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未來,你所需要的,或許沒那麼多。一張由兩片 0.8mm 鋼片焊接、然後充氣而成的 Plopp 椅凳,展現著既輕盈又強悍的魔術。而變出這戲法的波蘭設計師 Oskar Zieta,並未因世人的讚嘆停下腳步,依然找尋著新材料、新應用。他說,你只要逆向思考現在在用的東西,在未來的 10 年後你還會不會想用,就能找到什麼是一件「好設計」的解答。或許,他已經超越了這個設想框架。
「我們要改變眼中的視野與既定印象,才能望向更遙遠的未來。」

—Oskar Zieta


生於 1975 年的波蘭設計師 Oskar Zieta,有著英挺的五官,外型也十分年輕俊俏。在他時而親切搞笑的對談中,當話題來到關於設計與技術層面時,卻又能立即感受到那分猶如雷射切割機台般的精準與理性,這可能要歸功於家族個性使然。從祖父那輩開始,Zieta 家族便以金屬加工產業起家,而製作金屬加工元件的過程必須講求科學與精準,這也養成了 Oskar Zieta 的處事觀點,以及奠定他在 2010 年成立 Zieta Prozessdesign 的基礎。

金屬一向給人沈重的印象,但又無可否決它那強硬堅固的特性。究竟有什麼辦法能改變它的重量,卻把一切美好都留下來呢?一張重量 3.4 公斤、卻能承重 2500 公斤 (2.5 公噸) 的金屬「充氣」椅凳,在 2008 年顛覆了結構力學與設計的世界。這張名為 Plopp 的知名設計椅凳,便是由 Oskar Zieta 花了將近 10 年的研究與實驗之後,誕生名為 FiDU 的全新製造技術之成果。FiDU 製程可大致分為將金屬板材雷射切割、將兩片板材焊接、注入高壓空氣成型等三個步驟。看著金屬胚體隨高壓空氣注入而膨脹,感覺起來很容易,但它卻是標準的「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早從 2000 年起,Oskar Zieta 便開始構思一種如何將金屬薄板製成家具,並且兼具原料減量、程序縮減等優點的方法。這個由汽車工業「沖壓成型」製程所啟發的技術稱為 FiDU,在 2003 年之初,最先是以注入高壓液體作為嘗試;在多次的失敗與檢討後,才演變改為注入氣體,並且找出最適當的壓力值。Zieta 團隊雖然是個小公司,但 Oskar Zieta 卻透過高端技術,讓他們能擁有大大的生產效益。現在,就隨 MOT/TIMES 再更深入了解,隱藏在充氣金屬後的設計思維。

Q:我們知道您去年贏得了 Audi Mentor Prize by A&W 這獎項,能否與我們談談這獎項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它在設計界能帶來什麼鼓勵?

A:Audi Mentor Prize by A&W 這獎項,立意在於表揚各個設計層面中,對於設計製程、外形、材料和技術,擁有著前瞻視野及創新思維角度的設計師們。當我去年得知被自己欣賞與崇敬的設計師吉岡德仁 (Tokujin Yoshioka) 提名這個獎項時,這早已超越獎項本身帶給我的意義。它讓我對於自己的設計信念更加堅定,證明立基於創新、實驗,並且以低限的人造手段去追尋自然的「極簡主義設計」,是一條正確且值得繼續追崇的道路。我想,它同樣也能繼續帶給其他設計師,對於堅持「對的設計」之精神鼓舞。

2011 年米蘭設計週,Zieta Bazair 裝置空間裡,隨著氣球飄浮的鋁製 Plopp Stool。(Photo credit:Zieta)

Q:您提出一個「All You Need Is Less」的概念,在您的眼中,我們生活周遭裡還有什麼是能再更簡化、卻同時擁有更多功能的設計範疇?

A:如果大家是在網路影片上看到的,「All You Need Is Less」其實是 Audi 對於輕型、但卻多機能的都會 SUV 之造車理念,但我個人也覺得這非常真實地反映了我們現今的生活世界。我們應該更加關注於什麼樣的需求,能使我們生活過得更快樂、更滿足;要有意識地去選擇什麼事物是我們真正需要的,並且能因此感到完滿。人們要是學會選擇,自然會影響著設計與生產者。

我個人是從原點開始觀察—這大概也由於剛當上了爸爸,我的小女兒讓我體會到很多關於生命的簡單與真實—對於家人之間的連結、無限制的大愛,以及自然環境的演變。對於生活中面臨的選擇,我也變得更加謹慎:這件產品我買下它後,日後可以回收再利用嗎?這部電影值不值得我花時間走進電影院看呢?我正在吃的食物有沒有過多加工,或是基因改造呢?如果人們在選擇之前,能先問問自己的需求,那麼這世界就不會太擁擠了。

2008 年 Zieta 嘗試以 FiDU 技術,造出立體球體結構的 FiDU Football。(Photo credit:Zieta)

Q:您曾在自己的影片中提到 FiDU 技術可應用於汽車製造與建築上,目前已經有實際執行的範例,或是將要實踐的設計嗎?

A:其實 FiDU 這技術的源由,也是從汽車生產線上的「沖壓成型」製程簡化而來,革新點在於我們從內部注入高壓氣體、完全以氣壓撐起結構。當我們用實驗證明 Plopp 這張小又輕巧的椅凳,能夠承重 2500 公斤 (2.5 公噸) 時,我開始思考這種輕盈的結構力量,能不能跨出家具製造,為車輛、建築帶來新的力學思維。目前我們確實有著新穎且具挑戰性的計畫在這兩個領域中進行,但礙於與合作夥伴的協定,目前我們還無法公開 (笑)。

不過我們自己的團隊裡即囊括材料、機械、工具、建築等各種身分的人士,因此過去我們也曾做過一些實驗性的作品。像是 2007 年在慕尼黑,我們曾用 FiDU 技術搭出能夠日常承重 500 公斤、最大承重 1850 公斤的 FiDU 橋;還有一些比較裝置藝術的作品,像是 2008 年嘗試的立體球體結構 FiDU Football、2010 年於倫敦設計節展出的 Blow & Roll 景觀裝置 (設於 V&A 博物館之戲水廣場) 等。特別是那座 FiDU 橋,它僅以 0.4bar 出力的一般空壓機即可吹起!有了這些經驗累積後,要將 FiDU 落實於其他領域不無可能。

2007 年在慕尼黑,Zieta 用 FiDU 技術搭出最大承重達 1850 公斤的 FiDU 橋。(Photo credit:Zieta)

Q:您以薄型金屬片與 FiDU 技術創作出許多令人讚嘆的設計,不知您是否有嘗試過將其他素材應用於 FiDU 技術呢?

A:我們曾經試過如紅銅與黃銅等素材,當這兩種金屬被 FiDU「吹」起時非常美麗;但它們在焊接與成形上,比起以往慣用的普通碳鋼、不鏽鋼來說,有著較高的難度需要克服,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或許日後我們會以純銀、黃金、白金等貴金屬作為嘗試,看看它們被吹起來時會發生什麼事 (笑)。當然,我們也曾在去年的米蘭設計週上,試作 100 張鋁合金版本的 Plopp,佈置成讓它可被氣球升起的 Zieta Bazair 裝置空間。而 FiDU 這項技術的價值,在於它能把原本具備韌性的金屬,利用內部壓力,轉變為堅固耐久的結構物件。因此相對地,我不認為現在轉而去研究塑膠或是其他材質會是個聰明的做法,因為 FiDU 已是一項能確實掌握金屬特性、並讓它們得到更加經濟運用的技術。

2010 年於倫敦設計節 (LDF) 展出的 Blow & Roll 景觀裝置 (設於 V&A 博物館之戲水廣場)。(Photo credit:Zieta)

Q:您目前手上正在進行的最新設計計畫是什麼,能否與我們分享?

A:我們手邊有許多不同領域的設計計畫正在執行當中,像是與知名藝術家合作的藝術雕塑、為藝術藏家設計的獨特圖騰、與知名酒商合作的全新瓶身、建物門廳設計,以及和一家具聲望的生產製造公司合作開發一款新型態門把。很可惜地,基於商業保密我都不能詳述 (笑)。這裡有著非常多的新嘗試和應用,等著我們以 FiDU 來執行及證明。我與團隊的夥伴們,都將全心全力,讓大家和我們一起看到 FiDU 的更多可能性。除此之外,我也在思考將來有沒有可能以 2D 形式將產品輸出,運送到其他各地後,再將產品充氣的做法。

Q:您會參加今年的 Design Miami/Basel 嗎?如果會,可否和我們提前分享您將會帶到會場中展出的設計呢?

A:Design Miami/Basel 的性質有點偏向藝術展覽,我們通常都會和許多知名藝廊合作參加,例如:柏林的 Karena Schuessler Gallery、巴黎的 Tools Gallery,或是漢堡的 Stilwerk Limited Editions Gallery。他們會代表我們,帶著我們的限量版收藏系列、特殊藝術性展品前往展覽。但身為團隊主持人的我現在受邀出現在這兒,然後他們在那兒等著我討論與決議……所以我們還沒決定要以什麼參展耶 (笑)。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我們會去參展,我們將集結被各大知名博物館列為館藏的有趣作品給大家看!

採訪整理/陳秉松

Zieta Prozessdesign

Zieta @ MOT/ARTS SHOP

FiDU Technology
FiDU 為 Freie Innen-Druck Umformung 德文縮寫,簡單的說就是內部氣體壓力成型技術。FiDU 是由汽車車體及鈑金製造時,使用的「沖壓成型」技術簡化而來。沖壓成型大致分為液體壓力、氣體壓力、模具壓力三種形式,目的在於製作出無斷面、無強度損失的金屬鈑件,目前汽車製造業大多採用生產速度最快且簡便的模具沖壓成型。而 FiDU 的最大革新與特點,在於將兩片金屬薄片焊接後,由內部灌入高壓氣體成型,並且僅需相對於傳統而言非常小型的機具即可完成。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