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米蘭家具展其中之一的特派員,就是台灣設計師曾熙凱。這次他被賦予的任務,就是訪問留英期間的指導老師── Ron Arad。作為他的末代學生,曾熙凱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 ,簡稱RCA)就讀產品設計(Design Products)碩士期間,只跟他說過 3 次話:開學、期初發表和畢業作品討論,這大概也印證了 Ron Arad 少話的性格。
 
畢業多年後,曾熙凱利用這次機會,光明正大地「佔用」老師寶貴的媒體時間敘舊。不過,因為 Ron Arad 在他教職生涯末期鮮少在學校出現,在畢業作品檢討時也是省話一哥的模式,整場對話也令曾熙凱整場有種舊(惡)夢重溫的感覺,深怕問了什麼愚蠢的問題讓老師覺得無聊(笑)。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在採訪現場,連 Moroso 藝術總監 Patrizia Moroso 也來摻一腳。究竟再度碰上學生的 Ron Arad,會分享什麼設計故事?設計迷不妨一同前來瞧瞧吧。
身為當代設計大師,Ron Arad 因為挑戰當代設計定義和模式,被博物館、策展人奉為經典。除了自身成功之外,他於 1998 年在 RCA 成立產品設計(Design Products)碩士課程,成功引進 AA 建築聯盟的多元性與突破性,使得英國設計在 10 年間不斷誕生新銳設計師,而這些人也隨著 Ron 創新的腳步,以自己的方式重新定義設計,或是突破舊有領域。
 
此次展覽「Spring to Mind」是為了慶祝 Moroso 與 Ron Arad 25 年間的合作與友誼,據 Moroso 的市場經理表示,米蘭家具展 Salone del Mobile 原本舉辦在秋季,但 25 年前移到春季後,Ron Arad 與 Moroso 的關係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故將這次的展覽取名為「Spring to Mind」 。以下,就趕緊與大家分享,這次 Ron Arad 與 Moroso 的採訪吧!

為了慶祝和 Ron Arad 的好交情,義大利家具品牌 Moroso 以「Spring to Mind」為主題,光是入口展板就以街頭風格,大肆玩弄 Ron Arad 一番。現場可以看到 Moroso 以 Ron Arad 的《Soft Big Easy》、《Soft Heart》所打造的鮮豔紅展場。
 
Q:可以請你分享今年與 Moroso 發表的新作品嗎?
 
Ron Arad(以下簡稱 R):今年的展覽主要是針對 Moroso 和我在過去 25 年之間的合作。我們都非常享受合作的過程,以及對彼此的深刻了解。在這層樓的最深處,有我們今年正式發表上市的《Glider》和《Matrizia》沙發,其實我們還有更多東西,可惜這裡沒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展示。
 
Patrizia Moroso(以下簡稱 P):去年展示的是《Glider》和《Matrizia》的設計原型(prototype)(Patrizia Moroso 繼續在一旁補充,哪些是留給下一次展覽的)。

 
 

Moroso 「Spring to Mind」 的展覽中展示著大量 Ron Arad 的手作原型,包括泡綿,和他最常使用的金屬。這麼多年之後,Ron Arad 的霸氣依舊, 仍然是那位想到什麼,就動手敲敲打打的設計師, 玩心顯露無疑,而這也能從這新作《Glinder》與《 Matrizia》看出來。(Photography by Shikai Tseng、Giorgia Gangi)
 
Q:在展出之前,我們也發現,在 Moroso 的 Facebook 上出現許多和設計師 Javier Mariscal 合作的有趣插圖!
 
R他其實是一位插畫家,同時也是我和 Patrizia 的好朋友,是一位天才!
 
(Patrizia 此時很興奮的翻開這次合作的書,開始介紹裡頭有許多用 Ron 的作品當成基礎的塗鴉。)
 
Q:既然是好朋友,你們是怎麼與對方工作和溝通?
 
RJavier 就直接把他畫好的東西寄過來,沒有人會笨到要告訴他該做什麼,哈。每一天他都會寄一幅新的作品給我們,問題是太多作品了,我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挑選。展場裡面還有另外一部影片,你應該去看一下。
 
 

關注 Moroso 的設計迷肯定注意到今年 4 月,插畫家 Javier Mariscal 眼中的 Ron Arad,和他的經典作品。除了以Ron Arad的人像為主題,也已經典作品和新作,逗趣的描繪家具本身。

Q:你和 Moroso 合作長達25年,有沒有哪個案子或作品是你們最喜歡的呢?
 
R&P: 當然是現在發表的這一個,噢不!是下一個,我們總是有下一個案子可以期待!
 
Q:每年米蘭家具展期間都可以看到設計無所不在的景象,不過由於大家待在米蘭的時間不長,可以請 Ron 分享 3 個米蘭家具展期間中必看的展覽嗎?
 
R: 你一定要去看 Ingo Maurer 的展覽,我和 Moroso 的展覽已經 25 年了,但是他在米蘭的時間更久,是無庸置疑的大師,這次他在教堂有一個展覽。我也很推薦設計藝廊 Spazio Pontaccio,和許多會外展的舉辦地──米蘭布雷拉區(Brera)的 Via Cusani等 。
 
PIngo 在那邊嗎?
 
R:不是,是我在那邊有展覽,哈哈哈。

問起 Ron Arad 推薦的展覽,他馬上推薦德國設計師 Ingo Maurer 在米蘭過去的San Paolo Converso教堂展覽!有光之詩人之稱 Ingo Maurer,今年已經 84 歲,但創造力仍然不減,他新發表的《Keep Balance》(右下圖)、《Ru Ku Ku》(右上圖)和《Mickey’s Manifesto》(左圖)也讓許多人為之驚嘆。
 
Q:最後一個問題,你當設計師已經將近 30 年,根據你的觀察,設計這個領域有什麼樣改變嗎?
 
R年輕的時候,我將全部的心力放在工業設計上,我的第一間公司叫做「One Off」(一間所有物件都只製作一件的藝廊),當時的想法是:「為什麼我們要一再做重複的事情?」但在那之後,我發現大量生產的好玩之處!這是我個人的部份。 
 
而工業設計在那時候,尤其是義大利,在你認出是哪位設計師的作品之前,你會先認出這是出自哪位木模師之手,甚至像是偉士牌(Vespa)機車, 你可以在每輛車上看見模型師的獨特手感。漸漸地,製作原型轉向數位化。在 Moroso,我們試著在手工與數位製造上,都達到最好的境界,在這過程中,隨著生產機械的先進技術,模型也越來越不像生產工具,取而代之的是接近手感的模具。


1982 年至 1991 年,Ron Arad 成立「One Off」工作室兼藝廊。在藝廊中,每件作品可以是藝術,也可以是設計,不採用大量生產的世界唯一限定版,也成了當時的特色。(Photo Credit:Ron Arad)
 
曾熙凱後記:在與 Moroso 藝術總監 Parizia Moroso 的互動中,不但顯露出 Moroso 的製造專業和給予設計師空間,品牌與設計師的關係,已經超越委託人與客戶,更像家人般的親密與信賴,筆者不禁想像,何時台灣家居產業也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由於 Ron Arad 的行程非常忙碌,後面還有一整排的媒體等著訪問他,雖然話匣子似乎才剛剛打開,也只能期待下次的敘舊時光。

編輯 / 黃詩絜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