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陰天的下午兩點半,八個月大的小實剛剛睡了,而叮咚剛用完午餐,趁著空檔戴上耳機、打開筆電視訊,螢幕裡是他們帶點日系和煦色調的家,叮咚妻子 ZZ 的身影在離鏡頭有點距離的地方,手裡捧著束花走到窗邊擺飾。初次見面,還沒開始訪問,編輯就先被叮咚好好問了一番近況(笑),那雙平常在相機背後的眼眸,跟他拍下小實充滿好奇心的眼神有點相似。
 
WFH 對於習慣天天在外都市生活的人可能有點辛苦,但叮咚本來就常在家工作,為了迎接女兒小實的到來,也早做好了在家陪伴她長大的準備,這段日子衝擊不大,反而還因為這些相處時間,讓他在「攝影師」與「爸爸」的雙重身份中找到了新的定位。在你也宅在家的時刻,我們一起潛入叮咚一家三口日常,看看攝影師最近都在做些什麼?
如果你看過叮咚的作品,不論是幫大品牌企劃的商攝,或是他在個人粉專上分享的工作與日常寫真,叮咚的照片總是讓人好像能感覺到,按下快門時周遭空氣的味道、物件的質感,還有人的心情。
 
在生活裡自然擷取感知變成一種習慣,最近相機裡那些在家煮飯的身影,早上和女兒在社區散步的朦朧風景(被小實油油可愛的小手摸過鏡頭),都是生活重心的轉變。他捨去了某些拍攝機會,照顧孩子也讓 WFH 時候工作與休閒難以區隔。
 
這樣的生活大概讓多數父母很困擾,但叮咚覺得,那索性就不區分了,好好融合在一起吧!




因為選擇住在山區,叮咚一家的生活與都市的連結相對是片段式的,卻也換來更自然的環境,每天都能和女兒小實晨起散步。(Photo Credit:叮咚)
 
每天起床與小實散散步,然後喝杯冷萃咖啡再開始一天
 
叮咚在五月剛好商業攝影告了一個段落,受出版社邀約開始著手寫書,也正在企劃新的創作,WFH 的安排其實就是跟著小實的生理時鐘走(笑)。
 
小實每天 5 點起床,待她醒來後,6 點父女倆就一起到綠意盎然的社區裡散步,每天都走不一樣的路徑;回家後開始準備早餐,一直到 9 點小實睡去後,夫妻倆便會打開電腦在餐桌上工作。這時候一定要把冰箱裡的冷萃咖啡拿出來喝,叮咚笑說過去還在睡覺的時光,現在為了讓小實的感知不被縮限在室內,養成晨起散步的習慣。夏日走回來留了點汗,黏膩的感覺就必須有杯咖啡醒醒神,也是工作前的一種儀式感。


叮咚:「最初開始早晨散步,其實是因為小實都很早起,但 ZZ 做編輯接案常需要補眠,到了後來疫情不太能出門,如果把小孩長時間都關在家,他可能看到的世界就是家的樣子,所以才變成一個固定行程。我們散步至少能夠看見貓、鳥、松鼠,在路上讓她摸摸葉子,打開多一點感知。」(Photo Credit:叮咚)

散步回到家大概 7 點多,就要趕緊開始準備早餐,工作一段時間後又接著要準備午餐、晚餐,特別是小實的食物調味不能太重,需要特別準備。(Photo Credit:叮咚)

「這樣
看起來滿多時間在準備食物(笑),因為我們這邊叫不到外送,吃什麼都要自己煮、還得收拾,時間會不自覺就變得很長。」叮咚說,但是最近也因此開始實驗很多不同的料理方式,「吃」也是WFH的小樂趣呢。(Photo Credit:叮咚)
叮咚每個禮拜都會到台北的咖啡館裡買壺一週量的冷萃咖啡,「因為比自己沖的好喝很多呀!也有點像是跟重拾一下跟台北的連結(哈哈哈)」。像是 The Folks、光景 SCENE SELECT 都是他的心頭好。(Photo Credit:叮咚)
 
WFH的時候無法區隔工作與生活,那就先做好心裡在意的事
 
但開始工作也不代表就能心無旁騖,如果中間突然遇到爆哭不止的小實該怎麼辦?
 
叮咚眼睛笑瞇了起來,說他有大絕招:「哄小孩就是要轉移她的注意力!我會說『我是大怒神!大怒神!你是小怒神!』,然後開始做些怪表情,稍微把她舉高、再快快地放下一點,試幾次後她再聽到『大怒神』就會很興奮!」。或是最近小實在學說話,開心的尖叫的時候,叮咚就會抱著她在沙發後面探頭玩躲貓貓:「小實,我們來試試看小聲說話,我們來出任務!妳跟在我旁邊,我們不要被發現我們在躲壞人!」(家裡只有三人,ZZ 抬頭:「那壞人是我?」,全家都笑了起來)


叮咚與 ZZ 選擇 BLW(寶寶自主進食,Baby-led weaning)來帶孩子,讓小實再用手拿到嘴裡吃的過程,訓練口腔肌肉,也建立自己拿食物吃的慾望與信心。(Photo Credit:叮咚)

「大部分的爸媽可能不會在意到信心這件事,只注意寶寶有沒有吃、會不會噎到,但是吃的時候可能不舒服,我怎麼鼓勵她再回來拿?這過程就是在建立自信。」叮咚說。
(Photo Credit:叮咚)
 
特別是家裡原本就將隔間都拆除,一開始他也常常因為家中的整潔、小實突然哭了這些零瑣的事分心,結果發現自己整個上午都在家裡走來走去的,沒有一件事安頓下來,「所以後來我就先去做我會很在意的事,發現先把小孩搞定、先把環境整理好,之後會慢慢抓到一個節奏,開始做自己的事就會變得更專心。」



把心裡在意的事都先打理好,就能專心工作了!(Photo Credit:叮咚)

不能外出搜集靈感,那就聽聽 Podcast、做點沒嘗試過的事吧
 
那沒有靈感時該怎麼辦呢?以前經常邊走邊拍,挖掘日常的美好,不能出門的這段時間,叮咚反而更跳脫原本的框架,開始讓自己嘗試接觸過去沒想過的面相,而搜集靈感最方便的方法就是聽 Podcast。
 
以前對理性的財務規劃完全沒想法,現在跑步運動時就會聽聽《股癌》、《吳淡如的人生實用商學院》、《地產好學聲》,趁著大家停下來的空檔,建立新的同溫層,「《股癌》算是讓我開始重視的開端,他說人要 open mind 一點,讓很多同溫層在自己身上出現,你就會變得更堅強。同樣的東西,切面不同,就會讓整件事變更有趣。」


雖然家裡有書桌,但是夫妻倆還是習慣在大餐桌上一起工作。(Photo Credit:叮咚)
 
除此之外,最近因為有出版社邀文撰書,叮咚也會聽講解文學的《凱特謎之音》,再回去翻翻高中時看的張愛玲、三毛、林徽因的書籍,或看看松浦彌太郎《自在的旅行》,了解這些作品的架構與書寫方式。「我會想自己寫散文的意義是什麼,我是攝影師、會拍照、會寫一點字,但那跟一位作家剛好會拍照,這兩本書會有什麼不同?所以我還在尋找答案(笑)。」


(Photo Credit:叮咚)
 
當爸爸的斷捨離,叮咚從攝影師到創作者的角色轉換
 
其實在很早之前叮咚就習慣居家工作,但在真正好好感受孩子成長的喜悅、釐清工作方向,踏實地 WFH 之前,卻經歷了一段很痛苦的斷捨離與自我懷疑。


(Photo Credit:叮咚)
 
過去攝影的成就感,很大一部分是接案而來,但為了和小實有更多時間相處,時間緊迫或過於複雜的案子只能放棄,加上傾向做完整企劃,可大環境下媒體的攝影需求愈見速食,接到專案的機會逐漸變少。種種困境讓他一度覺得似乎快被時代淘汰,對自己充滿不確定。
 
「那如果不只是把自己當作攝影師,而是創作者呢?我的角色的獨特性是什麼?」叮咚在一段綿延的低潮裡停下來問自己。
 
一張相片中,叮咚在意的通常不是構圖、人的美醜,而是一種感覺:「我會在意光是從哪來、那天我們要做什麼事、那時候聽見了什麼,按快門的時候是一種靈感的抒發,感覺到我才拍的到。」
 
但過去叮咚往往把重心放在接到的案子上,「這件事滿有趣的,前一陣子我跟著聯合文學採訪張西,她以前的創作是很私密的,現在往更廣的路去寫,但我的影像反而越來越私密,慢慢的把技能回放到自己身上」。社群分享的一篇篇都是平凡的日常,但文字與顯影的微小細節裡,小實踢腳的方式、ZZ 筆記每天孩子喜歡或討厭的食物的樣子,叮咚把作為父親、伴侶、攝影師的角色結合起來,飽滿的情感敘事能力,重新投放在自己最喜愛的人與事上。


(Photo Credit:叮咚)
 
「現在想通了這些事,就覺得錯過的案子都不可惜了。而且我好像也無法像以前那樣拍,每次拍照都是把情感掏出去給別人再拉回來,現在開始需要去控制這個開關了。」叮咚的眼神裡,是找到了 43 歲自己的自信,是爸爸的溫柔。
 
說著說著,叮咚突然目光看著旁邊傻笑,原來小實剛上完廁所要洗屁股,小小白皙的臉笑的好開心。因為自己帶孩子,生活裡總是有說不完的可愛默契,每天 WFH 都圍繞著孩子,連煮菜都要加點小實的哭聲調味才夠有家的味道。當然,還是有覺得「好煩啊」的時刻,但更多時候,他都好珍惜這些在家的時光,因為就像那些沒能拍下的照片:學會翻身前的踢腳、第一次自己舉起小手揮手再見,錯過就沒有下一次了。

攝影師 叮咚 Dingdong Lee
非典型攝影工作者,擅長在生活時光中自然擷取。
鏡頭下的平凡場景,總充滿柔軟的瞬間!
作品常見與Starbucks、Sony Xperia、Whiplë、 全聯福利中心等品牌合作廣告。

facebook:
DingDong│叮咚
Instargam:@dingdong161

編輯/林沛伶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