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抹斜陽光影,永真急制 Workshop 決定進駐高雄。
 
從確定承租到啟用空間,設計師聶永真與陳聖智(燻雞)並不總是如此浪漫,該偏執之處依舊絲毫不放過。不過,如果和位在台北民生社區的工作室相比,仍能感受到無以名狀的變化正在悄悄醞釀成形,搖晃著他們的走路速度、心情明暗、家具選擇、書櫃陳列等潛藏意識層面下的習慣與選擇,或許就是根源於這座被山海擁抱、氛圍鬆弛的海港城市吧?
永真急制 Workshop 設計師聶永真、陳聖智(燻雞)。(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在鹽埕區開工作室,都是天時地利人和

 
永真急制 Workshop 是今年夏天率先進駐高雄駁二共創 2 號基地的團隊之一,伍偉廷建築師事務所、十幸制作高雄辦公室、Oskay Store 設計選品、嚴禁煙火畫廊與 Oracle Coffee 神諭咖啡都是鄰居。

高雄駁二共創 2 號基地前身為逾50年歷史的第一銀行高雄倉庫。(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基地前身為第一銀行高雄倉庫,靜靜屹立蓬萊商港超過 50 年見證興衰,途經老城區轉型、重整後成為駁二藝術特區第 26 座倉庫成員,也是島嶼南方設計藝術領域的新興共創場域。
 
去年 9 月,台灣設計展在高雄,22 個貨櫃在 8 號碼頭向內圍成圓,永真急制 Workshop 團隊在 5 號貨櫃帶來展覽《假平面》(Real Type, Fake Medium),聶永真說:「大概有一個月時間都住在高雄鹽埕區,在那之前我大概有近十年沒來過高雄,高雄很 chill、坐輕軌看見港灣風景時很舒服,但是當時還沒有任何起心動念想開設工作室。」

高雄駁二共創 2 號基地目前有永真急制 Workshop、伍偉廷建築師事務所、十幸制作高雄辦公室等團隊進駐。(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天時地利人和,是聶永真和燻雞回頭望來時路下的註腳,每個環節就像一顆積木、一個 Sign,成為落腳另一座城市的契機,往上堆疊出新鮮的氣息。比如親身感受高雄魅力之後,在某次舉辦講座時,從文化局同仁口中聽聞駁二共創 2 號基地的消息,原本就喜歡到處看空間的兩人密切關注消息,甚至主動詢問約看,結果一看不得了,腦波弱到不管用途先租起來再說。
 

被感性說服,打造激盪創意的洄游場所

 
「當時大概是 9、10 月,太陽很大,但是伴隨著一點點涼意,所以腦波弱無法理性思考。」聶永真說,他們走進空間時,陽光從 L 型雙面落地窗穿透斜射,一切來得剛剛好,「好美!我們直接忽略熱度,然後心裡開始有了想像畫面——如果這是一間工作室,我們可以拿來怎麼用?」

午後一抹斜陽照進通透空間中,吸引了聶永真和燻雞。(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但是,這畢竟是個不小的決定,一開始感性先行,還是得回歸理性思考,聶永真坦言一開始多著墨於在高雄設立工作室的綜合成本:「一南一北舟車往返值得嗎?為什麼要這樣做?最後還是感性說服了自己。」一來是置身其中快 10 年的台北工作室空間對他們來說已經過於習慣,因此早已開始思考另拓第二空間的可能性、室內設計長什麼樣子,「沒想到高雄工作室先出現,除了待在台北,還有另一個理由可以跑到高雄。還有自從台灣設計展之後,每一次到高雄即便要工作心情也很愉悅、很放鬆,這件事讓我們甘願來回跑。」

因爲台灣設計展感受高雄那份Chill到不行的氛圍,聶永真在理性與感性之間回來思考,最後決定南北往返,成立高雄工作室。(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同時,聶永真也從另一個層面分享:「駁二對於文創 super friendly,一天到晚都在舉辦活動,相對於城市資源較容易取得的台北,官方其實不需要特別做什麼,民間就已經持續在發生。但是高雄要非常努力舉辦活動才能吸引大家,所以他們特別主動。」被鑿刻著工業城市印象的高雄,連年激發藝文與設計新火花,慢慢培養起獨屬於此的自信。

相較台北工作室,永真急制Workshop的高雄工作室選擇更多具個性的家具家飾。(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近年駁二積極發展藝文設計活動,讓聶永真留下深刻印象,成為進駐高雄的契機之一。(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迎接新空間、新夥伴,一起快快樂樂噴發才華

 
既然在高雄開疆闢土,永真急制 Workshop 也睽違 3 年在今年 6 月發布徵才消息:「在這個陽光噴進落地窗、有冷氣有自由有海景第一排(用心看就看得到),有會議室有攝影棚有可以吶喊淋雨的露台,有不同領域的設計巨獸當鄰居、樓下還有知名咖啡廳、選物店與藝廊進駐的風水寶地裡,我們唯一需要的是快快樂樂才華噴發、膽大心細意堅、有責任感的你。」

設計師陳聖智(燻雞)喜歡運用足夠老舊的Loft挑高工業風空間,加入新物件產生碰撞感。(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設計不分地域,但是設計團隊卻可能因為環境煥發新姿態、新方向,燻雞說:「因為高雄工作室才開始有找新夥伴的動力,也才慢慢有轉變的感覺,聶永真也補充:「不同空間在心理上會有發展不同機會的可能,工作起來更開心。」如今高雄工作室不僅加入一位擅長 3D modeling 領域的新血,原本在台北工作室的同事也主動要求在 11 月底搬來高雄工作。
 
永真急制 Workshop 在島嶼南北兩端打造工作室,塑造心與大腦洄游,吸收創意養分之所,繼續孵化出下一個爽利有趣、令人驚艷的作品。
 
聶永真和燻雞親自規劃藍圖,在挑高空間打造一座白色小房子,作為夥伴們的辦公區。(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讓空間可愛一點點,打造灰白色小房子與孔雀木

 
對比一絲不苟的台北工作室,高雄工作室有許多神似之處,卻顯然「鬆」了不少。
 
在挑高 3.8 米、工業風格十足的空間裡,他們刻意讓原始樑柱留下來,凸顯結構痕跡,還有抬頭也可以看到倉庫特殊編號字體,燻雞說:「我們會喜歡這個空間某方面就是因為它夠舊,因為我們很想要 Loft 挑高空間,放入新東西產生的碰撞感很有趣!」為了避免看起來匠氣,兩人透過反覆調整軟件配搭、不在地板鋪上亮滑 coating 等方式,讓一切看起來輕盈又自然,而且品味還要很好。

刻意讓原始樑柱與編號字體留下來,凸顯結構與歷史痕跡。(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租下空間,聶永真與燻雞著手討論空間概念、軟裝設定,擁有建築背景的燻雞畫出概念圖,然後和質定制作合作深化空間細節。「台北工作室的基調是白色、純粹、開放、通透,因為台北生活步調比較緊湊,所以透過使用大桌子等方式給人開放的感覺。高雄的氛圍已經非常鬆,我們反而在空間中加入封閉的『小房子』,試試看不同工作情境。」

台北工作室在牆上開了不少洞引入光線,這些設計語言也融入在高雄工作室的小房子上。(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從入口向內看,令視線迂迴而無法一眼看穿的灰白色玄關牆,其實是「小房子」的其中一面,也是整個空間裡饒富趣味的設計亮點之一。
 
這座房中房的設計看似新穎,其實融合了台北工作室的基因,像是挖空的窗戶、植物景觀、專屬聶永真的封閉工作區等元素,「因為空間夠挑高,小房子的存在才有意義,否則就會非常擁擠,視覺上產生壓迫感。我們也花了很多時間調整牆壁高度、洞口高度的比例。」聶永真說,當經過小房子後,隨之迎面而來的是遼闊明亮的沙發休息區,這段視覺遠近帶來的反差是他非常喜歡的地方。燻雞也分享:「小房子裡有種孔雀木,彷彿小小中庭,讓空間變得可愛一點點,這是台北比較沒有的元素。」

灰白色小房子與孔雀木,工作椅為Jasper Morrison設計的HAL Chair,工作桌則是 DESKER。(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不要功能明確,要更幽微一些



談及空間設計最在意的地方,聶永真不假思索地吐露想法:「我很在意它一定要冷,不希望太溫暖。」充滿理性的冷調,是聶永真一如既往鍾愛的風格,高雄工作室則遊走在邊緣,「我一直和燻雞拉扯,想要再少一點點,不要太多家具和物件,因為我覺得這樣已經很擁擠了。如果講抽象一點,我不希望它看起來像功能明確的設計工作室或設計公司。」燻雞立刻補一句:「想要像品味很好的選品店。」
 
所謂功能明確,是指一進去看到很大張的會議桌,桌上擺著電腦看起來好像要立刻辦公似的,「我們想把這些都隱藏得更幽微一些。」聶永真說。

 (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可以列出滿滿家具清單的燻雞則分享:「那時候我覺得在做高雄時一定要跟台北不一樣,因為台北沒有這種很 Lounge 感的舒適區域,所以沙發這一塊變得很重要。」除了灰白色小房子之外,最亮眼的莫過於這一區,家具組成也延續著天時地利人和的節奏。
 

挑選簡單俐落、自鳴性強的家具

 
「台北工作室使用的家具比較 soft,我們讓高雄家具個性明確、更酷一點。」像是在逛 LA MAISON SCLOUD ,一眼看中幸中家具實驗室(SJ Furniture LAB)創作的金屬茶几,聯絡上之後請對方客製以不鏽鋼替換鍍鋅,同時訂做另一張黑色烤漆圓桌,創造同系列的延伸感。

燻雞特別喜歡這一區台北工作室沒有的、散發 Lounge 感的舒適區域。(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幸中家具實驗室設計的金屬茶几。(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左起依序為 SANAA 設計的兔子椅、幸中家具實驗室設計的金屬圓桌、Fritz Hansen設計的DOT凳子。(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還有出自日本建築師事務所 SANAA 之手的 Drop Chair 與黑色兔子椅、石上純也的 Family Chair 等設計師單椅,以及極具質感的方桌則是運用石材場廢料製作。工作桌選用韓國品牌DESKER,工作椅則使用 Charles & Ray Eames、Jasper Morrison 設計的 Eames Plastic Side Chair、Hal Chair、 Air Chair等。一如聶永真先前預告高雄工作室的調性:「打造簡明俐落又難以定義的中性基調,軟裝以挑釁、自鳴性強、雕塑感的配置進駐。」

SANAA 設計的 Drop Chair 。(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質感方桌運用石材場廢料製作而成。(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左圖:Flos Toio Floor Lamp、右圖:SANAA 黑色兔子椅。(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石上純也設計的 Family Chair。(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空間中還有一項移植自台北工作室的語言:書櫃與書櫃後方階梯空間,「台北有一面很高的書牆,書牆後面有階梯,但是這裡我們不讓它純白,改選極淺的、接近白的灰。」聶永真說,另一個明顯不同的細節在於台北書牆幾乎全滿,高雄則讓部分櫃位留白,並且加入書以外的裝飾品點綴;書牆下方的海報櫃,分層收納永真急制 Workshop 與他人設計的作品。

與台北工作室白色書櫃有別,高雄工作室書櫃改為淺灰。(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海報櫃方便收納收藏與作品。(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實際使用空間之後,聶永真特別喜歡書架前方的偽中島區,「看起來像中島,它其實是特別訂做的不鏽鋼工作台,下方有置物櫃和冰箱。喜歡它的線條很直、很簡單、夠冷。」而小房子錯綜穿插的洞與長鏡彼此交織視覺效果,如果透過照片觀看,很多人一時之間會分不清空間結構,帶來簡練卻充滿想像力與層次感的奇特魅力,也是他特別喜歡的小房視野。

小房子錯綜穿插的洞與長鏡彼此交織視覺效果,如果透過照片觀看,很多人一時之間會分不清空間結構,帶來簡練卻充滿想像力與層次感的奇特魅力(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如果台北可以重新再來,我會想讓它和高雄工作室一樣,透過物件的擺飾讓氛圍改變、再鬆一點。」也許是四季流轉,心境也隨之遞嬗,也許是浸泡在高雄 Chill 到不行的空氣裡,追問究竟是什麼改變了?聶永真也說不上來,然而不論是台北還是高雄,我們都能感受到永真急制 Workshop 每個階段收斂內化、去蕪存菁的美好偏執,如那抹魔幻斜陽般籠罩周身,浪漫與精準並存。


(Photo Credit:MOT TIMES 明日誌、Photography by Rafael Wu)
 
 
永真急制 Workshop 高雄工作室|空間資料 BOX
 
1. 空間性質:辦公空間
2. 使用人數:4-6人
3. 室內坪數:28坪
4. 主要材料:木工
5. 設計團隊:
  概念設計及軟裝:永真急制 Workshop
  空間設計/質定制作
  工程管理/治雄設計

 

編輯/沈佩臻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