為學習及練習調整音色的工具。「因為相較適合現場演出的硬體合成器,軟體合成器對於需求偏向編曲的我,是更適合的選擇。它可以快速地儲存自己喜歡的音色,互相疊合,也可以加入許多plug-in(外掛程式)去做更細膩的聲音修整。因此如果腦袋裡有許多想像的聲音想嘗試,合成器會是很棒的工具或者玩具。」
 
特別是合成器擁有無限可能,不只可以模擬聲音、改造音色,也能製造出環境音,主要都以混音為主。但加入合成器的編曲,會在吉它跟貝斯的中間鋪述出一個背景,使畫面更具層次,「有點像是原本素素的房間背景,掛上了一幅畫後的感覺。」也像聆聽專輯中〈踅夜市〉時,合成器的混音便賦予了聲音某種未來感,不只讓旋律變深刻,透過Dream Pop和搖滾交織下的氛圍,更是飽滿迷人。


拍謝少年吉它手維尼。(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宗翰:「我覺得做音樂,最重要的關鍵還是人!」

一如宗翰說的,在串流或影像主導的時代,很多樂團已經不出實體專輯。「但我們是選擇出專輯的人,雖然知道串流會影響大家的聆聽習慣,多數人喜歡聽比較chill的歌,可以邊聽邊工作,不會對自己造成太大的負擔。但我們不是朝這個方向前進,而是想把自己心中要做的歌曲做出來。」 

特別是一路走來,拍謝少年遇過很多人、接觸過許多有深度的生命故事,這些也逐漸成為他們寫歌、編曲、填詞時的養份。因此無論是邀請拍謝少年為「怪咖系列紀錄片」操刀主題曲〈你愛咱的無仝款〉的楊力州導演;或是上一張專輯,帶著他們在大稻埕聽一段北管樂器往事的製作人柯智豪;也像是這次為〈山盟〉掌鏡MV的導演林龍吟,都是如此。


拍謝少年鼓手宗翰。(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你愛咱的無仝款〉MV。(Video Credit:拍謝少年)

薑薑說,「像林龍吟這樣子有才華的傢伙,我們很想跟他合作。因為想找到能產生激盪的對象,就像我們在跟他玩團一樣。那比直接找一個人去執行想要的畫面來的有趣。」宗翰則盛讚,「他的作品很台灣新浪潮,不走數位時代高畫質,反而以16釐米底片拍攝,是一件很復古的事。」因為「做音樂最重要的還是人本身。不管是什麼樂器,也是要看人怎麼使用它。」

因此不管是〈山盟〉MV裡有如魔幻寓言的呈現手法,或是重新拆解、合奏後,加入編曲的北管樂器所製造出令人驚豔的火花;正因為拍謝少年沒有所謂的框架限制,才總能激盪出各種嶄新的可能。
 

拍謝少年貝斯手薑薑。(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山盟〉MV裡有如魔幻寓言的呈現手法。(Photo Credit:拍謝少年)

〈山盟〉MV。(Video Credit:拍謝少年)
 
所謂的歹勢中年,更像是自嘲的幽默感

有趣的是,專輯中有一首〈歹勢中年〉備受矚目。薑薑笑說,其實就像黑人被其它人叫Negro 會不爽,但自己講卻很好笑一樣。本來只是自嘲,想不到大家都非常關注。不過他也認為,「在創作裡誠實面對自己的生命狀態很重要。 」
 
而維尼笑說,製作這張專輯時,真的有種半年老三歲的錯覺。但一發完專輯又回到原本的狀態。「當然我有時也會想,現在的我是十年前想要變成的樣子嗎?是的。我還在做自己喜歡的事,也學會了很多新的知識。」 宗翰則強調,「在大家的想像裡,搖滾說的是二十幾歲年輕人在台上很帥的樣子,但也沒人說你活到七十歲,就不能站在台上表演。 畢竟每個年紀都會有不同的模樣,我們不需要去符合別人的想像,那不是我們需要去努力的事。」 

畢竟從發行第二張專輯到第三張之間,拍謝少年就表演了超過百場的現場Live表演,這樣的成績,也是變老後所收獲到的超棒經驗值吧!


薑薑說,疫情期間可以練團很快樂,他們一次都練四小時。「我覺得不管在什麼年紀,如果你做一件事可以忘記時間,那件事就是你真心喜歡的事;如果你很喜歡 ,不要餓死就好。」(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薑薑說拍謝少年剛成立時,有去看過宇宙塑膠人(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 )的現場表演,他們超老,五六十歲,穿著很破爛、很搖滾,但他們在台上看起來都很快樂。 (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拍謝少年首張黑膠大碟!讓音樂以更細膩的方式呈現
 
特別是趁著新專輯《歹勢好勢》大獲好評,拍謝少年也順勢推出首張黑膠大碟,一樣交由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廖小子操刀,以「時間為語言」為概念,藉由手心與手背的肌理紋路,呈現一道時間累積浪流。

但為什麼要出黑膠?黑膠跟CD如同底片機跟數位相機,本質上就存在截然不同的光影表現。而錄音工程從寫歌、錄音、混音到母帶,這個階段CD跟黑膠就開始分道揚鑣。薑薑說,「現在數位錄音會將數位檔案變成黑膠盤上的刻痕,不同廠牌有不同的美學觀點,因此我們重製黑膠刻盤刻了兩次,味道完全不一樣。就像印刷品,印在不同紙張上所呈現的質感就會不同。」

拍謝少年首次推出黑膠作品。(Photo Credit:拍謝少年)

值得關注的是,拍謝少年這次特別請來紐約 Stering Sound 的母帶工程師 Greg Calbi 協助處理母帶,是因為拍謝少年以前喜歡的專輯中,有七成都是Greg Calbi製作的。因此在直接email連繫後他們便開始合作,不過薑薑笑說,「畢竟美學這種事,當面講都不一定清楚,跨海工作更複雜,但因為我們聽過很多他做的專輯,所以溝通上比較會用,『給我一個 The Strokes 的小鼓』這種方式。非常有趣。」 
 
那麼,接下來呢?因為降至二級,預計八月拍謝少年會開始進行〈歹勢中年〉的MV拍攝,屆時也會邀請在創作路上認識的好朋友們一起來跳舞,還會推出精彩可期的系列小短片。這部份預計九月會上線,細節先保密,但粉虱們可以期待一下,保證會讓大家捧腹大笑。

因為不管幾歲、創作到第幾張專輯。即使無法Forever Young,但一如既往真誠地搖滾,就是我們愛的拍謝少年。


對拍謝少年來說,現在最想念的就是開車去表演,然後演出結束後一夥人聚在一起吃飯喝酒!(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簡子鑫)

《拍謝少年黑膠講座簽名會》
日期:2021年9月4日 星期六下午3:00 – 4:00

偷偷分享維尼習慣使用的合成器:
 
VST:Logic Pro X Alchemy、Native Instruments Analog Dreams、Waves OVOX Vocal Resynthesis
plug-in:Native Instruments RAUM、UA 1176 Classic Limiter、UA TELETRONIX® LA-2A CLASSIC LEVELING AMPLIFIER
 
拍謝少年(Sorry Youth ):
 
一尾台灣土產搖滾樂隊。成立於2005年春天吶喊後。現任成員為吉他手維尼、貝斯手薑薑,及鼓手宗翰。原先團名取為 Sorry Youth 作為對美國搖滾樂團 Sonic Youth 的致敬,創團初期以樂器演奏為主,後來以台語創作後,便將團名以台語翻譯為「拍謝少年」。

2012年,推出第一張專輯《海口味》。專輯封面以虱目魚做為主視覺意象,虱目魚也進而演變為拍謝少年的代表物。
2017年,發行第二張專輯《兄弟沒夢不應該》,並獲得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金音獎最佳搖滾專輯。
2021年,發行新專輯《歹勢好勢》,並在募資階段以300萬元打破台灣樂團募資史上最高紀錄。

更多粉虱必看活動消息:https://www.facebook.com/sorryyouthtw

攝影師簡子鑫:

簡子鑫,宜蘭二結人,對於真實與虛幻總是抱持著懷疑與好奇,喜歡陶藝、咖啡、植物、下廚、爵士鼓。出版過《numb》、《SIN》兩本獨立刊物。

https://jianzihsin.cargo.site
 

編輯/Christine Chen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